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公车祸后,我偷笑着嫁他兄弟

subtitle
洒了白色 2021-09-25 19:4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天是方卫华的正科任命公示期最后一天。和前几次一样,我在人事下班前半小时,递交了举报材料。

我心想,只要我林晓丽还在公司一天,他方卫华就别想往上升。

方卫华是我亡夫刘亮的好兄弟。他俩同一年进的公司,被分在了同一个部门,还被安排住进了同一间宿舍。

刘亮长得高大俊秀,家里条件也不错,天生自带傲气;方卫华中等个子,皮肤黝黑,家里是农村的,气势明显矮一截。

刘亮一开始还有点不乐意,住在一起后,却庆幸无比,原因是方卫华勤快。

平日里,他不仅把宿舍卫生全包了,还经常帮刘亮跑腿。从食堂带个饭,去小卖部买包烟,到水果店里买些水果,只要刘亮使唤,方卫华就屁颠屁颠地帮着办了。

时间长了,刘亮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就时不时请方卫华吃饭,唱歌,逛酒吧,只不过方卫华怂得很,歌也不敢唱,妞也不敢搂。

但不管如何,随着相处时间越来越长,俩人的关系也越来越铁。

第二年,我也加入了公司。我们公司是一家规模挺大的国企,我在合同管理部,刘亮和方卫华在采购部。采购部的合同需经过合同管理部审核通过才能签订,所以我们三个经常见面。

虽然我性格耿直,有点脾气,但面容姣好,身材火辣,还是挺有吸引力的。

刘亮每次过来,都找些借口,和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有时还给我带点巧克力、娃娃一类的小礼物。方卫华偶尔也找我,但只谈工作,他的脸皮实在太薄,和我说几句话,就面红耳赤的。

没过多久,刘亮正式追求我,我也觉得他不错,就同意了。两年后,我们就结了婚。

方卫华也在我们结婚半年后,和一个女孩相亲结了婚。

婚后第二年,我生下了闺女,公婆有些不高兴,好在刘亮不介意,还说往后要努力工作,多赚钱养家。

说干就干,自从闺女出生后,刘亮经常工作到很晚才回家,全力为升正科做准备。而我为了支持他,向公司申请了一年假期,主动承担照顾女儿的重任。

我和刘亮各司其职,用心经营小家,我以为这样简单平凡的幸福会一直伴随着我。

没想到,这一切都被方卫华毁了。

在我闺女十个月时,有一回,刘亮和方卫华一起去厦门出差,说好的只呆四天,周五就回家。结果周四晚上,刘亮就给我打了电话,说计划临时改变。

原因是方卫华觉得,好不容易来到厦门这么美丽的城市,不顺便逛逛太可惜了,临时决定在厦门逛两天,等周日再回。

我觉得理由挺充分的,就没有反对。结果,就因为这一念之差,我的人生被彻底改写。

我的丈夫刘亮,在那个周六晚上,发生车祸去世了。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周四他和我打电话时还好好的,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我无法相信。

警察的调查结果显示,晚上十一点多,刘亮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时,像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没等红灯结束就穿行了,结果一辆货车为了抢最后几秒绿灯,突然加速。晚上光线不好,司机没看见刘亮,就直接撞了上去。刘亮当场就没了。

由于刘亮闯红灯在先,司机负次要责任,赔了十五万,案子就结了。

我活生生的丈夫就这样没了,怎么能这么容易就结案呢?

这件案子明明还有很多疑点,刘亮发生车祸的地方,距离公司的协议酒店很远,他去那里干什么?方卫华为什么没有和他在一起,他们不是约好一起逛厦门吗?

我揪着方卫华的衣领,歇斯底里地质问,他却耷拉着脑袋,来来回回就一句话:他和刘亮一起逛了一会儿,但因为喜欢逛的地方不一样,就分开了,他也没想到会发生意外。

瞧瞧,方卫华说得多么轻松,似乎一切都与他无关。可明明是他让刘亮留下的,如果刘亮按原计划时间回家,就不会出事了。

刘亮的死都是方卫华造成的,这个念头深深地烙在了我心里。

悲痛欲绝的日子持续了两个月,我的假期也到了。我把我妈接来照顾闺女,自己回公司上班,毕竟我还有闺女要养,日子还得过下去。

一年后,公司下发了正科任职公告,那上面竟然有方卫华的名字。

我的神经一下子被刺激了,我老公惨死,他方卫华还要升职,门都没有。

我到处收集资料,以便抓住把柄举报他。按国企制度,只要在公示期有人举报,且情况属实,就不能被任命。

皇天不负有心人。尽管方卫华看起来清廉无比,却还是被我找到了突破口。

说来可笑,方卫华的污点竟然是当年在厦门留下的。

那次出差,应该周五返回,但方卫华是周日才回的,他虽然没有报周五以后的住宿费,但却报了车票费。

如果换作私企,这也算不上问题,但方卫华是在国企呀,这就有作风问题的嫌疑了。

据说,方卫华事后已经写了详细报告,公司也没有额外支付费用,所以只要没人追究,这事就过去了。

过去?他想得美!在公示期最后一天下午,我向人事提交了举报材料,我要让方卫华尝尝过山车的味道,在即将登顶的最后一刻突然下坠,这样的感觉一定非常刺激。

此后两年,只要有方卫华的升职公示,我就会向人事部举报,方卫华自然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失利。

方卫华的老婆来求过我,让我放过她老公。

放过她老公?那谁能把我老公送回来?我不可能同意的,我这辈子就和方卫华死磕了。

后来,方卫华老婆受不了他一直不能升职,就和他离婚了,把儿子留给了他。

方卫华自己也很识趣,连着三年没再出现在公示栏上。

撇开私人恩怨,凭良心讲,方卫华的能力还是很强的,领导也很看重他,如果不是我一直举报,估计已经是副处了。

今年,三年没有动静的方卫华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悄悄登上了公示榜,他估计以为时间这副良药,已经把我的伤口愈合,能放过他了。

可惜,他太高估我了,对于我而言,这个坎估计是一辈子也迈不过去了。这不,我又拿着举报材料来到了人事部。

人事部长张姐,入职公司十几年了,她接下我的举报材料后,说要请我吃晚饭,顺便和我聊聊。

我有些不安,该不会她被方卫华收买了吧。

“晓丽,刘亮已经走了六年了,我觉得有些事情的真相该告诉你了,不然对方卫华太不公平了。”

真相?还有什么真相是我不知道的?我一脸疑问。

张姐喝了口水,向我讲诉了六年前刘亮出事的真相。

原来刘亮在我怀孕后,就另外找了人。那女人不是正经女孩,刘亮自然也没想过让她转正,但女人凭着漂亮的脸蛋,魔鬼的身材,抹了蜜的嘴巴,把刘亮哄得服服帖帖的,刘亮就三五不时地找她。

那次厦门出差,女人得了消息,就自己偷偷跟过去了。刘亮本来没打算在厦门逗留,可转念一想,有个美女陪着逛鼓浪屿,应该会别有一番滋味,就改了回去的车票。

刘亮想得周全,要是就他一个人留下来,自然会引起我的怀疑,便找了个借口让方卫华也留下来。

方卫华以前就听说鼓浪屿很美,觉得去看看也好,就答应了。他当时就要给领导报备,说推迟两天回去,但刘亮说由他统一报备就行,他是项目第一负责人,方卫华就信了。

周五一早,刘亮就把方卫华支开,自己去见情人了。方卫华一开始并不知情,只是觉得刘亮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但也没深究。

周六晚上,方卫华偶然得知,刘亮竟然是去陪情人了。他愤怒无比,在他的三观里,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兄弟身上的。

于是,他打电话给刘亮,命令他立刻回协议酒店,并且和那女的彻底断了,否则就要去公司告发他。

刘亮知道方卫华的脾气,就匆匆告别了情人,急急忙忙往回赶,没想到出了事。

这么多年,无论我怎么阻碍方卫华升职,他都没有把真相说出来,也拜托公司里几个知道真相的人一起隐瞒,一方面是因为他心里愧疚,觉得如果他不把话说那么狠,也许刘亮就不会出事;另一方面也觉得心高气傲的我,如果知道老公在外面有野花,估计得气死。

张姐本来想着时间长了,我能主动放下,放过自己,放过方卫华,也让刘亮在我心里留着美好念想。结果我却太执着,那么多年了还在纠结,所以才决定告诉我真相。

我听完之后,脑袋嗡地一下,整个人都傻了。

“这份材料我先收着,你今晚好好想想,如果你的决定还是要举报,就打电话给我。你如果没打,我就不往上报了。”张姐临走前对我说。

那晚,我想了许多,我花了六年时间去折磨一个人,同时也折磨了自己,把日子过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应该不会再做这样的选择,因为放过别人,才能放过自己。

更可笑的是,我一直折磨的还是一个一心为我着想的好人,就显得更滑稽了。

最终,我没有打电话给张姐,方卫华终于升了正科。

据说知道结果后,方卫华竟然激动得老泪纵横,看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没出息。

下班后,我拎了两瓶白酒,直奔方卫华家里。

方卫华看见我,吓了一跳。我不理他,径直往里走。我知道他儿子上寄宿学校,非周末不在家。

那天,我和方卫华边喝边骂,我骂他傻,也不知道为自己辩解,他骂我执著,这么多年也不放过他。

我俩一杯接着一杯,时不时痛哭几声,直到两瓶白酒见底,算是一喝泯恩仇。

后来,我就时不时去帮方卫华收拾屋子,这男人没女人还是不行,家里乱糟糟的。

一年后的某天晚上,在我收拾完屋子,准备离开时,方卫华拉住了我。

他红着脸,憋了半天,终于说出一句话:“你这每天来回跑,也挺折腾的,要不咱俩把证扯了,你搬过来住吧。”

见我半天不说话,方卫华急得满头大汗。

我在心里暗暗偷笑,嘴上却不言语,谁让方卫华这榆木疙瘩,竟然让我等了一年多,此刻就让他多着急一会吧。

窗外,一轮明月正冉冉升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