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宋代奇案:丈夫忌日,寡妇咬舌自尽,道士和小叔,到底谁是真凶?

subtitle
共执桔梗枝 2021-09-26 15:4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北宋仁宗年间(1022-1063年),京兆府蓝田县出了一件怪案: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寡妇在丈夫周年忌日的第二天早上,嚼舌吐血自尽,死在了阁楼上。

这位寡妇名叫蒋淑贞,是蓝田县巨富缙绅乜崇贵第三子乜克忠的遗孀。乜崇贵一生经商,积下了巨额财富,娶妻汤氏,生下了四个儿子,分别取名为克孝、克悌、克忠和克信。

四个儿子长大后,长子克孝帮乜崇贵主持家事;次子克悌在外经商;三子克忠才华横溢,早已进学为生员,只等来年科场高中,光耀门楣;只有幼子克信刚满十八岁,由克忠在家里教他读书,两人之间也最为友爱。

这一年,乜克忠迎娶了一位美娇娘,就是蒋淑贞。两人新婚燕尔,夫妻自然十分恩爱。谁知,在当年的乡试里,克忠却不幸名落孙山,以致郁郁寡欢,最后竟然卧床不起。

幼弟克信非常关心兄长的病情,经常去克忠的房中看望、照顾,当他看见嫂子淑贞长得非常漂亮,便怀疑哥哥的病情另有原因,于是就劝他搬到书房,来跟自己一起住,不仅便于自己来照顾他,让他静养身心,还能一起钻研学问,以求来日再赴考场,得以高中。

谁知,嫂子淑贞却心疼丈夫,不忍心让他离开自己,便对小叔克信说道:“相公久病在床,不好将他移来移去,况且在书房里只有你们兄弟两人,又没人服侍,倒不如让他留在内室里,我也好时时刻刻照顾他。”克信听了嫂子的话,也不好勉强,只得悻悻地叹息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这时,刚好有人来探视克忠的病情,见他形同枯槁,都说他是因为科举失利,苦学伤神造成的。谁知,克信听到后却冷笑一声,似乎有所指地说道:“我家三哥的病情,想必不是因为苦读诗书而造成的。”说罢,双眼含泪,还故意瞪了嫂子淑贞一眼。

众人听了克信的话,无不觉得尴尬,连忙离开了乜府。没过几天,克忠的病情日渐沉重,郎中也束手无策,他自知命不长久,便让妻子淑贞赶紧去把幼弟克信请来。

克信见嫂子匆匆来喊自己,心中愤恨,大怒着说道:“前几天你不听我的话,让三哥搬到书房,今天又来找我做什么?”淑贞满脸通红,就将克忠病危的情况告诉了他。

克信大惊失色,急忙跑到克忠的床前,见他已经油尽灯枯,不由得抱头痛哭。克忠见幼弟如此伤心,也含着眼泪,勉强起身对他说道:“我已经不行了,你一定要好好读书,高中科举,以实现我平生的愿望。你嫂子是个好女子,你以后也要好好善待她,千万别忘了我对你的嘱托。”说完,便气绝身亡。

克忠死后,克信谨记哥哥的嘱咐,对嫂子再也没有出言伤害,只是也不再去见她了。而淑贞见丈夫已死,痛不欲生,天天以泪洗面,哭泣不止,甚至几天都水米不进。

淑贞的父亲蒋光国见状,跟妻子、女儿公婆和妯娌们一起前去劝她,让她好好保重身体。时间一长,淑贞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了下来,慢慢地恢复了正常的生活。然而,她却从此不施脂粉,不戴珠钗,发誓要一辈子为丈夫克忠守节。

一年后,转眼就到了乜克忠的一周年忌日,淑贞便委托父亲蒋光国安排礼仪,来祭祀丈夫,以寄托自己的哀思。当时,蒋光国的侄子蒋嘉言是城北紫云观里的主持,他便派了同在观中出家的蒋大亨、蒋时化和严华元一起去承办法事。

克信见嫂子家中要办这种法事,便去对蒋光国说道:“我家兄长已逝,再办这种法事,其实也没有什么用。”蒋光国听了非常不满,进内室对女儿说道:“你请人祭奠丈夫本是一片好心,其他叔叔也没有什么异议,为何小叔子却如此不喜欢呢?”

淑贞见父亲这样问,便说道:“当日相公病重时,幼叔要将他移到书房,我没有同意,后来,相公病故,他便心存芥蒂,一直怪罪于我,到现在一年,都没有与我相见。其中的具体缘由,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蒋光国听罢,心里便开始怨恨克信。

不久,克忠的祭祀完毕,蒋嘉言亲自出观前来,带着众道士追荐亡魂。这时,蒋光国对淑贞说道:“这些道士都是我们的本家子侄,没有什么可以避讳的,你也可以到灵前来亲自祭拜丈夫。”淑贞听了觉得有理,便来到灵前放声痛哭,悲伤至极。

第二天一早,淑贞的婢女菊香提着热水进了内室,准备服侍主母起床梳洗,却发现淑贞并不在房内,于是便到处寻找,最后登上了阁楼,竟然看到主母口吐鲜血,死在了一张毡褥上。

菊香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去通知克孝和克信两兄弟,说淑贞死在了阁楼上。两人大惊失色,急忙登上阁楼去看,发现她果然已经死去多时,便命人将她抬下阁楼,收殓入棺。

这时,蒋光国刚好住在客房,听说女儿咬舌自尽,恨恨地说道:“我女儿一定是克信这个恶贼害死的。”又听说包公当时正在巡行天下,刚好到了蓝田县,便请人写了状子,控告克信见嫂子淑贞貌美,生了坏心,对她无礼,以致她咬舌自尽。

包公接了蒋光国的状子,当即派衙役去将乜克信拘来公堂讯问,谁知衙役回报,说克信因为听说蒋光国前来状告自己对寡嫂无礼,气得吐血数升,当场身亡。

包公听罢,大为惊奇,又连忙派人前去查验,却得知乜克信又醒转了过来,又见他身体虚弱,便准许他第二天上堂来受审。

第二天,乜克信上得堂来,向包公申辩道:“我家嫂子枉死,我也痛心疾首,只是她并不是因我无礼而死,而是道士严华元所为,现有一封礼银在婢女菊香手上,可以作为凭证。”

包公听了他的供词,非常惊异,笑着问他道:“这些事情,你又是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的呢?”克信答道:“我昨日吐血数升而亡,到了阴间,遇到了三哥克忠,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这时,蒋光国说道:“严道人在家中只做了一天的法事,如何能进入到我女儿的房中,又逼她上了阁楼,将她害死?况且在法事完毕后,我们亲眼看到他走出了府门,回了紫云观,可见乜克信说的全是假话。”

包公听罢两人的供词,勃然大怒,对着克信大喝一声道:“你这些都是鬼话,怎么能够让人信服呢?”便让人将他重打了三十大板。

克信痛得大叫,哭喊着叫道:“老爷,这是我亡兄亲口跟我说的,我怎么敢欺骗于你呢?”可是,包公依然不信,大骂道:“如果真的有什么神灵,怎么不来向我报告呢?”说完,又要对他用刑。

谁知,就在这时候,包公突然觉得有些困倦,便伏在公案上睡着了。在梦中,果然见到已死去的生员乜克忠前来哭诉,说妻子淑贞确是恶道严华元所害,有一锭礼银是证物,被婢女菊香私藏了起来,一审便可查出实情。

克忠说完后,便隐隐而退。包公却突然从梦中惊醒了过来,对克信说道:“你说得果然都是实情,我一定会为你昭雪冤屈。”于是,他便命人将婢女菊香拘来公堂,对她施以拶指,追问她礼银的下落。

菊香受刑不过,急忙招供道:“我在发现主母时,见她身上有一封礼银,一时起了贪心,便私自藏了起来。”包公让人取来一看,果然是一封礼银,又查阅了淑贞当日的账簿,仔细对照,发现跟上面记载的有一封礼银加赐给道士严华元完全吻合。于是,包公立即命人前往紫云观,将严华元拘来公堂审问。

到了公堂后,严华元大声喊冤,包公命衙役对他用刑,才只上了夹棍,严华元就承受不住,便一五一十地交待了自己的罪行。

原来,严华元在做法事时,遇上蒋光国让女儿淑贞出来祭拜丈夫,见到她的美貌后,顿时便生下了坏心。

法事完毕后,蒋光国对淑贞说道:“蒋嘉言、蒋大亨和蒋时化都是我们自己家中的子侄,只给一封礼银也不碍事,只有严华元是外姓,可以再加赐一封礼银给他。”淑贞听了,也觉得有理,便去房中另取了一封礼银赐给了严华元。

严华元见淑贞对自己如此另眼相待,更是受宠若惊。等到出府以后,又偷偷地潜了进来,躲在淑贞内室的阁楼上。

半夜时分,等到婢女菊香离开后,严华元在阁楼上假装老鼠在啃食东西。淑贞听见后,便举着烛火上来查看,严华元趁机把她迷晕,一直到了天快亮时,才出门逃之夭夭。谁知却将淑贞加赐的一封礼银遗落在了她的身上。

这时,淑贞慢慢地苏醒了过来,见到自己已经失了名节,一时想不开,便嚼碎舌头吐血而死。

至此,这桩因恶道对守节妇人无礼引发的奇案终于真相大白。严华元以恶毒的手段对待淑贞,使她自尽而亡,被包公依律判了斩立决,押赴闹市口斩首示众;蒋光国挟私诬告,被重责一百大板,徙徒三年;婢女菊香私藏物证,重打五十大板,监禁一年;而乜克信跟案件无关,被包公当场释放,最后,他果然如愿以偿,高中了进士。

@东又楼公记:这个案子告诫人们,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恶道严华元不守清规,以恶毒的手段致使淑贞自尽而亡,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谁知就连乜克忠的鬼混都不放过他,最终让包公查清了真相,将他绳之以法。这果真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