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小鹏理想接连破发,亏损之下如何支撑高市值光环?

subtitle
汽车大事记 2021-09-24 20:23

2020年,蔚来、小鹏、理想的意气风发,众人是有目共睹的。但是一年的光景过去了,眼下“蔚小理”在投资市场的光芒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近日,回归港股的理想和小鹏均跌破了发行价,在9月21日的港股汽车股整体回调中,理想汽车跌超6%,小鹏汽车跌超4%。近半年来,“蔚小理”三者在美股的表现也是持续回归理性,今年五月股价甚至一度出现腰斩。

相较之下,特斯拉虽然同在五月份出现回调,但是目前已明显回升。近日甚至有相关机构预测,特斯拉有望在五年内达到万亿美元市值。

同为造车新势力,同为美股新能源汽车明星标的,“蔚小理”三巨头在千亿市值泡沫破裂之后,却似乎陷入了无力回天的低迷。

所以,“蔚小理”的好日子到头了吗?

01 2020一路高歌,2021归于平静

对于“蔚小理”而言,2020年可以说是三者光宗耀祖的元年。

对于蔚来而言,一方面获得70亿元的战略投资,同时也得到了合肥政府的大力支持,总部成功落户合肥。

成功续命的蔚来,这一年里不仅销量实现持续攀升,从月销余量不足两千辆增长至月销七千,股价更是实现了10倍级增长,从年初每股4美元的低谷,一度爆发至年末每股48美元,翻了足足11倍,全程是一路高歌,毫无疲态。

而作为后来者,理想和小鹏接连在去年7月下旬和8月下旬登陆纳斯达克。所谓后来者居上,二者的初登场也算是揽尽了资本市场的目光。

理想汽车发行价每股11.5美元,开盘价达到15美元,上市当天股价大涨43.13%,市值达139.17亿美元。在接下来的一年内一度大涨至每股47.7美元,超过开盘价的3倍。

小鹏更是不甘示弱,开盘即是23美元的高度,上市首日大涨41.47%,市值达150亿美元,11月一度暴涨至每股74.49元,相比开盘价上涨了225.6%。

更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作为一家上市不到五年的造车新势力,去年8月蔚来市值超越了通用汽车、法拉利、宝马、上汽等一大批传统车企,全球上市汽车公司中排名第六,今年年初甚至一度超越大众,登上全球车企市值季军之位;小鹏也一度超越本田、上汽,理想汽车进入全国车企市值前五名,超过了广汽、东风、长城等一批传统车企。

但是正如一句粤语民谚所说,有多久风流就有多久折堕。

进入2021年,度过2月份的股价高峰之后,“蔚小理”三家的股价开始进入一段漫长的裹足不前时期。今年上半年,三者股价均持续走低,其中理想和小鹏在今年5月的芯片短缺风波中,一度回调至接近上市日开盘价。而蔚来在起起落落之间,目前回到了每股36美元低位,几乎与今年5月的最低谷相差无几。

而更为惨淡的是,在美股提振无望的背景下,理想小鹏接连于七八月回归港股上市,但是这一次股价不仅没能再次上演去年数倍上涨的利好局面,近日更是双双跌破发行价。

对比之下,同为造车新势力但位居全球车企市值顶峰的特斯拉,虽然5月也曾出现一定程度回调,但是近期已出现明显的回升。此外近期还有机构指出,其有望在五年内突破万亿市值,马斯克本人甚至对员工表示,特斯拉股价有望突破3000美元。

曾经光芒四射、羡煞旁人的“蔚小理”,如今终究回归到了平平无奇的境地。

02 泡沫撑起繁荣,在危机之下回归理性

事实上,对于年轻气盛的“蔚小理”超越一众传统车企的高市值,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其中夹杂着多少泡沫。

特斯拉2012年交付首款量产车Model S参数图片)时,市值只有20亿美元,到2017年销量突破十万的时候,市值达到576亿美元,市值翻了近29倍,用了5年。这背后,除了汽车销售,还有特斯拉的太阳能、电池等产业作为支撑 。

再看“蔚小理”,蔚来从2018年二季度开始交付,小鹏从2018年四季度开始交付,理想从2019年四季度开始交付,资历最老的蔚来在终端市场只走过了三年,2020年年销量达到4.3万辆已是三者的榜首。

4.3万辆的年销量规模,与今年年初突破千亿美元的市值显然是不匹配的。

更关键的是,尽管三者今年3月份开始均实现了毛利率转正,但是本质上,三者仍未走到盈利临界点,尚处于亏损状态。数据显示,在2021年第一季度,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净亏损分别为5.87亿元、2.36亿元、11.90亿元。

所以,早在去年11月股价大涨开始,就有众多业内人士指出,“蔚小理”不久将不可避免迎来一轮强力的挤泡沫过程。

而今年一轮又一轮的市场危机则成了击破泡沫的导火索。

一方面,是2020年四季度末开始酝酿爆发的芯片短缺潮。受此影响,理想下调了2021年第三季度的车辆交付预期至24,500辆,较此前25,000至26,000辆的交付量预期减少了500至1,500辆。蔚来销量更是在八月环比下滑26%。

其次,几个月前蔚来汽车疑因辅助驾驶引发的恶性交通事故,使得原本引以为豪的智能座舱、辅助驾驶技术,如今反而为消费者带来了不少的技术恐慌,引发市场的低预期。

再者,就是不得不提的新一轮造车新势力崛起潮。今年以来百度、小米、OPPO等跨界企业接连宣布造车,因此资本市场对于“蔚小理”的关注度自然也难免被分散,投资者期待在跨界新势力寻找新的投资机会,在新生力量面前,“蔚小理”不再是唯一的宠儿。

2020年,泡沫撑起了高涨狂潮,到了2021年,一波接一波的危机与挑战触发了挤泡沫的开关,利空行情之下股价回归理性,一切属于意料之内情理之中。

某种意义上说,当前的“蔚小理”,才是更加真实的“蔚小理”。

03 何以解忧,唯有扩张

那么,曾经辉煌的“蔚小理”就只能到这了吗?

在展望未来前,我们得先看清楚眼前的现实。

同为造车新势力,特斯拉不仅有五十万辆的年销量,还有全球多国别市场的广阔生产布局,前景是清晰可见的。而如今的“蔚小理”,一方面未能实现盈利,另一方面销量规模也并未能突破10万辆。

所以,要想实现股价进一步的突破,三巨头本质上要做的是要实现盈利以及产销规模上的扩张。

此前,在理想港股上市的招股书中,理想预告了未来两年的新车计划。理想汽车正在开发配备下一代增程式电动动力系统的X平台,并预计明年发布基于X平台打造的首款车型,尺寸将对标宝马X7奔驰GLS。此外,基于X平台研发的另外两款电动SUV,将在2023年推出。

此外,今年5月还有消息指出,理想将接手北京现代第一工厂,知情人士提供的文件显示,该工厂总投资为60亿元,计划于2023年投产,2024年工业产值达到300亿元。据了解,该工厂成功接手后,再加上常州工厂的产能,理想汽车的产能将大涨到50万辆,达到当前的5倍。

而蔚来方面,一方面选择布局欧洲市场,计划于今年9月在挪威开启全新ES8的交付,ET7将于明年登陆挪威市场,并计划将“中国模式”复制到挪威;另一方面还与合肥市政府合作共建合肥新桥智能电动汽车产业园,打造智能汽车产业集群,园区先期投入500亿元,规划整车产能每年100万辆,电池产能每年100GWh。

而小鹏方面,对于欧洲市场,小鹏一直在努力试探,继G3车型出海近一年后,8月下旬,首批小鹏 P7也开始出口挪威。

其次,在产能布局上,小鹏汽车总裁顾宏地近日在一场电话会议上表示,小鹏汽车或许会考虑收购不太成功的竞争对手,以在未来扩大产能。此外,今年5月,曾有业内消息指出,从2023年到2025年,小鹏计划推出3款新车,到2025年产品序列将达到7款左右。

由此可见,作为初创车企,也作为造车新势力的领头羊,“蔚小理”三者对企业发展的关键是有清晰认知的——相比起表面上的股价波动,长期的发展才是企业成长的根本。

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曾对外表示 “公司内部并不关心短期股价,更多考虑到高效便捷的融资渠道,储备足够弹药进入下一阶段竞争”。

何小鹏在去年的内部信中也提醒员工:“要重点关注自己的事业,不要只盯着股价的短期起落。短期的经营效果会使股价急剧上扬,同样地,也有可能导致急剧下跌。只有关注长线的收益,才能获得个人和企业的真正成长。”

对于当前仍处于成长期,销量尚未能突破10万辆级别的“蔚小理”而言,过于高涨的股价未必是一件好事,反而可能带来难以预计的泡沫危机。

所以,股价高涨固然让人兴奋,但是一味盯着股价跑没有意义,唯有将每一个扩张的脚印落到实处,股价自然水涨船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