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对于军人,涨薪重要,职业化更重要!

subtitle
老班长 2021-09-25 09:3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些天,总是有人问起职业化、军衔制。

政策集训,释放红利。

涨薪已是必然,提升起始薪资,吸引更多的人加入。

开年释放的红利,现在才刚刚开始。

这些“红利”文件的出台和下发,更有助于军人职业化的深入发展。

但在思考涨薪的背后,心里反复琢磨,涨薪是最重要的吗?

重要,但军人职业出路,比涨薪更为重要。

无论庙宇多么豪华,关键是看“念经人”能否把“经”念好。

前几年,为了较好的规范军队的人员的福利待遇规定,总部层面专门下发了《关于规范完善军队人员有关福利待遇的若干规定》,但从落实情况来看,又有多少单位去不折不扣的落实呢?

动车接站“羞羞答答”,领导怕出事;给各级发放福利,怕被查出来超支发放,与其这样,最终还不如不发。

总有一些单位、一些环节落实起来与文件规定不一致,说白了,就是某些人欠担当、怕出事之后“乌纱帽”不保,在他们在心里,只要是可不落实的事,坚决不落实,因为只有不落实,才可以在这件事上做到绝对安全。

军人职业化,为何比涨薪更重要?

“涨一涨,动一动”这可能是大部分人的心理写照,在基层还不少,“吃大锅饭”的也大有人在。

为什么有部分人特别希望涨工资?无外乎两者:一者确实拖家带口的,一个已婚军人养足全家,所有的经济来源于一份部队的工资,在单位属于老黄牛那种,工作、训练上是出类拔萃,一份工资干出了10个人的活;

一者是涨的越多反正也不影响什么,在单位也是混个脸熟,干工作也是推一推就动,不推就躺着,就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一份工资超过了10个人的活。

劳动力不等价,但得到的经济成果却等价,劳动力不等价,甚至也会影响一个人的走留。

记得前段时间跟一个转业的主官聊天,谈到如今部队体系下的涨工资,他说:“我当营职主官,担的是一个单位的责任,头发都干白了,工资却比不过本单位兵龄少我几年的士官……”

不同人看这段话,可能得出的答案不尽一样。不管正确与否,说真的,这里面可以提炼出两点:

第一点就是兵龄的认定价值。兵龄短但责任主体少,拿的工资甚至超过兵龄长责任主体多的。

第二点干的多的经济减值。一个基层营职主官干的头发都白了,天天要承担的责任是多大的心理压力,不负责任的干,上级机关过来检查就会觉得主官干的不称职,白拿那么多钱的工资;

负责任的干,上级机关过来检查也会觉得主官干的不错是应该的,可以干的更好,称职要继续干的让领导放心,让士兵舒心,你说一个主官,他要是能顶住压力还好,晋升有望的话,他可以以“鸵鸟式”的心态继续干,但要是顶不住压力的主官,又被家庭长期分居的困窘所牵绊,晋升上又受到排挤,有几个愿意继续干的,不走才怪。

第三点就是公允价值的集中体现。如果该主官,即使头发干的都白了,责任主体过大,承受的压力山大,但涉及到核心的经济价值有了公允,心里多少还是基于理解的,毕竟一份劳动力等价于一份经济生产成本。

但问题就在于公允价值得不到集中体现,不公平的待遇再现出一个主官愿意干的程度有多大,不能天天让马儿跑,不给马儿吃草,部队是讲究牺牲奉献的,但毕竟人存在于一个空间体系里,不得不考虑经济成本。

劳动力变现,是最体现一个人对公允价值的。你为公司创收,就可以拿到额外的奖金或补助,这就是你个人为公司出了力,你的劳动成果有了价值的体现。

我们今天在谈付出,在谈回报,其实基于的都是一定的制度考量,有高效率的制度考量,所付出的劳动力就会变成一种经济力。

当然,在现有军队体制条件下,劳动力一时无法变成一种对等的经济力,该怎么办?

短时间好像涨工资能解决我们现有的问题和焦虑,但是从长远来看,军人的职业,单靠涨工资是远远不够的,它必须建立一套完整的保障链条——

军人职业化。

军人的职业化,怎么理解?

简单而言,就是“心有所属,念有所盼,老有所依”。

比如,对职业化培训、晋升、调整、使用等诸多方面进行了明确和规定,但明确归明确,这些规定最终还是由“人”来操作,最终能不能真正的做到公平公正的用人,才是这些文件规定能否真正落实的最终关键。

比如,人员培训、晋升、使用、发展、交流等诸方面牵涉到个人利益发展的问题上,更应该做到真正的公正,特别是帮着刚刚步入军营的年轻军官,共同设计好个人的发展路径,任其综合全面的发展,力争使每个人都成为强军重任的一员。

比如:在使用干部方面,可以建立各类的数据库,把个人的履历信息,年龄、学历、甚至特长都输入进去,针对某个岗位可以自动化的匹配一个大的范围,然后采取上级指定与下级举荐相结合的方式,共同决定某个人、某个岗的任职条件,这样更有助于加强人力资源的管理,也更有利于让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的人来到适合自己的岗位上来。

比如,在我的理解里,职业化,无非要解决的就是“五个字”——衔、职、路、保、退。

具体一点,就是怎么定衔的问题,要凸显“衔”有价值感;

怎么衡量任职的问题,要突出“职”有使命感;

怎么解决路径的问题,要夯实“路”有获得感;

怎么落实保障的问题,要强化“保”有厚重感;

怎么解决安置的问题,要确保“退”有尊崇感。

《士兵突击》里有这样一段对白,意味深长。袁朗对初入特种兵A大队的许三多和成才说:“这里的军人职业化,基本上都是尉官以上军官!”

尽管袁朗这里的“职业化”,并不等同于我们如今所提的“军官职业化”,但他的这句话有一层很明显的言外之意:这里的军人只管自己好好训练,其他的事“职业化”都设计好了。

也可以理解为,军人职业化后达到的效果应该是,脑子里永远有任务,眼睛里永远有敌人,肩膀上永远有责任,胸膛里永远有激情。

我本想很冠冕堂皇地写上一段文字:“职业化、军衔制,是一个复杂的制度体系、系统工程,包括分类管理、任职资格、选拔培训、晋升退役、岗位轮换、福利待遇等诸多内容”,可是想想还是没有这样落笔。

因为,无论什么样的制度体系,具体到普通人身上,最终都会化作简简单单的情感、情绪。

人都是普通人,都活在情感中。

是人,就很普通。军人,也是人,难免不为“五斗米”而折腰,把军人的职业化跟涨薪挂钩,尝不可?

军人职业化的目标就是减少二次就业,以军人职业为终身职业, 但是长干不是说说,如果工资结构没有足够的吸引力,相信很难坚持到最后。

调整军人工资结构,增加工资收入的比例系数,普涨和调整工资结构一体两面,但当务之急,显然还是从全局调整工资结构。

为什么大家期盼军人职业化的同时,也盼涨工资?

最后说一句,“山高有攀头,路远有奔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