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在檀香山考驾照,夏威夷不相信眼泪

subtitle
共执桔梗枝 2021-09-26 16:04

#头条故事挑战赛#

78岁的刘师傅再婚。他是我考驾照的私人教练。他说如果我考到了驾照,他倒贴钱请我饮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到米国的第二年,真切地体验到不会开车寸步难行。米国是车轮上的国家,没有车几乎就是没有腿。

这里车是代步工具。不管你开劳斯莱斯还是开韩国的现代,都没有优越感。

檀香山的街头,走路的人大多数都是老年人,年轻人都是开着车逛街,上班和接送小孩。紧张的生活快节奏的日子,节约时间就是賺钱。

首先要拿到笔试的许可证。之前华人笔试考中文,轮着我去报名时,突然换成了英语。填表,交钱,预约考试日期,买了一本笔试的书。

虽然是英语写的开车规则,但开车常识中外都是一样。只要英语没有问题,笔试肯定通过。

有条规则让我印象很深刻,开车时只要听到警笛的声音,必须将自己的车停靠路边,让救护车和救火车先行。

后来的开车生涯里,我也见识了这一条,只要路上有警笛声,所有的车都要让路,往边靠。

幸运的是我一次就过了笔试。拿到了许可证后,我计划练车和预约路考。刚来檀香山时,我的英语发音就像说拼音,为了交流的顺畅,我准备找一个华人教练。

大家一致推荐刘师傅,我坚定选他更重要原因是学费1000美金,但是包考上,不论次数。考试的钱要自己交,考驾照只需要8美金,考10次也只80美金,我想不会这么惨吧。

与刘师傅约好Costco门口见。听他电话中的说话声音,他是广东人。

我早早就到Costco,坐在门口的休闲桌上等他,他说他会站在门口。

我左看右看,只有一个老头站在那里,其他人都是来来往往。难道刘师傅这么老了?我鼓足勇气走上去。

“你是刘师傅吗?”此刻我的内心已经千军万马飞过。他的脸就像干旱的田地,皱纹密布其中。“是啊,我们今天就可以开始。”

“我78岁了,早退休了。本不想再教车,可闲着也是闲着。你放心,我这辈子开车都没有出事,檀香山的司机几乎都是我的学生。”

刘师傅一边开车一边与我聊天,也许他看出来了我的担心。他外表老态龙钟,可是他坐在车里就生龙活虎了,车子与他的生命连在了一体。

几次下来,我的水平大大提高,他的教练车有二个刹车,好几次我忘记了那个是油门和刹车,吓得刘师傅大吼一声,紧急刹车。

练习停车时,必须学会三明治位,我学了50次,直到现在我都害怕将车停在三明治中间位。刘师傅经常默默摇头。

另一次练车有一个左转。“绿灯亮时,这里只能过四台车。”他提醒我。我们的车刚好排在第五,我不信,猛踩油门想冲过去,刚到跟前车还没有转,红灯就亮了。

不得不服老司机的忠告。

时间久了,刘师傅与我天南海北侃大山,一点都看不出他78岁的衰老模样。

“安妮,这栋楼的房子以前80000美金一房一厅,现在30万美金。我买了四套,我的收入都是教车来的。”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自豪表情,他的骄傲在他的声音里。

“我在Waikiki有五个铺面,都出租了,我自己住在Lilia的山顶的别墅,我想有一个儿子。听说很多人回内地娶老婆。”他坐在我的右边,喝着茶。

这个时代还这么重男轻女。听他的口气,他单身。按他的年龄,也没有什么奇怪,广东人特看重儿子。

我心里很是轻蔑他,78岁了难道还要上天?还能生啥儿子?

“刘师傅,我什么时候可以去路考?”练习了二个月,我自己觉得自己在路上已经畅通无阻了。

“再过一个月,不要浪费报名费,8美金也是钱。”他不紧不慢地说。

刘师傅真是乌鸦嘴。我连考了二次都失败了。第一次出去转了一圈,考官打发我回来了。绿灯亮起时,有单车冲过人行道,我着急地想开车越过去。

只要有人踏上人行道,哪怕绿灯,车必须让人先通过。

第二次我在换线时,没有回头看。在stop的地方,也没有在心里数够三秒就开车了。

我以为这么容易的事,居然二次都没有过,经历了无数次考试,这考车牌的失败令人沮丧万分。刘师傅一点没有难过。

更可气的是,几个没读什么书,刚移民来夏威夷,只能在中餐馆打工的朋友,考驾照一次就过。

他依旧缓缓地说:“有个人考了100次才考上。”我听了简直如雷轰顶,气得我差点流泪。

“每一次学生考上了,都请我饮茶,你如果考上了,我请你饮茶。”他坚决的告诉我。

我没有出声,发誓必须考上,我愿意掏钱请他饮茶。

有人告诉我男考官要松一些,怪不得我二次都是女考官,但我心里不认这个邪。

我的朋友安慰我:“用我的车练习,考试也用我的车。”经过三个月的苦练,我感觉自己开车水平突飞猛进。

第三次考试,已是半年后。老天开恩,是一个退休了再回来工作的男考官。我主动满脸堆笑示好。

男考官一视同仁,严肃的脸让我禁不住忧心仲仲。路上还算顺利,虽然扣了很多分,我刚好在合格范围内,拿着那张通过的单,我高兴的发狂。

这会刘师傅请我饮茶的希望落空了。

收到驾照那天,第一件事我自己开车去Costco购物。周末我将电话刘师傅,请他饮茶。

如果只有许可证,必须有驾照的人坐在我的旁边,我才能开车,以后我终于可以自由地开车遨游檀香山了。

我高兴地在Costco转悠,思忖等会就打电话通知刘师傅。

前面转弯处一个身影那么熟识。不就是刘师傅吗?旁边一个女的肚子大大的,一看就是孕妇。

我悄悄地推着购物车从旁边绕过去,忍不住回头偷看一眼那个女的,最多40岁,风韵犹存。

半年不见,人间已经改天换地。

倒是我与刘师傅都节约了一顿饮茶的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