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能够从事这份永远在发展的工作,很充实

subtitle
上海一中法院 2021-09-24 19:2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推进队伍教育整顿工作,弘扬英模精神,上海一中院推出五位先进人物,展现人物风采,凝聚榜样力量。今天推送上海一中院行装处信息管理一科副科长朱奇的先进事迹。

上海一中院开通视频号啦~

记得关注、点小红心哦~

2021年2月初,上海一中院收到了一封古稀老人的感谢信,信中老人对上海一中院搭建“集资诈骗案件被害人信息核对平台”赞赏有加,极大地方便了像他这样腿脚不便的老人。对此,该平台负责人——上海一中院行装处信息管理一科副科长朱奇很受鼓舞。

“能够让尽可能多的人感受到司法的便利,法院信息化才有价值。”

一说起这个平台,朱奇就停不下来,

“平台看似简单,但其背后,却集成着最先进的技术。”

朱奇作为负责上海一中院应用软件开发的骨干,集资诈骗案件被害人信息核对平台不是他组织开发的第一款软件,也不会是最后一款。用他自己的话来说,

自主创新是永恒的旋律,智慧法院建设一直在路上。

01

国货真不如进口?

他不信

80后的朱奇成长于改革开放巨变的时代。他对小时候生活的变化记忆犹新,特别是电视机这种稀罕货。

第一台是幼儿园时买的进口彩色14寸电视机,祖孙三代吃了晚饭就一定会窝在奶奶房间一起看新闻联播;读小学时,父母又添置了国产彩色18寸电视机。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长辈们说“进口的彩电就是比国产的好”,朱奇也用他自己的眼睛体会到了两者的差距:尽管国产的屏幕更大,但是进口彩电的信号就是比国产的好,没有重影、没有雪花。

“所以,国货真的不如进口吗?”

小小年纪的他就有了这个疑惑。

2001年,朱奇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系,亟需添置一台电脑。他记得当时在徐家汇顶着众多国外品牌猛烈推销的攻势,最终还是选择了一国产品牌电脑。

因为那个时候该品牌是国内市场第一家推出液晶屏电脑的厂商,国外厂商还没有跟进。

后来他发现尽管电脑屏幕可以是国产的、最先进的,但是几乎所有计算机领域的专业书籍还必须得看进口的。

此时,朱奇有些不解,并希望自己能做点什么,随后他攻读了本校软件学院硕士。

2008年,朱奇研究生毕业入职某知名外企,服务政府用户。

朱奇目睹了我国部分政府用户不得不花高价购买国外垄断企业的软件,此时,他做了一个影响终身的决定——报考公务员,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让政府机关用上我们自己设计的软件。

所谓缘分,就是在十多年的时间里就那一年有且仅有一个信息技术岗位招录的名额,而恰好让朱奇遇到了。上海一中院向他张开了双臂,也让他走进了自主创新研发软件的大门。

02

缺乏法学背景咋办?

他补短板

朱奇来到上海一中院技术科时,恰逢审判管理系统这一法院核心软件升级改造之际。

专业对口的他立刻投入了工作,但由于缺乏法学背景,第一次会议就给了他当头一棒。

“发送到排期”“发送并排期”“审限中止”“审限中断”诸多一字之差的专业术语,让他一头雾水。

领导建议他在业余时间自学相关诉讼法,从此他养成了每天睡前看一个小时法学专业书籍的习惯;同时,朱奇积极调整心态,把每次会议都当作一次小课堂,多请教、多思考、多积累;此外,他以技术为切入点开展工作,带领技术人员一起啃起了对标最高法院案件数据标准的“硬骨头”。

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梳理了百余张数据表、千余个字段、数千条字典项,新系统彻底实现了数据标准化。

通过此次核心系统升级改造项目,朱奇得以迅速熟悉法院业务和工作机制,夯实了未来工作的基础。

2015年,朱奇负责开发的合议庭评议系统正式上线,成为上海最先在实际业务场景中探索语音识别技术运用的法院。

2016年,在没有任何经验可循的条件下,朱奇作为技术骨干参与上海一中院承接的最高法院第一届司法大数据专题研究工作。

技术上,他与技术团队冒着酷暑先后参观了上海电信产业园、上海公安经侦总队等单位,通过引入电信在大数据技术方面的跨界力量充实上海一中院软件开发能力;

业务方面,他与刑庭同仁建立周例会机制,对阶段性成果进行严格质量评审,从哪些信息需要采集、从哪些维度展开分析、分析层次如何细化,到界面的布局和配色、展现和交互等进行充分研讨。

在汇报小结期间,朱奇用详实的数据、真实的系统,全方位汇报了金融诈骗犯罪的大数据分析成果,首次承接任务即获一等奖。

自此,他持续参加了“互联网金融司法大数据分析”“司法改革背景下执行效率司法大数据分析”专题协作任务,不断提升自身专业所长和调研能力。

经过四年的积累沉淀,2019年底第四届“非法集资案件特征、趋势和防范分析”课题于全国一百多家法院中脱颖而出,获全国唯一的特等奖。

如果说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先进技术是武侠小说中武林高手的内功,那么业务创新、模式创新则是外在招式。

内外兼修,两者并重,才能真正把软件做好

朱奇如是说。

2020年,一集资诈骗案执行进入退赔发放阶段。

这类案件被害人众多,线下接待往往人山人海的画面,几名法官被千余名被害人里三层外三层团团围住,解答被害人关注的问题,但奈何被害人人数和法官人数的悬殊比,一直如此线下接待肯定不是良久之策。

面对全国数万名被害人对司法正义兑现的渴望,朱奇和执行局同仁集思广益,依托信息技术进行工作模式创新,用了半年时间自主研发了全国首个集资诈骗案件被害人信息核对平台,把退赔发放从线下转移到线上进行。

系统上线前夕,他又在执行法官的陪同下,与不同年龄、职业的被害人代表进行沟通和教学,保证软件易于上手、人人会用。

“小伙子,怎么手机始终不认我的脸呢?”

有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始终无法通过人脸识别验证,满脸焦虑。

“老奶奶,人脸识别手机是不能离脸太近的,就像我们看报纸,离太近也看不清,而且不能戴眼镜哦。”

朱奇手把手教她,试了几次老奶奶终于成功通过了认证。

在输入了银行账号、确认没有异议后,她还有点不放心

“不再需要我做什么了吧,这样点点就算搞定啦?”

“是的,老奶奶,等平台正式上线,你就在家像今天这样操作,如果后面执行款到位了,您查账就行了。”

在旁的顾建清法官笑呵呵地补充到。

2020年7月20日下午两点,平台正式上线运行。朱奇目不转睛盯着电脑监控画面,“472人”“962人””1898人”,上海法院信息化应用系统自建设以来首次迎来如此密集的访问量——全国各地被害人纷纷通过微信登录平台,对自己的受损金额进行在线确认。

看着持续不断攀升的数字,朱奇松了口气,能通过一款软件免去数万名被害人舟车劳顿之苦,无需亲赴法院与法官当面核对,值了!

平台上线首日,即有7千余人登录;截止2021年3月底,已服务了三个案件共8万余名被害人,近7万人通过平台完成异议核对,有5万余人收到了第一笔执行款。

如果把借力上海“一网通办”、大数据中心的技术力量定义为“请进来”,那么要把软件做好,法院司法技术人员更要“走出去”,在和兄弟法院的交流实践中互通有无、积累经验、启迪智慧。

2020年9月中旬,市高院组织了短期智力援藏任务,朱奇在组织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从周四下班接到任务,当晚取得家人支持,到后面的体检、出发,前后两天多一点的时间。

在赴西藏的飞机上,朱奇才缓了口气,一个问题随即浮入脑海“此次援藏时间短,我能够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圆满完成任务吗?”

很快,日喀则中院蒋贞明院长给了他答案,蒋院长对朱奇说,

“别看着西藏法院硬件条件不错,有音字转写法庭、有流动法庭车。但我觉得,这个还是没有改变。”

蒋院长指了指脑袋。

“观念?”

“对,就是干警观念。现在智能手机都普及了,大家都会用。但是到了工作中,很多干警还在用传统方式办案,这样是不行的。”

蒋院长坚定地说道,

“小朱,就请你先给我们介绍上海法院的信息化建设经验和成效吧。”

9月30日,就在朱奇讲课结束后,蒋院长对全院干警提出,以上班考勤到公文流转等办公场景为起点,逐步推进全流程网上办案。

如何帮助日喀则中院落实这一任务呢?

“创新,永恒不变创新!不妨用信息软件去推动信息化深度应用呢?”朱奇思索道。

说干就干,众人拾柴火焰高。他马上找到一同援藏的市高院审管办林岚科长,计划共同设计开发一套集无纸化办公、无纸化办案和法院管理于一体的小软件。

为了让软件易用、实用、好用,朱奇和其他援藏干部赴萨迦、仁布、白朗和南木林等基层法院调研。

10月底回沪后,朱奇仍牵挂软件进展,时刻保持与日喀则等法院的线上沟通和指导,终于在今年1月1日,软件正式上线。

当下是最好的时代,雪域高原在党的领导下,社会、经济等各方面都在转型之中,日喀则中院也正处在提升软实力的转型阶段。作为此次短期智力援藏团队的一份子,能够留下一点东西,在我离开后继续发光发热,对此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

朱奇说。

2021年,上海一中院也时隔八年再次启动审判管理系统并轨工程,全面开启全流程网上办案工作新阶段。

作为司法技术人员,朱奇说,能够从事一份没有封顶、永远在前进发展的工作,挺好,挺充实

文:朱致逸

图:龚史伟

视频:龚史伟 李皓祥

编辑:王长鹏

近期热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