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袁仁国喝不上茅台了:带领茅台成为酒业龙头,受贿1.1亿被判无期

subtitle
AI财经社 2021-09-24 19:22

撰文 / AI财经社 周享玥 牛耕

编辑 / 游勇

每顿饭都要喝上三两茅台的袁仁国,以后估计是没机会喝了。

9月23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一审判决,茅台集团原董事长袁仁国因受贿1.1亿元,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按照一审判决,已经65岁的他将在狱中度过余生。作为茅台集团发展史上的重要人物,袁仁国对茅台的影响非常深远,而他个人的命运也在这家白酒巨无霸里得到了彻底改变。袁仁国在茅台掌权18年之久,他带领茅台成长为全球最大酒企,而自身又陷入权力和金钱的漩涡,最终在趋炎附势中迷失自我。

01

“我知罪、认罪、悔罪,我希望通过我的事情对茅台集团的整改提供一些制度上的反思,从制度上铲除腐败的土壤。”

2020年年初,央视播出的反腐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中,身穿蓝色条纹衬衣的袁仁国,站在被告人席位前,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经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1994年至2018年,袁仁国先后利用担任贵州省茅台酒厂副厂长、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副董事长、总经理、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获得茅台酒经销权、分户经销、增加茅台酒供应量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29亿余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

而在更早播出的《国家监察》中,曾对袁仁国的罪与罚有过更为详细的介绍:“袁仁国一方面把茅台经营权作为搞政治攀附,捞政治资本的工具,违规为他人办理茅台酒经营权,并增加配额指标;另一方面,也大肆牟取私利,自2004年以来,仅袁仁国妻子和儿女违规经营茅台酒,就获利2.3亿余元。一大批经销商、供应商也千方百计和袁仁国拉关系、搭人脉,大搞利益输送。”

据贵州省纪委监委专案组工作人员披露的细节,袁仁国每年都预留了一定量的计划外批酒,而茅台出厂价和市场实际零售价之间的巨大价差,在给经销商带来巨大利润的同时,也造就了袁仁国的“寻租”空间。

以53度飞天茅台为例,曾有人在详细分析其价格构成时发现,1499元的零售价中,就约有33%,即约495元,可以归属于经销商费用。这就意味着,货源就是财富,货源就是权力。

巨额利益诱惑下,前来找袁仁国攀关系的人自然趋之若鹜。《国家监察》中,袁仁国就曾透露,当时想接近自己的人非常多,“一天找我的起码有四五十个人”。其办公室走廊上,一时门庭若市。甚至一度有经销商为了讨好袁仁国,不仅豪气地送出了一个5公斤的定制金鼎,还专门在鼎上刻上了一句“酒冠黔人国”的诗,并将其中的“人国”换成了袁仁国名字中的“仁国”二字,即“酒冠黔仁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源:视觉中国)

但一切都在2018年5月发生转变。

已经订好去澳洲考察机票的袁仁国临时接到通知,参加一场当晚在茅台集团总部召开的紧急会议。这场会议一直开到当天23点多才结束,而会议的结果是,茅台正式“换帅”,由仅比袁仁国小两岁的李保芳接替前者,成为茅台集团新任董事长。

这件事的发生没有任何预兆。就在几天前的4月底,袁仁国还在英国伦敦,与前世界第一酒企帝亚吉欧的高层会面,洽谈双方合作事宜,谋划茅台国际化事宜。

彼时,对于突然卸任,袁仁国的回应是“年龄到了”,但坊间猜测始终不绝。2019年5月,靴子正式落地,袁仁国被双开。此后,江湖再无袁仁国的身影,直至2021年9月,茅台的掌门人又换了两回,股价都不知道震荡了几次,袁仁国也等来了法院判决。

时间回到若干年前,还被高光笼罩的袁仁国曾多次公开表态,“我的血管里流的是茅台酒,我要把毕生献给茅台”。大概是一语成谶,这位茅台前掌门人的前半生助茅台实现了辉煌,晚年的教训也同样留给了茅台。

02

在人生际遇急转直下之前,袁仁国一度是茅台员工的“榜样”,他从一线制酒工人做到茅台集团董事长位置上,背后有两段重要经历。

1975年,18岁的袁仁国和双胞胎弟弟袁仁庆都进到茅台酒厂,成了一名工人。但两个人后来的人生走向却完全不同。

弟弟袁仁庆走的是文人路线,在酒厂待了两年就决定转行报考贵州大学中文系,后来还加入了中国作协,写了两篇有关茅台的长篇报告文学《国酒之光》和《走近国酒茅台》;袁仁国走的是商人路线,他扎根酒厂,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极强的营销能力,在茅台如鱼得水,平步青云。

其实袁仁国的文笔也“不错”。据称,“国酒茅台”的概念就是由袁仁国一手推动的,而且他也发表过《最美茅台》、《茅台地理说》、《茅台论道》等多篇文章,为茅台卖力宣传,甚至还在学术网站知网里留下了关于茅台的一百多篇论文。

但袁仁国人生履历中后来常被人提及的第一段“高光时刻”发生在1989年。这年,在“茅台酒厂作坊式的生产方式与国际标准相差太远”的原因下,茅台酒厂在参加国家一级企业评选时无奈铩羽而归。

听到消息的袁仁国向酒厂管理层主动请缨,赶赴北京,并最终用了三个多小时的陈述成功打动了评选方,以“日本、欧洲技术多先进,茅台却谁也模仿不了。这说明,茅台的标准比国际标准更高,世界上只有一家茅台”为理由,为茅台赢得了参评国家一级企业的资格。

两年后的1991年,当国家一级企业的牌子终于如愿挂在茅台酒厂的大门上时,袁仁国也成功升任为茅台酒厂副厂长、党委委员,正式踏入茅台管理层行列。

袁仁国在“副厂长”位置上稳坐了七年,直至1998年,他再次被推到了更关键的位置。

彼时,茅台迎来历史性转折,茅台酒“定产定销”的取消,迫使企业必须开始自谋生路。但恰逢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再加上同年山西爆发的那场震惊全国的假酒案,一向不愁卖的茅台,突然陷入了“滞销”危机,当年前两个季度的销售量加起来不足700吨,只达到了全年销售计划的30%。

(图源:视觉中国)

在这个危急关头,袁仁国出任贵州茅台总经理。他组建了茅台第一支包括他在内的18人营销“敢死队”,经短期培训后便奔赴全国销售一线,誓要实现“两个月内完成剩下70%销售目标”的军令状。

与此同时,袁仁国开始在家亲自下厨宴请各地糖烟酒公司领导。在宴会上,袁仁国说,“江湖上有句话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今天我请大家喝的是杯患难酒。”

患难酒喝完,茅台时来运转,不仅在当年如约完成了2000吨的销售任务,创下了历史最好水平,售价更是在此后一路暴涨,从2000年的200元/瓶卖到了2011年的2000元/瓶,十年涨十倍。

而这背后,是深谙营销之道的袁仁国,精心为茅台设计的一条“奢侈品”路线。数据显示,1998年,茅台酒的出厂价为140元,到2000年,出厂价也仅为185元,但到2011年,这一价格已经提升到了619元,2012年再度升到819元。

诸多个“高光时刻”后,2000年,袁仁国正式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成为茅台后来的上市公司主体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的新任掌舵者。次年,贵州茅台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并在2005年成功在净利润和市值上反超五粮液,坐上中国白酒之王宝座。

2011年,季克良退位,而袁仁国原来的强劲对手——贵州茅台原总经理乔洪因受贿倒台,袁仁国就此坐上茅台集团董事长之位。

在利益错综复杂的茅台,有太多的利益诱惑,袁仁国也没能在利益面前经受住考验,倒在了他曾经一手缔造,并由此造就了茅台辉煌的营销体系上。

尽管不少人都认为茅台崛起有袁仁国的功劳,但也有人持不同看法。个人对历史进程的重要终归是次要的,没有袁仁国,还会有其他人扛起茅台的大旗。而作为国有企业,茅台在袁仁国手里却成了他向上攀附的工具,个人私利和私欲将之前的一切亲手葬送。

03

从袁仁国卸任茅台集团董事长到现在被判无期徒刑的三年多时间,茅台这个白酒龙头内部也在发生巨变。

以袁仁国案为突破口,贵州省还查处了茅台集团原总经理刘自力、原副总经理高守洪、原副总经理王崇琳等一批以酒谋私的高管,仅2019年就有8名集团原高管被逮捕。

新上任的领导层第一拳打在了茅台的销售渠道上。

经销商被大量精简裁撤。“极少数经销商推波助澜,阳奉阴违,以为到了‘利润收割期’,主张放开市场调控,赚取的利润达到了几百还不满足,像贩毒一样疯狂。”时任茅台集团董事长李保芳在市场工作会议上说过这么一句话,言辞激烈。

李保芳宣布:“完善经销商退出机制,淘汰‘三无’经销商”,要取消100多家违反跳离的经销商资格。但据茅台2018年年报,茅台酒经销商实际减少437家,占比超过20%。

取消大量经销商的另一面,是茅台对自营和直销的推进。2019年5月,贵州茅台集团营销有限公司成立。但有媒体形容,此举让李保芳如同“坐上火药桶”。外界担心茅台会将丰厚的渠道利润收入囊中,并质疑存在利益输送,引发上交所问询。

经销商被动刀的同时,李保芳也对产品结构进行了改革,重推飞天茅台等一两个单品,并且削减了一大堆的子品牌和孙品牌,推行品牌“双五”规划,将子公司品牌数缩减至5个左右,产品总数控制在50个以内。

他希望在2019年,茅台酱香酒能在销售3万吨不变的情况下,实现销售收入100亿元;到2020年,茅台总收入要实现1000亿元。在产能没有大幅增长的情况下,自然就需要价格上涨。

(图源:视觉中国)

茅台似乎正在走上正轨,但2020年3月,李保芳突然被调离董事长职务。他在最后一次主持茅台集团干部领导大会时坦言,自己“非常开心,也很轻松,卸下了这份沉甸甸的担子”。他还说,“说实在的,就是八个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好干。”

接任李保芳的是从贵州省交通运输厅调来的正厅级干部高卫东。不同于年近60的袁仁国和李保芳,高卫东是70后,被称为“茅台集团最年轻董事长”,从未从事酒生产工作。

他继续推进茅台建设直营渠道,这也变相提高了茅台酒的利润,并推动茅台酒扩产。在2020年股东大会上,高卫东说,按照产能计划,预计当年茅台酒能达到5.53万吨,这是一个历时10年才达到的目标。在当年,茅台营收979.93亿元,酒类收入948.22亿元,已经逼近千亿元营收的目标。

如果说李保芳的首要任务是整顿经销商,那么高卫东的任务便是管住价格。他接手茅台时,500毫升飞天茅台的单价超过2000元,中秋、国庆时的价格更冲上3000元。当年9月,中纪委网站发文《警惕高端白酒涨价引发不正之风回潮》,批评此事。

高卫东则在年底的经销商联谊会上,要求500余名经销商当场宣誓:“不加价销售、不囤积居奇、不哄抬价格不转移销售、不虚构销售、抵制假冒侵权。”此后,他又要求专卖店“100%开箱”,来杜绝囤货。但时至今日,超过3000元的飞天茅台仍是常态,管控价格仍是一道难题。

在高卫东继任18个月后,贵州茅台董事长再次交棒,由来自贵州省能源局的丁雄军接任。他与高卫东同样是空降而来,没有酒生产相关经历,同样是70后。时至今日,茅台已经是A股龙头,2万多亿元的市值超过贵州省GPD,税收则占全省1/5。

9月24日,袁仁国被宣判的第二天,茅台股价大涨了3.6%。然而,如何挑起2万元市值的重担,让茅台保持稳健增长,外界仍对丁雄军充满期待。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