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光棍舅舅肺癌去世,办完丧事外甥争财产,大嫂:不给8万跟你没完

subtitle
共眼前无憾plus 2021-09-24 14:57

伤人最深的是亲情,蛀空亲情的是金钱。

这句话虽然显得有些偏颇,但也算是生活中的现实写照,在金钱与名利面前,亲情就会相当脆弱。事实上亲情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它应该是一道曙光,是温暖的,随时鼓励着我们前行的。

65岁舅舅肺癌病逝,两外甥女争夺房产

今年65岁的姚毅(化名)是一名环卫工人,每天早上5点就要起床工作,兢兢业业干了一辈子,为此还获得过最美环卫工人的称号。

说起来姚毅也是一个很可怜的人,因为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导致智力发育要比正常人迟缓许多,就连身高也只有1米5。外在条件不好的他,一生的遗憾就是没能娶到一个老婆,更别提生儿育女了,虽然也谈过几个女朋友,最终都是不了了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姚毅有一个亲生的姐姐,平常对他还算不错,只是姐姐7年前就去世了,剩下3个外甥就成为了他唯一的亲人,2018年姚毅在工作中摔伤了腿,膝下无儿无女也没人照顾,于是村大队就召集了三个外甥,经过协商签下了一份遗赠扶养协议。

协议上写明姚毅是由最小的外甥女方敏(化名)抚养,负责舅舅的生老病死,而舅舅姚毅名下的一套3层楼房产,每层60平,共计180平归于方敏继承,这一份协议,三个外甥都在上面签了字并按上了手印。

自从这以后,方敏就正式接纳了舅舅,每天负责他的生活起居,然而3年后,也就是2021年,舅舅姚毅就因肺癌去世了,随后方敏和姐姐操办了舅舅的后事,只是让方敏没想到的是,舅舅刚下葬不久,姐姐和姐夫就开始争夺这套房产,不仅如此,还把房门上都泼了油漆,同时写上了大字:此房有争议,不租不买卖,否则后果自负。

为此方敏感到很郁闷,她表示:我有协议在手,不晓得姐姐和姐夫为什么要这么做,再说了他们又没扶养舅舅,也没给一分钱,凭什么要争夺这套房产。说起来我们姊妹的感情在舅舅没去世前都还是很好的,可舅舅一去世,就闹出了这个幺蛾子。

事实上方敏确实有协议在手,她也曾想过走法律途径去争夺这份房产,只是出于亲情,她还是想要以调解为主,毕竟不想把亲情放在对簿公堂上面,出于无奈,她只能去找姐姐和姐夫沟通协商。

随后方敏就坐上了电梯来到了姐姐方丹妮(化名)家,三姊妹其实以前都是吃苦过来的,家里条件并不好因此关系也比较紧密,后来赶上了征收,他们的条件也都得到了改善,姐姐住的还是商品房,装修也算豪华。

双方一见面,方敏的姐夫杨传音(化名)就主动承认了房门上的大漆是自己喷的,之所以会喷是因为这套房产有争议,之前在大队也沟通了,还没说清楚,方敏就自顾自地离开了,我们住得远,就是怕她私下把这套房产给租出去了或者卖了,所以才出于下策喷的。

那么明明方敏手上有三姊妹都签订的协议,表示这套房子就是方敏的,为什么现在姐姐方丹妮却要去争夺这套房产呢?

对此方丹妮也给出了解释:当时是为了避免队上有纠纷以及手续不那么复杂,所以就只能派出一个人为代表,再说了也都是姊妹,关系都处得不错,也就没分那么清楚。

可方敏反驳,如果对上是这样说的,那肯定会在后面写上这段话表明的,再说舅舅只跟我一个人亲近,都是我一个人在尽心尽力照顾舅舅,房产理应也是归我所得。

说到这一旁的姐夫杨传音有些不愿意了,他质问方敏:舅舅摔倒了,是不是我在那里照顾的他,你照顾了吗?后面好多回给舅舅洗漱是不是我堂客在那里帮忙洗的,就不说远了,舅舅去世的前十天左右,洗衣服,换衣服,洗澡都是我堂客在那里帮忙。

而且舅舅去世时,我是在外面,当时队里等我回来后才下的葬,如果我没有扶养舅舅,得不到舅舅遗产资格的话,队里也不会让我有披麻戴孝的资格,既然有,就代表我扶养了舅舅。

不仅如此,当时本来计划的是两姊妹拿出10万给舅舅安葬,结果方敏说自己只有2万,所以我们就拿出了八万给舅舅当作安葬费。

此时的方敏有些着急了,她向姐夫提出了抗议,称当时并不知道你们出8万元安葬费是奔着房产来的,如果我知道的话,就算没钱也会去借钱给舅舅安葬的。

可杨传音却说,我们也不知道你要一个人独占房产啊,你真是好笑,这几年我们跟你一样在为舅舅付出,既然付出了,就要得到自己应得的。

方敏质疑姐夫,当初签协议的时候就表明了是我抚养舅舅的生老病死,你怎么会不知道?然而一旁的姐姐方丹妮也开口了,她表示:签协议的事情你是知道的,只是派一个代表而已,本来我们安葬舅舅在当地是一个美名,得到了全村人的赞可,谁能花10万去埋葬舅舅?

我们安葬舅舅请村里人吃了三天,每天都是好几桌,有哪个外甥会去这样对舅舅。就是安葬完后你说房产是你的,所以我们才闹出的矛盾。平常我们扶养舅舅就不说了,特别是舅舅去世的前十来天,我冒着被传染的风险去伺候舅舅,给他洗漱,换衣服,怎么就没扶养舅舅了?你不能老拿协议来说事。

随后,杨传音也再次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当时签订协议的时候,村组长都在,可以去问他们,虽然协议上写的是由方敏扶养,但我们私下口头上是共同扶养,如果当时表明了是方敏一个人扶养,那么后面我们可参与可不参与,还是那句话,既然我们扶养舅舅了,就不可能让你一个人独占房产。

妹妹方敏觉得舅舅去世后应该按照协议执行即可,姐姐方丹妮一家认为在扶养舅舅上面也是出钱出力了,这就违背了协议的本身,按道理也该分得应有的遗产,就这样两姊妹的分歧依旧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只能改日再议。

回到舅舅家的方敏看到舅舅的遗像有些难过,她拿出了舅舅生前穿过的衣服,这是她保留的一份念想,方敏说,舅舅有850元的低保,为了让哥哥和姐姐信任,舅舅的支出我都记了一部分账,每个月也都会远远超出850,哥哥和姐姐都没管过舅舅。

此时,姚毅生前唯一的老友苏记(化名)也过来了,他先是给姚毅倒上了酒然后又在地上撒了一些酒,看得出来,他对老朋友的离开也很伤心,双眼泛着泪光,事后苏记表示:我和姚毅认识9年,两家相隔不过500米,处得跟亲兄弟似的。

自从姚毅生病到去世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在这期间我就跟方敏组成了一个小队,平常我负责给熬熬药,买买菜,主要负责的还是方敏,亲生女儿都没有这样的,方敏比亲生女儿还好,虽然大外甥女方丹妮也来过,但是相对来说比较少,说完,苏记有些哽咽了,擦拭了已经流不出泪的双眼。

不给我8万,跟你没完

既然事情到了这一地步,那还是要解决的,方敏找到了当初也签订了协议的大哥,看看他是什么说法,只是大哥在外地工作,只有大嫂陈萍(化名)在家,方敏当着大嫂的面表示,舅舅是我一个人在照顾,包括2018年以前都是我在照顾。

只是大嫂直言并不清楚这件事,我没有参与,虽然去看望过舅舅,但没照顾过他,一开始我就说了,这房产我要不要无所谓,还是那句话,你要是愿意给我点钱,我肯定就要,你要是让我去争,我肯定也不会去争,我宁愿自己去外面赚。

同时大嫂说并不是不愿意照顾舅舅,只是考虑到距离比较远,所以就没去参与照顾舅舅,既然没照顾,现在也不会参与到房产的纠纷中。

随后方敏也给哥哥方成光(化名)打了电话想要寻求他的意见,方成光表示,我不会去争这个东西,不过照顾舅舅,小妹和大妹都照顾了,大妹也应该分得一点。

只是方敏听到哥哥的建议后依旧不这么认为,她又找到了当时签订协议时也在场的老组长,然而老组长给出的说法却有些让人意外,他表示,这份协议不是针对他们三姊妹的,而是针对组上的,他们怕姚毅去世后房子会被归纳为组里,为了避免跟组里有纠纷才签订的协议。

当时哥哥姚远光明确表示不扶养舅舅,也不要这份房产,所以照顾姚毅的重任就落在了两个妹妹身上。但为什么要签订方敏一个人,这个具体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觉得他们三姊妹关系好,不会闹出矛盾。

说完老组长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认为这几年大妹张丹妮确实也照顾了这个舅舅,理应分得一点,但分多少,这个自己就不好说了。

同时老组长也坦言,姚毅是个勤奋的人,是村里大力扶持的对象,平常也能自己工作,只是今年病情恶化的非常严重所以才去世的,两个外甥女也并没有照顾这个舅舅多久。

老组长又回忆,姚毅的父亲走了16年,当时征收他们两父子的钱也是被方敏拿了两个5万。方敏又跟舅舅姚毅住的近,又掌管了钱财,自然相对也就照顾的多一些。

听完老组长的说辞后,方敏经过一晚上的思考表示自己心中已经有了定数,她打算和哥哥姐姐坐下来好好协商一下,但这在之前,方敏来到了墓地去看望了舅舅,她在这里忏悔,表示舅舅去世后,在房产上跟姐姐有了矛盾,这实属是不应该的,现在也想分给他们一些,一番哭诉后,方敏约见了姐姐一家和大嫂到了社区协商。

方敏表示我付出的多一些,就多得一点,姐姐付出的少一点就分少一点,哥哥没有付出,但我也愿意拿几万块钱分给哥哥一点,想要平半分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此时杨传音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不管哥哥是怎么想的,反正我就要三分之一就行了,至于你怎么跟哥哥协商那是你们的事情,我不参与,这个房产我们都预估了一下,大概值72万元,给到我24万就可以。

姐夫的要求,方敏表示同意。可坐在一旁的大嫂始终都不愿意发表意见,她表示我要了也不会给,何必去要了。可要解决矛盾,就一次性解决到位,免得以后还会发生纠纷影响彼此间的感情,在众人的劝说下,大嫂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那既然大妹家能分三分之一,我也要三分之一,安葬费花了多少钱我不给你。

这语出惊人的一幕把方敏给吓坏了,直言不可能。大嫂表示,我伺候公婆这么多年,也没有让你们出过力啊。可这一说法,两姊妹有些不愿意了,她俩反驳大嫂,别扯太远了,我父母的财产我们也没要啊。

最终经过协商,姐姐方丹妮分得24万,方敏也愿意把剩下的财产十分之一分给哥哥,也就是大概4万块钱,随即他也给哥哥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哥哥表示认可,然而大嫂接过了电话表示把我当什么了,4万我不要,不给我8万,我跟她没完。

看起来金钱真的让人能丧失理智,当前大嫂还说不争愿意自己去挣,可这出尔反尔也太快了吧,不过作为哥哥的方远光表示就这样处理吧,等从外地回来后在好好安抚自己的妻子,希望大家以后还是和和气气的,就这样,舅舅去世一个多月,财产被瓜分了个干净,说起来也是让人唏嘘不已。

财产应该在当事人生前分配好

金钱不仅是爱情的试金石,也是亲情的试金石,舅舅在世时,姊妹关系处的较好,舅舅去世一个月,姊妹之间就开始为了一套房产争夺的不喋不休,这实属也是让人看了笑话。

看得出来,大家的出发点都是出自于利益至上,如果舅舅没有这套房产,可想而知他的处境会有多么尴尬,特别是那句,哪个外甥会给舅舅出10万办葬礼,这无疑是把利益放在了最前头,说出这样的话,真的不是晚辈能说的,拿到24万的遗产,真的能心安吗?

在利益面前,高傲的大嫂最终也乱了分寸,起初她还是坚持自我的,并且说出了一句非常励志的话,我不会去争,宁愿自己去挣,然而看到大妹分得了三分之一,心里瞬间就不平衡了,还把公公婆婆给搬了出来,这着实也是让人说不出话来。

一个相处9年的老友苏记都能为姚毅流上几滴眼泪,作为最亲近的几个外甥,真的不应该在舅舅去世一个月就开始大闹瓜分财产,这让九泉之下的舅舅咋能安心呢。

不得不说,大哥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倘若他也无理一些,这件事还真是有些棘手了,两个妹妹应该多向大哥学习一下,多为亲情考虑一下,也希望大哥回来后能够把大嫂的心给开导好,免得真的会记恨一辈子。

这也告诉了我们,在有生之年,一定要把财产的事情提前分配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这样才会让后辈们发生太多的矛盾,也不会影响彼此间的亲情,免得走了后自己依旧无法安宁。

对此大家是怎么看待这场房产纠纷的呢?欢迎大家留言讨论,给出不一样的声音,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