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清秋随想

subtitle
太湖梅子 2021-09-25 11:4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常去湖畔走走,初秋的时节原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光。

想起林语堂说秋天的况味:“ 大概我所爱的不是晚秋,是初秋,那时暄气初消,月正圆,蟹正肥,桂花皎洁,也未陷入凛冽萧瑟气态,这是最值得赏乐的。”

园子里的桂花零星开了,细碎的淡黄色的花瓣如星如雨,微风吹过,暗香浮动,桂子的温柔穿梭在树梢,落在人的眉间。

湖水柔柔地拍打着青黛色的石头,泛起细碎的浪花,秋阳下像一盆盆的小珍珠,很是可爱。

喜欢这样的清秋,一个人静静地走路,静静地想着心事。

湖边石桥边泊着两条小船,默默地相偎相守。

桥头开满了粉色,紫色,白色的百合花。百合花意味着吉祥如意,其实,人也可以像植物一样简单生活,内心从容而身体舒缓。

长长的栈道伸入湖中,栈道尽头有一只小亭子,亭角上婷婷立着一对白露,静静地相依相伴。

湖畔有大片的芦苇荡,在秋风中摇曳轻吟,记起诗经《诗经·蒹葭》中的诗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蒹葭”是什么样的植物?原来,却是水边一丛丛的芦苇,在秋风中随风起舞的芦花,在我眼中,它竟然也有一种浪漫的美。

(浅紫色的百合花)

隐约听得远处有人在唱戏,静心听听,竟然是《双珠凤》,文必正的唱词:“好一个禅林清幽境……”

情不自禁也唱了一声“好一个禅林清幽境呀……”

记得少年时和小仪伴一起在小学的操场上第一次看《双珠凤》,戏中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文公子,美丽多情,聪明智慧的霍小姐,真正是美啊!

站在秋风里,回想儿时和小伙伴一起痴迷文公子霍小姐的情景,轻声唱了一段戏词:我为小姐珍珠凤, 遣返僮儿来府中, 久别高堂信不通; 我为小姐珍珠凤, 自春至夏愁重重; 我为小姐珍珠凤, 朝朝相思夜夜梦; 纵然你失落珠凤非有意, 我却是慕才而来访娇容。

心里忽有些伤感,当年一起唱戏的小伙伴在九岁那年就离开了人间,她在那个世界还会记得《双珠凤》么?又或者今日我在湖边吟唱,她听得到么?

(这种小鱼儿名字叫串条鱼)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有的人在戏里跑龙套,惊鸿一瞥转瞬即逝。

有的人是花旦小生青衣,一丝不苟演到谢幕。

人生是一场戏,我们既是那个看戏的人,亦是那个演戏的人。所以时常会把一场假戏,生生做了真,如痴如醉地沉进去,演尽悲欢。又会把一场真戏,糊涂地弄了假,以为自己是旁观者,就那样白白地耗损了华年。

到了中年,已经从人生的舞台上退下来,收起锋芒,甘愿当个配角,跑跑龙套。

性格自然是平和婉转了,随缘随和便是意境。

其实拆穿一个人多没意思,年纪大了就喜欢看人演戏,精彩的地方还可以给你鼓鼓掌,若有兴趣可以陪你演一集,所谓看破不说破,人生大智慧。

世人情苦,原因不外如是自己小气却要求对方慷慨;自己潇洒放荡却要求对方感情专一——说到底人都是自私的。

兰因絮果,花开花落总有时。

走在清秋里,如流往事,涛声依旧。人啊,消除执念,便可寂静安然。愿每个人在纷呈世相中不会迷失荒径,可以端坐磐石上,醉倒落花前。

真正的寂静,不是无声。

真正的思念,不是无声。

(黄色的百合花)

(湖畔的芦苇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