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家英国百年俱乐部的「中超式」破产

subtitle
体育产业生态圈 2021-09-26 21:5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 橘 乐

CFA CPA

当 地时间9月17日,英格兰足球联赛(EFL,包括英冠、英甲和英乙)发表官方声明,确认德比郡足球俱乐部已正式提交托管意向。 根据联赛规定,一旦德比郡被正式托管,将面临扣除12个积分的严厉处罚。

虽然上次亮相英超已是十三年前,德比郡对于中国球迷来说并不算太陌生。 球队主教练是大名鼎鼎的鲁尼,而在他之前,切尔西名宿兰帕德也曾在此完成练级。 此外,FM玩家一定不会忘记,当年一代「妖人」威尔-休斯正出自「公羊」。

鲁小胖的第一份教练工作便是「地狱级」。

就在两年前,德比郡还是英冠附加赛常客、升超热门之一,如今面临托管降级之虞,令人唏嘘。 在这一切的背后除了人祸,还有更多深层次的原因。

01

会计天才

去年1月,EFL对德比郡发起指控,称其在过去三年的财务报表中存在两个严重不合规事项。
2018年6月,公羊将自己使用20年之久的主场普莱德公园(Pride Park)出售给老板梅尔-莫里斯名下的另一家公司,作价8,100万英镑。
这笔左手倒右手的操作给球队带来了4,000万英镑的一次性资产处置收益,当年的报表从2,500万的税前亏损一下子转为1,500万的税前收益,刚好使得近三年的利润指标满足了EFL财政公平法案(FFP)三年3,900万的亏损上限。

可容纳三万多人的Pride Park

阿斯顿维拉和谢周三都曾采用同样的手段蒙混过关,但维拉公园和希尔斯堡的作价分别只有5,670万和6,000万英镑,均远低于普莱德公园,EFL认为这笔关联方交易的定价被严重高估。

如果说前面这项还算「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下面这项则绝对是首创。
在会计上,俱乐部引进球员支付的转会费被计作球员注册权资产的初始成本,根据签订合同的年限分摊计入各年利润表。
目前通行的做法是按照直线法对注册权进行摊销,即转会费均摊到球员合约的每一年。但公羊独辟蹊径,从2015年开始采用合约前期少摊销、后期多摊销的政策,美其名曰「考虑合约剩余价值」,实则巧立名目节省摊销费用。

根据利物浦大学足球财务专家基兰-马奎尔的计算,德比郡2016至2018三年节省了约3,000万英镑的摊销成本。如此玩弄规则,自然逃不过EFL的法眼。

然而上诉委员会7个月后公布裁定结果,驳回了EFL对德比郡的几乎全部指控。百年老字号俱乐部伯里破产后被指责监管不力的EFL不肯善罢甘休,决心杀鸡儆猴,去年9月重新就摊销违规事宜提起上诉。
这次EFL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今年7月委员会认定公羊采用了不恰当的会计政策,对其处以罚款10万英镑,并责令其提供2016至2018年重述后的审计报告,以供EFL财政审核使用。

02

难产的财报

没想到这下捅了马蜂窝,上赛季末鲁尼治下的德比郡六连败俯冲降级区,靠着最后一场逼平确定已降级的谢周三,才以一分优势力压韦康比惊险保级。

如今既然公羊违规实锤,韦康方面自然觉得上赛季降级太冤。 可问题在于,先不说重述后德比郡前三年是否一定超过FFP亏损限额,等到财报出来,新赛季英冠早就开 了。 德比郡就这样成功苟在了英冠,韦康比吃了个大暗亏。

FIFA游戏最强壮的男人——韦康比的阿金芬瓦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没想到先来的罚分不是因为违反FFP。

英冠素来有「世界最难联赛」的称号,12个积分足以让一个中游球队铁定降级,在过去的两个赛季里,维冈竞技和谢菲尔德星期三分别因此惨遭人为降级。

对于夏天遭受转会禁令的公羊来说,一只脚已踏入英甲了。 此时如果再因为FFP多扣几分,那真的要像鲁尼发布会上说的,「我们可以提前备战下赛季的英甲了」。

更具黑色幽默色彩的是,德比郡至今仍未发布18/19赛季年报,根据工商部门规定已逾期15个月面临罚款。 原因也很简单,上面正在为摊销政策扯皮,员工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账。 相信这次裁定结果出来后,难产的18/19年报应该不远了…

德比郡财报公布逾期的标志十分明显

03

「好心」的老板

之所以要搞这么多「幺蛾子」,根子还在老板身上。

梅尔-莫里斯是土生土长的德比人,财富主要来源于早年经营的游戏公司King,开发了爆款游戏糖果传奇(Candy Crush),后将公司出售给暴雪赚得4.5亿英镑,目前以5.15亿的身家排名2020星期日泰晤士报英国富豪榜第268位。

65岁的梅尔-莫里斯

2014年,莫里斯收购球队22%的股份,一年后成为大股东。 本地商人接管球队,似乎是一段佳话的开始,莫里斯也的确曾为德比郡的升超事业鞠躬尽瘁。

15/16赛季公羊转会净投入高达3,100万英镑,列英冠各队之首,当时俱乐部总营业收入也不过2,300万。 花钱效果也相当显著,球队在此后的15/16和17/18赛季打入升超附加赛半决赛,18/19赛季更是在附加赛决赛大战阿斯顿维拉,可惜三次附加赛之旅均一球憾负。

「梭哈「升超是有代价的。 到17/18赛季,德比郡的薪资总额已经达到4,700万英镑,较14/15赛季的2,200万翻了一倍,工资占营收的比重也从101%上升到惊人的155%。若扣除出售球场的关联交易收益,2016至2018三年俱乐部合计税前亏损4,800万。

如果那场决赛赢了,一切都会不同

亏损如此严重,自然需要老板打开腰包。 截至2019年初,莫里斯通过各种形式为德比郡投入了2亿英镑,可谓花了血本儿,却没能换来球队的升级,最终为恶化的财政所累,再加上疫情的巨大影响,酿成恶果。

像这样「好心办坏事」的英冠老板有很多。 作为距离世界第一商业联赛最近的地方,英冠俱乐部备受各路资本青睐。 与收购英超俱乐部的成本相比,英冠球队要便宜得多,若加以投入成功升入英超,自然能赚得盆满钵满。

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工资普遍高于收入的联赛,俱乐部完全依赖股东输血,放眼足坛各主流联赛,畸形程度恐怕只有中超更胜。 哪怕EFL颁布厉政也挡不住英冠群体性「梭哈」,一旦升入英超,EFL时期的违规只能等降回EFL后再清算,待到那时管他洪水滔天?

德勤年度足球财务报告EFL三级联赛收入工资统计

作为137年历史的老字号、英格兰足球联赛创始成员之一,德比郡依托人口超过20万的中型城市一城一队,青训系统完善,基础设施一应俱全,即便老莫里斯无力经营,也应该对新投资者有吸引力。

然而混乱的经营让球队先失掉了主场,又因为借款抵押了训练场,如今出现财政违规前途未卜,老板转手球队的希望被蚕食殆尽。 去年曾传出有中东财团愿为球队支付1,000万英镑的股权对价,外加清偿5,500万的负债; 今年5月球队又和一位西班牙白手套传得有鼻子有眼,最后全都无疾而终。

没有人会愿意花费大几千万买一支没有球场和训练场、明年不知道在哪个级别的球队。

那样破产,是德比郡的最坏结局

被托管不是世界末日,若托管人对债务清偿事宜处理得当,并及时找到合适的下家,公羊不见得会走上伯里破产的旧路。 ,九个月后已成功被巴林商人收购,回归指日可待。

但即便未来德比郡转危为安,一切就能回归「岁月静好」了吗? 19/20的维冈、20/21的谢周三、21/22的德比郡,谁又会是混乱英冠的下一个牺牲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