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成都地名故事:大慈寺

subtitle
共执桔梗枝 2021-09-26 15:58

成都,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它那安逸舒适的气质,而与这一性格匹配的历史文化名胜,绝对非大慈寺莫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已经1600岁高龄的大慈寺,总给人一种沉静安详的感觉。在成都最繁华、最喧嚣的地带,能有这样一片清静之地以实属难得,本来身处热闹吵闹的太古里商业街,只一个转身便躲进了这里,烧上三炷香,点亮一盏许愿灯,远离门外的喧哗世界,让你心灵顿时便可以安静下来。

大慈寺又叫大圣慈寺,是成都最为著名的寺院之一。其兴建年代,传说可以早到魏晋,但据四川省地方史志资料介绍,是唐代天宝十五年(公元756年)建立的。“安史之乱”时,唐玄宗逃难至蜀中,听说成都和尚英干在街头施舍救济饥民,并为动乱的国家在佛前祈福,很受感动,特地召见了他,为他题写了“大圣慈寺”门额,并在那时唐城的东郊赐地一千亩,敕建“大圣慈寺”。

当时,著名禅师无相正在成都,玄宗对他极为礼敬,曾派人迎他入行宫供养。无相原是新罗国(今韩国)三太子,开元十六年(728年)到中国,后入蜀礼拜高僧处寂为师,处寂为他取号日“无相”,后来还把衣钵传授于他。他在蜀传法化行二十余干年,深吉受民众拥辉护。无煌相募劝大信众,捐葱钱捐物旁,修建大慈、净众、菩提等寺。唐玄宗命令高力士协助他们,百官、民众纷纷响应,大慈寺很快就建成了。大慈寺可以说是古代中韩两位高僧“合智”建成的。

唐玄宗又命无相为该寺“立规制”,成为起寺之祖。该寺中佛殿内画有他和高力士的画像。金、元代起,帝王的庶子亦称太子。成都民间纪念他是新罗三太子,便把大慈寺称为“太子寺”,世代相传。

唐宋时期,该寺极盛时,占地上千亩,建筑宏伟,气势恢宏,禅宗诸佛神将都各自有专门的殿堂,天王殿、弥勒殿、韦陀殿、大宏宝殿、药师殿、达摩殿、地藏殿、法堂殿、接引殿、普贤殿、批卢殿、观音殿、六祖殿、大势至殿、白云殿、文殊殿、慈云殿、那罗殿、500罗汉堂、藏经楼……是中国寺庙里佛殿最多、建筑精美绝伦的寺庙,琉璃简瓦,金碧辉煌,重檐斗拱,飞檐翘角,结构严谨,造型端庄。在96院殿堂的四壁,有壁画8524堵,其中佛陀画像1215幅,菩萨画像10488幅,罗汉画像1785幅,天王明王神将263幅,佛会、经变、变相158幅。除佛教画像外,还有唐僖宗及文武百官图,为画中精品。画圣吴道子入蜀采风,路经成都,朝拜大慈寺,感其寺庙规模宏伟,用了一个多月时间,成壁画10堵,成为该寺壁画中之极品。前蜀画家李升、后蜀黄荃、北宋文与可在大慈寺都留有佛像等壁画。大慈寺的壁画,驰名中国,数量最多,规模最大,集历朝历代名画家之大成,作品美不胜收。

而唐代其他著名寺院,都远不及此。历代名僧辈出,闻名遐迩,故又被称为“震旦(梵语指中国)第一丛林”,据传唐代名僧玄奘曾在这里受戒。

玄奘在成都大慈寺受戒的说法由来已久,唐代介绍玄奘法师生平的早期史料《大唐故三藏玄奘法师行状》和《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均记载:玄奘法师在唐武德元年(618)来成都,年二十有一(年满二十),即以武德五年(622)于成都受戒。但是他在成都哪座寺院受戒文中没有写明,给后世留下了一桩悬案。

(一)成都民间世代相传,玄奘在成都大慈寺受戒。

(二)成都近代有资料表明,玄奘在成都大慈寺受戒。如民国年间出版的《成都市指南》第185页“(二九)大慈寺”条载:大慈寺位于本市城东隅,建自隋朝。唐初玄奘法师行脚来蜀,即于该寺受戒。自元迄明,为该寺鼎盛时期。曾有七处开梆、九处过堂之誉。

(三)喜饶嘉措说玄奘在成都大慈寺受戒。1956年5月,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喜饶嘉措在成都考察时,向接待他的慈青法师问起大慈寺现状。喜饶嘉措说,唐玄奘法师在大慈寺受戒,希望政府对大慈寺加强保护。为此,四川省宗教事务处派出调查组,写出《关于唐玄奘法师在成都大慈寺受戒史实及大慈寺情况报告》,此报告对玄奘在大慈寺受戒问题未作明确结论。

(四)成都佛教界人士大多认为玄奘在大慈寺受戒。如现代成都佛教界的上层人士,四川省佛教协会会长、成都昭觉寺方丈、四川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慈青法师(1901—1978),成都文殊院方丈,后任四川省佛教协会会长的宽霖法师(1905—1999),四川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张净侯居士(1894—1981)和刘亚修居士等,均力主玄奘在成都大慈寺受戒。

五代时期王建攻占成都,自立为蜀王。他对大慈寺美名早已如雷贯耳,占领成都后慕名朝拜大圣慈寺,也借此机会一睹先朝皇帝僖宗御容。在唐僖宗聚会文武百官壁画前,却有两处用白粉覆盖,王建不解,询问住持贯休和尚,回答说被涂抹的两个人物一是陈太师,一是田军容,因二人违抗朝命,“拒命据城,拒歼王师,才涂抹的”。

王建要恢复壁画的完整性,遂教贯休方丈请人重画。王建第二次来朝拜大慈寺时,见已恢复陈太师、田军容的画像,十分高兴,遂对寺僧赐以黄金、锦帛。

在唐与五代时期,每年端午、七夕、中秋、新春,许多地方官员和文人学士都要到大慈寺来吟诗作赋,那场景也颇为壮观。

宋代在此学法,后声名远播日本的有慧远、西岩慧了、兰溪道隆禅师等。尤其是率徒东渡日本的道隆,深受嵯峨天皇敬重。他圆寂后,天皇敕赠“大觉禅师”号,成为日本有禅师谥号之第一人。至今在日本拥有大量信徒。

历史上,大慈寺曾拥有大量的中晚唐至宋代的名家壁画及雕塑艺术瑰宝,所有画像“皆一时绝艺”,是一座极其珍贵的艺术宝库。连书画颇有造诣的苏轼也赞誉“精妙冠世”,李之纯《大圣慈寺画记》称:“举天下之言唐画者,莫如大圣慈寺之盛。”日本汉学家川口久雄认为大慈寺壁画曾对敦煌和日本绘画影响很大。

“十二月市”

已有研究证实,进入唐代——特别是中唐以后,中国寺院已被逐步嵌入世俗社会生活之中,分身成为芸芸俗众的文化娱乐中心,不仅普遍兼有画苑、戏场、公园等多种功能,而且普遍成为士庶游冶、交友、消闲的场所。大慈寺地域广大,又是古代成都的游赏和商业中心,一年中很多节日,阖城官民都要游览大慈寺。

古时候成都每个月都有集市:一月灯市、二月花市、三月蚕市,直至十二月桃符市。这些集市大慈寺是出现比较多的地方之一。而从唐宋开始,大慈寺夜市也盛况空前。每年七夕,大慈寺的夜晚,人山人海,灯火辉煌,场面壮观。而到后来的东大街、盐市口的夜市也是由大慈寺延伸过来的。

明末,农民起义军将领张献忠进攻成都,守备弃城逃走,2万多大慈寺僧人中有许多武林高僧,率领和尚迎战张献忠,势均力敌。一场恶战,最后大慈寺和尚将张献忠的义军撵出成都。张献忠大败落荒逃走的地方,后来被命名为猛追湾。1644年,张献忠第二次攻占成都取得胜利,为报大慈寺和尚追杀之仇,放火将大慈寺烧了四天五夜,寺庙化为灰烬,所存珍宝碑石、书法也付之一炬。张献忠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权,即皇帝位,年号大顺。翌年,清兵入川,张献忠率部抵抗,最后因寡不敌众,在西充县凤凰山中箭身亡。

大慈寺被烧以后,住寺2万多僧人流离失所,寺内僧人便在附近找了一条小街暂为栖身之地,后来这条街取名叫和尚街。

大慈寺被焚以后,满目疮痍,上千株古柏、银杏、桂树、檀木没有了,市民失去了在城中拜佛、聚会、游览的地方。在张献忠死后,清朝统一中国。康熙年间,又重建大慈寺,其规模仅40亩,比唐代的规模小了25倍。

大慈寺被焚,仅剩下三尊铜像,一尊为药叉神将,一尊为药师佛像,另一尊为镇压海眼的阿弥陀佛像。传说成都地下是海,这一尊铜铸的阿弥陀佛像是用来镇海的,铜佛底座上还篆刻有“永镇蜀眼李冰”字样。据史书记载,佛教最早传入中国是在东汉时期。之前的成都太守李冰还不知道佛教是啥概念,铸阿弥陀佛像镇海眼根本就不存在,后人推崇李冰治水的精神,铸造铜佛镇海是感于李冰的才能,却又迷信化了。杜甫诗人在成都游览大慈寺时写到:“古来相传是海眼,苔藓蚀尽波涛痕。”七绝古诗中,还是用了“相传”这一不确定的词。成都曾经是是海,沧海变桑田。

这三尊古铜佛像的遭遇也令人伤感。20世纪20年代,币制改革,四川使用铜元,在东郊设铜元制造厂。川军第一师长李家钰打起了大慈寺三尊铜佛的主意,将药叉、药师佛铜像熔化后再铸成铜元,以充军饷,但他对阿弥陀佛铜像还是不敢轻举妄动。此尊铜佛重6吨,如熔化再铸成铜元,尚可抵挡数月军费,但李将军还是不敢犯众。大慈寺内昔日辉學不再,仅剩下孤零零一尊“镇海”的铜佛。当时成都怪杰刘师亮感慨万千,撰有一联:两眼瞪着天,准备今天淋暴雨;双手捏把汗,谨防它日化铜元。

千古沧桑,大慈寺屡毁屡建,占地大大缩减。现存殿堂已是清代初年所建。“十年动乱”更被毁坏一空,成了成都市民心中的遗憾。2004年4月8日大圣慈寺重新恢复开放,千古名刹重焕青春,为历史文化名城增添了光彩。

我们现在看到的大慈寺为清代重修而成,其中进门时看到的“古大圣慈寺”石匾历史悠久,刻于光绪六年,为大慈寺一宝。现在看到的殿堂为三洲感应的韦陀护法,两侧布置了一排卡通版的十二生肖,比较有趣。

现在的大慈寺规模也很大,其中院落内耸立着两座高达的石碑,石碑底台造型及雕刻精美,石台分为三部分,一部分为底基,中间为一圈狮子石雕,上部分为狮子高高托起的莲花台。

正法眼藏,指禅宗新印,佛的心眼彻见正法,名正法眼,深广而万德含藏。在殿堂内供奉的是娑婆三圣,其中中间为释迦牟尼佛,两侧为地藏王菩萨和观世音菩萨,娑婆指的是娑婆世界,也就是现在我们说的大千世界,很多人会在此许愿,祈求烦恼苦难远离自身。

再往前走来到大雄宝殿,大雄宝殿始建于同治七年,也就是公元1868年,为大慈寺方丈自信法师所建,当时被称为觉皇殿。其中觉皇指的是释迦牟尼佛,很多人可能好奇为什么叫大雄宝殿,其实“大雄”二字是佛的德号,大有包罗万象之意,雄则为震慑群魔鬼怪的意思。

自信法师建成大雄宝殿的五年后,也就是公元1873年4月8日,那天正是释迦摩尼佛诞生日,藏经楼建成。藏经楼是一座两层建筑,飞檐翘角,气势宏伟,一层为说法堂,二层为三藏全经,前面提到的字画文物及精美绝伦的壁画皆珍藏珍藏于此,为大慈寺增添了许多艺术光彩。

大慈寺

后面为蜀都大道大慈寺路,

红色的砖墙与不远处的高楼大厦行程了鲜明对比。

难怪有人评价说:世俗如此之近,又如此之远。

这大概就是“大隐隐于世”的境界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