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李圣律师在庭审中2点疏忽,让杜新枝在全局博弈中有了局部活子

subtitle
情初似海 2021-09-24 14:40

但凡下过围棋的人都知道,有时候对弈的一方在全局已经占据明显的优势,可是在局部的搏杀中,被动一方会利用对方的疏漏将落子盘活,从而给胜者最终的结局带来些许遗憾。日前在开封进行的庭审中,和围棋中所出现的这样的情况就有点相像。从媒体的报道和旁听者介绍的庭审中激烈的交锋过程来看,“克敌制胜”组合完全掌控了场上的主动,尤其是李圣律师所展现出的强大气场,火力全开,锋芒毕露,有理有据地质问中透出犀利,让杜新枝等人的应对左右难顾,前后矛盾,在穷于应付的情况下,只好对一些尖锐的问题采取回避,不予作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圣律师旁观者清,只要不是持有特定立场的人们,都会从他们精彩的表现以及杜新枝一方的狼狈,对这一事件给出公允的判断。《南方周末报》客观详实的报道,就是一个有力的见证。不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根据媒体的介绍以及旁听者的转述,在庭审的辩论当中,杜新枝对当年许敏先抱孩子出院其中两点进行反击,指出许敏也存在责任,从而为自己撇清干系。然而,或因对一些医学专业知识的细节没有完全了解,或因没有迅速应变,发现对方话语中的漏洞,李圣律师等人没有当机立断的驳斥,这一点殊为可惜,因为杜的这些话语丝毫站不住脚,本来自己有理的论点,却让对方讨了一些便宜。

《南方周末》报道据报道,参加庭审的医护人员回忆,还有病历中的记载,因许敏顺产时采用了“胎头吸引术”,郭威出生时,和其他采用这种手术的婴儿一样,头部形成了一个“产瘤”,也就是说有明显的印记。“产瘤”又可称为先锋头或头皮水肿,专业人士介绍说,这是由经产道分娩时新生儿头皮循环受压,血管通透性改变,及淋巴回流受阻引起的皮下水肿。杜新枝是剖腹产,所以在姚策的头上不会有“产瘤”,两个孩子的外形应该有着明显的区别。杜新枝抓住这个环节,指责许敏对两个外形明显可以辨别的孩子都没有认出来,因此对互换也有无法回避的责任。在新闻报道当中,我们没有看到许妈以及李圣律师对杜方的反驳。如果这是庭审当中忠实记录,很明显在这一点上失了分。

博弈其实,李圣律师包括许妈完全可以据理力争,许妈没有任何经验,又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一切受在她眼中非常权威的专业的医护人员的支配和安排,在生产时被注射了过量的安定,这一切导致神志迷离的她不能在短暂的时间判别。而几天之后,她在出院的时候抱孩子的时候更不可能判别,因为新生儿出生一般两三天之后,“产瘤”就自动消失了。所以,杜方的这一点指责毫无道理。其次,杜新枝以许妈先将孩子抱走出院为由,暗示许妈才有偷换嫌疑,之前在她发的小作文当中直接倒打一耙,明言许妈偷换。在这一点当中,我们也没有看到李圣律师等人的有力驳斥。

庄严的法庭杜方这段言论也是非常荒唐的,抱孩子并非菜市场挑西瓜,随便选个大的拿着走,许敏抱走的是护士提供的宣称是她的孩子,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再者,杜新枝自己的孩子被抱走了,她为什么不过问呢?相信如果这么一问,杜新枝一定会哑口无言。当然,纵观整个庭审,这两点属于白璧微瑕,在李圣律师等人出色的滔滔雄辩中,不足以影响根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