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改嫁的婆婆70多了被对方扫地出门,姑姐说:妈,你绝不能回家

subtitle
深夜聊情 2021-09-25 15:58

我感觉老公 段鹏 不对劲,已经有好几天了。总见他背着我偷偷打电话,嘀嘀咕咕也不知说的啥,一见我就赶紧挂断,还打死不让我看手机。平时九点准时上床的他,现在作息时间也变了。有时我半夜起来上厕所,还见他在客厅里抽烟。那些烟雾像一朵朵升腾的蘑菇云,把他整个笼罩起来。我问他怎么了?他也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人家不说,我也不好撬他的嘴,只好用排除法暗自思忖:段鹏一个汽修厂的技术工,几十年的老技工,自己又不当老板,决计不会是工作中遇上什么难题。那就是生活上出问题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心里一惊,我一直自认岁月静好,莫非出了状况?儿子去年刚考上大学,家里没有房贷车贷困扰,两人的收入维持家用还略有剩余。而且婆婆在我们结婚不久就出去给人当保姆,后来找到了第二春改嫁了,这些年来往都少,也不存在婆媳矛盾。经济和家庭都没出问题,那就是精神上出毛病了!都说男人的三大幸事是升官发财死老婆,放眼四望,好几个朋友都因老公出轨离了婚,莫非段鹏也赶这潮流,在外面有了情况?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都是四十多岁、过几年就要当爷爷奶奶的人了,要真出个幺蛾子,还不叫人家笑掉大牙?我还没想好怎么和段鹏说,他自己憋不住招了,原来他改嫁十多年的老娘,要回家!“什么?回家?!”我像被马蜂叮了似的跳起来,不相信地望着他,嘴巴一秃噜蹦出一段话来:“怎么?在刘家呆不下去了?刘嗲嗲才死不到一个月,就要被扫地出门了?”“什么叫呆不下去扫地出门?怎么什么话一到你嘴里就这么难听呢?”段鹏一听炸了毛,指着我吼:“当初要不是因为你,我妈能去侍候那刘老头么?!”“你这叫什么话?!”我也吼回去:“你妈这是叫花子吃剩饭——自讨的,怨不得我!以后你们段家的事,我还不管了呢!”我懒得搭理这疯子,气鼓气胀摔门进了卧室。躺在床上,那些陈年往事像老电影,一一呈现在眼前。2我和段鹏恋爱时,他姐姐已经结婚生子了,只是离得近,加上要上班,孩子基本是婆婆带。

后来我儿子出生后,婆婆要照顾俩孩子,又都是男孩,一个比一个皮,打架争抢成了家常便饭。婆婆一个人护住了小的,就管不住大的,常常大哭小叫,把家闹成战场。有一回我下班回来,和段鹏姐姐前后脚到家的。一进门就见姐姐家大宝把我家小宝按在地上,敦实的身躯坐在小宝身上,呵呵笑着乱抓乱打。小宝到底小几岁,手脚乱踢乱舞,却挣不开大宝的束缚,急得哇哇直哭。厨房里传来婆婆的喊叫:“哎呀!祖宗诶!你们就消停会儿吧,别闹了!”要婆婆带孩子,却任由两个孩子自己在打架,这算什么事?带不了两个,你就带自己孙子啊,这样天天鸡飞狗跳的,有意思吗?我在姑姐的尖叫声中冲过去,一手提起大宝,一手在他的肥屁股上拍了两巴掌,嘴里厉声叫道:“叫你欺负小宝!叫你欺负小宝!”大宝没见过我发火的样子,连痛带吓,也大哭起来。姑姐心疼了,搂着大宝一边揉屁股蛋儿,一边朝我翻白眼:“两孩子闹着玩,又不会真伤着哪,你至于这样吗?”婆婆握着锅铲出来,脸色也不太好看。我正安抚委屈的小宝,见她们娘俩这态度,憋着的一口气腾地爆发了,不甘示弱叫道:“至于!太至于了!要是我家小宝打了你家大宝,你指不定会跳起多高呢!”于是两孩子的战争直接升级为大人的争吵,我觉得小宝小些,大的就该让着小的;姑姐觉得孩子打架不伤皮毛,没必要较真……吵到最后,两人齐声埋怨婆婆,怪她没看好孩子。婆婆气得把锅铲一丢,抹着眼泪说:“我辛辛苦苦给你们带孩子,好没落着,倒落得一身埋汰,我还不如给人当保姆呢!”这话赶话赶上了,我冲口而出:“那你去做保姆啊!真是的!”

3谁知过了两天,婆婆突然宣布一个惊人消息:她找了份工作,照顾一个瘫痪在床的老婆子,包吃包住还每月拿五百块工资。我懵了,那句要她去做保姆,不过说的气话,哪真有这念头?别说五六十岁的老娘去给别人端屎端尿,别人会不会戳我们的脊梁骨,就眼前这局势,我也需要她帮忙带孩子啊!段鹏一听也急了,声音都变了腔:“妈,你要缺钱,我给你就是,都一把年纪了,何必要去服侍别人?别人要骂我不孝呢!”我也小声说:“妈,你要不在家,小宝谁带呀?要不我也给你五百,你别出去受那罪了!”婆婆一声冷笑:“你们说得好听,我才不依你们的!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我自己赚钱养老,不靠你们!”姑姐听说这事,也赶来劝,说她把大宝送幼儿园,婆婆只用带小宝,就会轻松些。她哭着说:“爸走得早,妈把我们养大不容易,如今老了,儿孙满堂了,哪能去给人家当老妈子呢?我们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啊?”可任我们好说歹说,婆婆坚持要去当保姆,当天就收拾东西走了。为了这事,段鹏和我大吵了一架,说是我逼走了婆婆。姑姐也怪我,说是我小肚鸡肠容不下人,就一个婆婆一个姑姐都要吵架,天生的独骨头!可婆婆一口咬定是自己要去做事的,与我们无关,亲朋好友一番劝说,才让段鹏没再找我的茬。婆婆放着自己的亲孙子不带,去给别人当保姆的事传开了,成了坊间的大新闻,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我和段鹏是贪图老娘那五百块的高工资,把老太太当腊骨头啃,也让我背上了恶媳妇的骂名。小宝也因为没人带,不到两岁就被我送进了幼儿园。别的孩子蹦蹦跳跳,小宝路都走不稳,免疫力也低,在幼儿园受的罪真是一言难尽。为了这些,段鹏没少和我吵,说婆婆历来心气儿高,要不是我伤了她的心,她怎么会一定要去打工呢?每吵一次,我对婆婆的怨恨就增加一分。婆婆似乎也有气,出去再没回来过,就连段鹏和小宝生日,她也没个电话。4过了几年,婆婆照顾的那家女主人撒手而去,我们都以为婆婆这下该回来了吧?谁知那嗲嗲不肯放婆婆走,非要她留下来照顾。老头儿的儿女都不在身边,这样一个孤老头子,一个单身老婆子独处一室,外人会怎么想?那老头儿也懂味,直接和我们商量,要和婆婆领个证,光明正大在一起。段鹏姐弟自然不同意,有句骂人的俚语叫嫁了你的娘,这年头又不是没饭吃,谁愿意真把亲娘嫁了?老话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无可奈何。婆婆和那嗲嗲一个要娶一个要嫁,我们哪能拦得住?婆婆不顾我们阻拦,和老头领了证,正式改嫁。老头有退休工资,儿女又是做生意的,条件比我家好多了。由此我们更落下了贪财嫁母的恶名,被熟识的人耻笑。其实这些年婆婆并没给我们一分钱,甚至都没怎么来往,有时我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个婆婆,潜意识里认定婆婆会在那个家养老,与我们再无牵连。可现在嗲嗲新丧,婆婆就一再打电话来说要回家,这消息对我来说真的就是晴天霹雳,一下把我打懵了。

只是明明可以出口恶气,我怎么更不痛快了呢?段鹏和我谈崩,只好给姑姐打电话商量对策。自从婆婆改嫁后,姑姐说她娘家只有段鹏一个亲人了,又和我们亲近起来。姑姐马上赶过来,黑着脸拍着桌子叫道:“下堂不认亲生母!当初是她不顾脸面非要嫁的,这会儿子人家不要她了,又想起亲生的儿女来,哪有这么好的事?能出力的时候尽顾着他们家了,现在要人照顾了又回头找上我们,没门!绝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们!”她咬牙切齿地说:“那家儿女怎么这么无情呢?我妈好歹给她们当了十几年的娘,怎么能他家嗲嗲才咽气,就急吼吼赶人家走呢?真当人家是门后的草鞋,想用就用,想丢就丢呀?”我冷笑道:“你以为真拿妈当娘待呀?当佣人还差不多!他们自己父母病了都不管,哪有这闲心管别人的娘?”这话又戳中了段鹏的肺管子,他呼哧喘着粗气,脸色由白转红,又转为颓败的灰,白了我一眼骂道:“怎么说话这么难听呢?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5姑姐的意思很明确,不能就这样让婆婆回来,赖也要赖上人家,毕竟婆婆和他家嗲嗲是领了证的,要他们赡养合理合法。理是这个理,可那家三番四次跟段鹏说,要我们把婆婆接回来,还说把嗲嗲的安葬费给婆婆,算是这些年的补偿,以后就两清了,不用再来往。话说到这份上了,人家甩包袱的动机和决心显而易见。我能想象他们对婆婆会是怎样一副嘴脸,要不也不会逼得傲气的婆婆放低姿态说要回家。

他说公公走得走,年轻守寡的婆婆为了养大他们姐弟,也为了避免是非,生生把自己逼成了男人。蜂窝煤自己做,水管电器自己修,哪怕累到晕倒,也绝不向外人开口求助。几十年下来,那种好强自立的性子,已经长到了婆婆骨头里,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我想,也许正是这种性格,才会让她被儿媳和女儿同时指责时,痛下决心去给别人当保姆,想凭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我心里泛酸,总说别人不给我们养娘,其实我们自己呢?婆婆生养段鹏几十年,到最后想回家,还不是要看我们乐不乐意?撇去利益的成分,我们又比那家儿女高尚多少?我知道段鹏的心思,毕竟是自己亲娘,他不忍婆婆在外受苦受气。又怕我不同意接婆婆回来,到时候闹得大家都不愉快。其实这么多年我也常常在反思,如果当初我不是冲动之下说了那句话,也许就没有后面的这些事了。说到底,造成今天这个局面,我也有责任。我也是女人,也有老的一天,谁也没有穿越时空的本领,预知自己的未来。

我还没有明确表态,意想不到的是,婆婆竟然亲自给我打来电话。她的声音再没有当年的气势,有了点小心翼翼的试探。她说她想回家,说她这些年也攒了些钱,加上老头的安葬费,她的养老金应该也够了,不会加重我们的负担……我的泪涌了上来,一个人不管有多坚强,到老了都是孤单寂寞的吧?要不婆婆也不会老了还要和那嗲嗲领证结婚了!可世事无常,谁又能把握后面的事呢?我感觉心中有什么东西瓦解了,哑着嗓子说:“妈,这是段鹏的家,也是你的家,你想回就回吧!”挂了电话,我抹了把脸,冲杵在一旁的段鹏喊:“还站着干嘛?去把次卧收拾一下,接咱妈,回家!”有人说婆媳是天生的仇家,如果你是当事人,会做什么样的选择呢?欢迎大家在评论区发表自己的观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