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退费、裁员...“双减”落地60天,教培行业期待下一个好“未来”

subtitle
螺旋实验室spiral 2021-09-24 15:5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近日, 关于新东方决定关闭在线旗下K12业务一事上了热搜,新东方副总裁朱宇在朋友圈确认传闻属实,并表示已启动学员退费和处理员工裁退补偿工作。

“双减”政策后,新东方在线K12业务就此陨落,而事实上,除了新东方之外,其它教培机构的日子也并不好过,教育凛冬已经到来。

“双减”之下,受重创的在线教培行业

2021年7月24日,《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双减”)落地,对课后补习机构的业务类型、经营时间等作出严格限制。

“双减”落地的背景,是近年来不断扩张的“教育焦虑”,据天眼查数据显示,过去5年新成立的在线教育企业多达13万家,占行业总数的一半以上。

而吸引企业纷纷进驻的理由,是教育行业高达34.5%的复合年均增长率,和高达2573亿元的市场规模。除了传统教培机构如新东方等向线上靠拢以外,互联网巨头如字节跳动,资本巨头参与的独角兽品牌如VIPKID等,也在加速发展。

然而,“刹车键”就在7月的这天忽然被按下,雪崩由此展开。新东方、好未来、高途的股价与近一年最高点相比,暴跌超过9成。而原本传闻有上市计划的猿辅导、作业帮等教育行业独角兽,恐怕再难登陆资本市场了。

当然,靴子落地之后,股价的涨跌都是一时的,难保日后不会有翻身之日,问题的关键,还是看企业本身业务跟政策相抵触的部分多不多。

数据显示,新东方、好未来、高途和网易有道这四家已上市的头部企业,其学科培训在营收中的占比均在50%以上,其中,好未来的学科培训占比最高,为75%;其次是新东方、高途和网易有道,其占比均在50%左右。

而对于尚未上市的独角兽企业,如猿辅导、作业帮,虽暂无明确的公开数据,但考虑两者皆以K12在线教育业务为主营业务,“双减”之后对其业务的影响恐怕将接近百分百的。

因此,“双减”落地之后,对教培机构而言,在转型之前,努力争取时间活下去便变得尤为重要了。

其中,裁员和削减员工福利是大多数企业选择的“节流”方法。据相关媒体报道,掌门教育裁员 70%;高途定下了上万人的裁员指标;字节跳动一夜裁员50%;此外,作业帮、好未来、猿辅导等企业也相继传出裁员的消息。

凛冬之下,转型迫在眉睫

目前各家教育公司转型的主要方向有四种,分别是:儿童素质教育,包括美术、音乐、编程等门类;成人职业教育;面向学校内学生的学情分析、托管服务等;以及智能硬件、智慧教育等。

选择往素质教育转型的,是老牌教培巨头新东方和好未来,和猿辅导、作业帮等独角兽。

8月初,新东方北京学校成立了北京新东方素质教育成长中心,以此布局素质教育以及家庭教育业务。同时也加强了职业教育方面的投资动作,投资了包括尔湾科技(财经类职业教育)、导弹教育(公职类招录培训)等项目。

而好未来的转型同样集中在素质教育上、职业教育、课后服务等。7月,好未来上线托管品牌“彼芯”,以下课后成长中心为主要业务模式。8月,由原好未来旗下少儿英语品牌更名而成的“励步”宣布线下学习空间励步儿童成长中心将正式落成。

高途则将目标转向了成人教育和高中学科培训,并推出高途校园(大学)、高途财经(金融内容学习)两大APP。

而尚未上市的猿辅导和作业帮,同样也朝着素质教育方向转型。7月,猿辅导推出科学启蒙品牌“南瓜科学”;8月16日,作业帮推出五款素养课产品,包括写字、编程、美术、学习力等领域。

相较于以上几个平台,网易有道的转型则相对轻松一些,因为其过往的业务种类较多,目前要做的只是剔除掉K12业务则可。

智能学习产品、素质教育、成人教育均会是网易有道接下来的主攻方向,而同样将在教育硬件领域发力的,还有大力教育、科大讯飞等。

转型之后,在线教育能否拥有“好未来”?

总体来看,各大机构转型的赛道,还是集中在素质教育、课后托管、职业教育和教育硬件上,其中,素质教育最为热门,而课后托管则是线下机构的首选,对有销售渠道的互联网巨头来说,教育硬件的转型则最为顺畅。

我们先来看看素质教育赛道。大多数机构都往素质教育上靠,还是有原因的,首先是“双减”针对的主要是学科类培训,并不涉及素质教育类培训和校外托管服务;此外,素质教育包括体育类的培训,一直都是国家近年来教育政策的重点。

整体来看,素质教育的市场相对也很大,根据艾瑞咨询数据,2022 年中国素质教育营收预计能达到 5000 亿元。不过,尽管市场庞大,机构的转型还是会面临不少困难。

首先是剧增的竞争对手,央视报道,自“双减”政策发布以来,市场上新增了3.3万余家素质教育企业,较去年同期相比增长99%,对大多教培机构而言,从K12转型到素质教育,其“转型”难度会低一点。

但也正因如此,并非所有家长都对此买账,家长们普遍认为,素质教育和K12教育的属性不同,素质教育更需要专业和经验丰富的师资,在K12领域拥有优良师资的巨头们,也很难保证其在素质教育领域上的师资优势。

再来看看成人职业教育,有机构预测,国内职业教育市场将在2022年突破万亿,市场空间也很庞大。

但对教培机构而言,从学科类培训转型至素质、成人职教等领域都会面临同一个问题,便是一旦转型,便意味着它们要面临与K12教育完全不同的用户画像、运营模式、教研体系,能否转型成功,在短时间内尚难确定。

最后看看课后托管和教育硬件赛道,这两条赛道对企业的要求相对更高,托管要求企业拥有相应的场地,仅这一条便可将不少线上企业筛选出去,而且,课后托管的市场相对而言并不大,目前不少家庭都有老人接送,没有对应教学内容的托管,对家长来说并不吸引。

而教育硬件赛道则是相对较少教培机构选择的赛道,因为这条赛道的转型“力度”更大,硬件只是基础,企业要在这条赛道上长久走下去,内容、服务和用户体验缺一不可,相比之下,对擅长做培训且缺乏销售渠道的教培机构而言,难度不小。

总的来说,在转型路上,教培机构要面临的挑战将会很大,毕竟行业已不再是那个行业,不少机构都需要重头学习、重头做起。

未来,整个行业除了经历一轮阵痛期,估计还会面临一轮产业转型的洗牌。但愿,教育行业的未来,能少点资本的力量,多点教育的初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