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打通120座医疗孤岛:一个县城的云上医共体实验

subtitle
八点健闻 2021-09-26 14:09

9月的这天下午,浙江省天台县九遮村的文化礼堂里,84岁的何大伯挽起裤管,对着面前的一台笔记本电脑,露出黢黑的小腿。

屏幕的另一头,是浙江省人民医院血管外科副主任医师卢凯平和天台县人民医院血管外科副主任医师庞建良。从色素沉积和肿胀程度来看,他们判断何大伯的静脉曲张已经非常严重,再不治疗,恐怕有截肢的风险。

“大伯,您这个情况已经到了静脉曲张的4级,我建议您赶紧来县医院做个手术,这个病不能拖的。”

听了医生的话,何大伯的神色明显紧张起来。几年前,镇中心卫生院的医生曾建议他去县里看看,但他不是太在意,一直拖着没去。直到几天前,左小腿肿得厉害,还时常伴有麻木感,他才意识到病情加重了。

在详细询问手术方案、费用等情况后,何大伯最终决定,去县医院做这个手术。现场,不到2分钟时间,天台县人民医院街头镇中心卫生院的90后医生季也民就为何大伯办好了转诊手续,到县医院定点帮扶的卢凯平会亲自执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1年9月,天台县街头镇九遮村义诊现场,天台县街头中心卫生院党支部书记季也民通过远程会诊为静脉曲张患者诊疗。

这是几天前发生在天台县街头镇九遮村“医疗集市”上的真实一幕。村里常住人口不到100人,以老人居多。

因为地处山区,交通不便,以街头镇为例,最远的一个自然村去一趟县城要一天时间。很多老人即便有病,也不愿意去县医院就诊。

去年11月,天台县人民医院在阿里健康、熙牛医疗的技术支持下,上线全国首个县域“云上医共体,打通了全县医疗体系。基层医生们来到田间地头,为村民们开展诊疗和随访,碰上处理不了的复杂病例,只要打开“移动诊间”,就能和县医院的专家发起远程会诊。

△全国首个县域“云上医共体”上线已近一年,由天台县人民医院携手阿里健康、熙牛医疗打造。

“‘云上医共体’的建设理念,是希望通过县域的一朵云,一张网,让医院无处不在,让医生无微不至,把优质的医疗资源送到老百姓家门口。”天台县人民医院副院长裘银虹说,“建设的过程很难,但是现在已经看到了希望,尝到了甜头。”

他介绍,“云上医共体”已覆盖全县120家医疗机构。上线近一年来,整个天台县的县域就诊率提高了5.3%;家庭医生签约覆盖率显著增加,高血压、糖尿病等慢病控制达标率提升20.2%。

今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举行之际,新华社也报道了天台县医疗体系互联互通给居民带来便利的故事。

打通120座信息孤岛

早在2018年,浙江省提出全面推进县域医共体建设。2019年,国家卫健委又印发了《关于推进紧密型县域医疗卫生共同体建设的通知》。

但是,作为浙江省山区26个县之一,天台县域内低山和丘陵占到全县总面积8成以上,这也给全县推动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带来了天然的地理障碍。

基于此,天台县人民医院找到阿里健康和熙牛医疗,从2019年起共同打造“云上医共体”。2020年11月,系统正式上线。

“事实上,我们从2018年就开始调研,发现最大的问题就是每家医疗机构的系统是不一样的,没法打通,大家都是孤岛。”

天台县人民医院副院长裘银虹表示,天台光是乡镇街道一级的卫生院就有15家,下设的社区、村一级的卫生室上百家,不同的医疗机构,用的是不同的系统。“后来我们就决定,索性整个县域统建一套新的系统。”

熙牛医疗CEO墙辉告诉八点健闻,多数医共体项目,县一级人民医院的系统,和下面乡镇街道的卫生院是独立的。而天台的这套方案,把县里所有医疗机构的人员、服务项目,甚至是挂号资源、床位资源进行集中管理,它们的数据天然就是通的。

目前,这个“云上医共体”已形成以天台县人民医院为核心,15家乡镇卫生院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枢纽,62家社区卫生服务站、42家村卫生室为节点的医疗健康服务体系。在县域范围内,医疗资源终于实现了全面打通和统一调配。

以前,患者在县域内不同医疗机构看病,需要携带过往所有的就诊记录,以便医生评估病情。“云上医共体”上线后,患者无论在哪里检查、就诊,信息都会实时汇入居民健康档案,病情一目了然。

同时,医共体内所有医院的床位资源打通。这对于县级医院床位紧张、偏远山区医疗资源紧缺的天台县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举措。九遮村双腿严重静脉曲张的何大伯,可以直接转到县人民医院;县医院的患者,视具体病情也可以转诊至基层医疗机构。今年前9个月,有4100余位门诊和住院患者从县医院下转到基层卫生院。

急救体系流程也得以改善,患者坐上救护车即可办理入院手续,创伤急救成功率提升至95.32%。天台因此获评全国首个“县域创伤急救示范区 ”。

“数据跑的路多了,患者跑的路就少了”

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提升基层医疗服务质量,让几亿农村居民享有更便捷更优质的医疗服务,一直是各级政府关注的焦点,也是共同富裕的要求。

在全国众多县域中,天台首开“云上医共体”先河。如今,在田间地头问诊,在云端会诊,已经是季也民和天台县许多基层医生的工作常态。

△2020年11月,天台县街头镇遮益村义诊现场,一台电脑就能联通全县的医疗资源。

分级诊疗、双向转诊、慢病管理等难题,在这里迎刃而解,老百姓看病更省心,医疗费用负担也大大减轻。

街头镇卫生中心院季也民医生清楚地记得,在镇上一个村里,有老人打板栗不幸被掉落的板栗刺球砸中眼睛,当村医日常走访时他的眼睛已经开始化脓,村医当即接通县医院眼科医生远程诊断,并办理了入院手续,让他以最快的速度得到专业诊治,后续随访时老人的眼睛恢复得非常好。

谈起一年来通过“云上医共体”及时转诊、就医的患者,天台县人民医院副院长裘银虹的例子多到讲也讲不完。“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他说,“信息的互联互通,让优质医疗服务真正‘跟跑’百姓健康。数据跑的路多了,患者跑的路就少了。”

对于患者来说,除了更方便,还能省下一部分就医费用。

以九遮村的何大伯为例,如果没有“医疗集市”“移动诊间”,他光是从村里到县城就要两个小时,到了县医院还要先在门诊挂号排队,看上医生后,还要预约住院床位,在大多数情况下当天都没法顺利入住。而现在,他在村里办完所有手续,到了县医院就能直接入住。

在医共体内部,由于打通了人财物的壁垒,跨机构检查检验也成为现实。一般来说,乡镇卫生院都没有CT和磁共振的检查设备,但老百姓可以在乡镇开出CT或磁共振检查单,费用交在乡镇。患者参加城乡医保后,在限额范围内可以按照60%的比例报销,然后拿着单子来县人民医院检查,比直接在县人民医院开单检查费用更低。

由于看病更方便,大家就医的需求进一步释放。随着疾病做到早诊早治,以及慢病控制下来,就能减少危重病例的出现和相关的医疗支出。

可复制、可持续的样本

和全国其他县域一样,高血压和糖尿病,是天台县村镇中大量留守老人正在面临的疾病。相比年轻人,老人的慢病管理意识普遍较弱,用药依从性差,并发症比重高。

“云上医共体”的天台健康管家,则为基层慢病管理带来新的可能。患者可以在线上挂号、预约,实现慢病管理闭环。

以高血压为例,医生会为患者有针对性地配置慢病管理方案,制定并下达服药提醒等健康任务。这些健康任务包括定期上传自己的血压测量结果、阅读科普宣教文章等。患者完成健康任务,可获取健康币,这些健康币可以兑换医用材料、生活物资等奖品。

考虑到不少农村老人没有智能手机,“云上医共体”也给出了解决方案。行政村开始设立“健康E站”,比如在村里的文化礼堂放上挂号、预约的自助机,还有血压测量等自助设备。责任医生负责给老人建立个人档案,而老人到“健康E站”自助完成血压测量上传,系统就会自动录入形成积分。

△村民完成健康任务后,用健康币兑换奖品

“对于农村的老百姓来说,这种积分兑换活动是很容易推广的。从另一方面来说,它也切实减轻了医生的负担,从医生主动变成了患者主动,慢慢地就能把他们的健康管理意识树立起来。”季为民表示。

在完成健康任务的过程中,居民的血压记录、随访表单、健康动态都将同步至“天台健康管家”。从基层的家庭医生到县城的专科医生,可随时查看居民们的健康详情和变化趋势,慢病联防体系和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服务也逐渐建立。

这座总面积1432平方公里、50万人口的山区小县,医疗资源和财政资源当然算不上充沛。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天台正在摸索出一套可行的健康守门人制度。这背后,依靠的是政府和各方的支持,以及互联网技术和人性化诊疗预防理念的无缝粘合。

“我们希望通过更广泛的医疗行业数字新基建,来助力当地的医疗健康体系建设。”熙牛医疗CEO墙辉说。

据悉,天台县“云上医共体”的探索,今年入选了全国“5G+医疗健康应用”试点项目名单,也入选了浙江省发改委印发的数字社会案例。

“云上医共体”有望让更多人受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