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伍丁 一个总工程师眼中的金沙文化

subtitle
成都日报 2021-09-27 03:1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伍丁

蒋蓝

伍丁,1968年12月生,西南交通大学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毕业,获四川大学工程硕士学位。曾参与双流国际机场扩建工程建设,并任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建设指挥部总工程师。天府国际机场,无疑是伍丁与建筑一辈子打交道经历中,体量最大、最难以忘怀的高标工程。

在伍丁看来,国内以往的机场设计建设更多强调、凸显的是机场的功能性、规范性。文化的体现,往往是在主体建筑完成后,装修阶段才予以考虑的事情,体现出来的人文含量不足,长此以往,容易造成不同城市的机场格局千篇一律。

天府国际机场是四川历史上投资体量最大的项目,也是“十三五”规划建设的我国最大民用运输枢纽机场项目。由中建西南院牵头的设计联合体完成,设计方案取意于具有天府特色的“太阳神鸟”,航站楼构型采用“单元式,手拉手”的创新模式。总体规划的4座单元式航站楼犹如驮日飞翔的大鸟,象征天府国际机场以独有的自信、高昂的姿态成为腾飞世界的基地。可以说,设计者在人文精神的考量上,既要着重考虑旅客的舒适与快捷,又必须重视文化“润物细无声”的作用。

但是,设计之初还是顾忌颇多的。比如,大熊猫和金沙遗址的元素已遍布成都各个旅游节点、交通枢纽。航站楼还能做出怎样的新意?

想想看,70年来,大熊猫的造像可谓千姿百态,但为什么“功夫熊猫”就在一众熊猫形象中异军突起,并成为一种象征?伍丁说:金沙艺术不是静止的,它和时代在互动中产生了一种“生长性”,我们要合理提取金沙文化的精髓,芙蓉花一日多变而非一种状态,金沙的祭祀文化充满了深邃、神秘和对光明对生命的礼赞,这些精神内核才是值得设计者去呈现的。与此同时,又要注重文化与高科技建筑的融洽,实现时代性、科技性、舒适性的完美融合。所以,机场航站楼的视觉文化系统不是堆砌耳熟能详的金沙文化元素,不能生搬硬套,而是彰显奋飞、喜悦、光明的精神,并提供其可供循环生长的环境。

天府国际机场有“四大道”——1号航站楼是国际航站楼,展示以大熊猫、珙桐等为代表的“自然之道”;2号航站楼进出的是国内旅客,体现以金沙遗址等为代表的“人文之道”;两大航站楼中间是交通中心GTC,为换乘、餐饮区,体现“生活之道”;莲花湖公园等室外景观表现田园山水的“锦绣之道”。航站楼里还有12座庭院分布其间,具有参与性、观赏性等不同功能。

伍丁回忆说,鉴于T2航站楼的主题是以金沙文化为代表的“人文之道”,为了突出古蜀人蓬勃的生命力和创造力,那么就不能采用以往机场航站楼惯用的冷色和中性色。当时,T2天花板的设计就与T1合并起来,主题设计会不会也合并呢?设计人员都很担心。关键时刻大家提出了解决方案:降低颜色的饱和度,通过加大灰度来增加高级感、时尚感。但纸上谈兵是不行的,落地效果如何,谁也不能打包票。

比如在铝板材料的选择上,设计团队对比了很多机场方案:转印的木纹铝板,纹路过于统一就会有较强工业感,稍不注意又会太凌乱,不好把握;浅色木纹铝板颜色饱和度太高;拉丝纹铜制铝板是进口材料,造价和时间都无法保证……最后T1选择了竹纹铝板,T2选择了锤击哑纹铝板。当时T2的大厅效果大面出来了,大家觉得与金沙文化的主题很吻合,最后也得到了建筑、文化、材料等领域专家的认可。

伍丁认为,天府国际机场建设实现了四个文化的凸显:文化特色、文化元素、文化商品、文化氛围。金沙文化由此飞向了更遥远的世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