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普洱茶行业小老板的现状:对茶一往情深,痛并快乐着

subtitle
普洱话江湖 2021-09-26 10:57

9月24日,昆明茶商陈老板接到茶农的电话:陈哥,什么时候下来做秋茶?

陈老板淡定地说:过几天就下来了,有个北京的客户跟我一起,你先把勐库镇上的初制所打扫一下,我都快半年没下来了。

按理来说,秋茶不讲古树,几乎是混采。只要是合作几年的伙伴,根本不存在套路。毕竟秋茶便宜,套路谁都不划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哪怕是这样,每年秋茶,陈老板都要跑到勐库,多则半个月,少则四五天。在茶山监督茶叶制作。

但是,即使这么辛辛苦苦地干,仍然只能卖原料赚辛苦钱,他自己的品牌茶,做得并不是很好。

他自己也很好奇,是料不够纯,还是工艺不够好。其实,做茶,他已经很用心了。做冰岛坝歪、南迫,大清早就派人去茶园里看着采摘,中午把鲜叶送上自己的车才放心,做茶更是全程不落地加工,保证干净卫生。

但卖茶这事,花大成本做真茶的,根本卖不过玩假茶冒充名山古树的人。

有人隔三岔五地带着茶叶来找陈老板:陈总啊,你试一下我这茶像哪个山头,你喝得准,你说哪个山头,我就印上哪个山头。

到最后,老陈自己的茶叶没卖出去,他根本玩不过假茶冒充名山的人。

在茶行业,不只是陈老板,很多兢兢业业做茶的人都一样,自己辛辛苦苦做真茶,根本卖不过玩假茶的。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们做茶,心虚啊!他们把真正的普洱茶大师,巅峰时候的品鉴技能,想象在每一个朝自己买茶的客户身上。以为客户都很懂茶,根本不敢坑。

就像陈老板经常说:做毛料,做的多是同行的生意。如果你敢坑同行一次,以后在这个圈子,就混不下去了。茶叶这东西,能卖多少就卖不少,但不能假。

茶叶不敢造假,标的是名山,里面的料就是真正的名山。但是名山茶原料贵,就像2021年春茶,茶山价格大暴涨。一饼茶叶做下来,成本就要上千块,再赚个30%的合理利润。到消费者手里,1000多一饼茶。高昂的价格,必定会拒绝很多客户。

相比口感略有几分相似的便宜茶,有点花蜜香,喝起来略有几分清凉感,就敢果断地标个冰岛,平平无奇的茶叶,配一个豪华包装,就敢卖个高价。本本分分做正品茶的人,根本卖不过做假茶的。

做茶16年,卖真茶的,根本卖不过做假茶的。陈老板,也从20岁出头的昭通小伙子,变成饱经风霜的中年人。坚守在卖茶这条路上,真不知,哪天就被劣币驱逐良币了。

做茶16年,现金流只够生活,最多的,还是一大堆茶叶:不仅昆明雄达茶城旁边的小区里,有100多平的仓库装茶。勐库镇上的初制所里,也还堆着一批茶叶。

陈老板和大多数做名山古树茶的中小茶企一样,因为名山茶崛起,最后也被名山茶绑架。

2005年后,普洱茶迎来第一个暖春,很多茶企崛起。2009年后,更是有很多茶叶品牌崛起。它们走高质量的古树茶路线,依托古树茶的红利,迅速崛起。

然而,2015年一个寒冬,很多中小茶企永远倒在了市场上,再也没有爬起来。这几年,行情不好,然而,散客上茶山,茶山人流量增大,山头茶价格始终在上涨。

做真正名山茶的小茶企,鲜叶成了最大的成本。试想,2014年做一吨古树茶80万,如今涨到了150万一吨。到了终端市场,价格高,卖得肯定不好。

然而,自己本身就靠名山古树茶起家,古树茶原料价格再高,还得硬着头皮做。春茶大把资金交给茶农,换成一堆茶叶,在山上卖掉一部分,剩下的拉回城里慢慢卖。熬过了七八月的淡季,做个秋茶回来,一年又过完了。

来年春茶,又要联系客户:X总,今年想要做点什么茶。茶老板,终于被名山古树茶深深绑架,成为茶农家的打工仔。

中小茶企,成也名山,败也名山。做茶几年,大部分资金交给了茶农,自己仓库里,除了剩下一堆品质还不错的茶叶,少的几吨,多的几十吨,上百吨。

这些茶叶,茶商一生的心血。按照市值估算,身家百万,但没有变现之前,就是一堆喝起来口感还不错的枯叶子。

除了茶,就只有茶老板那颗茶叶虐我千百遍,我待茶叶如初恋的做茶情怀。

这就是今天,大多数中小茶企的现状:痛并快乐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