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十五年前我是超女,现在我上了离婚综艺

subtitle
敏之佳句 2021-09-27 00:25

来源:娱理

朱雅琼要去一家直播公司履新了。

参加离婚综艺《再见爱人》并不是这位十多年前的超女重回歌坛的信号,她把它当作一次旅行,“新疆真的很美”。

节目上线初期,朱雅琼与王秋雨的争议最大。

爱上王秋雨时,朱雅琼才十九岁。王秋雨习惯用年长者的姿态去照顾爱人,也用这样的姿态去规训她。

两人相恋十九年,分分合合,朱雅琼离开演艺圈去读了研,后来又在帮助演艺圈新人的过程中,找到了如沐春风的成就感,自我意识构建得越来越完整。

这不是一双怨偶的故事,而是两个携手了半世的恋人,未能同步更新的遗憾故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再见爱人》,朱雅琼、王秋雨

一档离婚综艺的野心,可能并不只是想展现人们为什么不爱了,还想挖掘更复杂的、无法被简单界定的东西,比如章贺与郭柯宇十年冷漠婚姻与十八天旅行中的心动,比如佟晨洁与魏巍难解的矛盾和旁人无法拆解的互相依赖,又如朱雅琼与王秋雨之间,已经超越爱与不爱的感情瓜葛,延伸出了人的自我成长命题。

在朱雅琼的故事里,人们可以看到两个相爱的人如何渐行渐远,也可以看到一个仿似娜拉出走的女性成长故事。

以下为朱雅琼自述,根据本次对话整理。

2004年,大学毕业之后,我第一份工作是到中国地质大学()当老师。我应该是那一年我们班工作找得最好的,大家都很羡慕。工作了几个月,我觉得当老师很稳定,但是却一眼就看到头了,所以我想去看看世界。

武汉

于是我辞职了,去上海做录音助理。

《超级女声》办第一届的时候,整个夏天,我都在学校里带艺术团,当时看节目,只觉得这些姑娘们都好漂亮。

2006年,当了一年多的录音师助理之后,我参加了《超级女声》杭州赛区。

2006《超级女声》,朱雅琼

那时候年纪小,没有见过太多世面,心里想着我要是参加完比赛,能够成为一个录音师,做一些音乐相关的东西,也挺好的啊。

比赛之后签了天娱,很多人对我说,天娱签了这么多人做不过来。但是回过头来,我客观地说,其实天娱安排得还是不错的,大家真的很努力地做事,只不过我小时候不太懂。

当时我参加了一些好玩的综艺节目,但其实我很害羞。比如一些综艺上一堆人站在台上要比拼游戏,遇到一些契口,我心里都要挣扎一下,因为我不知道这个点我该表达还是不该表达。

在专业表演之外,我该怎么样在这个圈子里去跟人打交道,去做人做事?实际上我是不知道的,也没有人带我。如果有专门的人教你,需要那个人正好知道怎么做,同时他又愿意告诉你,可那都是需要机缘的事情。

后来我跟天娱和平分开,签到了华谊,呆了一年左右的时间。

2006《超级女声》,朱雅琼

2007年底2008年初,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因为艺人也需要很多素质,我觉得那个时候不光是不太外向,好像我跟周围也比较难以融入,我就离开了华谊。

从华谊走了之后,我就花了半年的时间,专门用来准备考研,最终我考上了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

到那第一年,我还是艺人;到第二年,没有人认识我;到第三年,快毕业的时候,有人对我说“你们班有个超女你知道吧”,我说“我知道”,另一个同学说,“她就在这儿呢”。

硕士毕业之后,我一心想要出国,但雅思托福都考得很烂。后来有一个英文的音乐剧选角,我就去试了试,结果就开始了第一次音乐剧之旅,每周只有一天休息,有时候一天演两场,四十二场演出结束之后,我觉得好爽,于是后来又演了好几部。

图源朱雅琼微博

在剧场里头,人一下子沉下来了,灯光照下来,灰尘在光束里飞扬。站在舞台上,我觉得我回家了,非常平静,很有归属感,观众会给你反馈,这种经历是你在电视上得不到的。

演了三年,我就不满足于只是做演员,想自己创业做老板。

2015年,我跟王秋雨注册了一个公司,叫糊涂兔,因为他老觉得我这个人糊里糊涂的,于是创作了一个角色也叫糊涂兔。那时候我们除了舞台剧,还会做相关的培训。

他当编剧,我创作音乐,看上去非常理想,但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做得很好。

而且慢慢地,北京的戏剧的市场开始往下走,上海的开始往上走,很多人都去上海了,当然,我也从来没有考虑过离开。

2019年,我们的舞台剧工作室注销了。

《再见爱人》,朱雅琼、王秋雨

2019年3月,我们一块搬去了天津。在王秋雨看来,那里是世外桃源,我们是人间眷侣,因为他喜欢这种比较安静的环境,而且那里离北京很近。

去了天津没多久,我的情绪出了问题。

我们住在一个别墅区,在小区里面去转,我不知道怎么样就会哭起来,没有办法。现在回想起来,我有可能是抑郁了,当时应该去医院看看的。

从2018年开始,我就开始计划在四十岁的时候了结自己。

我当时有一本日记本,来为我还有多少天自杀倒计时。那时候的事情都很小,不是生活的巨大打击,不是像交通事故那样惨烈,不是,它可能是一点点地发生。我的脑海里一直有一朵花,花瓣在逐渐凋零,就像你待在一个人的身边,没有太多滋养,生命就枯萎了。

2018年的朱雅琼

我常常会问自己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觉得没有希望,非常灰暗。

你知道那部电影《婚姻故事》吗?女主角也没有遭遇什么具体的事情,因为一个女人或任何人,当她有自己的意识的时候,这个意识没有茁壮地成长,而是被困于另外一个意志,因为另外一个意志在决定你的什么,你会觉得你的生命没有生命,你没有存在。

我有自己保护的那块天地,我有我心里的火苗。

我的火苗大概是什么时候产生的呢?

最初我们相恋是在一个剧组,我去做临时演员,他是统筹,我们一见钟情。我们在一块走路,我都不看路,眼里只有他,还有陌生人跟我们说“你们俩好配”。那时候的他年长而有经验,也很有魅力,我觉得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的自我建构,一开始可能很受他的影响,但十九年间分分合合,我有了我自己的成长曲线。

《再见爱人》,朱雅琼、王秋雨

读研究生可能是一个很重要的时间段。不断地吸收知识之后,我开始审视他的观点,当我发现他的观点不太对的时候,我想跟他交流,但是他会觉得我的理解是不成熟的,而且我没办法说服他,他也没办法说服我,这个时候开始产生矛盾了。

他觉得我想得比较简单,他的表述让我觉得他对我缺少尊重,我觉得他没有给我平等交流的机会。

他也有他的变化,其中一次变化可能是在2008年。有一天,我发现他不一样了,以前他喜欢的电影是《落水狗》这样的文艺片,我们特别聊得来,到后来他就只喜欢那种有商业票房的片子。我觉得商业片挺好的,但是文艺片也有它的好吧,但是他的标准就变得只有一套体系了——能不能卖。他在研究一种新的写法,让他的戏能够更有商业性,最好是兼顾了商业性与艺术性。

所以当时我们的认识是不同的,我觉得我有所收获,但是我觉得他没正视我的成长,这让我有一点压抑。他可能有他的成长,但是我俩在不同的路线上。

这些给我带来了越来越大的压力。

《再见爱人》,朱雅琼、王秋雨

当时我也没有什么人可以去沟通,别人会觉得我很幸福,每个人都会觉得王秋雨很好,确实他把我的生活照顾得很好,是一种无可挑剔的感觉。

但是它又有这样一个矛盾,就是你被安排,你很享受,同时你的自主意识被抹杀了,他一直在爱你,但是这个爱是他认为的,这种爱并不会让另一个人觉得很舒适。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觉得我需要按他理解的方向成长,这让我们俩不平等,我真的觉得我没有被作为一个个体来被尊重。哪怕我是个很小的孩子,也需要一个人来聆听我是怎么想的。

我慢慢地越来越意识到这是一个问题的时候,我的生命之花当然就枯萎了。

2019年4月底,因为意识到自己的不快乐,我写了一封很长的信,梳理我跟我自己之间的关系,然后就开始梳理我跟他之间的关系。我发现,这个女人不幸福,我真的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

2019年4月底的朱雅琼微博独白

我们第一次离婚是2019年5月9日,我记得很清楚。

在那之前,我跟他提出离婚的事,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以为我们非常幸福。他问我原因,我说了,他说“好,其他的都不用说了,我还挽回什么呢?既然我不是你想要的,我们就分开了”,他也不问具体为什么,也没有问我的情绪出现了什么问题,他都没有。

我们之间并没有把话说透,只是后来在《再见爱人》,他才说出来,当时有一句话打击了他,我说“你不是我想要的那个人”,这让他对我非常失望。

两个在一起这么多年的人突然剥离,那种被撕扯的痛,让我越来越不舍。

其实我跟他说完之后,就有点后悔了。越接近那天,我越不舍,我会希望我们不去民政局,也会用有一点点开玩笑的语气说“不去了”,但是他说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老是出尔反尔——他也许是在惩罚我。

《再见爱人》,王秋雨说朱雅琼情绪化

我现在想起来,5月9号那一天,我的嘴脸真的就是在讨好,用各种方式说“不要离婚了”,但是他很坚决。

后来在《再见爱人》里面,佟晨洁指出,我们之间的模式是这样的:经常是我来发难,最后结果却是变成他来掌控节奏了。

我其实有点不明白,因为他常常对我说:“我们所有事情都是你决定的。”

然后我就会心想:真的是我决定吗?

《再见爱人》,王秋雨“教育”朱雅琼

我可能会动了一个念头,然后这个念头慢慢地变成了不是我真的想要那个东西,可能这也不能完全怪他,可能我也没有看清楚自己具体想要什么,然后慢慢地就变成他要的那个东西了。

比如说我们去买车,他很想要现在我们正在用的这款车,我觉得算了,我想买个便宜点的,反正也就我们两个人,哪怕一家三口也够了,但是他就会很想要。然后我提出再试别的,在试车的时候,他就坐在后座上,我从后视镜看一看,他的表情就在告诉我他不愿意,所以最后买了他想要的那辆车。

他老觉得我忽略了他,我会说你不太了解我,我们俩真的错位,没有真正地沟通过。

《再见爱人》,朱雅琼“定义”王秋雨和她的关系

第一次离婚之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

我们选择了复婚,是为了孩子。再加上我心里不是后悔离婚的嘛,所以那个时候我心里是暗喜,认为我们可能不用离了。

在天津待了两个月之后,我跟着妈妈回到了老家武汉,一直待到我生完孩子。

我怀孕的时候,我们固定在吃饭的时候通话,那时候我们已经无话可说了——你们今天吃什么?今天做产检吗?然后就沉默了。我知道我们的婚姻真的有名无实了。

《再见爱人》,朱雅琼、王秋雨

到了快生孩子的时候,王秋雨来到了武汉。

2020年1月21日,我在武汉生完孩子,继续在医院休养。22日,一位香港的导演朋友突然发信息给我说“你们马上就要封城了”,我还不信。第二天早上六点多,新闻发布了,十点要封城。

那时候我跟王秋雨说,你要不快走。因为他那时候还在做一个香港TVB的项目,可能还要去香港。他说不行,我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你和孩子,然后就没走,一直守到武汉解封。

我生完孩子在医院待了四天,回家路上很吃惊。走过武汉长江大桥的时候,我抱着孩子望向窗户外面,那么车水马龙的地方,一辆车都没有,所有的店都关了,那么死寂。回到小区,灯都亮着,可是没有人在下面行走,显眼的地方都拉着“武汉挺住”的横幅。

我跟王秋雨已经离过一次婚了,父母并不知情。襁褓中的小婴儿时不时啼哭,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

所有这一切都在我的心里头,不管是武汉的疫情,还是我家庭的困境,只能我自己去消化。我崩溃了,我第一次知道歇斯底里是什么样的,情绪从身体出来的时候,我就跟疯子一样,真的让我终身难忘,我再也不要那样。

我跟王秋雨虽然离婚了,但是相处起来并不尴尬,因为他除了是我的先生,也是我的朋友,因为我是他唯一的朋友。

我们这种相互依靠的关系非常亲密,他也常常会说,对于他来说,我是比他父母离他更近的那个人,所以那个时候他照顾孩子,也会照顾我,都挺好的。但是我内心知道我们完了,没法以夫妻的方式去继续生活。

去年四月底,我开始在线上工作。五月初,武汉解禁,我回到北京上班。

2020年5月,工作中的朱雅琼

回到北京上班,是我们分开之后,我真正开始独居的日子。

以前都是他张罗生活的琐事,我们一起去超市买东西,所有的东西都是他来提,我什么都不拿。吃饭之前,什么东西要解冻,他都会提前准备好。说白了,我生活的能力比较差,小时候有父母,后来又有他。

最不习惯的地方是,精神上没有跟任何人在一起。以前我是永远确信,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有他,但是他不在之后,我一回头没有任何人,很可怕。

所以分居之后的七八个月,我每天晚上以泪洗面。

这么多年你的生活不被你掌控,然后这个掌控权突然被交还到你手里,你有整个人生,你有一桌子原材料,可你不知道怎么做,你是惶恐的。

《再见爱人》,朱雅琼

慢慢地,我在生活中、工作中建立了自信,对生活有了掌控感。

那时候我已经开始做艺人总监了,成就感是来自于哪里呢?因为我做艺人并没有做得很好,我知道雷在哪儿。以前没有人去教我怎么去为人处事,怎么去融入这个圈子,等到我长大了我知道了,我要把我走过的弯路,告诉年轻人。

我会教他们做事先做人。因为他们属于创作型的音乐人,创作最终还是要有一部分面向市场的,你的市场、你的定位、你的受众是什么?

我也能给一些音乐内容上的专业意见。他们做新歌,跟制作人之间怎么样去沟通,你跟经纪公司、跟宣传同事或者你的助理怎么去把这个事做成,这一切都是需要有能力的。

哪怕他们写了一首歌,只是当中的一小段很好听,哪怕他们发歌之后,有任何一点点的市场反馈,我都特别开心。

2021年2月22日,朱雅琼今年的开工日

以前跟王秋雨一起办舞台剧工作室的时候,我是一个大的事情中的一部分,相当于我有一个小部分的决定权,但是其他部分也有其他部分的决定权,当合作的时候,还存在一定的周旋;另外,当时的我没有具备操盘的能力,所以我觉得很辛苦,我做不了。

而艺人总监的工作让我觉得,我很喜欢工作,我甚至不想在家待着。

最重要的是我跟我自己的关系变了。离开王秋雨之后,我在新的工作中肯定是跌跌撞撞的,但长远来看,我是容易去成长的。我觉得我很自信,我知道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只要找对了方向,每个人都可以。

《再见爱人》,朱雅琼

《再见爱人》节目组联系我的时候,我跟王秋雨已经分居一年了。

我答应了前往,一方面是我没有去过新疆,可以有这么长时间的旅行;再一个我跟王秋雨确实没有任何仪式感的东西,现在需要把他在我的生活里彻底地写上句号,这个节目就是一个很好的Ending。

《再见爱人》,没有办婚礼的朱雅琼穿上了具有仪式感的婚纱

我这个人真的想得特别少,直到都快录了,一个朋友说我上这个节目不是很好,我说怎么了?他说,你想啊,这相当于把你的隐私展现在全国人民面前了。

我想了一下,我觉得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好与不好,婚姻不都是一地鸡毛的事情。这是我真实的故事,你看完之后,它也许对你的生活有帮助,也许没有,那就一笑而过。

不管是什么作品,观看的人从这个东西上获得一些情感的支持或者共鸣,就是这个作品存在的价值。

《再见爱人》,朱雅琼、王秋雨

一开始观众很同情我,有人支持我,我的心里头很高兴。另外的想法是,因为大家可能看到的是一部分,我们自己也没有大家想象中过得那么不好,这个节目毕竟时长有限,另外的面向可能没法展现。

到后来不是有骂我的声音嘛?我第一个反应肯定有点不爽,但是骂的人多了之后,我就开始乐了。因为你能理解,这就是别人茶余饭后的消遣,我觉得那是他在看了这个节目之后,对于你这个人的第一印象,他也不是恶意的,他只是看到的那一刻的你。

很多人会讨论我的性格,其实我天生的性格是非常乐观的。可能后来父母的情感关系很危急了,他们没有太多时间关注我,我就开始有一些内向。从十四岁开始,我读了四年艺校,一周只回去一次。从中学到我大学,我基本上都是一个人吃饭。

所以一桌子人说说笑笑的时候,表面上我在参与,其实我脑子已经出窍了。

《再见爱人》,朱雅琼

那天我坐着坐着就坐到别桌去了,是因为节目快录完了,我得写一首歌出来,我心里有个事儿要完成,所以想到了之后就去了别桌写,其实我后来想说的是,如果跟大家说一声就好了,我确实不太礼貌。

在节目中,有些时候我确实有自己的小情绪,但是客观上来看,如果有一点点影响到别人的话,我是有点不懂事的。所以我在心里对自己讲,在不妨碍别人的情况下做自己,这是原则。

王秋雨说我在节目中老是唱歌,其实我没有意识到这是什么问题,可能是因为戴着麦吧,生活中走走唱唱其实是正常的。

我唱歌确实不怎么样,其实很多事我都觉自己是有进步空间的,但人重要的是自己跟自己比,每个人的成长节奏都不同,如果以前只有四分,现在我通过努力成长到了六分,重要的是我在进步,这个很重要。

《再见爱人》,王秋雨说朱雅琼情绪化影响他人,朱雅琼向KK、佟晨洁道歉

我知道自己很容易缺乏自信,所以当我有一点进步的时候,我会表扬我自己,我会沾沾自喜。可是我们的文化好像认为一个人沾沾自喜、自鸣得意不太好,但好不好,我不知道,对于我个人而言我是特别希望给我自己一个正向积极的自我肯定,让我砥砺前行的。因为,正是我给了自己很多积极的肯定,才让我变得更好的。

有人私信我说:“你这样的女人,跟谁都过不好。”

我觉得你要相信一个事儿,就是老天会给你准备一个刚刚好的人,你不会是一个人。而且我觉得如果两个人曾经特别好,后来出现了问题,不一定就是谁不好,“花落花开自有时”吧。

对我来说,参加《再见爱人》,我要的仪式是有了。另外一方面,我更了解到,原来别人的眼睛看到的是这样子的,跟你认为的事情有多少差别,真的还是假的,怎么分辨,你怎么样跟这个世界连接,这对于我个人来说是一个蛮大的收获,所以我真的很感谢这个节目!

《再见爱人》,朱雅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