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惊悚荒楼「民间故事」

subtitle
共执桔梗枝 2021-09-26 15:5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明朝中期,山东一地有个荒凉的院落,院子里有个爬满藤蔓的荒楼。此楼从外表看起来与其他建筑没什么两样,可走到附近就会觉得寒气扑面而来,犹如秋霜寒露一般。院中有两个坟墓,墓碑上面的字迹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已模糊不清。

有段时间,附近的不少百姓都听见楼内传来奇怪的声音,这声音阴森恐怖,有胆子大的人翻过院子想一探究竟,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没过多久怪事发生了,但凡进过这个院子里的人全都遭遇飞来横祸,这其中有人在田间干活,突然有个巨石过来砸伤了腿。也有人生了怪病,从此就卧床不起......从那以后,这个地方就更加恐怖,无人再敢进去。

此事不久以后,传到新来知县郭勇那里,他听到此事觉得十分不解,便亲自到了此地决定解开这其中的秘密。郭勇有个幕僚名叫徐英,此人才思敏捷做事小心谨慎,在此地生活多年。当郭勇将这个想法告诉幕僚徐英之时,徐英惊慌失措的说:“望大人三思,此地乃极阴之地,但凡去了那里的人皆遭遇不测,依我看此事是万万不可啊。”

徐英见多识广,竟也惧怕鬼神之说,可见当地百姓对此都深信不疑。郭勇见徐英极力阻止,问他说道:“依你看来,那地闹鬼的原因是什么?”

“属下不敢说一定是鬼神作祟,但为了大人的安危还是小心为妙。”接着徐英将关于这个荒楼的传说都告诉了他:百年前,这个楼的主人曾以盗墓为生,偷偷挖了诸多古墓,家中价值不菲的财宝不计其数。此人既然做了盗墓这个行当,想必是有一定的手段才能无往不利。可他千算万算,最终被同行所害,抢了他全部的财宝,在他临死之前,曾发了毒咒,凡是进他家的人都要遭遇不测,并将坟墓修在院落之中,长久的阻止闯入此地之人。而事实证明他的诅咒的确害了不少人,很多人曾冒险到这里想看看还有没有宝物,皆遇到灾祸,这确实是个怪事!

郭勇沉思一阵,又说道:“可此地阴气太重,长期以往定害人不浅,我还是决定去看一下,安抚当地百姓。”

郭勇说完,徐英忧心忡忡地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您一定要多带几个人,属下一定尽心尽力,护您周全。”

郭勇说走便走,带领一群人来到了这个荒凉之地,徐英紧跟着他,恐慌之色溢于言表。郭勇却异常镇定,围着这个荒楼左右认真观察一番,这座古楼除了荒凉破败之外倒也看不出可疑之处。接着郭勇便打开门要进荒楼准备进入荒楼内部查看一番,徐英阻止了他:“此地甚是荒凉,阴风阵阵,倒不如我先进去查看一番,若是有什么可疑或者危险我便大喊,到时候大人带人来救我如何?”

“我怎么能让你独自面临这等危险?再说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之下,就算碰见有什么诡异之物也没什么好怕的。还是让我去吧,你们都在我身后。要是真有什么危险,让我挡在前面,你们立即后退确保自身安全。”郭勇说完便不顾徐英反对,自己打开破败不堪的木门走了进去。

“此处果然有妖物作祟!”郭勇看着徐英说道。

这时候有衙役大叫一声,郭勇顺着叫声望去,只看到墙上挂了一副精美无比的仕女图,此图画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那双眼睛勾人心魄,头发乌黑靓丽,简直美的不可方物。徐英惊慌的问道:“此处有这种画作,看起来很诡异。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郭勇看了看众人,又小心翼翼地走到画跟前,立即后退几步说道:“此物在这里确实不对劲,咱们先不要动,将画留在这里。待我回去认真查探一番再做决定。”

徐英点点头说道:“大人说得对,若是此物是被诅咒之物,可能擅自动这个东西会招致灾祸。”

接着几人便小心翼翼地从这里走了出去。夜里郭勇一夜未眠,思考荒楼的怪异之处,第二天有几个随他前去荒楼的衙役说做了一夜的怪梦,梦见荒楼里有厉鬼出现。郭勇愁容满面,问徐英说道:“你怎么看?”

徐英皱着眉头,面带惊慌的说:“我梦见那画里之人突然出现在我跟前,她将双手举到自己脖子上,猛然抬手间将自己的头拧下来递给了我。当时我被吓得喊出声来,此后就再也不敢睡着了,今日觉得疲惫不堪。”众人听闻,皆吓得面如土色。

郭勇看到他满脸疲惫,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莫怕莫怕,那也只是梦境而已,心里恐慌导致梦到可怕之事并不奇怪。今日我们再去打探一番,若是真有鬼怪作祟,便要找些和尚道士来此做法驱鬼。”

徐英点点头说:“可是那诅咒极其可怕,能驱走厉鬼最好,怕就怕没有那么容易啊。”

郭勇没有多说什么,又带着众人来到了荒楼。此处一切都如昨天一模一样,阴森诡异之气弥漫这里的每一寸角落。郭勇仍旧像昨日那样,小心翼翼地观察每一处的变化,接着他们又来到二楼。这时又有人大叫一声,就如同丢魂一般,吓得立在那里不敢乱动。

郭勇也愣住了,他顺着别人眼睛看的方向,发现昨天的那幅画恐怖至极。昨日是一个靓丽无比的女子,今日的画面却变成一具无头女尸,那恐怖至极的画面让人不敢细看。郭勇一时也说不出话来,立即带人惊慌失措的从荒楼快步赶到县衙。

“此处果然有妖物作祟!”郭勇看着徐英说道。

“是的!”徐英惊魂未定的说:“昨日画面那女子身姿曼妙,倾国倾城,今日那画面却是鲜血淋漓,血迹都未干,恐怖至极,事实俱在,怕是得道高僧也无法驱走恶鬼啊。”

郭勇盯着徐英,眼睛都不眨,愣了半天突然让两名衙役压住徐英的胳膊,让他跪倒在地,徐英不解地问:“大人此举是为何?”

“冤枉啊!”徐英大喊道:“凡事都要讲证据,大人不能凭空诬我清白。”

“我早就怀疑你了,此举是为了确定在背后装神弄鬼的人到底是不是你而已。”接着郭勇解释说:“昨日你可知我为什么说走便走?那就是让你猝不及防,不给你任何准备的机会,看到了昨日的场景。回去之后,我料到你会装神弄鬼来吓别人,果然不出所料你用朱砂画了一幅恐怖至极的画,那颜料都未干,你却说血迹未干,可谓是用心良苦。”

“大人为何一定说是我,我真的冤枉,什么都没干啊。”徐英痛哭流涕的辩解。

郭勇不紧不慢的说:“你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身为幕僚,敛财无数,为了掩人耳目就将财宝藏在荒楼之中,又怕被人发现,所有就装神弄鬼演了这么多戏。凡是前去打探的人,都被你恶意报复,你在山上滚巨石砸伤他们,投毒让他们生病卧床不起,让人怀疑是诅咒。实际上呢?这全是你编的,利用荒楼的恐怖编造谣言达成自己的目的。那幅画本是名画,你藏在二楼以为不会被发现,不成想被发现之后你便将计就计,制造恐怖场面,殊不知这等拙劣的手段反倒是暴露了你。”

“你什么时候怀疑我的?”徐英见隐瞒不住,也不再求情和演戏,而是擦干眼泪直截了当地问郭勇。

“我早就发现你两面三刀,心口不一了,在去荒楼之时,你面带惊慌,并非对荒楼恐惧,而是怕真相泄露。当我进荒楼的一楼之时,发现此地甚是整洁,一眼就看出这里有人来过,二楼虽然灰尘遍地,但也有模糊的脚印痕迹,你却将这一切都向鬼怪之事上引导,其心可诛啊!”

徐英哭天喊地,可是他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事实俱在,他不得不承认这一切罪行。他的下半生只能在深牢里度过了!他觉得自己所作所为都足够隐蔽,神不知鬼不觉。哪成想还是露出马脚,这大概是他这种人的宿命吧。

关注我,明天故事更精彩!

本故事为纯原创民间故事,寓教于乐,旨在丰富读者业余文化生活,所有情节根据民间口述整理而成。纯文学作品,借古喻今、明道讲理,勿与封建迷信对号入座!抄袭、侵权必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