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坠亡的妻子, 消失的女儿同学, 感动韩国的天使爸爸, 原来是恶魔……

subtitle
蓝橡树 2021-09-26 07:3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今天讲的这个案件主犯李永鹤拼命为女儿治病的假面下,藏着妻子、女儿与无数未知名少女的血泪。

她们是他的提款机、兽欲发泄器,甚至有人在失去生命后,都逃不过被他携尸揽财的结局。而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作者:JUJU;本文来源:公众号“房间内的粉色大象”(ID:fjndfsdx)。如果喜欢蓝橡树的文章,请记得要把我们设为“星标”哦!

天使爸爸

大部分韩国民众在晚餐后,都习惯性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观看MBC的黄金档栏目《直播话题聚焦》。

2005年11月9日这一天的故事比往常更牵动心弦,节目中报道的那位23岁的年轻爸爸李永鹤是个不幸的人,他是“巨大牙骨质瘤”患者,全世界仅6人患有此病。因为这种肿瘤会遗传,他的女儿李珍出生后,又成了第7个患者。

“巨大牙骨质瘤”是一种基因突变,患者的上下颌骨会随着身体发育逐渐畸形,严重时可见到明显的颌骨膨胀,面部畸形及咬合紊乱,似河马面容。

虽然牙骨质瘤通过多次手术切除,容貌也能基本恢复正常,但在削骨过程中,患者的牙齿也会被切除。

李永鹤便是在治疗结束时,仅剩一颗臼齿,这也是他走红后被韩国国民称为“臼齿爸爸”的原因。

得了这样的病,除了身体上的痛苦外,高昂的手术费、后续维持的治疗费、治疗过程中所受到的冷待和歧视,都让患者乃至整个家庭难以招架。

在韩国媒体的镜头前,他和记者聊起女儿的病时总是忍不住落泪,“我因为没钱才只能给她爱,但是却连疾病也给了她”。

在镜头前,他带着女儿四处求医;当女儿因为病变的外貌被嘲笑时,他总耐心开导;每当女儿因大量增生的骨骼痛苦叫喊,他会紧抱她轻声安慰,直到把女儿安抚下来,他才在无人角落里偷偷啜泣。

李永鹤告诉记者,即使自己家徒四壁,也不会放弃希望,他会好好努力让女儿尽早接受治疗,迎接新的人生。

一夜之间,韩国民众人人都在谈论这个坚强的父亲,他们捐钱捐物,希望帮这个被命运输送太多恶意的家庭渡过难关。

李永鹤开始频频登上各大电视台,拍摄与女儿一起对抗病魔的纪录片,展示人们的善心对他的家庭的帮助:李珍被更权威的医生面诊,第一次手术也排上日程,整个家庭境况肉眼可见地好转。

与此同时,他把自己和女儿抗肿瘤故事写下来,打印了近20公斤的传单,在全国骑行分发,宣传他们的事迹。等走遍韩国,他又跨越重洋去往美国加州的韩裔聚居地进行募捐。

等孩子病情减缓,李永鹤展开了新的慈善活动,上街进行罕见肿瘤病普及讲座,引导人们关注弱势群体。

随后,自己和女儿与病魔抗争的过程都被李永鹤写进书里,取名为《臼齿爸爸的幸福》。他在书中记录了社会不遗余力的支持,和自己的父爱如何让女儿和家庭可以撑过难关。

“遇见妻子是人生第一个幸福,得到女儿是第二个幸福。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女儿。我相信换做任何一个父亲,都会这样做。这就是父爱。”

在他口中,这本书的诞生原因除了记录自己的初心,感恩这一路走来遇见的善意之外,也鼓励有同样经历的家庭不要放弃希望。

2005年至2017年,善款从未间断地汇入李永鹤的账户中,据不完全统计,这些钱累计已经达到13亿韩元,相当于744万人民币。至于善款的去向,没人追问过。

"天使"的b面

镜头前励志的天使爸爸,在身边人的眼中,似乎又是另一种形象。

1982年7月26日,李永鹤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商人家庭中,受尽父母宠爱。

直到9岁时,李永鹤的快乐人生戛然而止,他被查出患有巨大牙骨质瘤。

随着病情迅速发展,他的面部开始变形、肿大,周围同学也因为他变异的外貌开始对他敬而远之,甚至进行校园霸凌。

幸运的是,李永鹤父亲是知名企业家,有条件接受最顶级的医疗服务,经过五次手术后,他的肿瘤被切除。从外表来看,他已经恢复正常,只是整个口腔只剩一颗臼齿。

据李永鹤同学回忆,初中时李永鹤从来没好好学习过,乐趣是大肆挥霍钱财,他常常出入娱乐场所、酒吧,单次消费能高达1000万韩元,是“出了名的有钱人”。

李英学是李永鹤的另一译名

李永鹤对女性也相当不尊重,抱着对待猎物的心态。

他初中班主任称,某天他碰见李永鹤穿着一件带血的衣服,逢人便炫耀说自己强奸了一名漂亮的初一女生,他仔细询问,李永鹤承认自己说的全部属实。

除此之外,他向同学实施暴力也是司空见惯。

对于这些行为,李永鹤父母除了偶尔停止给他零花钱,没有进行更多的纠正教育。

李永鹤上高中时,金融危机的到来让李父破产,父母也因此离婚。被判给母亲的李永鹤搬出豪宅,和母亲还有继父白某一起居住在地下室中。

高中毕业后,18岁的李永鹤因成绩太差大学落榜,只能去餐厅打工赚生活费。

在这里,他遇见了未来的妻子,14岁的崔善。见崔善面容清秀,李永鹤色心大起。他很迅速地制服崔善并强暴了她。

对于这场性侵,性格软弱、年龄幼小的崔善不知如何是好,她准备忍气吞声。

因为崔善的忍让,李永鹤多次和崔善发生性行为,两人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确定了关系。

等崔善16岁时,她发现自己怀孕了,结果家里没有支持她打掉孩子,反而催促两人结婚。

她怀上的这个孩子,就是后来节目中的小女孩李珍。

李永鹤起初并不知道自己这个病是具有遗传性的,当他发现李珍牙龈和自己一样逐渐变形后,第一反应是觉得倒霉,第二反应,是终于有了揽财的机会。

韩国社会西化多年,福利慈善事业很发达,曾经身处上流阶层的李永鹤很清楚这一点。于是女儿成为他的摇钱树。

之后十多年里,李永鹤收到的13亿善款与1亿社会补助金,经查,只有750万是用来给女儿进行治疗的,剩下的全部被他用来挥霍,过着从前那种奢靡生活,每月仅信用卡消费就有1000万韩元。

他从地下室搬到首尔江南区的豪华公寓,养起了名犬,平时李永鹤还会去做美容和整形,比如双眼皮手术、纹身。

光是给上半身纹身就花了4000万韩元,他还给自己做了私处整形 ,最终导致自己不举。同时,他还让妻子多次进行了胸部整形。

等李永鹤被抓捕时,清点财产发现,他的名下还有2套独栋洋房,6辆进口改装车。

捐款让李永鹤生活条件大大改善了,但他对此还是不满足。

他向往权力,曾向当地黑帮多次投递申请书希望能入伙。

他揽财的胃口也越来越大,除了日常卖惨外,他还在SNS和推特上抛出诱饵,招募14-20岁年龄段的少女,表示自己可以收留她们,让她们学会一技之长,可以实现梦想。

等少女们来到他租住的江南区5楼公寓里,就会被李永鹤控制,逼迫做皮肉生意。

而当这座魔窟偶尔短缺提供服务的少女时,李永鹤居然会逼迫自己的妻子上岗,并拍下她和客人发生关系的视频,转卖给淫秽网站进行二次牟利。

妻女家庭对李永鹤而言,都是可利用的工具。

家庭是遮掩真相的幕布,女儿李珍是捞钱捷径,妻子崔善不像伴侣,更多是禁脔,是收获钱财、发泄兽欲的渠道。

坠楼的妻子

而他的妻子崔善身上的苦难,还不止如此。

2017年9月1日,李永鹤和妻子崔善来到附近的派出所,崔善哭着向做笔录的民警说,她已经被李永鹤继父白某强暴八年之久。

每次李永鹤出门筹款时,白某就会趁虚而入对她进行性侵,他们希望警方能立刻逮捕白某。

当妻子向他哭诉自己被公公侵害的事时,他第一反应是说,“那你再做一次,我拍下来可以勒索他”。

2017年9月5日凌晨,一天前刚追加申诉的崔善突然从自家厕所窗口坠楼,经抢救无效后死亡。

从医院回家的李永鹤在家中翻出四张纸交给警方,告诉他们这是崔善留下的遗书,上面详细描写了她是如何被白某持枪胁迫进行性侵犯的,这八年来她又过着多屈辱的生活。

随后警方对崔善进行尸检,发现在她身上遍布青紫淤痕,尤其是胸口那一块伤口面积极大。

李永鹤对此的解释是,妻子在报案后又被继父性侵,她一直担心自己会怀孕,在李永鹤面前不停念叨。9月5日那天,两人因此发生争执,激动之下李永鹤拿起杀虫剂罐子殴打了崔善,这才造成这么多伤痕。

等情绪平复后,李永鹤给崔善擦伤口流下的血,但擦不干净,他便让妻子去厕所自己清理。不久,楼下传来一声闷响,崔善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根据李永鹤的证词,法医在崔善体内的确检测到了公公白某的DNA。

难道是因为公公的暴行,警察的不作为,让她绝望而选择自尽?随着警方调查,事件愈发疑点重重。

首先是这封遗书,它是直接用A4纸打印出来的,上面没有崔善留下的笔迹,真实性相当存疑。

其次是死者崔善。在坠楼前完全没有决定自杀的征兆。

她坠楼的落地姿势,是背部朝下,更像被人直接推下去的。

尸检发现,除了大量淤痕,她的身上密密麻麻覆盖着与性相关的侮辱语句的纹身。

李永鹤与妻子身上纹身

李永鹤的行为更是充满疑点。

当妻子坠楼后,他和女儿没有第一时间下楼带着崔善去医院急救,直到邻居们拨打119,救护车来了后李永鹤父女两人才出现在崔善旁边,一人不停接听电话,另一人对着崔善变换不同角度拍照。在医生要求李永鹤跟车去医院时,他第一反应是拒绝。

只顾着看手机的李永鹤

当崔善尸体需要收殓时,他多次要求独自为妻子清洗身体,整理仪容,殡仪馆只能顺从死者家属的意愿。

结果他整理妻子尸体的过程被他全程录制,发给电视台,希望换取3500万韩元的葬礼费。

编导们收到这则诡异的视频都吓坏了,视频中李永鹤抱着妻子尸体,做出各种奇怪的姿势来展示,还一边擦洗一边喃喃道,“你多有福气啊,可以被我这样服侍”。

之后李永鹤又举着手机自拍,录下他哭着对妻子一像告白、亲吻的视频上传到网上。

他在视频下的推文中写着自己对妻子的思念并附上银行账号,希望网友能将对他们这不幸家庭的同情化作捐款。

警方对李永鹤继父白某的审讯,得到和李报案时完全相悖的说法。白某先是表示自己没有做过这些事,后来又改口称崔善是自愿和他发生关系的。

他说,在两人报案后,他们回到了老家。李永鹤带着母亲出门,留崔善和白某独处,在这期间,她多次引诱他,最终两人发生了关系。

消失的少女

崔善去世的三天后,李永鹤便蠢蠢欲动,在网上公开征集下一个同居对象。

几周时间中,李永鹤始终没找到合心意的情人,他把主意打到了身边的人身上——女儿的同学金娜。

李珍治疗成功后,顺利地进入首尔的中小学学习,她结识了不少同学,其中不乏长相出众的女生,比如14岁的中国朝鲜族女孩金娜。

金娜和李珍关系亲密,两人日常留下许多合影。这些合影后来被李永鹤看到,他点着照片上的金娜对李珍说,“我要她”。

2017年9月30日,金娜告诉妈妈朴明珠,放学要先去同学李珍家玩,之后毫无征兆地音讯全无。

当晚凌晨11点,金娜妈妈拨通112警务中心电话:“我女儿到现在还没回家,她才初二,从来没有这么晚不回家过,手机也关机了,我怀疑她遇到危险了。”

她怀着最后的希望与女儿同学李珍联系,询问金娜去向。

李珍告诉她,金娜早就急匆匆地离开她家,说是要去找个朋友,之后她们就再没联系过。

因为金娜失踪的时间太短,警方告诉报警的朴明珠,“你的女儿不一定是出事了,像这种年纪的孩子通常都很叛逆,或许她只是离家出走吓吓你。”

随着金娜失踪的时间越来越长,警方终于开始重视这起案件。

4天后,警察们在江原道宁越郡的某座山上发现了一个巨大黑色行李箱,箱中装的正是金娜。在她的脖子上有一圈深深的勒痕。

发掘金娜尸体现场

尸检结果显示:金娜的血液内有安眠药成分,但不是致死量,下体有被性侵痕迹,但没有精液残留。

警方根据金娜9月30日的行程,调出监控录像进行排查。结果显示,她进入李珍家后再也没出来过。

李永鹤和李珍两人曾把一个黑色行李箱塞进后备箱,开出很久才返回,行李箱却没有带回来。这个行李箱和装有金娜尸体的那个一模一样。

帮凶是女儿?

在掌握足够证据后,首尔警方立刻出动,准备逮捕李永鹤和李珍,没成想他们不在江南区的家中,而在郊外一间不起眼的出租屋里。

当警方赶到时,两人已经陷入昏迷,旁边手机播放着他们的自杀宣言,地上散落几个安眠药空罐。他们被送往医院进抢救,苏醒后被提审。

审讯室中,李永鹤显得相当无措懊恼,他承认抛尸金娜的事实,但否认自己主动杀人。

李称,自从妻子崔善亡故后,他始终无法释怀,一直想追随她而去。

为此,他准备了一杯含大量安眠药成分的水给自己,但这杯水却被来家里做客的金娜以为是营养剂而喝下,等李永鹤发现时,金娜已经断气。

当时的他不知道怎么和金娜家长解释,慌张之下,才做出了抛尸的决定。

调查员们进入李永鹤的家里进行搜查,有了更多重要发现——领带、大量成人玩具,以及电脑中的偷拍淫秽视频。

李永鹤还存了妻子崔善和十三名男子的不雅偷拍视频,并在网络上进行传播。

在新一轮的审讯中,面对确凿证据,李永鹤和李珍终于承认杀人事实,还原了作案过程:

崔善的去世让李永鹤欲望无处纾解,色急攻心下,他把主意打到女儿同学身上。

他叫来女儿,告诉她,“妈妈死了,家里需要一位新妈妈,我看那位金姓女生就非常合适。你把她约来家里玩吧。”

李珍根据父亲指令照做,并且端着那杯加了安眠药的水给金娜喝下。

等金娜陷入昏迷后,李永鹤给了李珍一些零花钱,让她下楼玩耍,短时间内不要回来。

紧接着,他试图对金娜实施强奸。因为李永鹤的男性功能已经出现障碍,于是他换着各种成人玩具折磨金娜。

在过程中,金娜苏醒了,看见自己赤身裸体躺在朋友父亲的床上,吓得惊声尖叫。

害怕兽行暴露的李永鹤用领带勒死了金娜,并收拾好犯罪现场。

而此时正在楼下游荡的李珍,接到金娜母亲朴明珠的电话,面不改色地向对方编造谎言。

至于李永鹤妻子崔善一案,还没等警方进行进一步调查,白某在自家蔬菜大棚上吊自杀,留下一封遗书,“我已经没脸再见乡亲父老,但我是被冤枉的,希望大家能帮我洗清冤屈。”

崔善一案,最终因为当事人大多身亡,没有证据,受害人家属也没有上诉,而不了了之。

煤气灯效应

虽然李永鹤进入监狱,证据确凿,但他的女儿李珍在审讯中多次为父亲开脱。

母亲被折磨,同学被杀害,为何她还对父亲死心塌地,甚至沦为帮凶?

后来警方研究了李珍的生活轨迹,发现这十几年来,李永鹤一直对李珍进行精神控制。

他一边对她进行家暴,一边告诉她,自己对她有多好,多用心帮她治疗,让她要多听话。

研究此案的犯罪心理专家将这种心态转变归结为“煤气灯效应”,即一方利用亲密关系打压另一方,逐渐摧毁她的认知,最终被完全控制。

“她为了避免痛苦,就追随加害者去赞同、帮忙家暴行为,显示出自己在照做的样子,给无助的生活找个出口。”

与李珍面谈的韩尚雅警长也说,“她的这种心理暗示已经成为习惯,在审讯期间对李永鹤稍有道德上的指责,她就会反驳,我爸爸不是这样的人!”

妻子崔善,可能也是因为类似的原因,无法逃离地狱般的生活。

狂徒无末路

李永鹤事件曝光后,公众震惊于多年来被他的伪善面具蒙骗。

当他被提起公诉后,对他判处死刑的呼声非常高。金娜的父亲作为原告证人出席,他在法庭上当场泪崩。

“我们夫妻俩因为太痛苦,真的不想呆在家里,怕看见孩子的遗物。我的孩子那时该有多痛苦啊,一想到她当时有多么的想找爸爸妈妈,我的心就像被撕碎了一样。”

2018年2月,李永鹤和李珍的一审判决下达。李永鹤被判处死刑,并限制减刑,从犯李珍因是未成年人,被判6年有期徒刑。

但到2018年9月6日,对李永鹤的二审判决中,他的死刑被推翻,改判无期徒刑,李珍的有期徒刑则从6年减刑到4年。

法官解释称,“虽然有必要将李永鹤永久与社会隔离,但还不到宣判死刑的程度。他的杀人行为是偶发性的,犯罪之前他的精神状态也是不安的,不能过于制造他有再次犯案的忧虑。”

有韩国媒体分析此案,认为死亡的金娜是移民来韩的中国朝鲜族这一点,是案件被轻判的原因之一。

在李永鹤的真面目被揭开后,他一直在强调自己成长过程中,疾病对他的伤害——是幼年时的畸形外表让他对外貌有了执念,是被霸凌的经历让他向往权力,是初中时家道中落让他想回到过去的好生活。

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韩国法律中胁迫13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犯罪刑罚会加倍,他狩猎少女做娼妓的年龄范围,是从14岁开始的。

二审宣判后,受害者家属当场抗议,民众也在联名上书青瓦台请求李永鹤死刑,很可惜,时至今日,法院依旧维持原判。

- 更多精彩好文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