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劳荣枝案证据细节披露完整版

subtitle
一揽星河月 2021-09-26 08:03

劳荣枝案证据细节披露完整版导读:9月16日,劳荣枝家属称,劳荣枝案一审辩护人已于近日会见劳荣枝,并称法院已收到劳本人签字的上诉状及二审仍然希望接受法援律师援助的书面申请。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劳荣枝一审被判死刑当庭上诉9月9日,备受关注的“劳荣枝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南昌中院经审理认定,被告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听到宣判结果,劳荣枝当场痛哭,她泪流满面申诉:“相信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落网前,劳荣枝去过很多地方。二十三年前,22岁的劳荣枝跟着男友法子英先后在南昌、温州、合肥等地犯案,涉嫌杀害七人,其中包括一个三岁的女童。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枪决。劳荣枝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前二十年,她是家里学历最高的人,漂亮的女老师、全家人的骄傲;后面二十年,她被人称为“大哥的女人”、“钓鱼的钩”和“女逃犯”。被抓时,劳荣枝已经是生活在厦门的酒吧女“雪莉”,总是化很浓的妆,很妩媚。劳荣枝案时间线:身负7人命逃亡20年9月9日上午,劳荣枝一审被判死刑。此前她身负7条人命,逃亡20年,庭审时曾否认故意杀人指控,辩称自己受法子英胁迫。直击劳荣枝案庭审现场9月9日上午9时,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抢劫、绑架罪一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南昌中院经审理认定,被告人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澎湃新闻在庭审现场看到,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劳荣枝大部分时间都低着头,目光呆滞。而当审判长宣读其一审判决死刑时,她突然哭了起来。随后,劳荣枝表示不服,当庭提出上诉。南昌中院依法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劳荣枝与法子英(已另案判决)系情侣关系。1996年至1999年间,二人共谋并分工,由劳荣枝在娱乐场所从事陪侍服务,物色作案对象,由法子英实施暴力,先后在江西省南昌市、浙江省温州市、江苏省常州市、安徽省合肥市共同实施抢劫、绑架、故意杀人4起。案发后,劳荣枝使用“雪莉”等化名潜逃,并于2019年11月28日被公安人员抓获归案。南昌中院认为,被告人劳荣枝伙同他人故意非法剥夺被害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暴力、威胁手段抢劫被害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被害人,其行为已构成绑架罪。针对劳荣枝在一审开庭时提出的辩解,称其遭法子英胁迫,不存在共谋的情节,南昌中院认为,劳荣枝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南昌中院审理查明,劳荣枝故意杀人致五人死亡;抢劫致一人死亡,抢劫数额巨大,并具有入户抢劫情节;绑架致一人死亡,勒索赎金7万余元,犯罪情节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主观恶性极深,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极大,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劳荣枝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常州绑架的事实,虽有坦白情节,但不足以从轻处罚,数罪并罚,遂作出上述判决。澎湃新闻注意到,劳荣枝辩护人在此前开庭时指出,对劳荣枝涉嫌抢劫和绑架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对于致他人死亡和故意杀人,现有证据不够充分。控方当庭出示的证据多为劳荣枝本人供述、法子英当年供述及案发时的物证及证人证言。在庭审中出示的生物学证据中,暂无直接指向劳荣枝杀人的证据,其余部分物证的实物也因年代久远灭失。在本次一审判决时,南昌中院也对物证灭失作出了解释。南昌中院表示,该案的部分原始物证材料都保存于合肥中院,在审理过程中,南昌中院全部调取并进行了复印,对物证实物灭失的原因都做出了解释说明。此外,南昌中院在庭上还宣读了此案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判决劳荣枝赔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朱大红四万八千余元,对此前朱大红及其代理人刘静洁提出的135万元民事赔偿未完全支持。朱大红当庭表示不上诉。听闻一审判决后,劳荣枝当庭提出上诉,并阐述了部分上诉理由,称干了这些事不是她的本意,不符合她曾作为一名教师的人格,随后她又哽咽了,称“现在脑子比较乱,表达不清,接下来会以书面形式提交上诉状”。劳荣枝哭诉一辈子没杀过一只鸡鸭在昨日的庭审过程中,法官在讯问劳荣枝时,她没有正面回答法官提出的问题,而是痛哭流涕地说:“我很善良,我连鸡、鸭都没有杀过。”以此来证明自己是在法子英的胁迫下才杀人的。劳荣枝曾在灭门案后提议放火烧屋9月9日,据央视新闻报道,在南昌灭门案中,劳荣枝曾建议一把火烧掉被害人的家。公诉人认为,劳荣枝不管被害人的妻女死活,反映劳荣枝致人死亡的主观故意。劳荣枝被宣判死刑后当庭痛哭9月9日,媒体披露劳荣枝案庭审细节:劳荣枝大部分时间都低着头,目光呆滞;法院宣布死刑后,她当庭痛哭,表示不服,要提起上诉。身负7条人命、逃亡20年,2020年12月,劳荣枝故意杀人、绑架、抢劫一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过程中,劳荣枝否认故意杀人的指控,声称自己参与杀人是遭到了法子英(劳荣枝男友)的胁迫。公诉方认为,四起案件中劳荣枝和男友均为主犯,由二人共同商定并分工明确。有媒体记者独家拍摄了庭审全过程,案件相关的关键细节逐一呈现在了法庭之上。一起来回顾。去年12月首次开庭案件关键细节披露去年12月,案件首次开庭,控辩双方就四起绑架杀人案的焦点问题充分举证质证。央视记者拍摄了庭审全过程,案件相关的关键细节逐一呈现在了法庭之上。劳荣枝当庭翻供否认杀人在两天共15个多小时的庭审过程中,公诉方就劳荣枝所牵涉的南昌、温州、常州与合肥四地的犯罪案件进行了举证,其中包括劳荣枝的男友法子英生前供述、证人证言及相关物证。对此,劳荣枝否认了故意杀人的指控,声称自己参与杀人是遭到了法子英的胁迫。

劳荣枝辩称:“我这一辈子没有杀过一只鸡,没有杀过一只鸭,我不敢去做这样的事情,我只有感恩,做人要有一颗感恩的心。 ”南昌灭门案:怕留指纹提议放火烧屋公诉方认为,4起案件中劳荣枝和男友均为主犯,由二人共同商定并分工明确。1996年7月28日的南昌灭门案是劳荣枝和男友法子英共谋的第一起案件,公诉方出示的证据显示,二人的供述中都提到了“两人共同商定由劳荣枝去娱乐场所坐台物色绑架对象”,被害人熊某就是由劳荣枝在陪酒时物色到的。公诉人表示,劳荣枝2019年12月2日供述称被害人熊某到其出租屋后,法子英用刀架在他脖子上,并让其用绳子将熊某绑起来。劳荣枝供述自己先把熊某的双腿的脚脖子绑起来,先横着绑几圈,再在两腿中间绑几圈,再重复几次,这样可以确保每条腿都能固定不容易挣脱,手也是这么绑的。起诉书显示,劳荣枝和法子英从熊某身上抢走金项链及家房门钥匙等财物,并威逼其说出家庭住址。其间,法子英将熊某勒死并分尸。当天晚上,二人携带尖刀前往熊某家,由法子英使用尖刀、绳子和皮带等物对熊某的妻子张某进行人身控制,劳荣枝在房间翻找财物,抢得金银首饰、现金、债券等财物。其间,法子英残忍地将张某和其3岁女儿勒死。随后,劳荣枝与法子英逃离了南昌市。

公诉人指控,劳荣枝在该起案件中不仅是主谋,而且主观恶意性极强,她在供述中声称担心指纹留在现场,曾对法子英说“不如一把火烧了这个家”,但这一行为被法子英制止。温州杀人案:编造“租房”假话,引诱被害人进门南昌灭门案之后,劳荣枝与法子英于1997年9月逃到浙江省温州市,二人继续沿用南昌的作案模式,由劳荣枝做陪酒小姐去物色作案对象,被害人梁某成为二人的猎物。

公诉人称, 被告人劳荣枝2019年12月6日供述,当时跟其一起在KTV上班的一个女孩子说,她有房子要转租,法子英听到这个情况后,就决定绑架勒索这个女孩子,让劳荣枝以租房名义带他一起到这个女孩子的房间去。


公诉方陈述,在法子英与劳荣枝的供述中都提到,二人持刀共同进入被害人梁某的住处实施抢劫。公诉方认为,对受害人梁某实施捆绑,这是劳荣枝与法子英共同犯罪的关键证据。随后两人又逼迫梁某打电话叫来了另外一名被害人刘某。公诉方认为,法子英逼迫被害人交出财物,并再叫一个有钱人来,劳荣枝在场未提出反对,还编造租房假话骗刘某进入案发现场,捆绑刘某,并事后取款。其地位与法子英具有相同重要的作用。独自取款冷静应对,“被胁迫”不成立根据劳荣枝二人的供述,在抢走被害人的现金和手机之后,由劳荣枝拿着被害人的存折去银行提款。证人证言显示,当时银行柜员问劳荣枝为什么不是本人来取款,劳荣枝镇定回答“本人有事”,并在提款单上写下了被害人的名字。公诉方认为,作案后这些冷静的操作,再次证明劳荣枝所辩称的受到胁迫不能成立。公诉人指控,劳荣枝在取款后电话通知法子英,钱已到手。这个是给法子英一个非常重要的提示信号,就是成功取款,法子英就可以自由善后了。

法子英在接到取款成功的电话后,勒死了两名被害人,公诉人认为劳荣枝打电话的这一行为,是造成两名被害人死亡的原因之一。“幸存者”证言:劳荣枝手段残忍在温州作案之后,劳荣枝二人绑架抢劫杀人的罪恶之手没有罢手,在1998年的夏天,两人逃窜到江苏省常州市,继续此前两案的作案模式实施犯罪。起诉书中显示,在江苏常州,被害人刘某被劳荣枝骗到了出租屋,事先躲藏在室内的法子英持刀威胁刘某,并刺破刘某胸口。劳荣枝用事先准备好的铁丝将刘某捆绑在扶手椅上。被害人刘某是劳荣枝二人系列抢劫杀人案中唯一的幸存者,根据刘某的陈述,时隔20多年,他身上仍留有当年被铁丝捆绑所留下的伤痕。刘某的证言还显示,劳荣枝在单独看管他期间,数次以割喉夺命相威胁。

随后二人逼迫刘某打电话给其妻子索要财物。并由劳荣枝前往指定地点将刘某妻子带回出租房。刘某妻子带来了70000元赎金,拿到钱之后,劳荣枝和法子英先后离开了现场。庭审中,劳荣枝的辩护律师称,常州绑架案是劳荣枝到案后主动交代的犯罪事实,具有立功自首的表现,对此公诉方当庭表示不予支持。公诉人认为, 因为法子英到案后已经详细供述了常州犯罪事实,并且明确了劳荣枝系其共犯,合肥市公安局也于当年就对其进行了追捕。因此常州事实属于公安机关已经掌握的犯罪事实,不具有立功自首、坦白和从轻减轻处罚情节。

公诉意见书用了四个“极”公诉方认为劳荣枝到案后,侦查机关用了7个月时间进行了48次讯问,公诉人认真审查了48份供述,结合当年法子英的供述,得出的劳荣枝定罪依据充分真实,劳荣枝与法子英共同实施的系列犯罪,二人均系主犯。

这是一场迟到了20年的庭审,但正义不会缺席。手段极其残忍、犯罪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主观恶性极深,公诉意见书用四个“极”字,直指杀害7人的罪大恶极。天网恢恢,逃无可逃,突破了人性与法律的底线,就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听到被判死刑劳荣枝哭了当庭表示上诉9月9日,再次开庭,澎湃新闻记者在庭审现场看到,身穿白色上衣的劳荣枝大部分时间都低着头,目光呆滞。当审判长宣读一审判决死刑时,劳荣枝突然哭了。劳荣枝当庭表示上诉,“我不服,我相信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我要上诉。”她还阐述了部分上诉理由,称干了这些事不是她的本意,不符合她曾作为一名教师的人格。随后她又哭了,称“现在脑子比较乱,表达不清,接下来会以书面形式提交上诉状”。南昌中院在庭上还宣读了此案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判决劳荣枝赔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朱大红四万八千余元,对此前朱大红及其代理人刘静洁提出的135万元民事赔偿未完全支持。朱大红当庭表示不上诉。朱大红的代理人刘静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和被害人家属对于法院一审判处劳荣枝死刑的结果是满意的,但是对民事赔偿部分并不满意,但也没办法,“她也没钱赔,上诉也没有意义。”二哥劳声桥:支持劳荣枝上诉9日上午10点半,旁听了宣判全程的劳荣枝二哥劳声桥走出南昌中院。劳声桥表示,家属对一审判决表示不服,支持劳荣枝上诉。劳声桥透露,在庭审结束后,他向法院提出了会见劳荣枝的请求,法院答复称将在一审判决生效10日后再予会见机会。此次开庭前,劳声桥曾表示,作为家属,对于已经逝去的被害人,他们深表歉意,并愿意主动帮助妹妹完成民事赔偿,“哪怕把我的房子卖了,也要赔给人家。”劳声桥称,他坚信妹妹不会如此残忍(地杀人)。2019年12月12日,南昌市公安局曾发布通报称,劳荣枝分别以口头和书面形式向公安机关提出,拒绝亲属与南昌警方接触,希望家属摆脱阴影;拒绝家人为其聘请律师,同时向政府申请法律援助。此后,南昌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江西英华律师事务所陈通华、王国强律师为其提供了法律援助。一审判决后,劳声桥称,家属正准备委托吴丹红律师作为劳荣枝的二审辩护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对逝者我们深表歉意,但定罪要有事实依据,要有法律调查,只要判决公正,劳荣枝在案件中要负什么责任,我们一定不会逃避。”(综合媒体报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