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国还能坐得住吗?中国对进入南海的外国船舶立规矩,会有哪些影响

subtitle
时代解读 2021-09-24 18:17

我国新《海上交通安全法》正式生效,开始给美国立规矩了。之前上蹿下跳的美国会善罢甘休吗,会使出什么阴谋?我国有哪些手段应对?

9月1日,今年4月由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新《海上交通安全法》正式生效。和之前相比,新版《海安法》这次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直接给进入中国领海的外国船舶立规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按照《海安法》第54条的要求,潜水器、核动力船舶、载运放射性物质或者其他有毒有害物质的船舶,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规定的可能危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交通安全的其他船舶这四类外国船只,在进入中国领海的时候,必须持有相关的许可证书,同时还要遵守一系列特别预防措施,而且必须要接受我国海事管理机构的指令和监督。

《海安法》第92条还明确规定,如果有可疑外国船舶可能威胁到我国内水和领海的安全,那么海事管理机构有权直接责令这些船只离开。如果外国船舶违反了我国的海上交通安全或者防治船舶污染的法律、行政法规,那么包括海警机构在内的海事管理机构也都可以依法行使紧追权。

新版《海安法》,再配合今年2月正式生效的《海警法》,就是今年我国打出的一套十分漂亮的,维护自身正当海洋权益的组合拳。

海警这支力量,是一个国家海防建设中最重要的补充力量之一。全球最厉害的海警队,是我们都很熟悉的美国海岸警卫队。这支警卫队平时归美国国土安全部管辖,在特殊情况下,美国总统可以授权美国海军指挥,是实打实的“第二海军”。

2019年的时候,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在我们周围搞所谓“自由航行”,穿航南海和台湾海峡挑衅的时候,美国海岸警卫队就出过“博索夫”号、“斯特拉顿”号、“梅隆”号这三艘军舰随行护卫。

澳大利亚的海岸警卫队也一样,平时是海上警察机构,特殊时刻直接并入澳大利亚国防军,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基本也都采取的是这套制度。中国的海警,也是同样具有行政执法和武装力量双重属性的一支队伍。

和海军不一样,在非战时状态,海警力量主要负责的是海上治安管理、海上缉私、海洋资源开发利用、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和海洋渔业管理这些行政执法领域。

打比方就是,如果日本右翼又派了一艘所谓“渔船”跑到钓鱼岛周围挑衅,那么我们的海警船就可以第一时间响应驱离。今年8月底的时候,日本右翼议员策动了一次“登岛”行动,叫嚣说要坐船前往钓鱼岛,还要在岛上立一块石碑。最后,这群跳梁小丑,就是被我们的海警力量给赶出去的。

在海洋问题上,受文化和历史影响,作为一个发展了几千年的陆权国家,中国在近代以来没少吃亏。从两次鸦片战争到日本侵华,我们的国家安全威胁几乎都是从海上来的。

新中国成立之后,我国的海洋力量主要因为手里的资金不足,中国的海警力量也受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委屈,10年前中日爆发钓鱼岛争端时,和日本相比,我国可用于远海长时间执行任务的海警船,仅仅个位数。

到如今,随着一艘艘渔政船、远洋调查船、远洋电子侦察船、边防巡逻舰的轮流下水,我们也终于不用忍气吞声,开始在国际法框架内,逐步制定和完善属于我们的海洋规则了。

目前,我们吨位最大的海警船满载排水量有1.2万吨,是世界上最大的海警船,排水量比美国的“阿利·伯克”级驱逐舰还要大出差不多三分之一。这些万吨海警船“下饺子”的时候,美国《外交学者》杂志称它们是“怪兽”。虽然这个词明显在不怀好意地渲染“中国威胁论”,但带给西方世界的震撼也可见一斑。

中国强大的海洋力量,就是我们现在进一步推出《海安法》,给外国船舶定规矩的底气。

当然,中国想要打扫干净自己的屋子,一些之前总是在海洋问题上搞擦边球挑衅中国的国家,滋味就不太好受了。

事实上,在《海安法》生效的一天内,美国立刻就坐不住了。美国国务院就公开叫嚣说,美国会持续对抗中国的海权主张。五角大楼也迅速表态,说这部《海安法》对所谓的“航行自由和贸易自由”以及南海和其他沿海国家的权益构成了“严重威胁”。

澳大利亚国防部也紧随其后,称“澳大利亚国防军舰将持续运用国际法所赋予的自由航行权利”。

为什么中国推出《海安法》,美澳这些国家会跳得这么高呢?

这个可以从三个角度来分析。

第一就是,在国际政治领域,“制定规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权力。我们知道美国是一个霸权国家,但它之所以能够建立起霸权,就是因为它通过舆论、经济、军事等各种手段,制定出了一套被全球大部分国家认同的规则。

规则是由大国制定的,修改规则的可能只有在得到大国的认可之后才会转化为现实。今天的霸权,从某个侧面来说,可以理解成一种精致的控制权,像是“裹着橡皮的钢鞭”或“沾着白糖的大棒”:它可以以一套利弊并存、软硬兼施的形象出现,逼迫相对弱势的国家接受强国提出的规则和条件,它也可以以看似“利他式”的承诺出现,在一定时间内,由强国付出一定成本,为相对弱势的国家分摊一部分承受的债务或防务,从而达到长远来实现控制的目的。

而“海洋”,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数百年来,都被西方世界视为自己的“自留地”。无论是英国还是美国,都是依托海洋兴起,也长期主导着海洋事务的话语权。因此,即使中国现在只是在自家领海“划下道来”,他们也会一蹦三尺高。

第二就是,长期以来,美国都依靠自己强大的海上力量,打着“自由航行”的幌子挑衅中国,甚至是直接派遣侦察船赖在中国海域进行非法侦察。截止到《海安法》生效之前,美国今年已经先后8次打着“自由航行”的旗号穿航台湾海峡。现在,《海安法》一出,美国想要在南海继续搞所谓的“自由航行”,遇到的阻力无疑会比以前大的多。

当然,短期来看,美国不太会因为《海安法》来停止他们在中国周边水域的挑衅行动。不如说,因为在阿富汗的失败,美国正在被自己的所有盟友大加鞭挞,为了给自己找回面子,说不定活动得还会更频繁一些。

但从长期来看,只要《海安法》在手,中国采取任何行动,都是师出有名,也就是说,中国现在已经通过法条的形式,获得了应对西方“自由航行”这种玩法的主导权,这就叫用魔法打败魔法。

第三呢,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中国的《海安法》,其实是朝着美国的印太战略钉进了一颗钉子。

美国之所以在中国周边不断搞“自由航行”,除了想要压缩中国的战略空间之外,有一个重要的意图,就是在东海、南海、台海这些地方制造不稳定因素。

东亚、南亚这片区域,因为历史悠久,政权林立,所以域内国家之间存在一些领土争议,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些争议,应该是由域内国家自己坐下来通过谈判的方式逐步达成共识。但美国现在想要做的,就是让各国没办法安心地坐下来谈。

美国军舰的存在,首先严重威胁了地区局势的安全稳定。美国的军舰不断在南海、东海、台海这些地方搞“自由航行”,会影响外界对这些地区安全形势的评估。

其次,美国纠集盟友在南海搞“自由航行”,本质就是想要挑拨离间,挑拨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

这些美国军舰是为美国的国家利益和“印太战略”服务的,本质是希望弱化东亚、南亚、东南亚这些区域之间的联系,为美国提供插手域内事务的空间,提升美国的国际话语权。所以,这些“自由航行”活动,还把区域内国与国之间本应能够通过正常沟通和谈判渠道解决的分歧扩大化了,极大地提升了解决问题的难度。

美国在东海搞“自由航行”,矛头指向中日关系;在台海搞“自由航行”,矛头指向的是两岸关系;再来南海搞“自由航行”,矛头指向的,是中国和东盟之间的关系。

观察一下最近的国际新闻能发现,最近美国的印太战略出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转向”,那就是把自己的发力点从之前美日印澳四方会谈的框架里抽出来了一部分,放到了东盟身上。

此前,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国务卿布林肯、副总统哈里斯马不停蹄地跑到东南亚打卡签到。而“自由航行”,现在就是美国介入南海事务,挑拨中国和东盟关系的一个抓手,东盟现在被美国视为印太战略中最重要的一环之一。

从地图上看,东盟十国的范围包括印度支那半岛和马来半岛,处于太平洋与印度洋、亚洲大陆与澳洲大陆的十字路口,把守着重要的海上通道,

其次,美国有效地控制东盟后能够形成对该区域内地区大国的战略威慑。早在二战时期,美国就提出了“第一岛链”的概念,认为这条北起日本、南至菲律宾的“岛链”,是遏制亚欧大陆发展,保证美国海洋霸权的最重要战略地带。而东盟,正是这条岛链的关键环节。

最后,东盟有着一个最重要的地缘价值:纽带。东盟是亚太安全结构的平衡点,是俄罗斯、中国、美日韩、印澳新四方力量实现“均势”的一个节点,这些力量之间,彼此的互信程度都非常有限,所以需要借助东盟这个缓冲带,来维持亚太安全结构的平稳运行,可以说,只要把握住了东盟,那么整个亚太的安全局势就将面临新一轮的洗牌。

不过,尽管美国无比想要争取东盟,但在中美持续进行战略博弈的情况下,东盟多次表示,自己并不打算“选边站”。这是个非常具有政治智慧的选择。

东盟很清楚,如果不借助外部大国的力量,那么只凭东盟本身,其实很难有效地处理东南亚地区内部的安全冲突,但如果外部大国想要重新塑造并主导亚太安全结构,那么东盟势必会第一个被卷进战争的泥潭里。在这一点上,东盟和现在野心勃勃地想要“重返印太”的美国之间,是存在无法调和的战略冲突的。

因此,美国就开始挑拨中国和东盟的关系,“自由航行”就是美国的一个手段,现在随着新《海上交通安全法》的实施,美国打着这个幌子挑拨离间的幻想就破灭了。那么,美国还会有什么新的阴谋呢?

就是给自己想要主导亚太的安全局势的危险做法找理由。就是想办法营造出一种假象:不是我在威胁亚太地区的安全结构,我现在之所以急着想要搞“印太战略”,是因为中国很危险,是中国要改变亚太地区的安全结构,我现在发力,只是要“再平衡”。

顺着这个逻辑,就不难美国接下来会干什么了。白宫肯定会加大力度,疯狂炒作“中国威胁论”。早在今年二月美国国防部就开始搞一个“中国工作特别小组”,疯狂展开舆论攻势,称中国是“近乎旗鼓相当的亚洲竞争对手”,说美国要应对中国“在多领域日益增加的挑衅行为”。

这种炒作发展到现在,已经到了让人哭笑不得的地步。8月份,布林肯在参与东盟地区论坛时,居然开始跟东南亚国家说,中国正在进行“核扩张”,对东南亚存在“核威胁”。

且不说根据媒体报道的数据来看,美国核弹头的数量是中国的20倍有余;就从对核武器性质的认识来看,中国也不可能是制造所谓“核威胁”的国家。早在1964年,中国政府就曾经公开发表过声明:“中国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

那么,中国该如何对付美国炒作的“中国威胁论”,防止美国用这种阴招来给自己介入亚太安全结构找借口呢?

这个问题,可以从“干好自己的事”、提升国家形象,深化不同渠道交流这三个角度来切入。

“中国威胁论”存在的土壤主要有三个,一个是中国确实干成了一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就是带领13亿人在不到100年间就完成了西方世界耗费2、300年才完成的工业化进程,并且目前的经济体量已经直逼被视为西方社会范式的美国,发展潜力甚至还更大。

第二是,西方世界始终难以摆脱冷战和制度竞争的思维框架。第三是西方世界在过去用了数百年的时间来打造了一套属于他们的话语体系,因此,当他们认为中国是“威胁”,西方媒体就会通过议程设置,向民众灌输这种谬论,恶化中国的舆论环境。

干好自己的事,就是要保持战略定力,不要因为外界对中国崛起的质疑和对中国威胁论的炒作,就开始自我怀疑。只要中国更加强大,世界上就会有更多的人越来越愿意去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

提升国家形象,就是我们提升国家形象,放到战略的层面去做。西方对中国的不了解,是系统性的,不是一两年内就能扭转的。因此,占领舆论高地,让世界看到一个友善的、负责任的、真实的中国,也必然是一项长期的、艰难的任务。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避免像西方国家一样,陷入“冷战思维”的陷阱,而是要致力于寻找更多合作领域,不要让文明、价值观之间的差异成为建立和谐世界的阻碍。

深化多渠道交流,就是从官方和民间这些不同的渠道,鼓励中国人更多地了解外面的世界,同时也鼓励外国人来了解中国。不同国家之间的经济团体、文化团体乃至个人的每一次交流和碰撞,都是砍在“中国威胁论”头顶的一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