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轴心时代:从蒙昧到觉醒

subtitle
麟阁政经 2021-09-24 18:4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轴心时代:从蒙昧到觉醒

策划: 先知书店

文: 编辑:、

人类始终生活在巨大的恐惧和痛苦中,轴心时代的贤哲们告诉我们,唯有同情、尊重和普遍的关注,才是应对苦难的“金规则”。

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200年之间,人类历史上出现了一个很神奇的现象——一群天才扎堆出现:在中国,有孔子、孟子、老子;在印度,有释迦牟尼;在以色列,有犹太先知;在古希腊,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

这是一个迄今人类都无法解释的现象。人类在进化的历史中蹒跚了多少万年,为什么那么多重要的思想家都集中出现在这600年?

在这一时期,四大文明——中国的儒道思想、印度的印度教和佛教、以色列的一神教,以及希腊的哲学理性主义,全都开始形成。

这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思想大爆发,也是迄今为止人类文明最重要的突破,它奠定了整个人类文明的根基,成为此后人类历史发展的原动力。

这一时期,就是由德国著名哲学家雅思贝尔斯提出,为后人所公认和推崇的“轴心时代”。

雅斯贝尔斯说,至今“人类一直在靠这一时期所产生的思考和创造的一切而生存”。

▍人类文明的“突破期”

雅斯贝尔斯将20世纪之前的人类历史发展分为四个阶段:史前时代、古代高度文明时代、轴心时代和科技时代。

在这四个阶段中,雅斯贝尔斯将“轴心时代”称为“突破期”,而将这之前的“史前时代”“古代高度文明时代”,及其后的“科技时代”都称为“间歇期”。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人类历史以轴心时代为坐标,在这之前的一切事物都是为了它所做的准备,而在这之后,人类所有的进步都是以它为起点:包括文艺复兴的人文启蒙、宗教改革的理性化和世俗化运动、现代科学技术的理性精神、启蒙时代的社会契约理念,等等。

人类历史上发生过的历次觉醒和飞跃,无不从这里获得启示,以至于到现在,每当人类遇到精神危机和社会危机时,总是要回到轴心时代寻求引导。

在人类几百万年的历史长河中,600年不过是短短一瞬,然而,正是这600年的历史,一直左右着之后人类的整体精神历程。

▍前轴心时代:恐惧笼罩下的精神活动

历史学家汤因比认为,文明的产生是由于环境的挑战引起人们起来应战,在挑战与应战的循环往复中,便产生了文明。自人类第一次感到恐惧,就开始了精神活动,努力寻求摆脱恐惧的方法。

罗马诗人卢克莱修说:“恐惧是神灵的第一个母亲,尤其是对死亡的恐惧。”

原始社会,人和其他动物一样,对世界一无所知,在大自然中被动地求生存,各种灾祸随时可能发生,生命毫无保障。早期的人类并不相信死亡是自然现象,而认为是一些超自然的力量在控制。对于死亡的恐惧,让人类寄望于外力的帮助(神助),并祈求好的命运,于是产生了宗教信仰。

此后,宗教一直统治着人类的精神世界,而人类也一直专注于对神性的探索。任何危机的出现,人类都将其归因于对神的触犯,由此,人类的祭祀越来越残忍,各个文明的原始献祭,都有献祭活人的历史,这种“虔诚”,是人类在前轴心时代愚昧、恐惧和残忍的明证。

随后,虽然出现了巴比伦文化、埃及文化、印度河流域文化和中国古文化,但人类普遍没有摆脱宗教的统治,更没有质疑过宗教的权威,直到进入轴心时代。

轴心时代:人类智慧的开端

政治学者刘军宁说,人类的智慧分为两种,一种是关于理性的智慧,往往被称为希腊的智慧;一种是关于道德的智慧,常被人称为耶路撒冷的智慧。耶路撒冷的智慧高于希腊的智慧,因为归根结底,一切智慧的目的都是为了让人类能够更好的生存。

轴心时代,诸多贤哲开始放弃对神学问题的探索,转向人类自我本身,这标志着人类自我意识的诞生,人在精神上成为真正的人。

这一时期的贤哲们突破了宗教神话的那种纯粹感性的、原始的思维模式,开始用理性的、道德的、宗教的方式进行思考。

在中国,孔子创立了中国的儒学思想,提倡“仁爱”“忠恕”,他关注的不是上天和鬼神,而是现世,是人所能认知的世界;墨子提出“兼爱”的思想,他认为,如果人类没有培养出对整个人类的关爱之前,那么,爱国和爱家只会变成狭隘的集体自我中心主义 ......

轴心时代的中国,出现了“百家争鸣”的盛况,著名学者李零在《我们的经典》(四卷)中,深入浅出地重解《周易》《孙子》等四部经典,堪称“轴心时代中国经典”之经典。

在阿拉伯地区,耶利米等先知和祭司们的思考也开始转向了人的内心世界,他们提出人类应该平静面对苦难,避免用暴力的方式解决问题,从而避免了一种基于怨恨和复仇的宗教的产生,创造了一种肯定一切生命之神圣性的精神信仰。

在印度,乔达摩发展了一种使受苦的人得以解脱的精神方法,他认为,“忘我”这种境界天然存在于每个人身体之中,而这种发自内心的无私的怜悯之情(无我),可以让每个人都得到终极的快乐和解脱。乔达摩的思想被后人整理出来,形成了影响深远的佛教。

在希腊,人们开始通过悲剧反思战争的正义性;数学家毕达哥拉斯创建了一个秘密教派,他们拒绝肉食、拒绝祭祀,通过学习科学和数学,寻求启蒙。

...... 这些还仅仅是轴心时代的一小部分,我们还可以拉出更长的名单:

轴心时代出现的思想,在今人看来也许“平淡无奇”,有些观点早已被证明是错的,但是为什么两千年后的今天,每当人类面临危机或新的飞跃的时候,总是要回到这里寻求启示?

究其根本,轴心时代的先知们对于整个人类文明的贡献,并不在于他们建立了什么样的思想,创立了何种教派,而在于他们将思索的对象从另外一个世界的神,转向现实世界真实存在的人类自身,以人为起点重新思考问题,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

轴心时代的贤哲们认为,“尊重一切生命的神圣权利——而非正统的信条——即是宗教”。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家,他们改革的不是一国一地的制度,而是整个人类文明的思维范式。

重回轴心时代,我们可以发现贤哲们智慧背后共同的东西:同情、尊重和普遍的关注。它是超越时空和地域的,是全人类共同的伦理规范,而这也正是轴心时代的精神。

为此,麟阁经略力荐英国著名学者凯伦·阿姆斯特朗的《轴心时代》,全书以恢弘的气度,悲悯的情怀,凝练的笔触,重现轴心时代历史画卷之精神,直抵东西方贤哲思想之精髓。

作者在书中慨叹:轴心时代是产生精神天才的时代,我们则生活在一个产生科技天才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急功近利的时代,我们尤其需要心灵和精神的净化,而其秘笈,正蕴涵在轴心时代的贤哲们从不同宗教、不同思想中发展出来的“金规则“之中。

同时,《轴心时代》还将我们引入对如下问题的思考之中:

◎在那个几乎彼此隔绝的年代,不同地域、不同文明为何不约而同的进入创造力迸发的时期?之后又发生了什么,终结了这一时代的辉煌?

◎轴心时代之后,为什么一些文明消逝在历史中,而留存下来的文明,也并没有沿着相同的道路前行,而是按照各自的轨迹渐行渐远?

◎轴心时代之后的两千多年,为何有的文明给人类带来富足和自由,有的文明却再次把人类带回恐惧和混乱?

《纽约时报》评论说:《轴心时代》一书中,任何一个细节中的任何一小部分,都可以写出一部书来;而秘鲁前总统加西亚·佩雷斯则说:凯伦·阿姆斯特朗是我敬仰的大学问家,她的《轴心时代》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应该阅读的佳作。识别下图二维码,即可一键收藏。

▍延伸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