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房东大妈偷听租客,等着装修好了再赶人,结果空屋无人再租

subtitle
韩玥故事集 2021-09-25 11:12

这几天因为要跨年,小胖的腿都跑细了好几圈。挨家拜访送肉,谁让咱人胖却辈分小哩!昨天去了老道爷家里一趟,这老头自己在家蒸了一锅螃蟹正要吃,见我来忙不迭的去扣锅盖,晚啦,我早闻着味儿了。

于是乎,螃蟹黄酒就着老道爷讲的故事,还真有点晕乎乎的“年味”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道爷平日节省,都是来我家蹭饭吃,像这种自己花钱买的,通常都是因为老道爷刚做完了一场法事,那谢钱他拿着别扭,不过夜就花干净了。

果然,老道爷这次讲的故事,是有些让人叹息:

事主是城南一个旧社区的张大妈,五十多岁不到六十,找上了老道爷说是家里要“驱鬼”,这鬼要是不走,她可就要被逼死啦!

原来张大妈在那个社区里面有两套老房子,五楼对门,她和丈夫住着一套,把另外一套租给了一对小夫妻。

那房子实在是有年头了,破烂不说,隔音也不行,张大妈坚持不换房,就是为了等着那一片拆迁重建,将来都要留给她两个大孙子哩!

租房子的小夫妻三年前搬进来的,那时候附近的房价都低,张大妈为了不让房子闲着,一个月八百块钱租给了他俩,当时签了一年的合同,留了点押金。后来合同到期了,也没有重新签,都嫌麻烦,就住着对门嘛,每个月敲敲门也就把房租收上来了。

这对小夫妻,男的叫阿刚,女的叫小月,一看穿着打扮和日常过日子,就知道是穷人家的孩子,阿刚是一个洗车工,小月站日用品柜台的售货员,阿刚的乡下还有生病吃药的爹娘,花销不断,小两口早出晚归的,赚的钱总是不够花,小月常常抱怨,阿刚的脾气不咋好,听烦了就动拳头。

张大妈退了休,整日待在家里,最喜欢趴在门缝听对门吵架,社区里的其他老太太,都乐意围着张大妈,听她“神采飞扬”地学着小两口打架互骂,平日见到了阿刚和小月,还都要撇撇嘴,一副看不起的样子,好像小两口穷得要跟她们借钱一样!

虽然如此,那两年也算是过去了,可今年上半年,旧区竟然建了一座大大的商务楼,一下子附近多了许多来求租的上班族,租金也炒起来了。张大妈就动了将小两口赶走再租给别人的心思。

求财求利,本是无可厚非,可坏就坏张大妈的小算盘上:

今年小月的肚子鼓了起来,是怀孕了,不像别人家有了孩子欢天喜地的,小月和阿刚为了留不留下这个孩子,吵了无数的架,小月为母心慈,可阿刚自知养不起又觉得伤了男人的尊严,拳头敲在了墙上也敲在了小月的身上。

后来可能是两家老人发了话,这孩子也就留了下来,到了七八个月份的时候,小月不能再去上班了,就每日留在家里养胎。那时也正是张大妈打谱赶他们走的时候。

那天张大妈趴在墙上,居然听到对门难得的有了欢笑声!原来是阿刚路上救了一个心脏病发的老大爷,老大爷家人为了感谢他,到他单位上送了锦旗,还送了两千块钱,报社的人也跟着去了,阿刚的老板脑筋活,这么好的广告机会哪能放过,当即又拍板给了阿刚一千块钱的“奖金”,小夫妻一下子多了三千块钱,看彼此都欢喜顺眼多啦!

张大妈听着小月跟阿刚商量,孩子就要出生了,她和阿刚吃苦不要紧,可总不能让刚出世的孩子就看着这油腻发霉的破屋子,吃着蟑螂老鼠爬过的灶台做的饭吧,既然有了这笔钱,就把屋子收拾收拾,也不枉他们为人父母一回!

阿刚在外边被人夸奖“好心善良”,心里也美滋滋的,竟然破天荒的答应了。小月高兴是自然的,隔着墙的张大妈更高兴:她知道那房子有多老旧,想要提高租金租给别人,一番粉刷修整是免不了的,听得小夫妻俩要收拾屋子,她眼珠一转,暂不提要收回房子的事情了。

等到对门墙壁也粉刷了,灶台也重搭了,危险的电线电路都收拾好了以后,张大妈拍开了小夫妻的门,说如今的行情如此,你们若是继续住呢,就一个月一千五百块钱,先交上半年的。要是住不起呢,这个月底就赶紧搬走,新租户排着队等着呢!

当晚张大妈听着对门吵闹还不以为然,都吵习惯了,他们必定是租不起,赶走他们自己是一举两得呢!

哪成想阿刚心疼刚花进去的钱都打了水漂,将怒气都撒到了小月身上,说要不是你个败家娘们瞎嘚瑟,能平白亏了钱吗!

阿刚骂到气急,也不顾阿月挺着大肚子,踹了她几脚,结果阿月一个想不开,从阳台上就跳了下去,一尸两命啊!

张大妈“如愿”收回了房子,可这房子死了人,竟然闹起了鬼,别说对面屋里有鬼住着,张大妈每天晚上九点钟,在自己家里就能准时听到对门吱嘎嘎的响,隔着门缝一瞧,一道白影子飘飘悠悠的没进了门里,那可正是以前阿月下班到家的时辰!

张大妈心里“有鬼”,吃不下睡不好,对门那房子也没租出去,她自己的家她都不敢再住了,总觉得黑暗里听得小婴儿嘎嘎的哭笑声,没办法才求到了老道爷的身上。

老道爷自然是去了,法事也做了,小月的鬼魂虽然没有变成厉鬼,可成了心有执念的母子鬼,呜呜哭诉说她和“孩子”没有地方去,她想让“孩子”看看妈妈为它准备的新屋子啊。

阿刚跑的不见了人影,张大妈咬着牙拿了钱,给小月母子做了超度法事,那点装修钱都赔了出来,还背负了两条人命的罪孽,别说她自己的那两套房子,因为这事,社区邻近的三五栋楼都没人敢租了,那些曾经围着张大妈听故事的老太太,如今看她像是扫把星,挡了自家的财运,明里暗里的说她要遭报应,不得好死哩!

老道爷拿了张大妈的谢金,可是嫌那钱腌臜,一股脑地都买了大闸蟹!

老道爷讲完母子鬼的故事,嘿嘿一笑,问我这螃蟹香不?我咂了咂嘴,真是感觉不对味,嘴里心里也说不上是心酸还是愤怒,小月的死,是对暴躁的丈夫失了望,还是对狡诈贪婪的房东伤了心?更或是这个世界对她太多的恶意,让她实在难以承受?可怜了无辜的孩子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