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租房往事:陪我喝酒的女房东

subtitle
广东口述史 2021-09-27 22:55

我大学毕业时,大学生已经不分配工作。我是农村人,父母没能力帮我在老家谋一份好工作。我的命运只能靠自己,家乡没有安身立命之处,我便背上行囊,踏上了南下的路。

我以为带着那张大学文凭,到了深圳,就可以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事实证明,我想得太简单了。我整整找寻了一个月,心中的期待一降再降,终于在松岗找到一家服装公司,负责外贸跟单。

公司不包食宿,我便在附近的红星村租了一间房。有了工作和居所,心似乎应该能稍稍安稳了。然而,绝非如此。都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独自一人,走向社会,才体会到生活的艰辛,也才明白为何上学时,父母那般苦口婆心。而这些,只有真正融入社会,感受到人间冷暖时,才能真正明白,并体会理解他们。我没找到工作前,只盼望早日有容身之地。有了工作,对家乡的思念便喷泉似地冒了出来。

学校与社会,有着两套完全不同的生存法则。我刚脱下学生装,对于水深火热的南方生活还远不能适应。白天里,想尽各种办法应对工作上的问题。同事们才不会管你刚从大学毕业,他们想看到的是效果。

我向来不善言谈,不懂人际交往,同事们更不会主动去教一个内向的人。因此,每每有了差错,同事难免言语不堪。我自尊心又强,脸皮极薄,受了批评,只想找个窟窿钻下去。

这样一天下来,熬到晚上,拖着疲惫的身体下班,连饭都不想吃,只想冲完凉睡觉。在睡梦中,我可以逃到一个无人居住的小岛。我不用与人打交道,也不会有人知道我干了些什么。

图文无关,浩子摄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每日这样重复昨日的生活,我就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想说,曾经一连三天,我每天只讲了三句话。其中有两句,是买早餐时,面对店主不得不讲的话。而另一句,也是面对主管的问话时,我答了一声“嗯”。是的,这句话只有一个字。

后来,我才知道,我的异常举动,引起了女房东的注意。

我租的是个单间,只有十来个平方,租金每月600块,押一付一。这栋楼有十二层,每层有六套房,其中,两套一房一厅,两套单房。负责管理房间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房东。

我开始以为她是本地人,后来才知道不是,她是重庆人,与我的家乡四川广安相邻。重庆是山城,山城女子多美人,她虽不在黄金年华,但看得出来,她年轻十岁,应该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

除了这栋房,她手上还有另一栋,也在红星村,两栋楼房相距不过两百米。房子不是她的,她有些人源,认识不少本地人,从他们手中盘下这两栋房子,再转租出去,赚取差价。

签租房合同时,我见过她。她住在二楼,一房一厅,一个人住,主要负责收租。清扫房间和水电等一应杂活,请了个工人负责。我初来,除了那次签合同去过她房间一次,偶尔会楼道间碰到她。她与我想象中的房东形象大不相同,打扮也很朴素,像一位邻家大姐姐。

这天,我负责跟进的那个订单,出了一个大差错,订单号被写错了。实说实说,这件事,我虽然有责任,但更大的责任在于主管。这可是个大乌龙,赔偿还在其次,更会影响公司的形象,谁都不想担责。主管把责任撇得一干二净,明摆着让我这个新人顶罪。

那天,经理足足训斥了我半小时,而且不给我任何辩驳的机会。那是我受过的最大耻辱,有那么一刻,我很想高声对他说,老子不干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但一想到找工作的艰难,我只能忍气吞声。我强烈泪水,默默咽下那些委屈。

终于熬到下班,回到租屋,我在楼下打了个炒粉,又在士多店叫了瓶啤酒,拎着上了楼。那瓶酒很快喝完了,工作的烦闷却仍然困顿于心。受了些酒精的刺激缘故吧,我又起身下楼,再去士多店,又拎回两瓶啤酒,再加一包花生米。

合上门,把两瓶啤酒都起开来,似乎想来个不醉不休。我就着花生下酒,又饮起来。一个人饮酒,最容易醉。更况且,我原就不胜酒力。第二瓶喝到一半,我便感觉头有些晕乎乎的。我原本就没有酒量,起身去洗了把脸,照了照镜子,脸上有些微微的红色上头了。但我最讨厌浪费,酒还没喝完,绝不能扔掉吧。

又喝了一口,屋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我很奇怪,来这里快一个月了,还从未有人敲过我的门。我起身,透过门孔,看到屋外站着一个女人。仔细一看,是房东。

我以为到时间,要交租房了,把门打开,等着她交给我收费单。可她立在门口,脸上含笑,没提房租的事。我张了张嘴,又不好问。好在她沉默了几秒钟,终于开口了,她说,你怎么了,一个人喝闷酒?

我那天喝多了,不知哪来的勇气,说,要不,你来一起喝?我绝对没想到,她竟然点头答应了。她走了进来,我屋里没有多余的凳子,我原本是坐在床上的,见她来了,赶紧去阳台找出唯一的凳子,想搬给她坐。可我搬到屋里,才发现那凳子许多未用,上面沾满了尘土。我正欲去找抹布擦拭,她却说,不用了,我就坐这里。说完,便一屁股坐在床头。

房门大开,女房东坐在我屋里陪我喝酒,若被人看见,难免会被人说三道四。可是,如果把门了,似乎更加不妥。女房东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这些,她拿起桌上那瓶尚未喝过的酒,说,也别找杯子了,我们拿瓶子,直接吹吧。

接下来,我便见证了神奇的一幕。她用一口气,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仰头喝完了那瓶啤酒。而我那只余一半的啤酒,还剩下一半的一半。她把空瓶子放在桌子上,说,看我的样子,已经喝高了,别再喝了。至于,她喝了我的那瓶酒,过几天,她会请我去她家,作为回请之礼。

图文无关,浩子摄影。

临走之前,她说,独在他乡为异客,出门在外,工作生活,不顺心,完全是正常的。不管遇到多大的挫折和困难,唯有坦然面对,才会渡过难关。说完那话,她便飘然离去。

那日夜晚,我躺在床上,想了很久。

隔了几天,到周末了。女房东果然来请我了。不是在我们那一栋的二楼,而在另一栋她承租的楼栋,在那里,她留了一套三房一厅。原来,有钱人都是狡兔三窟的。

我按照她的指引,找到了那里。进到门厅,客厅里已经摆好了菜,我数了一下,总共有七个。我看那架势,问她还有哪些人,谁知她说,今天就请了我一人。

也是那天,我知道了她是重庆人。从桌上的菜也能看得出来,全是重庆风味。有鱼、鸡、猪肝和冬瓜汤,最令人注目的,是一道麻婆豆腐。

她问我喝什么酒,我想起那天她在我家豪饮啤酒的样子,不敢说喝酒的话。她笑了笑,走到冰箱里,拿出两瓶啤酒。说,喝点吧。但我知道,你酒量不高,就不和你喝白酒和红酒了。啤酒刚好,你也别喝多,就一瓶,不让你喝醉。

她打开酒,这次没拿瓶子直接吹。她拿出玻璃杯,有了好的容器,喝酒才更有气氛。我们慢慢喝酒,期间,她不停搛菜往我碗里放,让我尝尝她的手艺。她炒的菜,不但闻着香,外形好看,吃起来更是美味。

我已经快三个月没品尝到家乡的味道了,她的菜让我吃出了家乡的感觉。见我喜欢吃,她便不停地让我多吃点,往我碗里夹菜的频率也高了起来。

麻婆豆腐是我最爱吃的一道菜,来深圳后,我曾在饭店特意找过,虽然有,但总不是那种味。我以为,这与水土有关系,在南方炒不出四川的美味来。可是,当我夹了一块豆腐在嘴里咬化之后,有种回到童年般的美好。我知道,那种念念不忘的味道回来了。那是家乡的味道,也是我日夜思念的味道。女房东见我如此喜爱那盘豆腐,她几乎没动筷子,把那盘菜全留给了我。还说,下次再去,她给我炒两盘。

我心里一直有疑问,不知道她为什么对我这般好?难道只是因为我们是川渝老乡。可这也说不通呀,四川重庆人,南下深圳的很多,松岗红星也有不少,我相信,在我租的这栋楼房里,除了我,肯定有别的四川或者重庆老乡,难道每个人都享受到了独特的待遇?

女房东说好不让我喝多,结果她却喝多了。因为我每轻抿一口,她便狂饮一大杯。啤酒喝完了,她又取出一瓶红酒,让我用开瓶器把木塞取出来,给她换了高脚杯,倒满一大杯。举杯和我碰杯,仰头像喝了大半。她这种喝法,明显想喝醉已经很久了,只是等待这么一个机会罢了。

不知不觉间,她脸上便浮上一朵红云。她突然喊了我一声弟弟,我尚未反应过来,她脸上已经流淌着两行泪。

我吓坏了,问她怎么了。待她平静下来,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原来,她有个弟弟,和我经历类似,读了大学后,去上海工作。也是独身一人,也是不善言辞,听她的描述,她弟弟简直是我的翻版,除了年龄和工作地点不一样。

她弟弟在上海待了半年,实在不想再待,想来深圳。那时,她在深圳,虽然没当二手房东,但凭她的条件,接弟弟来深圳,完全不在话下。但她不愿意他来深圳,因为她害怕弟弟知道她的工作,她羞于启齿。她喜欢一个香港货车司机,那是制造业的黄金时期,货车司机很吃香,薪水极高。司机给她在布吉买了一套房子,安置她,他则每周去布吉度一个周末。

这些事情,无法见光,她不能让弟弟知道。她父母早亡,和弟弟相依为命,关系极好。她处处照顾弟弟,也让他有了依赖症,许多生活也不懂打理。正因此,弟弟成年后,她让他独自去社会历练,只有懂得社会的残酷,才能真正面对未来的人生。

可是,那年底,弟弟公司突然传来噩耗。他在一次交通事故中,不幸丧生。消息传来,女房东追悔莫及。其实,那时,她已经在深圳帮弟弟找好工作,只是她想让弟弟一个人再在上海待一待。等他一个人,在上海待够一年,便接他来深圳。然而,谁知道会出这种事故呢?

图文无关,浩子摄影

因为弟弟的丧生,她离开了香港老板,用这些年的积蓄,以及之前熟识的朋友关系,做起了二手房东。在当房东的日子,她特别留意那些年轻的大学生,尤其是来自家乡的大学生。从他们身上,她多多少少能找到弟弟的影子。

我去租房那天,她便觉得我和她弟弟很像,不但经历,而且性格也有相似的一面,因此,她对我特别留意。看得我独自喝酒,害怕我也像当年她弟弟一样,于是,敲开了我的门。

女房东讲完这些,似乎轻松了许多。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明知她喝了不少,仍然给她和我各自倒满酒,举杯说,想不到你还受过这么多苦难。

她问,你会觉得我是坏人吗?我说,我不会这么世俗。她又问,那你认为我是个称职的姐姐吗?我说,当然称职,这样的好姐姐,我做梦都想有一个,可是我没福气,我也没有姐姐。

她说,你没姐姐?我点点头。她又说,那,我做你姐姐好不好?我笑,当然好啊。只是你不愿意。她说,快别这么说,我是怕你介意我大你十岁啊。

从此,我便有了一个姐姐。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因为认了姐姐,我们之间的来往自然更多,关系也更亲近了。每周,房东姐姐都会把我请到她的房间,做一桌子好菜给我吃。每次去,菜式都变着花样,不过,有一道菜是固定不变的,那就是麻婆豆腐。

在房东姐姐的关怀下,我的性格也开朗起来。说也奇怪,她还给我带来了好运气,工作上的事也理顺了,工作之间的关系慢慢改善。似乎,这一切的好运气,都应该归功于女房东,也是我的好姐姐。

年底时,我参加公司组织的一次活动,与另一个部门女同事幸子认识了。与幸子的相识,让我对一见钟情有了新的认识。我开始对幸子展开疯狂的攻势,期间,我特意向房东姐姐请教讨女孩欢喜的办法,房东姐姐教了我许多,后来一一在幸子身上应验了。

一个月后,幸子接受了我的追求。其实,她在见到我的第一眼,也有心动的感觉。有了爱情,亲情自然放到了一边。更何况,房东姐姐与我没有血缘关系。可是,即使和幸子在一起,我也无时无刻不想到房东姐姐,关于她的一切,我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幸子。我相信,她一定会和我一样,喜欢房东姐姐的。

可是,女人心海底针,你永远也无法猜测女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幸子也一样,当她了解女房东的故事越多,对她的提防和担忧便越多。在她的要求下,我被迫与房东姐姐保持距离,也不再接受房东姐姐的邀请,去她家吃美味,从此,与那道让我爱恋的麻婆豆腐绝缘了。

房东姐姐猜测到了什么,但她什么也没说。见到我,仍然同样热情有礼。幸子却还不让步,那年五月,她答应了我的求婚,同意和我搬到一起居住,但她同时提出一个条件,我必须从房东姐姐那里搬走。

我犹豫了三天,最终,还是爱情占了上风。告别那天,我请房东姐姐到饭店吃饭。只有我们俩,幸子不在。点了一桌菜,但她几乎没怎么动筷,只不停地喝酒。离开饭店前,房东姐姐说,我知道,你这一走,我便再也见不到你了。离开前,让我抱抱你,好吗?我欠上海弟弟一个拥抱,永远了还不上了。

饭店是敞开的,我看到周围全是人,害怕被人看到,传到幸子耳里,到底胆怯了。房东姐姐明白了,不再逼我。

搬走后,我在松岗潭头租了房子,和幸子住在了一起。最开始,我们的确度过了一段幸福时光,可是这段感情只维系了一年半,我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最后发展到每周都会吵一次架。实在没办法,我们和平分手了。

又过了半年,我才从失败恋情的阴影中走出来。有次途经红星村,想起好久没见到房东姐姐了,便拐到那栋出租屋里,然而,房东换了一个人。我向房东打听房东姐姐的情况,他说,她呀,半年前就回家了。据说,得了肿瘤,回老家治病了。

听到房东姐姐生病的消息,我第一反应,是去重庆找她。可是,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我对她的关心远远不够。除了知道她是重庆人,却没有更进一步的地址。她曾给过我电话号码,我抄在一张纸上,夹在一本书里。而那本书,也早在搬家时,被我扔进了垃圾桶。

那日夜晚,我对着瓶子吹完了一瓶啤酒,然后趴在床头,哭成了一个泪人。(口述:网友“朱三不唱歌”,撰文:胖爷)

断断继续写了些打工生活的文章,得蒙大家不弃,给予了很多支持,在此特别表示感谢。所有人的评论我都读过,但受限于时间,大部分无法一一回复,在此致以歉意。写作很不容易,恳请大家读完后行个方便,点个赞或者留个言,这便是对胖爷最大的鼓励与支持。胖爷专注于非虚构纪实,若有愿意讲述亲身体验和故事的朋友,请私信我,我会及时与您联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6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