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4300万个人捐款被街道办事处私自转走,烟台当事人常德出来发声了

subtitle
珊妹娱乐 2021-09-26 19:37

我叫常德,是烟台著名乡镇企业家常宗琳的长子,也是“4300万元个人捐款被街道转走,反遭起诉被逼捐2855万元”事件的当事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我与街道办关于“4300万余元善款被转走”所引发的纠纷始末

2009年,我父亲去世,根据遗嘱,我继承了烟台东润公司31%的股权。为了纪念父亲想成立“常宗琳基金会”,用于父亲生前所在的烟台市宁海街道办新牟里村村民的福利和慈善事业。

牟平区政府林林区长出现让我与宁海街道办事处签署了《协议书》,将我的股权所对应的收益转入我与街道办共同开设的银行共管账户A。未来“常宗琳基金会”成立之后,该款再转入我母亲姜宗美与街道办共同设立的共管账户B,由双方共同管理基金会。

2013年5月,东润公司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新潮实业”股票全部售出,并核算出与上述15.92%股权所对应的转让款数额42918342元,该款全部直接由东润公司转入了上述共管银行账户A。该账户同时预留了街道办的印鉴、我本人的私人印鉴,必须印鉴齐备款项方可动用。

后来,街道办并未按照约定设立“常宗琳基金会”,也未与我母亲姜宗美设立共管账户B 。2014年4月10日,在我完全不知情的状况下,街道办用一枚伪造的“常德”印鉴,将本息4300万余元全部转走,使该笔专项善款完全脱离了我的监控范围。

我知晓此事后,立即向街道办发函要求纠正,未获回复。2014年10月,我向烟台市中级法院起诉街道办,要求解除《协议书》,返还被转走的善款。

诉讼中,街道办让其工作人员孙永、新牟里村党委书记王可岳出庭,称转款之前口头征求了我母亲姜宗美的同意。但是,我母亲却表示从来没有同意过此事。最终,法院判决我败诉。

二、村委会继续起诉我逼捐2800万余元的纠纷始末

在上述“4300万”案件进行过程中,新牟里村委会起诉我。村委会声称4300万元太少,15.92%股权所对应的收益不止这个数,我还应当再向村委会捐28551448元。虽然我从来没有跟村委会签署过任何协议,也没有向村委会做出过任何捐献承诺,但烟台中院还是完全按照村委会单方提供的计算方法,判决我再向村委会捐献28551448元。

我立刻向山东高院提起上诉。 2017年12月21日,山东省高院突然发出了传票,要求在6天之后的12月27日开庭。当时我本人身在国外,无法赶回开庭。时近元旦休假,我的两名代理律师一名腰伤发作住院,无法出庭;另外一名律师早已购买往返机票与家人和孩子在外地,更加不可能短时间内返回开庭。在这种情况下,我向山东高院提交了《延期开庭申请书》,请求延期开庭。2017年12月27日,山东高院以我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为由,裁定按我撤回上诉处理。

村委会在该案后续的执行程序中,拍卖了我在烟台唯一的房产。执行法院出具《限制出境裁定》,要将作为美籍华人的我扣留在国内。侥幸的是,我此时已身在美国,虽未被扣留,却也因此再也无法回到国内与老母亲团聚。村委会以“拒不履行判决裁定罪”在公安部门立案通缉我。

我的初衷只是想成立一个基金会,做一件纪念父亲的善事,没想到不但因此使自己背上了几千万元的债务,现在更成为了一名被通缉的逃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