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军官,你距离世界一流军队的干部还有多远?

subtitle
老班长 2021-09-25 09:3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教员有句名言:“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

很多时候,政治路线的确定虽然比较难,但只要是想好的,没有私心的,或者没有被骗、被吓破胆的,总是比较容易确定的。同样的政治路线之下,能不能把事情办好,关键就看各级干部了。

不记得是哪个资本家说的,即使被拿走了所有的工厂、产品、资金,只要还拥有员工,就能东山再起。事实上,从三国到西游,从封神到水浒,团队建设对事业成败的决定性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干部问题,落实到世界一流军队建设上,就是军官问题。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军官队伍建设成什么样,基本上就可以决定了军队会建设成什么样。

军官的第一素质,永远都是牺牲

1989年,联美电影公司拍摄了第16部007系列电影《杀人执照》,把特工那种杀人和被人杀的生活表现得淋漓尽致。

军官,属于那种以摧毁敌人为目标,以随时准备被敌人摧毁为准备的群体。

中国的古人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有层次的人说:太平总是将军造,不让将军见太平。

没文化的人也说:瓦罐不离井边破,将军不免阵上亡。

一个不想牺牲的军官,永远不可能是一个合格的军官。

林彪说过:战术原则千万条,敢打是第一条。

有些人为什么不敢打,说来说去不过是怕死而已。好听点是怕别人死,难听点就是怕自己死。

一个没有做好牺牲准备的军官,也永远不可能是一个合格的军官。有领导曾经说过,军人永远只有两种状态,一种是打仗,一种是准备打仗。

这就意味着,军人随时都有可能要付出牺牲的,并且这个牺牲是最宝贵的生命。

让军官拥有牺牲精神,必须拿出比生命更宝贵的东西来换取。百年沉沦的时候,军官们愿意牺牲的报酬是民族解放、国家独立,“为了新中国,前进!”绝非一句口号而已。

抗美援朝、抗美援越、珍宝岛保卫战、对越自卫反击战,军官们付出牺牲的代价是国家的尊严、社会的发展、人民的幸福生活,“牺牲我一个,幸福千万人”,是引导无数军官牺牲奉献的根本。

国家独立、民族复兴、全民幸福、国人尊严,永远是激发军人特别是军官牺牲奉献的内在动力,少了这些东西,把军官矮化成为混口饭吃的人,得到的只能是很会做生意的军商,或者有奶就是娘的军阀。

军官的最大力量,只能来自专业

打仗是实打实的、硬碰硬的。很久以前刚当兵的时候,还经常听上过战场的老领导反复强调:这个或者那个不做好,可是要死人的。

没做好可是要死人的标准,造就是军队很多反人类、超常态的要求。比如,曾经连续练习某个出枪动作上万次,就是为了形成肌肉记忆,确保只要一出枪就能准星、缺口和目标三点一线。

直到某些高科技的理论家们认为这种训练不科学,结果就是后面训练出来的军官,再也达不到百发百中的程度。

军队是要打仗的,军官是要指挥打仗的。只要是打仗需要的,再无聊的事都要去做,再没有前途的事情都要去学。

比如:某位战友曾经用两年的时间,反复背诵东南沿海和南太地区各类航线、岛屿、港口的基本情况,确保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规划出装载港口、进出道路、攻击航线和返航路线。

后来,据说可以用计算机测算了,这门苦活也就没有人愿意再干下去了。

世界一流军队的理想是打什么仗有什么样的武器装备,世界一流军队的现实却是有什么装备都要打赢敌人。

即使是号称世界霸主的美军,在阿富汗也得骑着毛驴满山跑,并且还打了败仗。

军队的专业,绝不是跟风随雨的专业,而是把每一个技能练到极致的专业。

如果把各种各样的所谓信息化、系统化、大数据等等半桶水当成专业,真的是会死人的。

军官的核心能力,不能离开担当

1930年5月,针对当时红军存在的教条主义思想,教员专门拟写了原题为《调查工作》的文章,后来以《反对本本主义》为人所知。

本本主义、形式主义,表面上看好像是一种工作方法问题,实际上是工作担当问题。

什么都不想担当,自然要怎么简单怎么来了,怎么能推脱责任怎么来了,而推脱责任的最好办法,就是用会议落实会议、用文件落实文件,就是上下一般粗、照搬照抄上级的规定。

中国历代战争史上,一直都有着“画虎不成反类犬”的传说。

比如:“失空斩”里的马谡,就曾经套用韩信背水一战的故智,准备依托绝地大败魏军,结果是把大好的局势给葬送了,搞得诸葛大军师只能搞出个空城计,然后就挥泪斩了。

想不画虎不成反类犬,唯一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如同岳武穆向宗泽所说的:“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打仗最怕的就是过于规矩,军官最需要的就是敢于打破定势的没规矩。

如果军官全部都只会守规矩,并且一个比一个比着守规矩,那不是军队,而是保姆了,甚至连保姆都做不好。

军官的最大危险,不过来自算计

《红楼梦》中对王熙凤有个“聪明累”的判词,人所尽知的一句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小命。”

部队是一个整体,最不能做的就是算计,特别是相互算计。

前段时间大学生军训的时候,网上又有人惊诧于为什么二十一世纪了,军队还在用“连坐”的方法,还搞什么一人犯错、全体吃药。

幸亏还有明白人告诉他们:这是培养集体主义精神的有效方法。

一支有战斗力的军队,与没有战斗力的军队相比,十分重要的就在于有没有凝聚力,会不会为了战友而牺牲,有没有“自己死、战友活”的精神,而这,是与“算计”特别是精致利已主义的算计格格不入的。

周星驰的《国产凌凌漆》中,黑化了的间谍机构负责人有句名言:哪怕是一张卫生纸,也有它的用途。

实际上,只要是真心为了部队,一心为了胜利,真正愿意为国家、为民族牺牲一切的人,总是能在战争中发挥出作用的。

反而是那些看上去人五人六、满嘴仁义道德的人,往往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出卖国家、出卖祖宗、出卖战友。

历史上有“仗义每多屠狗辈,无情最是读书人”的故事。现实生活中,一批批的“公知”“恨国党”“带路党”,哪个不是精致利已主义者呢?

军人应以能打仗、打胜仗作为唯一的根本的追求,而不能以当大官、发大财作为奋斗的目标。实现前者,需要有各种制度机制为保障,陷入后者,同样往往是由于种种制度机制造成的。

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千载之下,历久弥新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