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42军军长化妆赴江边,突然跳下去!水面下建桥,全军主力一夜过江

subtitle
南宫钦文史 2021-09-24 20:05

2020年10月中旬,一场特别的纪念活动在广州举办。

参加活动的来宾们基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即他们与入朝作战的42军战士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譬如吴继华,就是42军军长吴瑞林的儿子,头发花白的老人手持拐杖站在主席台上,向来宾与世人介绍当年42军在朝鲜作战的情况,引来台下来宾们阵阵叹息。

时间能抹去很多东西,却湮灭不了波澜壮阔的曾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42军的后代们告诉世人,他们相聚在一起纪念42军入朝作战70周年的用意,正是希望人们能永远记住,70年前的10月,他们的父辈,放弃了安定幸福的生活,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毅然告别亲朋,高举中国战旗,昂首挺胸跨过鸭绿江。

奋勇杀敌、不畏强权,击败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一振华夏军威。

告诉别有用心的他国之人,谁若犯我中华,我中国儿女必定迎难而上,虽远必诛!

他们说,父辈是他们的骄傲,也是中国人的骄傲。作为后来者的我们,必须将父辈视作楷模,效仿他们用一生护我中华安危!

01,入境朝鲜:42军最先接受任务,主动请缨进行侦查

时间回到1950年3月,刚刚解放鄂西北和川东、川北的42军来不及歇口气,即收到上级命令,全员进入黑龙江,至北安地区解甲归田,开垦荒山野地。

军长吴瑞林和政委周彪立刻召集战士,安排一系列行程,带领将近6万名官兵,徒步200余里赶到火车站,乘坐铺着稻草的闷罐车,经一周左右不停歇地晃荡,抵达目的地。

谁知一下车,依旧残存白雪的东北就给战士们来了一个“下马威”:呼啸的冷风,穿着厚重棉服的老百姓,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荒地,都让战士们的心头渐渐浮现一丝凝重的情绪。

但历经诸多炮火战场的42军战士怎会被现实轻易压垮?

他们在吴瑞林等领导的率领下,只用3个月时间,便开垦187万亩荒田,建造20万平方米营房,修建300余公里公路,可谓是改造大东北绝对的主力力量。

在那个荒芜又偏僻的边陲,战士们很难与他乡的亲人联系,可心系祖国的老将们却无时无刻不关注着国家大事。

当从收音机里听到美军入侵朝鲜以及毛主席和周总理的严正讲话后,吴瑞林一边吸了一口烟,一边问自己的老搭档周彪:“老周啊,你说按照现在这个形式,咱们42军是不是也得南行啊?”

周彪眉头一皱,视线落在翱翔的雄鹰身上,回答道:“你想去,我也想去。”

吴瑞林笑笑,续言道:“当初首长把咱们调到北疆,怕是早有考虑啊。”

话罢,他即叫来作战处的处长,吩咐他日后别再参加劳动了,专心组织几个参谋,多听广播,多收集朝鲜半岛的资料,把侦察和军务两处尽可能扩大一番。

4个月后,依然埋首在日复一日开垦荒地中的吴瑞林终于等来了他一直等待的转折:东北军区的司令部派人给他送来一封让他速到军区面谈的信件。

吴瑞林不敢耽搁,立时放下手头事务,迅速赶到火车站,登上军区专列,到了沈阳车站。

高岗和副司令贺晋年等在高家,一见到吴瑞林就对他说:“中央下达新指示给你了。”

声音甫落,不等吴瑞林应答,即向他介绍起当前形势和让42军在7至10天内整装待命的命令。

高岗特意叮嘱吴瑞林:“目前我手里只有你们42军,没有其他部队。时间紧迫,我不留你叙旧了,你现在就回去,任务必须保密,不能打电话打电报,只能当面交代。”

晚上10点,吴瑞林回到军部,马不停蹄召开军委会议,面传上级命令,并集中意见,做出一系列指示,于7天内准确无误召集42军各部,赶到指定地点。

7月中旬,最先接受相关任务的42军全员驻扎通化。

2天后,军区首长再度叫来吴瑞林和周彪,表扬了他们的集结速度,并传达中央指示:42军必须搞好和美帝国主义的军事训练,考虑并研究与其作战时会遇到的问题;提高全队认识,充分估计作战对象。

会议结束后,吴瑞林向高岗提出想先化妆前去勘察地形的请求。

他打算和作战、侦查两处处长乘车深入朝鲜,沿途绘制地图,做充足的战前准备工作,高岗欣然同意。

随后,吴瑞林返回驻地,召开军委会议,向大家传达中央指示,做出10项相应措施后,按照计划开始侦查工作。

他们化装成列车员,身穿铁路工作服,搭上了前往平壤的火车。

到了平壤,又换乘向北的班次,经熙川、江界等地,仔细观察沿途地形。

重回平壤后,他们再次换车经熙川到满浦,回到中国辑安,来回几遍,非常谨慎认真。

02,过江准备:“水下桥”如何修,全军团结必能胜利

火车路过鸭绿江时,吴瑞林和同伴远远看到有人涉水过江。

此后,他又和同伴亲自来到鸭绿江畔,发现江水最浅的地方不足膝盖高,最深是江中心,也仅比膝盖高了一点点。

吴瑞林暗想,先前一直困扰他们的车辆过江难题应是找到了解决办法,只要直接涉水而过便可。

他们用胶轮大车悄悄做实验,却发现车辆过江的速度十分缓慢,有违“兵贵神速”的前提,是以吴瑞林几人决心要找到铁路桥和浅水地段,设想将河床修理平整、坚实来解决问题。

在此期间,偶然回想到他们在通化寺庙里发现的,伪满时期遗留下来的大量石条的吴瑞林突发奇想“修建水下桥”的念头。

他思考,倘若把石条平铺在江底,是不是就能令水下变得平整坚实,方便车辆快速通过?

吴瑞林叫来两名处长,让他们带领工兵营去研究和执行修桥任务。

并提前预想到石条不足的情况,又去通化找来地委书记,请他出面帮忙解决问题。地委书记张雪轩慷慨向吴瑞林表示:“你要多少木料,我就能提供多少,它们都是现成的;至于石条,我发动工人帮我们采打一些吧。”

7天后,动员500余名工匠打石条的张雪轩没有辜负吴瑞林的期待,成功完成任务。

随后,吴瑞林和他的同伴准备3套过江方案:

一是从铁路桥过江,桥上铁路由木头和石子组成,桥面凹凸不平,是行军速度的主要影响对象,可如果在铁轨中央铺上一层木板并用钉子固定,露出铁轨,如此便能实现不影响火车通过、又能加快行军速度的预想。

吴瑞林命士兵制作大量抓钉和木板,尝试铺设了一下,只用1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即完成桥面铺设,为部队快速通过创造了有利条件。

第二个方案是吴瑞林早已准备好的“水下桥修建计划”

在执行计划前,吴瑞林再度化妆回到鸭绿江畔,沉默盯着江水片刻,突然一言不发地跳入冰冷江水里,亲自找到了一个符合他要求,江面宽、江水浅、水流慢的地段。

陪同在侧的参谋们见状,急忙把面色发白、冻到说不出话来的吴瑞林扛出水面,紧急送到岸边“烤火”。

之后,吴瑞林叫战士们运来寺庙现有的石条,修建了2米左右的水下桥,并亲自尝试,发现此方法完全可行,故而他当即请工匠多打石条,全面开启筑桥行动。

即便敌机常在江面侦查,也察觉不了江下活动。等到水下桥建造完毕,吴瑞林亲自驾驶重型吉普车通过桥面,证明试验成功。

此后,吴瑞林又叫士兵在鸭绿江两岸修建公路,并用高粱玉米杆掩藏。

为了防止“水下桥”只是“短期消耗品”,吴瑞林在某天夜晚再一次命10辆大卡车从公路下水走了两个来回,验证“水下桥”的结实程度,解决“倘若敌军炸毁铁路桥,大军无法过江”的设想。

第三个方案是行动上解决“快”的难题,吴瑞林组织1个步兵团提前实验,仅用39分钟即全员完成渡江。

以此推算,吴瑞林确定42军9个步兵团战士能在6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全部渡江。

难题解决后,吴瑞林特地将42军战士分成2批,分别接受集训,确保全军战士在不耽误工作的同时,加强自身力量,做好出国作战的准备。

1950年10月初,吴瑞林和周彪等人乘专列抵达沈阳,与“兄弟部队”领导等人同住宾馆,并在早餐时遇到前来看望他们的贺晋年。

有人问贺晋年叫他们来沈阳的目的是什么?贺晋年笑着表示一会儿就知道了。吃完饭,大家一同上楼开会,见到了彭德怀和高岗两位上级。

彭德怀招呼众人入座,严肃告诉大家,他此次前来,就是想听听各军准备情况的。

在高岗的主持下,各军领导以军团号次序依次发言。

吴瑞林排行倒数,认真向首长们介绍了42军准备情况,并说42军全员情绪高涨,已做好充足准备。哪怕仍有部分小问题尚未解决,但也影响不了大局。

彭德怀追问是什么问题?吴瑞林回答:“背包带的问题,尚未得到落实。”

彭德怀表示此问题关系到战士出行,问吴瑞林是否计算过倘若全员一人一条背包带,能用多少布匹?吴瑞林回答约在五六十匹左右。

彭德怀又问东北军区库存多少?贺晋年说一百余匹。彭德怀点点头,立刻致电远在北京的周总理,请他帮忙。

周总理毫不犹豫揽下此事,迅速调拨布匹运到各军驻地,解决了这个看似很小的难题。

吴瑞林在彭德怀应下布匹一事后,眨眨眼,顺势又向上级提出另外一个问题:“首长,我军坦克武器有些少。”

彭德怀反问:“你们不是有许多火箭筒吗?”

吴瑞林点点头,应道:“相较其他军,我们的火箭炮确实多一点儿。”

话罢又回答了彭德怀关于火箭炮口径的问题。

待到所有人汇报完毕,彭德怀总结道:“我军此次出国作战,是在党中央、军委和毛主席的直接领导下进行的,我们都做足了准备,树立了必胜的信念和敢战的信心。

我们一定要尊重朝鲜领导人,团结朝鲜人民,爱护朝鲜人民的一草一木,尊重他们的风俗习惯。

我们要相信,就算我们遇到挫折和困难,只要全军上下团结一致,就一定可以战胜困难,取得胜利!”

03,一夜完成:不提困难积极克服,7小时安全迅速过江

会议结束后,吴瑞林和周彪急匆匆赶回军部,当即召开军委会议,传达中央指示与彭德怀讲话。

他将此次会议当作动员会,提出日后42军若遇到什么难以解决的难题,应由自己积极克服,尽量避免给上级添麻烦。

此后,42军果然如他所言,无论在朝鲜战场上碰见怎样问题,均未曾向上级提过半点儿意见。

1950年10月8日,毛主席正式下达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的命令,42军改称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2军。次日,42军接受作战任务。

10月12日,42军领导在辑安召开军委会,做了动员和部署。

10月16日下午6点左右,作为先头侦查部队的42军战士在孙照普的率领下,开始渡鸭绿江:先是步兵从铁路桥通过,接着其他部队从水下桥通过。

同时,上级要求在铁路桥和水下桥两侧设立纠察队,由作战处与政治部两位处长组织过河。

就这样,在预定方案的安排下,42军全员只花费了7个小时便安全、迅速地渡过鸭绿江,没有造成半点儿损失。

1952年11月28日,金日成在朝鲜举办家宴为即将回国的42军战士践行。

他特意叫来吴瑞林,忆往昔,他夸赞道:

“你们42军真了不得,不仅创造了水下桥,而且一夜之间所有主力全部安然无恙过了河。

这一点,对我们朝鲜的军事很有意义,我们朝鲜是个江河很多的国家,特别是在南方区域,我们推广和学习了你们的经验,非常有用!此外,你们42军在战争中挖坑道和地洞,修地下长城,给美军的进攻带来阻碍和麻烦,也值得我们学习!”

42军用实际成绩,向全世界展示了属于中国军人的智慧和品格,它值得中国永生崇敬与纪念!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