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为泄私愤,他引爆30吨炸药,全村300多人瞬间变成人间地狱

subtitle
匿神器 2021-09-27 14:04

【本文节选自《中国神探》,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爆炸前,马坊村村民提起马宏清,都会说他内向,爱占小便宜,没啥大本事儿,就是个普通人。

爆炸后,村民们提起他,无不咬牙切齿,诅咒其全家,语气里像是带着钢刀。人们愤怒是有原因的,因为这个没多大本事儿的普通人,在一个有着月亮的夜晚,亲手点燃了 30 吨炸药,让马坊村这个陕北高原上的美丽村落瞬间变成人间地狱。

83 人死亡,98 人受伤,311 间房屋受损;位于炸点的一家六口被炸的尸骨全无,现场捡到的最大尸体碎块儿只有巴掌大小;夫妻、父子、母女、爷孙……几十个沉浸在美梦中的家庭,在一声巨响后再也没有了明天。

当横山县刑警队队长林旭亮侦破完这起案件后,他不由感慨,罪恶和黑暗是消灭不完的。我们无法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临,只能珍惜现在,热爱生活和家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惊天大爆炸

2001 年,传说中的千年虫没有毁灭世界,新世纪迈着和往常一样的步伐向前走着,林旭亮却感觉,自己的生活有些停滞了。

这位横山县公安局刑侦队的大队长,今年 35 岁,有一个八岁的儿子正在上小学三年级,妻子赵赵是一名护士。外人看来他工作稳定,妻子贤惠,儿子聪明,生活美满到令人羡慕,可他总觉得日子缺点儿啥。

他经常开心不起来,还总会突然发呆,和人聊着天就能跑到外太空。他不满意现状,却不知道对具体哪一块儿不满意,他想改变生活,也不知道从哪儿入手。林旭亮甚至会想,如果我辞职、离婚的话,日子是不是就会有不一样的地方?

此时林旭亮自己还不知道,因为常年接触犯罪案件,在人性幽暗的缝隙里游走,他得了轻微抑郁症。那些对工作生活不满意的念头,也是因为内心逐渐被黑暗侵蚀的结果。

榆林市夏季炎热,早晨六点,空气里潮乎乎的,知了已经开始卖力的在树上嘶鸣。

林旭亮跑完步一个人在小区里走着,从参加工作以后,他就有早起跑步的习惯。今天他起的格外早,因为昨儿一晚上他都没睡。他不停在脑海中计划着怎么跟妻子赵赵摊牌,他想离婚,然后辞职。他感觉现在的生活像是一个看不到底的黑洞,自己向下堕落的速度越来越快。

赵赵其实也意识到林旭亮的情况不太对了。最近半年,他回家后话变少了,聊起工作总叹气,也不陪孩子写作业。赵赵试着小心翼翼地和林旭亮沟通,问他是不是工作压力大,累了可以请假休息一下。面对她的关心,林旭亮只是摇头。

赵赵怀疑是自己没有吸引力了,她开始偷偷学化妆,买贵的香水,还准备了两套新的睡衣,可自己所有的努力林旭亮统统没有反应,他像是一件家具,沉默安静地呆在房间里。赵赵甚至故意找借口和林旭亮大吵了一架,她想有事儿别闷着,发泄出来就好了。

可吵完架林旭亮更沉默了,赵赵不由怀念起恋爱时两人相处的岁月,那时候林旭亮热情、幽默,全身上下都充满活力。昨天晚上林旭亮一夜没睡,赵赵也醒着,就躺在他旁边,听他无声地叹息。赵赵有预感,天亮后他就会摊牌。

「我们分开吧。都是我的错,我想一个人过一阵子」

林旭亮在脑海中想好了措辞,可真走到楼下又犹豫了。

他蹲在小区花园的台阶上点着了一根烟,看着地上搬运虫子的蚂蚁,林旭亮开始有些羡慕它们。我要是只小蚂蚁就好了,每天只用忙碌找食吃饭,不用想太多生命的意义。林旭亮总像审问犯人一样审问自己,人生是为了什么?应该追求怎样的生活?可惜审问犯人会有答案,审问自己却只有更多的问题出现。

这些疑问一点一点压在林旭亮神经上,将他慢慢推入深渊。

太阳彻底热起来的时候,林旭亮吸完了第五根烟,他的大脑像是地上的那摊烟灰。不能再拖累她了,不然他担心自己哪天会做傻事儿。林旭亮决定要上去和赵赵聊聊。

队里的车突然风驰电掣开了过来。林旭亮看到后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意识到有案件了。不过没关系,上去说两句话的工夫应该还有,毕竟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他的家事儿。林旭亮决定无论如何不能再往后拖了。

「队长,爆炸案,马坊村爆炸了!」

「稍微等我一会,5 分钟就下来。」

「不行!村里死伤了好几百,局里让我们赶紧出现场!」小王从车里下来,着急的对林旭亮喊道。

如此庞大的数字,林旭亮脑子嗡一下响了起来,大约持续了一分钟的耳鸣。他知道离婚的事情又要拖延一阵子了,职业本能让他迅速跳上车,两人火速赶往马坊村。

「昨天夜里爆炸的,初步估计有十吨炸药,半个村子里都被炸毁了,死了好多人……」

「别瞎说,十吨,将近 500 箱炸药?你知道这得有多少吗?」

小王在车里给自己描述的时候,林旭亮觉得案情被这个小实习生夸张了,可真的到了现场,林旭亮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某人的噩梦里。

爆炸中心的地面,被炸出来一个足球场般的深坑,地下水汩汩流出,变成一个大湖。周围十几排的房屋都被掀翻了房顶,所有玻璃化为碎片;一些白发老人守着废墟抱着残缺尸体伤心地哭着,声音里面的悲鸣让人心碎;不仅人的尸体,还有猪、牛、羊等动物的尸体七零八落的散在地上,空气中弥漫着阵阵焦炭味儿……

小王看到现场后忍不住扶着车子吐了起来,林旭亮纵然已经身经百战,可还是止不住哆嗦,强压着心头颤栗处理现场。

「头儿,刚才技侦传来消息,爆炸中心是马世贵家。」小王强忍住恶心,向林旭亮说道

「有活口吗?」

小王摇头,指着满地指甲盖大小的人体碎片。

忙碌间隙,林旭亮抬头看天,太阳炙热,云白天蓝,世界没有任何改变,可林旭亮却觉得,自己心里的深渊越来越黑,且越来越冷了。

2、一辈子的实验

爆炸案是人类灵魂暗黑的结果,研究爆炸是在废墟上开出光明的花朵。

花甲之年的高光斗正在写一本书,一本记录他这些年参与破获爆炸案件的书。高光斗大半辈子都在和爆炸案件打交道,现在马上要退休了,他想把自己对爆炸的理解记录成册,一方面警示后人,一方面帮助同行。

这份工作对高光斗而言并不容易,他眼睛老花,关节炎和风湿病也一直伴随着他,最近又刚查出来高血压,高光斗每天都要吃一大把的药,克服一系列生理不适后,坐在电脑前笨拙地用两根手指头敲击着键盘。

然而比起这些生理不适,更艰难的是他要打开自己回忆的阀门,重温过往每段人性罪恶的碎片。高光斗深知,和恶龙缠斗太久,自身也会变成恶龙的道理。每每他回望自己一路走来的历程,都忍不住有些庆幸和后怕。

五十年代末,高光斗考上了兰州大学化学系,二十多岁的他一个人背着行李奔赴校园。西北风沙很大,夜晚的时候满天繁星,北斗星、人马座等各个星象清晰可见。

高光斗头枕着璀璨的银河,吃着羊肉泡馍,啃着书本里的公式,就这样几年时间,他由一个文弱书生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硬汉。

高光斗毕业后先是在实验室搞科研工作,主要负责毒药检验。一九六八年四月北京西单商场爆炸案,他领命作为组长和同事一起在中关村化学研究所实验,由此开启了他对爆炸实验的研究之路。

说是科学研究,可这个课题其实没法实验,只能靠案件积累数据和分析前人资料,而且这个课题更困难的地方在于,同样的炸药量和同样的位置,一个人是站是坐是躺是蹲,发生爆炸后其人体创伤面积都是不一样的,高光斗只能一边研究学术理论知识,分析国内外案情,然后在每一个案件中学习积累经验。

北京郊区一对青年男女谈恋爱,家里不同意,两人无路可走又不忍心一刀两断,便抱在一块在玉米地用炸药自杀。尸检中高光斗发现两人创伤完全相同,这就解决了一个问题:男女人体肌肉组织在相同炸药量下创伤面积是一样的。

哈尔滨江桥发生的爆炸案,案犯是抱着炸药引爆的,其身体呈弯曲状,所以其创面与完全舒展的人体有所不同,高光斗找了个模特进行模拟实验推算出炸药量是 5.8 公斤,案子破了以后最终知道的炸药量是 6 公斤。由此高光斗对案发现场如何预估炸药量有了更科学的理解。

武汉长江大桥爆炸案,现场二百多块尸体碎块,高光斗询问法医得知一具尸体是在距离爆炸中心东北方向 26 米远找到的,而另一尸体距离爆炸中心西南方向 31 米,他脑海中马上有了结论:他俩是距离爆炸中心最近的尸体。

因为爆炸发生后,离爆炸中心越近的物体,会被抛得越远。离爆炸中心远的物体,则会留在爆炸中心附近。案子最后证明他的猜测,这两具尸体正是点燃炸药的案犯。

高光斗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回忆和整理,书稿逐渐完成。这天他敲下最后一个字,随后沉重地关上了回忆的阀门。他向老伴儿汇报自己的工作进度,老伴儿却抱怨他都要退休的人了,还不知道好好在家歇着。然而老伴儿也只是嘴上说说,她最了解他,知道他是闲不住的人。

这时电话突然响了,高光斗从电脑前站起来接电话,只听了两句,他就知道,又遇到麻烦了。

「好,我这就收拾行李,马上过去」

高光斗放下电话回电脑前保存下他已经写完了的书稿。

他明白现在不是发出去的最佳时候,等这个案件回来,可能整本书稿还要再推翻重新来过。因为如果电话那头说的属实,半个村庄被炸毁,死伤上百人,十公里外的房屋都被爆炸余波冲击,这样的爆炸现场,即使是高光斗也没有过多的经验。

前路困难,高光斗再一次出发了。

3、迷雾重重

案情复杂,查案过程中牵扯的人际关系往往也不简单。

横山县公安局的会议室,专案组的讨论声音热火朝天。

林旭亮暮光呆滞,环视着会议室众人,虽说是讨论,但其实双方已经有了明确倾向。

「我认为是自燃,现在这个季节天气热,这么多炸药放在一起很容易会导致爆炸,这个案件的定性应该是意外。」

省公安厅的代表率先发言,他讲话声音洪亮,语气里充满了笃定。

「但据我们调查,爆炸中心的马世贵和老婆关系不好,多次扬言要杀了老婆。所以很可能是刑事案件!」榆林市公安局领导讲话则不紧不慢。

「而且,我们查过村子里相同的地窖,环境非常潮湿,炸药放进去很容易失效,达不到自燃的条件」市局团队的人亮出证据,来支持自己刑事案件的定性。

省厅代表草草争论几句后,便拿出气派,不再说话。

会议室里一时陷入沉默。

林旭亮作为横山县刑侦队的大队长,按级别,他只能坐在会议室的后排。他知道,这两种结论对两个部门意味着什么。

炸药是意外爆炸的话,整件事情只是事故,不是案件,省公安厅的责任就会小很多;同样如果案件是刑事案件,不是责任事故,市公安的压力就轻了。

林旭亮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争吵,正是因为理解,他反而更加难过了。

几十具尸体摆在那儿尸骨未寒,上百个家庭正在面临巨大悲痛,大家却只能看到自己的利益。那些人性里的丑陋和黑暗,不正是自私才导致的吗?林旭亮决定说些什么,尽管以他的身份这种场合是不应该说话的。

「我觉得两种侦破方向都可以尝试推进。另外,不知道高老师您怎么看?」

林旭亮利用会议沉默的瞬间,站了起来。一时间,会议室全体人员的目光先是望向他,随后又都聚集在坐在主位的高光斗身上。

开会前,林旭亮听同事介绍说,这是北京派来的爆炸分析专家,公安部教授级高工,侦破爆炸案件经验十分丰富。可会议刚开始,省厅和市局的人就吵的不可开交,一时间反而没有人提起这位大神。

经林旭亮这么一问,省厅和市局才想起来,这次会议的重点是案情分析讨论,对案件的定性固然重要,可尽快破案才是当务所急。

「不好意思高老,让您见笑了,您怎么看这次的爆炸案?」省厅代表很自然顺着话题请教起来,像是刚才的争论没有发生一样。

「对,高老,这方面您可是专家,我刚才说的那些,真可是班门弄斧了」市局领导也慌忙给自己找补。

两方同时给对方递话给高光斗,期待这位权威,认可自己看法。

「你们俩分析的都错了,这起爆炸案,就是一场谋杀。」高光斗拿着保温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后,缓缓说出了对案件的判断。

大家都很惊讶,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等着高光斗继续往下说。

「我去现场看了,炸药量肯定不是十吨,应该是三十吨。马世贵本不会炸药,那这些炸药,是怎么运到他家地窖的?我建议先查清楚炸药来源。」

高光斗从容喝了一口水,又分析道

「再有,地窖环境确实不会自燃,应该是有人用了雷管进行的爆破。马世贵不懂爆炸技术,可能连雷管是什么样都不知道,所以我分析,这起案子另有凶手,且凶手一定懂炸药。」

高光斗一番话,让案情侦破有了明确的方向,继续寻找炸药来源,排查村子里的人嫌疑人。

会议散了,高光斗叫住了正要离开的林旭亮。

「很有胆量啊小伙子,不怕有人给你穿小鞋。」高光斗一改会议上的严肃脸,语气温和的问道。

「无所谓了,反正……反正这工作做不做都行」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位陌生的前辈,林旭亮竟然有了倾诉欲望。

「为什么不想做了?」

「我也说不清楚,就是觉得人这种东西太可怕了,干了刑侦十年,罪恶好像永远都消灭不了,我感觉自己天天活在一片黑暗里。」

高光斗听了心头一震,他明白这个年轻人正在经历的遭遇,他当年也有过一模一样的时刻。

「别着急下判断,明天你跟我去现场吧」

「还去现场?」林旭亮有些疑惑。

「刚那种局面他们会听是因为我这点儿名声,但执行起来未必全部都信服。想破案,还是得要有更充分的证据」

「您有把握吗?」

「破案永远都是面对一团黑暗,我们能依靠的就是自己必胜的信心,只要有这个,再难的案子也能找到线索,就能从黑暗里赢来光明」

看着高光斗一脸的淡然与坚定,林旭亮心头有一丝丝触动,他开始期待明天的现场了。

4、证据出现

爆炸过去两天了,马坊村依然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之中。

林旭亮一大早正要从专案组前往马坊村,结果队里传来了好消息,马世贵的哥哥马世平被抓,他交代了炸药的来源。

原来因为上面突击检查,关闭了马世平的炸药制作工坊,他才把三十吨炸药偷偷转移到了弟弟马世贵家的地窖里。出事儿后马世平原本想自首,可看到死太多人后他又害怕改变了想法,他想偷偷逃走,结果被警察发现后抓住。

林旭亮火速对他展开审讯,马世平红着脸着急地辩解道

「我和我弟弟感情很好,不然他也不会同意我把炸药放他家里的。再说我要真的想杀他用什么方法都行,干嘛非得用炸药呢。我家离他家不远,三十吨炸药爆炸我家也会被影响!」

林旭亮相信马世平的话,他带着最新的信息来到爆炸现场,高光斗已经在这儿工作半天了。林旭亮看着眼前这个像是陨石堕落砸出来的天坑,他心头不由再次一紧。

林旭亮把马世平的信息告诉给高光斗,高光斗听完点了点头。

「和我预计的一样,现在炸药来源找到了,就剩凶手了」高光斗边说话边从废墟里翻检着。

「这全是废墟,怎么找?」

「废墟也是会说话的」高光斗笑了笑。

林旭亮不知道,爆炸分析工程就是从一堆废墟开始,采用逆向思维一步步反推回去。通过时间反推、空间反推、物的反推和人的反推,将那满目疮痍的现场,还原到爆炸前一瞬间的静态位置,从而定下案子的性质。

高光斗稍微解释,林旭亮虽不太明白,还是挽起袖子,准备下手翻检。

「我和您一起找,告诉我残骼都有啥特征」

「我已经向上级申请了,马上会有更专业的人过来,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高光斗说着摘掉手套,点起了一根烟,他抽了一口后缓缓说道。

「凶手应该是本村人,因为马世贵存放炸药的地窖很隐蔽,外人不可能知道。凶手还熟知炸药知识,他明白 30 吨炸药可以炸毁半个村子,但不会波及自己的家和自己。还有地窖肯定是上着锁的,我猜他点燃雷管以后并没有插入炸药,而是扔进去的。你在爆炸范围以外的村庄入手调查,找符合条件的按个排查。另外着重问一下马世平,他或者他弟弟在村子里有没有仇人」

「好,一有消息我会立刻跟您说」

林旭亮领了任务,就开始挨家挨户调查。村民们情绪都很激动,尤其是家里有亲人去世或受伤的,大家七嘴八舌,几乎整个村都是怀疑对象。林旭亮需要一边安抚他们的情绪,一边从其中寻找有价值的信息。

一些受难家属更是难掩愤怒,直接将情绪发泄在林旭亮身上。

「都是你们当官的贪污腐败,没管理好这些私自做炸药,要不然我们现在也不会这样子」面对这样的指责,林旭亮只能默默承受。他理解这些人的愤怒,他能做的就是尽快找到凶手。

终于在忙碌了两天后,两条线索都有了进展。

高光斗这边,由他带队一百多名公安人员在现场的寻找,找到了几百块的尸体残骼,经过法医反复的 DNA 检验,确认了这些残骸属于 6 个人。也就是说,马世贵一家 6 口都死于爆炸,排除了马世贵作案的可能。同时高光斗还在现场,发现了雷管残留以及一个神秘脚印。

另一边,经林旭亮反复排查,又对马世平详细的询问后,本村村民马宏清,浮出水面。马宏清曾与马世平,在炸药生意产生过矛盾纠纷。

还有邻居反映,案发前有多人向马宏清讨债,他精神压力很大,情绪反常,扬言要报复村子。还有邻居回忆案发前看到,马宏清在深夜偷偷摸摸走到马世贵家附近,手里还拿着一个包。

找到马宏清,案情就能水落石出,然而林旭亮扑了个空,马宏清消失了。

5、案情真相

七月十六号上午,爆炸发生以后,整个马坊村都沉浸在硝烟和眼泪之中,没有人注意到,马宏清这时候悄悄拎着包溜出了村。

当林旭亮和众多公安干警,来马宏清家进行逮捕时,马宏清老婆却告诉他们,马宏清早就走了。

「额也不知他上哪去咧,他啥都不跟额说。」

看着一脸无辜的女人,林旭亮有些懊恼地摔门走到院子里,他想点一根烟冷静一下,却怎么都打不着火。这时候高光斗走了过来拍了拍林旭亮的肩膀给他点着了烟。

「要是早些找到口供,他就跑不了了」林旭亮抽了口烟后,懊悔地说道。

「现在他也跑不了,我相信你能抓到他」高光斗说着递给林旭亮一个本子。

林旭亮接过来,发现是日记本,他带着疑惑的目光望向高光斗。高光斗翻开本子,指出其中几页给林旭亮看。

林旭亮一一看过去,他发现这是马宏清二女儿的日记本,在其中 2001 年 3 月 23 日的日记中,她写道:

爸爸今天又喝醉了,我很担心他,要账的又上家里了,他和人吵架了。他还在电话里说要炸了那几个王八蛋,希望只是醉话。我真想早点儿毕业出去挣钱帮助家里……

林旭亮合上日记本,他恢复了平静。多年查案经验让他明白,只要是人做过的事儿,就会留下痕迹,马宏清跑不了的。

「我这就去抓他,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带过来」

这时林旭亮的同事又找到了新的证据,他们搜查马宏清家,在他的床底下发现了雷管和剪短了一大截的导火索。高光斗拿过来看了一眼,他立刻断定这和爆炸现场发现的雷管残留完全一致。

铁证如山,林旭亮带着同事上路了。

据马宏清老婆交代,马宏清早年在内蒙古乌海做过生意,在当地有几个朋友。而且在县车站,林旭亮找到马宏清去往内蒙的车票记录。

七月份的内蒙晚上天气很凉,林旭亮等人夜里十点赶到了乌海市,他们来不及休息,立刻联系了当地警方,随后众人马不停蹄地前往马宏清朋友家。

刚打开门,就见马宏清喝大了酒,正躺在床上说着醉话呢。

「额没事~,额以后就该过好日子咧……」话没说完,林旭亮拿出手铐,拷住了他的双手,那双魔鬼般罪恶的手。

坐在刑讯室里,面对着林旭亮的审问,马宏清还试图装糊涂。

「都是一个村子里的,就是他们不喜欢额,额肯定不会做这种事的。」

马宏清语气慢吞吞的,一脸老实相确实很容易让人对他产生同情。要不是证据摆在这儿,林旭亮都忍不住相信他说的话了。林旭亮默默拿出雷管和现场的残留物,还有脚印的对比图。

「这是从你家里搜出来的,这是现场找到的。你还有啥想说的」」

「……,额错咧,额也后悔咧,额是一时糊涂,额对不起额屋人……」

面对强大的证据,马宏清沉默五秒后崩溃了,他放弃了抵抗,交待了整个案件过程。

马宏清几年前,和村子里的村民刘世伟一起合伙做炸药,两人产生矛盾后,刘世伟和他分开,选择了和马世平合伙做炸药。此后,马宏清开始一个人制造贩卖炸药,连连亏本,欠债高达 7 万余元,整日被债主围门。

刘世伟和马世平的生意一直很好,马宏清心里憋气,认为自己的一切,都是两人背后捣鬼所造成的,他怨恨日益加深,进而产生了炸死他们的念头。

7 月 16 日凌晨 3 时许,马宏清趁着家人熟睡之机,他拿着准备好的纸火雷管、导火索,来到马世贵家的地窖。因为之前,马世平为了躲避上面检查,把炸药转移到弟弟马世贵家。所以这时,马宏清想先偷出一袋炸药,去炸刘世伟。但小窑的后窗被铁丝网封死,根本拿不到炸药。

马宏清气愤之下想,不如我把地窖点了,这样一来可以炸死马世贵全家,二来可以炸毁马世平的 30 多吨炸药,让他破产;三来也可以借机报复其他嘲笑过他的村民。

「既然我过不好,那大家都别想过好。」

在这个罪恶念头支撑下,马宏清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他站在一个树墩上,将地窑中靠墙的一只胶织袋捅破。接着,马宏清将事先准备好的导火索,插入纸火雷管内,用打火机点燃了一支香烟。猛吸了两口后才点燃导火索,并将雷管插入捅开的炸药袋中。

「俺想着爆炸后啥痕迹不会有,警察肯定会认为炸药是自燃,那样藏炸药的马世平和刘世伟都会被抓捕,不会有俺啥事儿。」

马宏清哭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林旭亮听得心惊胆战。不可否认,马宏清的想法很聪明,如果不是高光斗亲自赶来,这起案件完全有可能以意外事故定案。

6、尾声

结案后,街边的小饭馆,林旭亮特意请就要离开的高光斗吃饭,他有些人生疑惑想找高光斗请教。

「高老,马宏清肯定是死刑了,可就是判了死刑,真的能威慑到其他的人吗?那些该犯罪的人还会继续犯罪,咱们警察只能在事后起点儿作用,有什么意义呢?」林旭亮灰心地问道。

「想什么呢!小林,你还年轻,不能虚无!正因为罪恶是消灭不了的,所以才需要我们警察。这个世界运行规律就是这样,有光明就有黑暗,但黑暗永远战胜不了光明。或许,对于整个世界的黑暗,我们只能算一支蜡烛,发出的光明也有限,但只要是蜡烛,就是要燃烧自己,能赶走多少黑暗,就能带来多少光明!」

面对高光斗铿锵有力的声音,林旭亮突然感觉,自己像是飘荡的风筝有了牵引的线。对啊,只要能照亮一小片的光明,就没有白活。林旭亮惭愧地给高光斗倒了一杯酒。

「我知道了,高老,我以后会好好工作的。」

「我正在写本书,等出版了给你寄一本。算是感谢你今天请我吃饭。以后有什么工作的事情你随时给我打电话,我这个老大哥别的不行,骂人很擅长。」

「谢谢高老。」林旭亮再次举起杯里的酒,他知道眼前这位老大哥是真心地骂自己,也是真心地为自己着想。

「有什么事情别闷在心里,多和家人聊聊,咱们这行经历的事情多,所以遇事儿更要朝光明那面去想。看过那么多死人了,我们更应该知道怎么去好好活。」

高光斗语重心长的说完这句话后拍了拍林旭亮的肩膀离开了。林旭亮看着他坚毅的背影,他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活着了。

赵赵在厨房里做饭。一个小时前林旭亮打来电话,说晚上回家和她一起吃饭,并且有事要对她讲。赵赵知道他是要和自己提离婚的事情了,原本那天早晨他就要说的,是被案件拖住了。

赵赵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了,她不想闹了,尽管她不知道林旭亮到底是因为什么,但她决定成全林旭亮。她爱他,不想看到他难过。

赵赵做了一桌子的好菜,焖茄子,狮子头,糖醋鲤鱼,都是林旭亮爱吃的,她还开了一瓶白酒,想着再陪他好好喝一次。

林旭亮打开家门走了进来,他看到桌子上一桌子的菜开心地笑了。他手都没洗直接捏了一颗狮子头塞进嘴里。

「好吃,老婆,你厨艺越来越好了。」林旭亮语气里的热情令赵赵有些意外,这是久违的积极明亮的声音。

「你电话里说有事儿要说,什么事儿?」赵赵犹豫着问道。

「对不起老婆,之前是我错了。因为工作的事情,我把一些情绪带进生活里了。」林旭亮倒了一杯酒,他认真地递给赵赵。

「以后我再也不会了,我会分清楚工作和生活,我会好好爱你和儿子。」

赵赵没有接那杯酒,她背过身子,肩膀忍不住抖动起来,她哭了。

林旭亮上前从后面抱住了她,像是抱住了幸福。他想起高光斗对自己说的话:看过那么多死人了,我们更应该知道怎么去好好活啊。

越是身处黑暗,爱越是指路明灯。不对人性失望,正视黑暗,就会获得最终的光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