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十坟九奸...

subtitle
汉周读书 2021-09-27 20:00

文/林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明朝正德年间,兴安县有个皮匠名叫富清,是个光棍,为人老实本分。

没想到在五十岁那年这富清走了狗屎运,经人撮合,娶了一个年轻貌美女子——陈氏为妻。

不久,富皮匠的侄子富维德也娶了美艳动人的许氏为妻。

很多人不明白,这两叔侄穷的叮当响,咋都能娶个漂亮的小媳妇呢?

说来辛酸,这陈氏和许氏原本就是风流成性的女子,未婚前就臭名远扬。

但叔侄俩认为只要对她们好,她们就一定会有所收敛。

可惜他们打错了算盘,这两个美妇人进门同时,也给富氏叔侄带来了一场厄运。

02

和兴安县同属桂林府的灵川县,有两个无赖少年,一个叫莱子龙,另一个叫张子秀。

这二位和富皮匠有些交情。

一天,莱、张两人来到兴安县,找到富皮匠说是要来探望他。

富皮匠没多想,就把两个无赖领回了家。

说是探望,可莱、张两人根本没有走的意思,一住就是数十天。

富皮匠非但不起疑心,还好酒好菜伺候着,相处颇为融洽。

莱、张两人眼见能白吃白住,于是提出要拜富皮匠为干爹,拜陈氏为干娘。

富皮匠和陈氏满心欢喜,就答应了下来。

莱、张两人做义子是假,看上干娘是真,日久天长,果然和陈氏搞在了一起。

某一天,富皮匠和侄子富维德到乡下缝制皮货。

这莱子龙、张子秀趁机和陈氏巫山云雨。

不想被进门的侄媳妇许氏撞了个正着。

许氏被这场景给吓傻了,随即跑了出去。

陈氏怕许氏把丑闻传出去,于是就撺掇莱子龙说:“今天被这小蹄子给撞见了,她一定得说出去,莫不如你把她给收拾喽,堵上她的嘴!”

这主意很对莱子龙的胃口,两人于是准备在晚上行动。

03

到了夜深的时候,富皮匠和侄子还没有回来,许氏独宿房内。

突然,一个黑影儿蹿到了许氏的门前,悄悄拨开门闩。

许氏当时还在睡梦中,莱子龙就悄然摸到了床上,抱着她欲行不轨。

许氏被弄醒了,感觉不是自己的丈夫,于是大喊大叫,和莱子龙撕扯起来。

这时陈氏溜进房间,用手捂住许氏的嘴,协助莱子龙。

许氏也是个水性杨花之人,马上就被征服了,自此之后,这四人只要趁富家叔侄不在就开始巫山云雨。

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某一日,富皮匠回家,望着妻子和侄媳妇目光游移,感觉家中气氛不对,却又没发现啥有力的证据,只能作罢。

莱子龙、张子秀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私下对陈氏说:“富皮匠已经察觉啦,不如想办法宰了他,以绝后患!”

陈氏吓坏了,说:“不可!不可!我们此后多加小心不就得了,他找不到证据,也没办法。”

莱、张二人只好暂时罢手。

04

转眼到了八月,富皮匠对侄子说:“如今家家户户开始收稻谷。明天,咱们也去收一些稻谷回家。”

第二天,叔侄俩老早起床,出门后分头行动。

收完了稻谷富皮匠就回家了。

谁知刚走到半路上,就遇到了莱子龙、张子秀。

他们两人相互看了一眼,耳语道:“除掉老家伙的机会来了!”

两人走近富皮匠,假装很高兴地说:“干爹回来了!这包裹雨伞我俩帮你背着吧!”

此刻天色已晚,莱、张二人扯着富皮匠往林子深处钻。

富皮匠预感不妙,扯着嗓子大喊救命。

可这时候路上根本没有行人,莱子龙一只手扭住富皮匠,另一只手从腰间摸出斧子,砍向富皮匠。

富皮匠当场身亡。

莱、张两人做贼心虚,怕有人来,于是慌忙抬起尸体,连同斧子一起丢进了附近的荷塘里。

两人担心尸体漂浮上来,还搬来大石头压在尸体上。

莱、张二人自认为此事做得天衣无缝,于是返回富家,向陈氏“报喜”。

陈氏闻知丈夫被杀,当时惊骇不已,说:“事已至此,可千万不能让许氏知道,她若是传出去,我们都得完蛋。”

两个人觉得陈氏的话有道理,于是相约严守秘密。

05

陈氏忽然问了一句:“富维德回来找他叔叔可咋办?”

张子秀说:“我有个好主意,你若依了,咱们几个保证万事大吉!”

陈氏忙问:“别卖关子啦!咋弄?”

张子秀诡异一笑:“富维德回来之后,你先问他富皮匠去哪了。他若是说没看见,你就到官府去告他谋杀亲叔。这小子熬不住酷刑就得招,他死了,咱们几个不就没事了?”

陈氏和莱子龙都觉得这主意不错,于是决定依计行事。

八月初六那一天,富维德返回家中。

陈氏劈头就问:“你叔呢?他咋没和你一起回来?”

富维德一脸错愕:“我昨夜住在了石坊,想要去找叔叔,乡下有人看见他,说他在初三下午就已经回来了。”

话音未落,几个人冲进来将富维德捆了起来,扭送官府。

县令升堂问案,陈氏说:“逆侄富维德败坏家业,为非作歹。

本月初二,叔侄二人一起去讨账,恶侄图谋钱财,害死了叔叔,丢弃了尸体,请青天大老爷为民女做主!”

县令看过诉状,派遣衙役将富家邻居肖华、里长徐福带来作证。

县令问:“你叔叔打小把你抚养长大,你怎么忍心将叔叔害死?尸体现在何处?从实招来,免受皮肉之苦!”

06

富维德大惊失色,说:“那一日小人和叔叔确实是一起出门,可是半路上我们就分开了。小人去了新坑,叔叔去了石坊。

昨天小人去石坊找叔叔,那里的人说他已经回去三天了,这些人都可以为我作证啊!”

此刻,陈氏面露凶光,插嘴说:“这个不孝的逆侄!游手好闲,败坏家业,害怕被叔叔斥责,就杀害了叔叔,请大老爷严刑拷问,找出尸体,为我夫君殓葬啊!”

县令听完后感觉有猫腻,于是单独询问富家邻居肖华:“这个富维德品行如何?”

肖华回答道:“富维德一向做人端正。他对叔叔视若亲爹,十分孝顺”

县令随即又问里长徐福:“富维德品行如何?”

徐福也和肖华说的相差无几。

徐福还要再夸赞富维德的时候,县令忽然高声打断:“你二人受了富维德的贿赂,各打二十大板!”

县令又命人打富维德,打了二十大板。

之后,县令命人给富维德戴上枷锁,说:“限你三日之内,找到你叔叔尸体殓葬!”

其实县令早就看出富维德并非凶手,这么做是故意给陈氏等人看。

狱卒收了富维德入牢后县令下令释放陈氏,陈氏狂喜不已,一个劲儿磕头。

07

到了晚上,县令悄悄到富家,此刻已夜深,但富家却灯火通明。

借着灯光,知县从墙角窥视,只见房屋里有两男两女,正在一起饮酒调笑。

那个莱子龙说:“若不是我出了此等妙计,岂能有今日的欢乐啊!”

几个人嘻嘻哈哈,惟有许氏闷闷不乐,她说:“你们倒是都乐了,可苦了我的夫君,无辜受刑,你们怎能如此心安理得呢?”

莱子龙一撇嘴:“只要你我得到了长久的快乐,想那个王八犊子干啥啊!”

陈氏说:“县老爷限三日之内查找尸体下葬,你们把尸体藏好了没有?”

莱、张二人异口同声说:“尸体藏在荷塘,压着大石头,不会被人发现,几天就烂没了!”

陈氏松了一口气,说:“这样甚好!”

几个人随即痛饮了好几杯,才回去歇息。

08

县令听完这些,怒冲冲返回县衙,立马召集了捕快,把这四个狗男女抓了起来。

次日清晨,县令命人把富维德放出,问他:“你去石坊,路上可有荷塘?”

富维德想了一会儿说:“深源山下有一口荷塘!”

县令于是让他带路,来到了荷塘边。

县令对富维德说:“你叔叔就在这口荷塘中!”

富维德闻知此言,放声痛哭,随即跳入荷塘。

县令又派两个壮汉下去,几个人很快找到了富皮匠的尸体和杀人的斧头。

县令命人取下斧子,洗净后发现上面刻着“子龙”两个字。

如今证据确凿,四人也不愿再受酷刑折磨,于是先后承认了犯罪事实。

知县判处菜子龙、张子秀大辟之刑,陈氏凌迟处死,许氏判处绞刑,一场奸人合谋凶案至此大白于天下,举县为之震惊。

艳福不浅其实是一种风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