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元宇宙8大创业方向:虚拟偶像、数字孪生…

subtitle
和牛商业 2021-09-24 17:4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未来世界,我们不妨大胆想象

来 源 | 和牛商业(ID:heniucaijing)

作 者 | 黄彩霞
编 辑 | 牛叔

1992年,尼尔·斯蒂芬森小说《雪崩》提到:“只要带上耳机和目镜,找到一个终端,就可以通过连接进入由计算机模拟的另一个三维现实,每个人都可以在这个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中拥有自己的分身。”

这个虚拟空间,便是“元宇宙”。

创造元宇宙核心目的是通过元宇宙(虚拟世界)实现真实世界的功能。

元宇宙的未来将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的元宇宙赋能社交+娱乐,3D虚拟世界的主流形态是游戏,沉浸式内容体验+虚拟社交。

第二阶段的元宇宙为全真互联网,赋能生活+产业/工业:改变人们生活、工作、连接的方式;提效降本;经济系统数字化。

元宇宙作为从互联网进化而来的一个实时在线的全新网络世界,将由线上、线下多个平台打通组成了一种新的经济和文明系统,有望开启人类互联网和AI发展的新纪元,进化为新一代互联网。

和牛商业(ID:heniucaijing)盘点了元宇宙八大创业方向,供参考:

一、虚拟偶像

虚拟偶像可追溯到早期偶像风动漫作品,比如《美少女战士》中的魔法少女团体,随着近年来全息技术高速发展,虚拟偶像从2D到立体,以初音未来、洛天依为代表的虚拟歌姬,直接俘获了二次元人群。

如今偶像概念下沉,虚拟偶像进一步发展,形式更加多变。

超写实数字人AYAYI、国风虚拟偶像翎Ling、超写实数字女孩Reddi等虚拟人先后入驻小红书,目前已经是粉丝过万的博主,并且与娇兰、纪梵希、李宁、王者荣耀等达成合作。

除此之外,还有乐华的A-soul、韩国eternity这样的虚拟女团;菜菜子Nanako这样的虚拟主播;还有花西子这类的虚拟代言人。

这一代虚拟人在技术和文化上有了新的突破,除了全息技术,支撑虚拟偶像的技术脱离不了AR(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MR(混合现实),以虚拟形象搭配真实人,走向二点五次元。

iiMediaResearch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市场规模为34.6亿元,预计2021年将达到62.2亿元;2020年虚拟偶像带动周边市场规模为645.6亿元,预计2021年为1074.9亿元。和牛商业认为,虚拟偶像可塑性极强,周边市场可以根据时代潮流不断寻找新的爆发点,未来一段时间内都将保持稳定增长态势。

今年,虚拟偶像领域动态频频,无论是原生虚拟偶像、IP衍生虚拟偶像,还是真人的虚拟形象,背后的公司都获得了资本的青睐,包括这个领域正在成为热潮。

(来源:小鹿角)

现阶段,虚拟偶像在养成阶段所需要投入的成本要比真人偶像更多,一旦在传播过程中收不到好的效果,很有可能导致投入资金后生产内容无法变现的情况出现,入局门槛较高。

在目前的市场上,粉丝经济依然是虚拟偶像最重要的变现手段,头部IP主要依靠演出、授权、周边等来获取收益,腰部和尾部虚拟偶像IP主要活跃于直播电商、实景应用等场景,由于版权价格较低,品牌更愿意用这些IP替代真人工作,降低劳动力的成本,但也造成了这些IP进一步破圈的难度加大。

二、数字孪生

2020年,腾讯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曾在《三观》提出腾讯将迈入全真互联网时代,发力全真互联网及数字孪生。

与元宇宙并行的数字孪生概念即针对物理实体在虚拟世界中1:1重建一个“数字孪生体”,腾讯云提出CityBase体现城市规模的数字孪生。

几十年来,通用电气公司(GE)收集了大量资产设备(如航空发动机)的数据,通过数据挖掘分析,能够预测可能发生的故障和时间,但无法确定故障发生的具体原因,为解决这一问题,GE近年来格外重视数字孪生技术的应用与探索,推出了全球第一个专为工业数据分析和开发的云服务平台Predix。

该平台可连接工业设备,获得设备全生命周期数据,同时将设备机理模型与数据挖掘分析相结合,提供实时服务支持。

GE在航空发动机领域也引入了数字孪生技术。GE认为,从概念设计阶段就开始建立航空发动机数字孪生体能更容易把设计过程和结构模型与运行数据联系起来。反过来说,发动机数字孪生体也能帮助优化设计,缩短设计周期。

数据、人工智能和数字孪生技术大量广泛应用,推动了新一代商业和智能世界的崛起。

领先企业正在构建跨越组织全要素的智能化数字孪生,并致力于通过组合应用该技术创造与现实世界的工厂、供应链、产品全生命周期一致的数字镜像模型。

镜像世界的仿真模拟能够让企业不担风险在数字环境中自由创想,大胆设问,重新定义企业的创新过程。

它映射出一个全新的大陆,但企业首先需要打破管理边界,开放生态,与外界建立数据驱动的无缝协作有助于纵览全局。

三、社交、兴趣社区

今年8月,“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宣布已收购聊天平台Guilded,希望加强当前平台的社交基础设施建设,提升用户在“元宇宙”的社交体验。字节跳动则迅速提出“社交元宇宙”项目Pixsoul,试图打造沉浸式虚拟社交平台。

首个在行业中提出构建“社交元宇宙”概念的其实更早一点,今年年初,Soul提出“为新一代年轻人建立以Soul为链接的社交元宇宙”。

它能够率先探索的原因在于,元宇宙与Soul本身的基因相似:拒绝熟人社交,建立虚拟形象;广泛不设限的社区;具有场景化的分功能,语音群聊、狼人杀、视频匹配等为用户创造了互动的话题。

同时创作者经济让兴趣社区有了新的内涵,任何人都能以观众为中心谋生或建立业务,而不受过去存在的高技术壁垒的限制。

创造者正在为人们创造内容和体验,他们的竞争优势来自他们对某些社群的独特理解、与受众联系的新方式、新的讲故事形式和对新表达形式的掌握。

创梦天地旗下的产品Fanbook是新一代创作者创作工具,让创作者可以脱离传统的社交平台限制,打造属于自己的创作者私域空间,实现了创作者与粉丝一起共创“元宇宙”的可能性,重塑了创作者和粉丝多元协作的新关系。

(Fanbook中火爆的私域社区)

目前,元宇宙与各个行业仍处于起步阶段,但在未来几年,看到新创造者的浪潮,抓住巨大的经济机会并颠覆现有企业,将是令人兴奋的。

四、小说、影视剧等沉浸内容

今年9月,有投资者在投资者互动平台提问华策影视:《刺杀小说家》属于元宇宙么?

华策影视回应:《刺杀小说家》IP本身不属于元宇宙,但在技术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可以通过VR/AR等技术开展新的场景应用和消费,给予消费者更好的消费体验。

随着近年来小说IP影视化,越来越多公司寻求优质的文学作品,以期转化成为影视作品在市场有稳定收益。

但面对文学作品影视化最为缺失的确定性,流量明星+IP编织的“爆款公式”已频繁失灵,愈加复杂的市场环境给予了内容前端更多直接性的难题。

正如华策影视所说,随着技术进一步发展,小说与影视IP将在新的环境下全面突破。

五、区块链NFT、数字资产

区块链技术提供了去中心化的清结算平台和价值传递机制。保障元宇宙的价值归属与流转,从而保障经济系统的稳定、高效,保障规则的透明和确定性执行。

NFT由于自身的数字稀缺性被率先运用于收藏、艺术品以及游戏场景,这一特征被保持至今。

图片来源:CryptoPunks (larvalabs.com)

根据Statista的数据,2018年,NFT的销售出现了短期的繁荣,随后与 2019 年进入泡沫化的谷底期,2020年市场略微回暖,2021 年NFT 市场再次出现了火热的表象。

在这一过程中,元宇宙、艺术品及游戏场景在NFT 销售总额中占比不断提升:NFT 为艺术家提供销售或者拍卖的收入,也为游戏玩家在游戏中提供专属的个性化资产(皮肤、头像或服装等)。

2021年8 月,NFT 主流交易平台OpenSea 的NFT交易金额超过10 亿美元,占全球NFT 交易规模的98.3%。作为对比,OpenSea 2020 年全年的交易额不足2000 万美元。

现阶段正在经历加密艺术平台的兴起和推进,比如佳士得、苏富比。以及对传统资产的资产映射,比如现在有许多传统巨头涉足的NFT 项目,NBA、Gucci、迪士尼等都已躬身入局。

国内两大流量平台纷纷抢占NFT 先机。阿里巴巴和腾讯推出的NFT 产品在可交易性方面缺失且并非去中心化,对于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大平台,现阶段NFT 产品的布局更多的意义在于方向布局/早期市场占领。

六、IP型新消费场景

新概念的诞生,总是建立在新的需求之上,唯有需求才促生新事物的诞生,元宇宙也不例外。

随着消费进一步升级,国潮盛行,近年来,长沙可谓化身“超级IP”制造机,文和友、茶颜悦色、墨茉点心局相继爆火。

以墨茉点心局为例,目前它已完成B轮融资,短短一年时间获得刘清资本、元璟资本、日初资本、番茄资本、源来资本、今日资本多轮投资,累计融资数亿元,估值20-30亿元。

在它们身上,不仅是饮食的迭代,背后更体现着文化价值。元宇宙概念的爆火,或许能够给新消费带来更多启示。

随着90后、00后逐步成长为主力消费人群,其消费观念不断升级,更注重品牌、品质,更关注服务及个性化,更习惯线上消费和超前消费。

比如从“宇宙元”以及“游戏控”、“二次元”等一系列具有鲜明的时代标签中,不难看出与科技进步共同成长起来的新一代消费人群,他们会更加愿意接受新的消费场景,新的消费偏好可能也会变化得更快。

IP+内容+新消费新场景作为消费行业新方向,未来将探索出一条更清晰的道路。融创文化将它们理解为:“IP是基础,内容作为放大器,新消费新场景则是商业价值的拓展路径”。元宇宙将赋予新消费更多意义。

七、XR扩展现实(VR/AR/MR)

元宇宙的沉浸式使得XR(VR/AR/MR)是第一入口。2016年,VR/AR设备开始大量涌现。谷歌、Facebook、微软先后进入VR/AR领域,Sony、三星、HTC等多家大厂也推出相关硬件产品。

同时,各大VR线下体验店也竞相开业。产业上下游,B端、C端用户市场同时被开发。2016年不仅是PC端与移动端之争,也是VR元年呈现爆发式增长的一年。

随着全球5G正式展开部署,VR/AR作为5G网络一大商用场景重新得到重视,行业重回升势。2020年,VR/AR行业产业链各环节成熟度提升,叠加疫情推动居家需求上升,以Facebook发布的QculusQuest2为代表的消费级VR设备需求增长强劲。

总体而言,VR/AR产业当前已走出泡沫破灭低谷期,处于稳步爬升复苏期。VR/AR新技术的性能或效果最终能满足消费者需求时,将进入实质的普及生产阶段。

从投融资端看,VR领域“头号玩家”相继宣布获得亿元级大额融资。2021年1月,专注VR领域的爱奇艺智能,宣布完成B轮数亿元融资;2021年3月,Pico宣布完成2.42亿元的B+轮融资;2021年5月,VR技术服务商STEPVR获近亿元融资等。

8月29日,Pico发出全员信,披露其已被字节跳动收购。根据调研机构IDC数据显示,去年,Pico硬件销量位居中国VR市场份额第一。

而在内容上,《Beat Saber》、《半衰期:艾利克斯》等几款VR游戏诞生,成为现象级游戏,其中,《Beat Saber》销量超200万份,营收超6000万美元;Valve推出的首款 VR 游戏《半衰期:艾利克斯》为 Steam VR 平台新增发展百万用户。在国内,南京穴居人工作室开发的《Contractors》年底登陆Quest平台,上线45天收入达100万美元。

游戏内容的成功,为VR相关内容创造带来新方向,也将刺激更多新内容的创作。

八、独立世界观游戏

普遍认为,游戏是元宇宙最可能的起步领域。

游戏作为人们基于现实的模拟、延伸、天马行空的想象而构建的虚拟世界,其产品形态与元宇宙相似,使游戏成为最有可能构建元宇宙雏形的赛道。受限于技术发展,游戏与元宇宙的成熟形态仍有较大差距。

最为典型的当属在线游戏创作平台Roblox。2021年3月,Roblox在纽交所挂牌交易。由于Roblox首次将元宇宙写进招股书,因而也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

国盛证券在其研究报告中指出,Roblox的玩家在创作游戏时具备极高的自由度,平台具备全面且与现实经济互通的经济系统,虚拟资产和虚拟身份可以在游戏内容间互通,创作者可以在自己游戏中设计商业模式,Roblox的模式已经可以看出元宇宙的雏形。

受政策、版号等因素的影响,游戏行业接连遇冷,而元宇宙则成为了将其拉出泥潭的救命稻草。

2021年1月,致力于构建高智能虚拟世界的AI游戏公司超参数科技获得了由五源资本领投、高榕资本跟投的3000万美元A+轮融资;3月,游戏平台MetaApp获得由SIG海纳亚洲资本领投,创世伙伴CCV、云九资本跟投的1亿美金C轮融资;5月,基于AI的娱乐交互科技公司rct AI宣布获得由Galaxy Interactive领投的A2轮融资;6月,区块链游戏平台Rangers Protocol获得由Pantera Capital投资的6300万美元融资。

由于受限于技术、设备和内容的发展,游戏与元宇宙的结合仍存在较大缺陷,尤其是相应的底层技术亟需提升。其次,政策监管对于游戏行业的极大不确定性,元宇宙或难以改变。

The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