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电力系”险企永诚保险迎变局 大唐资本拟挂牌出清7.6%股权

subtitle
华夏时报 2021-09-27 20:4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吴敏 北京报道

近日,大唐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受托机构的身份,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永诚保险”)16552.8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7.6%。对比永诚保险股权结构信息,这部分股权或来自大唐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大唐资本”)。

目前该项目处于预披露阶段,将在预披露结束之后进一步披露受让方资格条件、转让价格等具体信息。披露截止日期到2021年11月23日。

对于大唐资本选择出清永诚保险股权的原因,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与养老研究中心总监朱俊生向本报记者分析指出,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响应国资委的相关政策,即央企做大做强主业,严控非主业投资。过去很多央企都有多元化的业务,包括在金融领域的一些渗透,但在央企回归主业的大背景下,非主业的投资整体都有所收缩,另外跟大唐集团的整体战略性调整也有关系。

大唐资本欲出清股权

资料显示,大唐资本是国有特大型能源企业大唐集团重组设立的子公司,主要承接大唐集团金融产业业务,整合金融资源,促进产融结合,提高资源使用效率等。

作为永诚保险的初始发起股东之一,大唐集团在2016年将所持股权全部无偿划转给大唐资本,此后,大唐资本持有永诚保险7.6%股权,为第五大股东,目前在永诚保险第四届董事会中拥有非执行董事席位以及监事席位。若此次挂牌最终寻得接盘方,也意味着大唐资本将彻底退出永诚保险。

中国社科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唐资本退出永诚保险应该是央企回归主业的选择,但该公司股权分散,一家重要股东退出的影响较小,其他重要股东短时间内也要退出的话,影响较大。几家电力能源央企持有的股权均不多,财产保险的金融色彩也较弱,所以是否退出要看央企的决策了。

实际上,在央企回归主业的大背景下,近几年,已有多家保险公司股东选择出售金融保险股权。例如中国信达此前将幸福人寿半数股权转让给诚泰保险和东莞交投集团,同时减持国任财险;长城资产亦在“聚焦主业、高质量发展”的战略目标下公开挂牌转让旗下长生人寿70%股权等。

朱俊生表示,重要股东的退出对险企的业务会有影响,但究竟是有利还是不利的影响不好判断。原因在于,现在很多规模并不大的险企,最重要的一个优势就是股东优势,基于股东资源来拓展业务,比如电力保险业务,随着股东的退出,势必会影响到这部分业务的发展。但这并非一定会带来特别大的负面影响,因为随着新股东的进入,也可能带来其他的一些资源,帮助企业在发展阶段能够利用股东优势,在某些领域拥有竞争力。“股东资源带来的业务通常是短期的,因为作为一家公众性的保险公司,是一定要拓展非股东的公众性业务。更重要的问题在于,新股东对这家险企未来长期发展的理念和经营策略是怎样的,这个对企业的影响更大。”

成立于2004年的永诚保险,总部设在上海,目前注册资本金21.78亿元人民币,该公司共有13家股东,其中,控股股东为华能资本服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0%;第二大股东为外资商枫信金融,持股14.95%。同时,北方电力、大唐集团、华电资本等国有电力企业也出现在该公司的十大股东名单中,是一家典型的“电力系”险企。2015年12月,永诚保险成为国内首家登陆新三板的保险公司。

在大唐资本谋求退出的情况下,永诚保险其他能源电力相关股东是否也会基于回归主业的需求而寻求退出?朱俊生表示,国资委要求央企回归主业,并不是说央企不能涉足非主营业务,而只是要求央企退出不具备竞争力的非主营业务。保险业和大的央企之间的业务协同度是比较高的,例如大型央企的资产较多,每年的保险业务以及风险管理的需求都很大。

依赖股东资源调整业务结构

作为一家电力系险企,永诚保险早期一直以车险为主要业务。2014年-2018年,永诚保险机动车辆保险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70.08%、66.78%、66.01%、64.70%、54.22%。但占据该公司保费半壁江山的车险业务却不尽人意。据本报记者梳理,2014-2018年,永诚财险车险业务持续亏损,亏损额分别为3.87亿元、5.07亿元、2.17亿元、1.84亿元、2亿。车险承保亏损也直接影响了公司净利润,2018年,永诚财险亏损2.61亿元,同比亏损增幅高达近16倍之多。

在马太效应显著的财险市场,面对不断加大的竞争压力,永诚保险在2018年开启转型,放弃依赖车险发展的经营模式,聚焦布局具有股东优势的电力能源保险。

背靠大树好乘凉,在业务推动方面,2020年,永诚保险电力能源核心业务持续扩大,发电行业保额市场份额保持第一,电力能源业务创出历史新高,意健险业务实现快速增长。

具体来看,2019年、2020年,永诚保险车险业务占比逐渐下降,车险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38.25%、34.86%。相反的是,该公司非车险比重逐渐增加。2019年和2020年,其非车险占保险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52.20%、51.65%。同时,永诚保险近年来也在加码意外健康险业务。2018年至2020年,永诚保险意外健康险占保险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9.03%、9.55%和13.49%。

业绩方面,2019年,永诚保险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1.09亿元,2020年实现净利润1.49亿元。今年上半年,其净利润为9807.21万元。

2021年全国系统工作会议上,永诚保险董事长许坚表示,过去三年,永诚保险调结构、补短板、促转型,取得了良好成效,2020年实现了历史最高、最好的经营业绩。2021年是永诚保险落实“3668”发展战略,打造“第二增长曲线”的关键之年,公司将抓住“能源变革”和“健康中国”两大历史战略机遇,聚焦电力能源,构建核心竞争能力,聚力金融科技,加快机构转型。

永诚保险也在年报中坦言,基于由五大发电集团联合成立的股东背景以及公司多年在该行业业务领域的积累,成功承保各类发电企业,客户包括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国电集团等国内主要发电集团。

也正因如此,大唐资本的退出也将对永诚保险的业务产生一定影响,北京联合大学管理学院金融系教师杨泽云向本报记者表示,永诚保险过去两年的关联交易保费收入分别占当年总保费收入的比重的18.2%,30.9%,关联交易占比不低。据此,如果大唐退出,极有可能导致其业务受到较大影响。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