打开

币圈彻底覆灭:炒币犯法,这次根被砍断了

subtitle
金角财经 2021-09-27 23:29

币圈彻底覆灭:炒币犯法,这次根被砍断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原创首发 | 金角财经

作者|吴大用

编辑|白银

9月26日,地震级的虚拟货币关闭潮,席卷整个国内币圈。

炒币这一被争议近十年的行当,在这一天彻底被连根拔起。

币圈大限已至。

砍断币圈的根脉

源头在于两天前。

9月24日,央行、公安部等10个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

通知指出:

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互联网向我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对于相关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境内工作人员,以及明知或应知其从事虚拟货币相关业务,仍为其提供营销宣传、支付结算、技术支持等服务的法人、非法人组织和自然人,依法追究有关责任。

简单说,自此以后,朝中国大陆用户开放虚拟货币交易所,以及炒币、为炒币提供支持的,都属于犯罪行为。

“通知”发布后,币圈掀起悍然大波。

星火矿池等一众矿池服务商发布公告,宣称将不再为中国用户提供服务。随后币圈三大交易所币安、火币、欧易同样宣布停止为中国大陆用户提供服务,并暂停大陆IP的注册服务。

拥有最多国内用户的火币网则在9月26日宣布,将会在12月30日之前全面清退认证为中国大陆的用户,并关闭作为人民币出入金的KYC通道。

作为“币圈券商股”的火币公告一出,锚定各大交易所平台收益权益的平台币板块集体暴跌。其中火币的平台币HT从当日最高10美元跌到最低5.8美元,跌幅高达40%,欧易的平台币也从当日最高点15美元最低跌到了9.6美元,最高跌幅达到了35%。

当日整个平台币板块的平均跌幅,达到20%。

平台在26日集体发布的清退公告,在币圈引起了恐慌,大量投资者纷纷抛售自己手上的平台币以及稳定币USDT。

9月26日,各大交易所的法币兑换板块,人民币对USDT的汇率最低跌到5.8的位置——以公开账户锚定美元发行的加密数字货币的USDT,一直是币圈里边作为连接法定货币与数字货币桥梁的稳定币。在大多数时候,其价格与该法币跟美元的汇率保持一致。

但26日这天,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在1:6.45的位置跌到了1:5.8,USDT对人民币的汇率偏差最大却去到了11%。这意味着,大多数投资者即便没有在炒币环节亏钱,到最后的出金环节,也直接损失了11%。

多年以来,经历过无数次的政策洗礼,币圈间或波动,却依旧迅猛生长。可这次的币圈大震荡,和以往都不一样。

关键在于,此次的政策,对炒币以及为炒币提供服务,都重新做了定义。这些行为不仅仅是违规,还违法。用币圈人群的话来表达就是:这一次的“通知”把国内币圈的根给断了。

被驱逐的矿场

砍断国内币圈的根,其实早有先兆。

币圈常说的“94”,发生在2017年。那一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将虚拟币代币发行,直接定性为非法集资。当时政策一出,比特币价格跌至谷底、无数币种惨遭血洗,币圈上下哀鸿遍野。

政策以后,国内交易所纷纷宣布出海。不过所谓的出海,只是把公司注册地和服务器搬到海外。实际上,包括火币、欧易、Gate等交易所的主体用户依旧还是中国人,通过港台等地的服务器线路,进行多重网络代理跳转,最终让大陆用户可以实现正常访问。

所以,即便2017年94的禁令出台后,中国大陆的用户依旧还能活跃的参与币圈投资。

真正动起真格,是在2020年。

那年年底,数字货币行情明显从熊市向牛市转换。

在灰度基金携带大量资金入场的推动之下,比特币价格从1万美元以下一路攀升,半年不到的时间上涨六倍多,最高接近6.5万美元的高位。

暴富效应下,大量小白用户与资金被吸引到币圈,矿圈也因此大热。以太坊等显卡挖矿币种的超高收益,同样吸引大量投资者涌入。

资金涌入币圈,不只是“扰乱金融秩序”,还侵占了大量社会资源。

首先就是爆买显卡的风暴,几乎击溃了整个国内电脑装机市场。

作为电脑核心配件的显卡,是挖矿机器里的核心构成部分。受币圈挖矿热的影响,矿场老板们开始大量收购市场上的显卡,显卡价格节节攀升。

彼时,英伟达刚发布的30系列显卡,价格比上年增长一倍多,且全面断货。而20/10系列显卡,也被矿场老板大量抢购,变成矿机的一部分。连四五年前AMD发布的rx580甚至更早的560/570/480的价格,都被从1000出头的正常价格,炒到3600的天价,溢价三倍多。

在以往,以性价比著称的电脑装机市场,在核心计算、显存、内存等硬件技术大幅度提升的当下,以5000元预算能够组装出来的电脑,综合性能却远远不如五年前以3000元机。

比显卡涨价对社会资源侵占更加严重的,是挖矿行业对电力的需求。

以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机制造商比特大陆在去年4月份发布的蚂蚁s19pro型号的芯片矿机为例。110T的算力,所需要的功耗高达3250w,运转24小时功耗高达80度电。按目前比特币全网算力值136EH/S来计算,假设接入比特币系统全部的矿机,都是蚂蚁s19pro矿机。维持比特币网络需要130万台机器,每天消耗的电量高达一亿度电。而正常家庭一天的用电量在5度左右。

也就是说,维持比特币网络一天的能耗,相当于两千万户家庭一天的能耗。这还是以目前能耗比较低的矿机作为参照计算出来的结果,而实际上,目前比特币网络上依旧还有大量四五年前发布的机器在运转,能耗比要比蚂蚁s19pro要高出50%以上。

币圈另一个能耗大户以太坊,目前的全网算力在683TH/S左右。以最常见的RX588型号的8卡矿机来计算,维持其网络一天的功耗,也高达9千万度电。头部的两大数字货币网络,每天高达2亿度电以上的能耗,远比英国、法国等发达国家的能耗都要高。

比特大陆在2020年4月发布的比特币矿机蚂蚁s19pro,一天可以消耗80度电。

而中国大陆,最高的时候,占据了比特币与以太坊算力的60%。

对矿场砍下的第一刀,是在5月18日。

5月18日内蒙古下发通知全面清理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5月19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内容,强调:打击比特币及挖矿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

公告发布后,币圈遭遇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崩盘。惨烈程度超过去年“3·12”因为美国熔断造成的暴跌,万亿美元市值瞬间蒸发,百亿美元合约被爆仓,主流币纷纷腰斩下跌。

更核心的是对数字货币上游挖矿产业的打击——公告出台后,大量矿场被迫关闭,特别是以太坊挖矿主要阵地内蒙古,直接清空了所有矿场。

一个月之后,作为比特币挖矿主阵地的四川,也宣布对比特币挖矿一刀切。

6月20日零点,四川所有虚拟货币矿机被集体断电。因为水电资源丰富,电力成本低等因素,在过去五年时间里,四川一直是全球比特币算力占比最高的地方。2019年,四川就因为暴雨爆发洪水波及矿场,导致当天比特币全网算力下跌30%。有数据统计,过去五年,将近50%的比特币算力集中在四川。

位于川西大凉山木里县的比特币矿场,最高峰时这里曾经有3万台比特币矿机,如今已经关闭。

在矿业内部,四川的政策一直是风向标。

比特币挖矿主要的成本,来自于电力的消耗。四川的西部地区水电资源丰富程度国内居首,但工业基础薄弱,远离城市带与产业带,对外输送成本高。大量的水电站建成后,主要依靠把电力卖给矿场,以收回开发成本并获取利润。长期以来,这里都是全球比特币挖矿的圣地,低至0.15左右一度的电力成本,让大量使用了五六年的老旧比特矿机,依旧能够在这里获取利润。

这次关停,直接让国内丧失了大规模开设矿场挖比特币的基础——除了四川,再也找不到电力成本如此低廉的地方。直接面对0.6元以上的高昂用电成本,大量的比特币矿机会丧失利润空间,只能关机。

比特币矿场的内部场景,无数的矿机陈列在货架上,发出震耳的轰鸣声

另一方面,以太坊的挖矿也发生了变化。不同于比特币近50%以上的电费占比,以太坊挖矿电费占比大概在10%左右。本身电费占比不高,即便面对0.6元甚至0.8元以上的工业用电电价,依旧有着很高的利润空间,自从政策打压后,挖矿的“矿工”们快速地从大量集中的挖矿模式转换成了小型分散的模式,把机器做静音改造,利用工厂做掩护,偷偷进行挖矿。

但这一模式,在8月份开始,也遭受沉重打击。

全国用电荒以及碳中和政策,导致各地工厂开始间歇停电。对于依靠矿机24小时不停运转的矿工来说,这意味着收入不稳定,以及各项开支成本变高。停电,更相当于高额的利润流失。

由8张RX580显卡组成的以太坊矿机,一天的可以消耗30度电。

这样的政策情况,目前并没有明显的预期变化。

挖矿的老宋,在3月份币价最高峰的时候,投了400万进来挖以太坊。最初,他将机器全部托管在四川雅安的矿场内。6月20日,矿场被关闭后,老宋便将矿机全部拉回自己位于江苏南通的纺织厂内,利用工厂的用电指标来挖矿。

而到了8月底,因为能耗指标触线,南通开始停电限电,老宋只好将机器运到浙江金华的切割工厂内,搭建新矿场挖矿。然而,新矿场才远转十多天,金华也被限电,近两百台机器只能关机,每天流失2万多利润。

挖矿的矿工,早已习惯颠沛流离打游击,本来这次,老宋打算将机器运送到新疆等边远地区继续挖矿。但经过做过调查后打消了这一念头:虽然新疆电力成本低,但是新疆没有工业集群,无法用工厂来掩盖矿场,几百台机器也无法放民居内进行运作,电力线路负担不起。

在这样的背景下,稍微成型的矿工如果还想继续发展,只有整体迁移到海外地区,如图库斯坦、巴基斯坦、加拿大等。

挖矿早已走上了“去中国化”的道路,这一次的“通知”,让这一进程,瞬间、彻底地抵达了终点。

炒币犯法,币圈覆灭

这次新政的威力,关键在于,对“炒币”以及为“炒币”提供服务等行为的定调,简单来说,就是违规与犯法的区别。

规是指规矩,规章,国家部委发的文件可以归为此类,即法规类。这一类文件出台,主要是为了规范行业发展,各地都要严格遵守。

例如早在2013年,12.5的《五部委文件》出台后就要求中国境内的交易所全部都要关闭,也就是规定不允许开设交易所了,发现一个就封一个。但是个人交易还被允许,而挖矿也还可以。但今年5.19后挖矿也不被允许了。

违规的后果无非整改,举例而言,在违规的语境下,做矿场被发现最多整改关停,但不至于作为犯罪份子抓起来,因为不是违法,不适用以刑法对待。

但违法就不一样了,直接入刑。

在9.24的通知里,比起以往监管通知最大的区别,就是首次将公、检、法三家纳入联合发文单位,这意味着金融委和人民银行的决心极大,不再是以规束人,而是到了以法慑人的程度。

一般在我国发文流程上,联合发文需要在发文前,将文稿先发送给联合发文的单位逐级呈批把关后才能发出。也就是说,通知里边只要涉法的内容,都已经被主管单位认可,并很有可能相应的法规已经在制定中——比如,由金融委牵头,形成任务分工文件,各领一块。

另一方面则是通知文件中有明确新增的涉法内容,具体如下:

内容的核心,就是给各类的事件行为进行定性。

在过去三天时间里,币圈的各类公告行为都是在围绕着这些定性去进行应对的。主要有几点要素:

第一,数字货币不具备有法定货币的法律地位,不予法律承认及保护,不允许流通;

第二,开展虚拟货币相关业务属于非法金融活动,也就是将这类型定性为违法了。而币圈里边这类型的业务主要就包含以下几类:

  • 法定货币与虚拟货币兑换业务;
  • 虚拟货币之间的兑换业务;
  • 作为中间商、中介商撮合对手方买卖虚拟货币;
  • 代币发行融资以及虚拟货币衍生品交易等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

上面这些,都属于《通知》里定性为涉嫌非法金融活动的业务范畴,对这些活动业务“一律严格禁止,坚决依法取缔”。同时通知说明,对开展上述非法金融活动涉及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对于币圈来说,法币与虚拟货币之间的兑换业务被冻结,意味着出入金渠道直接被彻底砍掉,在定性违法后,交易所大概率会直接关闭掉法币兑换版块。也不会有人再愿意冒着被判刑的风险,充当OTC商家为交易所用户承担承兑业务。

以前短短几秒将数字货币快速兑换成人民币的情景,不再存在。变现难度大幅度加大后,流通性大打折扣,参与的人数必然会大规模降低。

与此同时,虚拟货币之间的币币兑换也定性为违法,可以看作一次定点爆破。

目前大多数我们熟知的交易所平台,无法再像以前一样把服务器开设在外面,再用代理跳转的技术继续提供服务。例如火币,欧易。如果继续这样操作,将属违法,可以直接到海南总部抓人。

交易平台被封死后,私下的场外承兑就需要冒极大的信任风险与法律风险。这同样也会劝退大量的投资者。而代发行的禁令,也基本也将新项目在大陆发行推广的路子完全堵死,不再会有新血液产生。存量市场在得不到补充的情况下,只能逐渐淘汰。

在这次《通知》定性后,中心化交易所基本会全军覆没,而得到利好的,只有部分去中心化交易所。

失去了平台担保支持的出入金端口,炒币会在投资领域慢慢变成一个极其小众的圈子,需要各项专业知识与人脉圈子来支撑,参与门槛会因此变得极高,换句话说,币圈会因此实现最终的去中国化。

中国的币圈,从此将彻底覆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