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德国大选充满悬念,三名候选人谁将“接棒”?默克尔或迟迟无法退休

subtitle
红星新闻 2021-09-26 16:02

德国联邦议会选举9月26日拉开帷幕,将选出各政党议席并由此产生总理人选。分析人士认为,德国总理人选很可能在社会民主党(社民党)候选人肖尔茨与联盟党(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候选人拉舍特之间产生。

但由于德国社民党对联盟党的民调支持率只是小幅领先,以及40%的选民摇摆不定,让谁将成为默克尔接班人充满悬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9月25日,柏林街头,从左至右分别是绿党候选人贝尔伯克、社民党候选人肖尔茨、联盟党候选人拉舍特的竞选海报。图源:新华社

同时,由于社民党总理候选人奥拉夫·肖尔茨的支持率处于领先地位,德国富豪担心其成为总理后,将重新对富人征收财富税,导致德国百万富翁开始将资产转移到瑞士。

默克尔现献身助阵 “拉舍特必须成为总理”

据报道,在选战初期并不被看好的中左派社民党近几个月来支持率不断攀升,该党的肖尔茨作为总理候选人的民众喜爱程度也超出了竞争对手拉舍特和绿党的贝尔博克。

截至9月24日的民调显示,社民党目前的支持率约为25%,联盟党支持率为22%,紧追其后的是拥有近16%支持率的绿党,而自民党和选择党则均在11%上下。

有分析称,有可能会带领联盟党收获有史以来最差选举成绩的拉舍特,目前寄希望于保守派选民,期待能够通过阻止德国政治“向左转”的口号来为自己挣得组建政府的实力。

↑9月25日,联盟党候选人拉舍特举行竞选集会活动,默克尔助阵。图源:东方IC

即将卸任的现任总理默克尔此前都和选战活动保持一定距离,但是在自己党派支持率低迷的情况下,她也亲自出面为拉舍特助阵。

她在24日的活动上讲话指出:“为了让德国保持稳定,拉舍特必须成为总理,基民盟和基社盟必须成为最强大的政党力量。”

“这关乎你们的未来,你们孩子的未来以及你们父母的未来。”默克尔说。她盛赞拉舍特是一位“搭桥者”,将“塑造德国”迎接新的挑战。25日,默克尔又现身拉舍特家乡亚琛的竞选集会活动,为后者助阵。

现年60岁的拉舍特来自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他于1月16日当选基民盟主席。4月20日,拉舍特成为联盟党的总理候选人,成为今年德国大选的热门人物,一度被视为“默克尔接班人”。

↑今年7月中旬德国政要视察洪灾灾区时,拉舍特被德媒拍到在正在讲话的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身后谈笑。

但作为德国人口第一大州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长,拉舍特在新冠疫情和今年夏季水灾中的表现饱受诟病。

选民忠诚度消失 票投给谁摇摆不定

但外媒报道称,究竟谁将成为默克尔的继任者目前仍无法预测。

首先是,德国选民对自己政党的忠诚度让选举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尽管这次德国大选投票率已经达到创纪录水平,但一些民意调查显示,40%的选民尚未确定自己的一票将投给哪个党派。

几个月来,民调也一直是这样摇摆不定。最初绿党在民意调查中领先,然后是保守的联盟党,现在是肖尔茨领导的社民党领先,但他们都没有绝对领先的优势。

↑7月21日,默克尔在出席内阁会议前收到肖尔茨(右)为她准备的生日礼物鲜花。据悉,7月17日是默克尔的生日。图源:东方IC

在竞选总理的三名候选人中,最能激励选民的是肖尔茨。作为联邦政府副总理兼财政部长,他比他的保守派竞争对手拉舍特更容易被视为连续性候选人。但即使他获胜,他也很可能需要其他两个政党的支持才能组成联盟。

所以,媒体认为,即使26日晚投票结束后,出现了明显的赢家,德国人在一段时间内也不会知道他们未来的政府构成。此外,受新冠疫情影响,本次选举邮寄投票增加,最终统计结果或将在几周后出炉。

按照德国现行选举制度和政党格局,很难有某一党派能获得单独执政所需的绝对多数议席。因此选举结果揭晓后,得票率居前的政党会商讨组建执政联盟的可能性,并谈判总理人选、内阁人事安排、政策走向等议题。因此,从选举结束到新政府成立可能需要较长时间。

分析称,对于已经在默克尔领导下联合执政了三届的联盟党和社民党来说,继续组建“黑红”联合政府都不是首选。而根据目前各党派势力分摊相对平均的局面,执政联盟则会出现不同的“排列组合”可能性,包括“红黄绿”、“黑黄绿”、“红黑绿”、“黑红黄”等联合政府。

据新华社报道,上届联邦议会选举后,德国曾一度陷入漫长的组阁困境。当时默克尔直到次年3月,才在联邦议院投票中第四次当选总理。所以在新政府成立之前,默克尔可能一直无法退休。

担心新政府征收财产税 德国富豪大选前将资产转移至瑞士

另据外媒报道,银行家和税务律师表示,社民党领先的态势吓坏了德国的百万富翁们,开始将资产转移到瑞士。如果中左翼社会民主党联合极左翼绿党上台,重新征收财富水和收紧遗产税可能会被提上政治议程。

社民党希望重新征收财富税并增加遗产税,而绿党则计划对财富征收更重的税。税务律师表示,虽然双方都设想为高收入者提高所得税,但对资产征税会筹集更多资金。

↑9月25日,工作人员在德国首都柏林的德国社民党总部进行准备工作。图源:新华社

“对于超级富豪来说,这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一位在瑞士开展广泛业务的德国税务律师说,“创业家庭高度警惕。”

此举表明,尽管瑞士努力消除其作为亿万富翁避风港的形象,但仍有不少富人仍将瑞士视为一个有吸引力的财富存放地。

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显示,德国家庭和公司在瑞士银行的存款在2021年第一季度攀升了近50亿美元,达到375亿美元,这还不包括股票、债券或金融产品。

虽然无法获得最近的数据,但内部人士表示,资金流入仍在继续。一家主要与德国人打交道的瑞士大型银行的资深客户顾问表示:“与过去三个月一样,我预订的新资金数额高于平均水平。”

“无论德国选举结果如何,许多富人,尤其是企业家,担心德国会出现左倾局面,”财富管理公司LGT瑞士的欧洲负责人弗洛里安·杜塞伦说。

红星新闻记者 蒋伊晋

编辑 张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