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香港纪律部队涨薪建议获批,港媒:警员起薪超过2.6万港元

subtitle
环球网资讯 2021-09-24 19:28

【环球网综合报道 记者赵友平】香港特区政府新闻网24日下午发布新闻公报称,香港立法会财务委员会今日(24日)批准了《纪律部队职系架构检讨报告书》中所提出的与薪酬及增薪点有关的建议,港府欢迎有关决定,并期望在落实建议后,各纪律部队的职系架构和薪酬待遇能继续有效吸引和挽留人才。香港“东网”称,香港纪律部队警员起薪将超过2.6万港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香港“东网”称,《纪律部队职系架构检讨报告书》中提及,所有招聘职级的起薪点提高1个薪点和顶薪点提高2个薪点,以警员为例,起薪增至每月26190港元,顶薪则增至38365港元;而入境事务助理员职级的起薪点则额外多1个薪点,即22725港元。

香港公务员事务局局长聂德权表示,自上一次纪律部队职系架构检讨在2008年完成后,香港的社会和经济环境均经历了重大转变。2019年连串的暴力事件、2019年的新冠疫情,以及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大大增加了纪律部队的工作和压力。这次纪律部队职系架构检讨所提出的建议,以及立法会对有关建议的支持,体现了港府及社会各界充分肯定纪律部队同事一直以来无惧挑战,紧守岗位,迎难而上。

另据港媒此前报道,香港人事编制小组委员会会议8月27日曾召开建议落实纪律部队职系架构检讨相关建议的会议,全数议员赞成,议程获得通过。其中包括,改善香港警务处初级警务人员职级的薪级,招聘职级(即警员职级)的最低薪点提高1个薪点(由25380港元提高至26190港元)和顶薪点提高2个薪点(由36290港元提高至38365港元),第二层职级(即警长职级)的最低薪点提高2个薪点(36290港元提高至38365港元)和顶薪点提高4个薪点(47080港元提高至55080港元),以及最高职级(即警署警长职级)的最低薪点提高2个薪点(44380港元提高至47080港元)和顶薪点提高3个薪点(62340港元提高至69535港元),其他纪律部队亦有不同程度的调整。

延伸阅读

要求爱国,有港警离职,这样最好!“爱国者治港”是必须条件

完善香港选举制度高票通过,得民心、顺民意,众望所归。

“爱国者治港”成为了基本要求也是最低要求,但近来香港媒体爆料,有不到10名警员,在特区政府要求公务员签署声明或宣誓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后离职。

对于这样的情况,香港警务处助理处长陈民德表示,警队没损失,甚至这些人的离开,对警队或者对他们自己或许更好。

警察在香港

对于香港警察,我们了解的多是来自电影电视里的形象。

刘德华在电影中的香港警察形象

在香港,警务处人员是政府部门中人数最多的,占到了香港特区整个公务员队伍的近五分之一,香港警察对维护香港社会秩序稳定起到了重要作用。而又因为薪资待遇高,所以在香港,警察是个受爱戴、人气高的职业。

正在执勤的香港警察

但是随着在“占中”行动后,出现了七位警察被香港区域法院判两年刑期的情况,原因是他们对占中分子动用了一定程度的暴力。但这些戴着英式假发的法院表现出了明显双标,对袭警、恶意破坏的港独暴力分子进行轻判,对维护秩序进行反击的警察予以重判。

而在之后的香港暴乱,警察直面暴徒们肆无忌惮的伤害,包括冲击防线,袭警、攻击警署及宿舍,威吓警察和家人的人身安全。不只如此,他们还受到更多无理的指责——被形容成黑警,在西方媒体中的报道中被抹黑、丑化。

在香港暴乱最严重的那段时间,他们全靠信念坚持维护法纪。

香港警务处前副处长刘业成表示,那段时间是他人生中最艰苦、最忧虑、但最光荣的日子。

“爱国者治港”宣言

国安法的出台让香港“黑暴”肆虐的动荡局面逐渐平歇,选举制的完善让香港民众看到长治久安和繁荣稳定的希望。

必须爱国者治港,才能让香港稳定发展。

香港特区政府公务员事务局局长聂德权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务员是香港政治体制里的重要部分,(爱国)是他们理所当然的责任。我们通过宣誓、签署声明的做法,让同事对于他们本身有的责任要求和担当有清晰的掌握,还有更透彻的明白。我觉得这个对我们公务员队伍做好支持特区政府施政,落实好特区政府的政策措施是有非常正面的作用。

大家都期待和平,希望有个稳定积极的社会环境,所以,那些拒绝签署声明或宣誓拥护《基本法》、也拒绝效忠香港特区的港警在想什么?

不过不管他们想什么,“爱国者治港”是硬性规定,存有异心的人不能留在队伍里当害群之马。

所以正如陈民德说的,警队没损失,这些人离开,对警队更好。

香港警察的未来

陈民德表示,未来十年可能有平均每年800人退休,这可能会导致人手青黄不接。就此,特区政府批准了2000年6月1日之前入职、属公务员旧制的警务人员,可申请延长退休至60岁。

网友们热情提出建议,不够可以从内地招啊。

香港选举法完善的查漏补缺,意味着归属感的回归,同样代表着拨乱反正、焕然一新。据报道,3月11日,香港警察学院中式正步步操培训结业,各纪律部队,包括警务处、入境处等单位,都从以前的英式队列训练改为解放军步操。这,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步操训练

完善香港选举法,意味着真正地抹掉英国在香港留下的痕迹,坚决不让国外有心势力找机会钻空子,再拿香港说事。(晋玄)

延伸阅读

香港选举制度被修改 反对派叫嚣:一朝退到回归前

【文/张释之】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在这次人大开幕时,就《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所作的说明中提出,要“形成一套符合香港实际情况、有香港特色的新的民主选举制度”。

3月11日下午,全国人大会议已正式通过上述《决定》,从有关规定以及指明的改革方向来看,将要进行的选举制度改革,将大幅缩小直接选举的空间,并对参选者资格严格把关。反对派当然照旧反对,认为有关改革是倒退,是推倒过去20多年的民主进程,一朝退到回归前。

回归之时,香港开启选举政制不过短短十数年。

1980年6月,香港政府发表《地方行政模式绿皮书》,在统治香港近140年后,提出要建立一套新的地方行政制度,用以咨询民间意见;1981年1月再发表《地方行政白皮书》,掀起“代议政制”帷幕的一角。

1982年终于在区议会引入民选元素。当年490个议席,132席民选,其余为政府官员出任的官守议员、政府委任的非官守议员和当然议员(新界区27个乡事委员会主席)。严格而言,这个引入有限民选因素的尝试还不能与“政制”挂钩,因为区议会不过是就市民日常生活事务向政府提供意见的基层组织而已。

视频截图

1985年9月26日,港英当局进行香港立法局史上首次间接选举,才正式开始了香港的“代议政制”。全部(包括总督在内)共57名成员,24人经由选举团和功能组别间接选出,其余为港督委任的非官守议员22人和官守议员11人,最主要官员布政司、财政司和律政司均为当然官守议员,港督任立法局主席。当年参与投票的选举人仅约2.5万人,当选者中6人因无竞争对手而自动当选。

此后,1987年5月,港英政府发表《1987年代议政制发展检讨绿皮书》,其中提出了包括1988年立法局引入直选的各种可供选择方案,同年11月港府公布,共收集到的13.4万份市民意见书中,67%表示不赞成“八八直选”;1991年立法局才有直选。

到了1992年,末代港督彭定康上任后,当年10月在其第一份《施政报告》中即公布了一整套政制改革方案,将行政、立法两局分家,两局议员不再重迭,且大大强化立法局的功能,目的是使之发展为一个“有效地代表市民”“制衡政府的独立组织”,从体制上彻底改变了港英政府一向的“行政主导”原则。

随之,彭定康提出关于1994至1995年选举安排,除了降低选民年龄,通过将功能组别法团投票改为个人投票和增设9个新的功能组别,大幅扩大立法局直选选民人数外,还扩大区议会职能,取消除新界区议会当然议员外的其他所有委任议席,并由直选区议员组成立法局选举单位之一的选举委员会。

彭定康(资料图)

彭定康的政制改革方案,事实上已与全民普选立法机关相差无几。有关措施或者把《基本法》抛在一边,或者借与基本法接轨之名,大肆扭曲基本法的原意,其后中方虽然愤而“另起炉灶”,但彭定康政改方案造成的深刻影响,即香港社会很多人对基本法的理解,深深打上了彭定康政改方案的烙印,这一点是非常难以扭转的。回归后反对派口中所称基本法,其实早已脱离了基本法的本源,而大多只是回归前疯狂变革灌输给他们的概念而已。

基本法附件所规定的2007年后各任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只给出了路线图,并无明确的时间表,但香港反对派人士却坚持认为,2007年后就应该落实“双普选”,否则就是中央政府言而无信,一方面是因为这些人自身的偏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上述原因。

基本法起草后期,因苏联、东欧剧变和中国国内政治风波而煽起的大幅加快“民主选举”的期望,连同港英当局的一系列政改操作,注定了基本法在特区的实施,将无法遵循“根据香港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两项原则。

从1987年市民意见书显示香港大多数人不认同“八八直选”,到彭定康所安排的1994至1995年选举方案,其中只不过短短7、8年,这期间还基本上只是在做民意和舆论的动员准备,要论直选的真正实践,回归时只能说是刚刚起步。

以上就是特区选举政制所建基的基础。很明显,这个基础是非常薄弱的。建基于这个基础之上的香港特区“民主”实践,是未学会走路就开始跑步,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产生了一批又一批不关心香港民生发展、一切为反而反的街头与议会斗士,这些人不知政治妥协为何物,以中央政府在基本法中“五十年不变”“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诺作为自己为所欲为的坚实盔甲,早已让香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经历“占中”和修例风波中的黑暴横行后,香港社会已发生了质的改变。反对派中的不少人,直接与国家为敌,与外国势力连手,其中的“揽炒派”剑锋所指,不仅是特区的管治权,而且直接是中央政权。

中央政府如今将“爱国者治港”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完全是香港的实际情况使然。正如港澳办夏宝龙主任所说:

“环顾世界,几乎所有国家和地区竞选公职的人都要努力通过各种方式展示自己的爱国之心,都是比谁更爱国。唯独在香港,竟然有人把对自己祖国的反叛作为政治资本来炫耀,甚至以反对国家、抗拒中央政府、妖魔化自己的民族为竞选口号,在宣誓就职时极尽丑陋的政治表演,真是咄咄怪事!”

中央政府隐忍20多年,才终于下重手解决问题,从反面证明了,回归以来,中央政府对“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有坚定维护的诚意。若真像反对派所说,过去他们只是反抗中央的“干预”而已,那他们反而应该步步为营才是,而不会发展到肆无忌惮的地步。

中央政府的香港政制改革措施以选举制度为核心,目的就是让“反中乱港”者不能东山再起,“爱国者治港”成为主旋律和社会现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53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