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宋代奇案:男子害好友,强占其有孕妻子,王婆相助包公,将他正法

subtitle
共执桔梗枝 2021-09-26 15:47

北宋仁宗宝元二年(1039年),河南汝宁府上蔡县有个巨富缙绅名叫金彥龙,娶妻周氏,夫妇俩已年过六旬,膝下只有一子,取名金本荣,一家人靠着经营当铺为生,获利非常丰厚,衣食无忧。

金本荣二十五岁时,金彥龙夫妇左挑右选,帮儿子娶了县里一户书香门第人家的女儿江玉梅为妻。玉梅年仅二十岁,不仅长得姿容美丽,而且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有一天,金本荣偶然出门,在县里的街市上闲逛,竟然撞见了一位算命先生。他本来就敬奉道家学说,又一心向道,便上前去算了一命,却被告知他百日之内将会有血光之灾。

金本荣听了大惊失色,急忙向算命先生寻求解脱的方法。算命先生见他对此深信不疑,便告诉他说只有远离家门,出去躲避一百天,才能化解这场灾祸。

金本荣听后,闷闷不乐,也无心闲逛,便回到了家中,把算命先生说的话向父母妻子一一说明。

金彥龙见儿子有难,愁眉不展,便对他说道:“你有个堂兄金本立在河南洛阳县经营生意,不如你前去洛阳避一避,顺便在那里做些生意。”说罢,就将一对玉连环和一百颗珍珠交给了儿子,让他拿到洛阳县去变卖,并告诉他这可以得到十万贯的本钱,再去跟堂兄做些生意。

金本荣听了父亲的话,大喜过望,当即便要收拾行李出发。这时,江玉梅已经怀有身孕,又不放心丈夫独自前往,便对公婆说道:“相公在家时,终日喜欢饮酒,这次又带了这么多的宝贝远走他乡,实在让人不放心。如今正是太平盛世,不如就让媳妇跟他一起同去,也好有个照应,不知公公婆婆能否应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金彥龙见儿媳如此通情达理,哪有不同意的道理,急忙说道:“我正担心他好酒误事,媳妇能够同去,那就最好不过了。你们切记过了一百天就要立刻归来,不要让我们在家里担心。”说罢,便送儿子儿媳启程,前往洛阳。

谁知,金本荣夫妇两人一去半年,音讯全无。后来,金彥龙又从洛阳县回来的好友口中打听,得知儿子儿媳根本就没有去过堂兄金本立处。

金彥龙知道这个消息,心急如焚,急忙回家和妻子周氏商量,决定先将当铺托付给心腹之人打理,又关门闭户,一起收拾好金银钱财,向着洛阳出发,一路打听着儿子儿媳的下落。

这一天,金彥龙夫妇来到了洛阳县附近的一处山上,看到这里有一座山神庙,便想着进去占卜一下吉凶。谁知刚一走进庙门,竟然一头撞见了儿媳江玉梅。

金彥龙夫妇两人一见儿媳,大喜过望,急忙向她问儿子金本荣的下落。江玉梅听罢,顿时泪如泉涌,赶紧将发生的事情向公公婆婆说了一遍。

原来,金本荣带着妻子江玉梅,辞别了父母,又带了财物,一路并肩相随,一边欣赏沿途的春色美景,一边向着洛阳前进。

有一天,天色将晚,两人便到了一处客栈投宿,又在楼下要了一桌酒菜,吃喝起来。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道士,径直走到金本荣夫妇的桌前坐下,看了看他们道:“小道自远方而来,能否在此化一顿斋饭呢?”

金本荣平生最敬奉道家玄帝,哪有不愿意之理?当即便慷慨应允,说道:“我正求之不得,请先生与我一起共饮。”于是,又请道士坐了上座。

道士喝了一杯酒,又问他道:“金本荣,你们夫妇两人要去哪里呢?”金本荣大吃一惊,慌忙应道:“先生,你我素不相识,怎么会知道我的姓名呢?”

道士高深莫测地笑了笑道:“贫道曾得到高人指点,自然知道这些。只是你们夫妇两人气色不佳,很快便会大祸临头,一定要小心谨慎才行。”

金本荣听罢,急忙向他敬酒,又向他求教化解之道。道士见状,便从怀里取出两颗丹药,让他们两人各服一粒,又叮嘱金本荣,让他一定要收好随身的财物,万一有难,叫他前往洛阳县附近的深山中去寻找雪涧师父。说完,便告辞而去。

金本荣和江玉梅听了道士的话,也一时失去了游兴,便急匆匆地赶往洛阳县。到了县郊,突然看到前面有大批的百姓四处逃难,上前一打听,得知西夏正准备大举侵宋,洛阳县早已人心惶惶,还告诫他们不可以再前进,否则将会性命难保。

金本荣听后,焦急万分,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件事,便跟妻子江玉梅商议道:“我曾经结交了一个朋友,名叫李中立。前些年,他来上蔡县做生意,我不仅有恩于他,还和他结为了好友。他现居住在开封府汜水县,此地离这里不远,不如我们前去投奔他。”此时,江玉梅也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便只好答应了。

于是,两人又转向汜水县前进,一路问清了路径,就来到了李中立的家门前。李中立听闻好友和恩人金本荣到访,当即出来迎接,又把他们安排在上房居住。

晚上,李中立专门设宴为金本荣夫妇接风洗尘。席间,金本荣喝了几杯酒,便把算命先生要他外出避祸之事跟李中立一一道明,还对他说道:“这次我奉了父亲之命带了珍珠一百颗,玉连环一对前往洛阳做生意,刚好听闻西夏犯境,只得前来打扰兄弟。今天见到兄弟如此深情厚谊,实在是不胜感激。”

李中立听了他的话,心中一动,脸上却不动声色,又见江玉梅生得国色天香,不由得起了歪心,顿时生了一计,便对金本荣说道:“洛阳与我这里同属东京治下,一旦西夏犯境,洛阳如果有危险,我这里也可能不保。不过我在这里还有一处庄园,里面有个地窖,到时候我们可以在里面躲避,一定会平安无事。”说罢,又频频向他敬酒。

金本荣听了这些,不禁大喜过望,当场喝得酩酊大醉。李中立见状,急忙派人将他送到房中休息,又命管家李四去把邻居王婆请来,让她服侍伺候嫂子江玉梅。

过了几天,李中立偷偷把李四喊来,对他说道:“我当年去上蔡县做生意时,被金本荣设计把我的本钱全部骗光了,今天他恰好来到我家,带了珍珠一百颗,玉连环一对,价值不下十万贯。你如果帮我报了这个冤仇,将金本荣引诱到无人处杀死,夺了他的财宝,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地善待你,让你一辈子衣食无忧。”李四听罢大喜,立即答应了他。

第二天,李中立把金本荣请来大堂,对他说道:“兄长,我上次说有一个地窖,在别处庄园,不如今日就让李四陪你一同前去看看怎么样呢?”金本荣不知是计,当即应允,便带着财物跟他一起前往,谁知却一去不复返。

晚上,李中立吩咐家人在后堂置办了一桌酒席,单独请来了江玉梅,与她一起喝酒叙情。

到了初更,江玉梅见天色已晚,丈夫仍未回来,便问李中立道:“叔叔让我相公去看庄园,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见他回来呢?”李中立见她说话细声细语,已经有些把持不住,便开门见山地对她说道:“嫂子长得国色天香,我家中也不缺钱财,不如我们结为夫妇,共享人生快乐如何?何必要去挂念什么丈夫呢?”

江玉梅一听,大惊失色,随后正色道:“我相公如今还在,叔叔怎么能说出这种猪狗不如、不知羞耻的话来呢?”说罢,转身就要离开。

李中立见状,急忙走上前去,抱住她就要求欢,江玉梅大怒,赶紧将他推开道:“自古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如果你真想要娶我,就让我相公前来跟我说,不然我宁死也不会受辱!”

李中立见她性格刚烈,便笑着说道:“实话跟你说了吧,你丈夫已经被我杀死了,如果不信,我就让你看看几样东西,让你死了这条心!”于是,便让李四将一把钢刀和一个包袱拿了过来。

李中立指着这些东西对江玉梅说道;“嫂子请看,这把钢刀和头巾上面有血,珍珠和玉连环也在我的手中,可见你丈夫金本荣早已见了阎王,你如果不肯顺从于我,也将难逃一死,你自己看着办吧!”

江玉梅一见丈夫的头巾和宝物,知道他已经凶多吉少,一下子哭倒在地。李中立急忙上前抱住她说道:“嫂子不必伤心,既然你丈夫已死,你就跟我结成夫妇,我也会厚待于你,你又何必如此痴迷不悟呢?”说罢,情不自禁,又想要跟她求欢。

江玉梅见此情形,心想道:这个恶贼已经杀了相公,又想逼我为妻,我如果不答应,必然性命不保,相公也将从此绝后了。于是,她便对李中立说道:“我已经怀孕半年,你要是真的想娶我为妻,能否等我生下了孩子再说。你若是不答应,我宁愿今天就死在你的刀下。”

李中立思忖半天,觉得江玉梅也不可能逃跑,便答应了她的要求,又暗中对王婆说道:“你跟这个小娘子到山中山神庙附近我的一处空屋里居住,等她生下小孩,无论男女,把他随便扔掉。等到满月后,立即前来向我报告。”王婆听后,连连点头,就把江玉梅带走了。

过了几个月,江玉梅果然生下了一个儿子,王婆见状,便对她说道:“小娘子,请你不要怪我,我只好把这孩子丢进河里去了,不然被李善人知道,我就性命难保了!”说着就要上前去抱走孩子。

江玉梅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再三求她道:“婆婆,请你怜悯怜悯这个孩子,他未出生就失去了父亲,让他满月以后,你再去把他丢了吧!”王婆见她可怜,也于心不忍,便答应了她。

等到孩子快满月时,江玉梅就给儿子取名叫做金胜祖,又写下祖籍和生辰八字,跟王婆一起偷偷地把他抱到了山神庙中,放在了金刚座下,希望有人看到可以捡去抚养,谁知刚一出门,竟然遇到了公公婆婆。

金彥龙夫妇俩听了儿媳的诉说,心痛不已,便带了儿媳和孙子前去开封府包公座前控告。谁知,又刚好遇到了金本荣也来这里告状,一家人再次相见,恍如隔世一般。

原来,李四当日奉命带着金本荣前去看庄园,到了僻静处后,李四拔出钢刀,对金本荣说道:“李善人说你曾经在上蔡县设计赖了他的本钱,所以让我来这里杀你,你可不要怪我!”

金本荣一听,吓得魂飞魄散,赶紧跪在地上把事情的真相一一道来,说自己非但没有赖李中立什么本钱,反而鼎力相助,对他有恩,两人还结为了兄弟,再三恳求李四能饶他一命。

李四见状,于心不忍,便对他说道:“我也不想杀你,只是主人之命难违,我也没有办法。”说罢就要动手。

金本荣急忙阻止了他,对他说道:“我有财宝在身上,你可以拿回去复命,只请求可以放我一条生路。”说完,就把装有一百颗珍珠和一对玉连环的包袱交给了他。

李四得了财宝,叹息着说道:“我曾听人说,图人财者不害其命,否则会天理不容。如今我已经得了你的财物,却还要你的头巾为证,不然我回去之后也无法交差。我放了你后,你要赶紧远离这里,不要连累于我!”金本荣听罢,便取下了头巾,又咬破了舌头,将鲜血吐在钢刀和头巾上,交给了李四。李四便带着这些回去告诉李中立,谎称已经杀死了金本荣。

金本荣离开汜水县后,本来想回到上蔡县家中再做计较,却身无分文,一时想起了道士的话来,便到了深山里,寻找到雪涧师父,在观里修行。

这一天,雪涧师父对金本荣说道:“你的家眷都来到了开封府告状,你现在可以下山,前去与他们相聚了。”于是,他便辞别雪涧师父,径直前往开封府,正好遇到了父母妻儿。

包公听闻这件事,当即升堂问案,在听了金彥龙一家的供词后,立即派人将李中立拘来公堂审讯。这时,李四和王婆又前来相助包公,出面作证。李中立见状,再也不敢隐瞒,只得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至此,这桩恩将仇报、劫财霸妻的奇案终于真相大白。包公命人先将李中立重打了五十大板,又判了他的斩刑,还将他的家产一分为二,一半分给了李四,一半给了王婆,又追回金本荣的一百颗珍珠和一对玉连环,物归原主后,让他们一家人回到上蔡县去了。

这个故事告诫人们,出门在外,一定要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金本荣交友不慎,又不小心谨慎,以致于让李中立见钱眼开,见色忘义,欲置他于死地,又想逼着怀孕的江玉梅为妻,实在是天理不容。幸亏有李四、王婆两人不肯与他同流合污,出面相助作证,最后包公将他绳之以法,实在是大快人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