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孽缘 第二十章

subtitle
共执桔梗枝 2021-09-26 15:46

内敛女人大多有着自己不可侵犯的敏感点,通常情况下都是一副温柔体贴的模样,然而一旦触碰到她的敏感点时,积压的情绪就会全面爆发。辛怡,就是这样一个内敛的女人。

辛怡看着乔伊慌乱的神情,以及匆忙离开的背影,又气又恼,再看看洁白床单上的那一抹落红,眼泪顺势涌出,‘阳光哥哥’笼罩的情感阴影也都一股脑的泼向了乔伊,恼羞成怒的辛怡决定在乔伊身上耍点小手段。

辛怡稍做打扮后,便约了妇产科的朋友吴然喝咖啡。

辛怡早早地到达了约会地点,叫了两杯摩卡后,拿出手机,利用偷偷预留下的手机号码搜索到乔伊的微信,申请了好友。

只是,吴然都到了,乔伊也没有同过她的好友请求。就此,辛怡愤怒的情绪不免多了几分。

“怎么了,一副心有不满的样子,这俊俏脸都红了。”吴然还未落座就察觉到辛怡的愤怒之情。

“你猜”

看到吴然后,辛怡的情绪似乎缓和了很多,翘起了小嘴。

“我猜呀,准是情事有变。”

吴然只是随口一说,没成想一语中的。

“吴然,我……”辛怡长舒一口气,顿了顿继续说:“我想求你一件事。”

吴然从来没见过如此婆妈的辛怡,不免心有隐痛,便认真起来:“辛怡,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那个,我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了,看的出来那个男人很优秀,我也是打心眼里喜欢……”

“打住,辛怡,你是说你和那个男人……”

吴然的脸部抽动了一下,她深知辛怡的传统刻在了骨子里,是不会轻易冲破最后一道防线的。

辛怡点了点头,没作声,只是不争气的眼泪难以控制。

吴然递给辛怡两张纸巾,小心翼翼地再次开口:“那么,你是在为失身后悔,还是另有隐情?”

辛怡擦了擦眼泪,哽咽着说:“其实那个男人的身边已经有个女生了……”

吴然似乎猜到了什么,语重心长地说:“辛怡,这个世界很公平的,你以什么方式得来的爱情就会以什么方式失去,偷来的爱情,是长久不了的。”

“我知道,只是,我是真的喜欢。昨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他早上连句关心话都没说就匆匆离开了,好像我是不招人待见的应召女。”

“所以你找我来不单单是为了释放情绪。”

“是,我想把他留在我身边。”

“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做个孕检报告。”

“辛怡,这不是你的作风!”

“你告诉我,我的作风是什么?就这样不了了之,像等待阳光哥哥一样再次等待下去吗?我的青春已经为一个男人耗尽了,我不能再等了。”

辛怡有些激动,不知是为流失的青春可惜,还是为曾经的感情遗憾。

吴然了解辛怡的过去,更深知她为了口中的阳光哥哥付出的代价,所以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认认真真地问道:“辛怡,未来的某一天,你会为今天的行为后悔吗?”

“吴然,我不会站在未来的高度去批判当年的自己,这对我不公平。”

“好,我答应你。”

吴然将咖啡一饮而尽,起身遍拉起辛怡,有些许心疼地说:“走吧,我请你去玩过山车!”

乔伊原本以为和辛怡的事会像大家口中的一夜情一样一闪而过,便没放在心上,辛怡申请的好友也没有通过。

然而半个月过后的一天早上,在办公室里,乔伊再次看到辛怡。

刚开始,乔伊以为是李晓回来了,因为辛怡不知道他的身份,更不知道他工作的地点,所以,第一眼看到办公室的辛怡时,不自觉地傻笑了好久,而后动情地说道:“你回来啦,你终于回来啦。”

辛怡心里明白自己再次被认错,不免感到不快,语气有点阴阳怪调:“乔总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辛怡,那个海边的辛怡,那个……”

乔伊恍悟,赶紧捂住了辛怡的嘴,紧张兮兮地低语着:“小点声,这是办公室!”

见辛怡不再作声,便松开手,小心翼翼地将门关上。

乔伊一系列地动作,都刺痛着辛怡,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不爱她,甚至连替代的位置都不给她,但越是如此,她越是要像战利品似的把这个男人留在自己的身边。

感情的世界里,男人越是决绝,女人往往越是不甘心,越能激发失去感带来的负面效应。

辛怡低眉颔首地苦笑了一下,而后高傲地昂起漂亮的脸蛋,凑到乔伊地身边,冷冷地说道:“我怀孕了!”

随后,把从吴然那里拿到的孕检报告单放在了办公桌上。

乔伊尚未定神,又被这么刺激了一下,一不留神打了个趔趄。

乔伊怎么都不会想到,眼前这个女人会怀上他的孩子,所以像饿狼扑食般的那是那张报告单,‘孕早期’三个字刺伤着乔伊……

不容乔伊多看,辛怡拿过报告单放进包包里,面部异常冷漠,淡淡地问到:“请问乔总,我该怎么做?”

辛怡明知乔伊是个重情重义、又极为看重面子的男人,是不可能忍心让她去做人流这样不道义的事情。但为了激发乔伊的负罪感,她还是要硬生生地说出来:“要不我去医院拿掉吧?”

“不,留下来!”乔伊红着眼眶,极力克制着情绪。

“好”辛怡乘胜追问:“孩子将来怎么养育?”

“结婚吧,我娶你!”乔伊地声音颤抖着,情绪似被压制到了极限,即将迸发出来。

然而,辛怡还是不依不饶:“婚礼哪里举行?”

“你定吧,随便哪里都好,开销不必在意。”

“好,就定我们开房的那个酒店吧。你先忙,我走了。”

话未落,辛怡已扬长而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