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围剿虚拟货币:交易非法、挖矿限期退出、比特币大跌8%

subtitle
时代周报 2021-09-25 17:56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周梦梅

整治虚拟货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全面升级。

9月24日,央行等部门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明确虚拟货币兑换等均属非法金融活动,并提出加强对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监测预警等工作措施。

同日,国家发改委等部门亦发布《关于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通知》,明确严禁投资建设增量项目,禁止以任何名义发展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一直以来,监管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都保持高压态势。今年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明确要求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河北、新疆、内蒙古、青海、云南、四川、安徽等多地已对虚拟货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开展专项整治行动。

这一系列整治剑指“挖矿”带来的高能耗、虚拟币炒作交易扰乱金融秩序等问题。

“开展虚拟货币‘挖矿’活动整治工作,一方面是挖矿活动能耗和碳排放强度高,对我国实现能耗双控和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带来较大影响,加大我国部分地区电力安全保供压力;另一方面,比特币炒作交易扰乱我国正常金融秩序,催生违法犯罪活动,虚拟货币成为洗钱、逃税、恐怖融资和跨境资金转移的通道,一定程度威胁了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指出。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当前政策主基调已经明确,那就是不设增量,退出存量,政策的主要方向就是与虚拟货币脱钩”。

“未来,中国将全面推出虚拟货币。监管部门早已明确定调虚拟货币属性,虚拟货币不是货币,也不允许金融财政活动和虚拟货币产生任何关联。”盘和林说。

受此影响,BTC、DOGE、ETH等价格纷纷下跌。截至北京时间9月24日19:30,比特币日内跌幅超8%,以太坊日内跌幅超10%。

虚拟货币全面非法化

自去年以来,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持续被炒高。今年7月下旬以来,比特币价格亦出现接连上涨,从2.9万美元一度突破至4.2万美元。

赚钱效应之下,投资者趋之若鹜,越来越多缺乏辨别能力的普通投资者进入币圈。与此同时,虚拟货币潜藏的诈骗、洗钱、非法集资等痼疾仍未解决,大部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不受法律监管,虚构交易、操纵价格、“断网”跑路、诈骗勒索等情况时有发生。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表示,在2020年第四季度和2021年第一季度,虚拟货币相关欺诈造成了近8200万美元损失,是上年同期的10倍之多。

央行支付结算司司长温信祥9月24日在中国支付清算论坛上表示,虚拟货币的匿名性使它更易成为违法犯罪行为的交易工具,利用虚拟货币跨境转移非法资金是其中一个典型场景。

虚拟货币乱象潜在的金融风险引起监管高度注意。央行称,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抬头,扰乱经济金融秩序,滋生赌博、非法集资、诈骗、传销、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危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

《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明确指出: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为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提供服务;加强对虚拟货币相关的互联网信息内容和接入管理;加强对虚拟货币相关的市场主体登记和广告管理;严厉打击虚拟货币相关非法金融活动;严厉打击涉虚拟货币犯罪活动。

虚拟货币正在全球均遭严厉监管。最近几周,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被禁止在英国、意大利、德国、荷兰、日本等地提供某些加密货币投资产品。韩国也加大力度打击利用数字货币偷税漏税行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新任主席根斯勒(Gary Gensler)更屡屡表态,要加强对加密货币的监管与投资者保护。

盘和林称,此次整治活动是规避虚拟货币带来的金融风险的合理举措。短时间内,民间C2C虚拟货币交易难以完全杜绝。但在未来,时机成熟之后相信监管会全面清退虚拟币交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釜底抽薪,禁止虚拟货币挖矿

虚拟货币“挖矿”活动指通过专用“挖矿机”计算生产虚拟货币的过程。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是2020年涨幅最大的资产类别之一。火爆行情带动下,矿工的挖矿收益迅速攀升,推动“挖矿”需求激增,各大采矿公司纷纷加购高算力矿机,希望通过提高算力来获得更高收益。

“挖矿”带来的超高能耗问题,已不容忽视。

“挖矿”需要高效的电脑矿机和巨量的电力来维持。剑桥大学替代金融研究中心的研究显示,截至2021年5月10日,全球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大约是149.37太瓦时(1太瓦时为10亿度电),这一数字已经超过马来西亚、乌克兰、瑞典等国的全国年耗电量。

事实上,国内近期多地面临着电力偏紧的压力,包括江苏、浙江、山东、广西、云南等在内的至少10余个省份供电紧张。

9月24日,华泰证券发表研报称,煤炭是今年涨幅最大的周期品种,尤其 8 月中旬开始,动力煤期货价仅 1 个月时间涨幅高达 50%。事实上,近一年时间我国电厂煤炭库存处于历史低位,供需矛盾较大,缺煤造成电力供应不足。

《关于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通知》明确指出,不允许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参与电力市场。文件指出,要加强电力市场秩序监管力度,对参与电力市场的企业用户加强甄别,不允许虚拟货币“挖矿”项目以任何名义参与电力市场,不允许虚拟货币“挖矿”项目以任何方式享受电力市场让利。已进入电力市场的虚拟货币“挖矿”项目,要限期退出。

“挖矿”不仅能耗高,更加剧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在“碳中和”趋势下,这一问题越来越受到重视。

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挖矿”活动与“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显然背道而驰。

数据显示,在没有任何政策干预的情况下,中国比特币区块链的年能耗预计将在2024年达到峰值296.59瓦时,产生1.305亿公吨碳排放,将超过捷克和卡塔尔的年度温室气体排放总量。

盘和林称,电力富余时,通过“挖矿”来降低损耗,“毕竟电网上的电不用也会消失”,但在环保节能大环境下,“挖矿”能耗问题已成为负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