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全员马景涛发疯式表演,凯奇遇上园子温,年度尴尬癌烂片锁了

subtitle
巴塞电影 2021-09-24 14:0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园子温这部影片被期待了很久,《幽灵之国的囚徒》2019年初开始前期制作,期间导演心脏病发作,拍摄中断,直到年底才重启。观众对这部影片有两个期待,一是园子温与好莱坞融合,另一个则是“烂片王”尼古拉斯·凯奇是否有可能凭此片翻身,毕竟他们是以毒攻毒的组合。就豆瓣评分来看,此片的确是扑了,不过既然是园子温的片,再烂也有风格,倒也可以感受一下其“别致”之处。

本文有剧透。

1

影片没有交代一个清晰的背景,故事既不属于过去,也不属于现在,可理解这里是平行宇宙,即一个由霓虹灯条和狂野西部混搭而成的反乌托邦,与地球上发生的一切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武士城里生活的居民多是亚洲人,店面是日式装潢,英字的招牌,混搭简单粗暴。统治这里的人是个聒噪的军阀,被尊称作“州长”,他穿着全白的西装,戴着红色手套,身为全片的最大反派,抛头露面,不作任何掩饰。

他经营一家妓院,其实是囚禁女性的监狱,其中他最喜欢的“孙女”是索菲亚·波多拉饰演的帕妮斯。一开始,她与同伴一同逃离了这个囚禁她整个青春期的地狱,下落不明。

尼古拉斯·凯奇饰演银行抢劫犯Hero,名为“英雄”其实臭名昭著,他与同伴血洗银行,其同伴失手杀死了一个小男孩,两人因此大打出手,小男孩的幻影此后时常出现他眼前。

Hero在逃跑中导致更多伤亡,本该射向他的枪子误伤了不少围观人士,其中就包括帕妮斯和她母亲。事实上,这才是她噩梦的开始,随后才有这只伸向女孩的红色手套。

坐牢的Hero被放出来,州长给他安排了一个极难完成的任务,也就是去找帕妮斯。为了控制Hero,他被套上了一件皮质连体服,上面装有微型炸弹。

只要解救帕妮斯,他可以获得自由,如果他试图伤害帕妮斯,炸药就会自动引爆,如果他对帕妮斯产生性兴奋,睾丸就会被炸掉,如果他不能在五天之内将帕妮斯安全送返,则将被处死。

随后他来到了一片荒原,此处住着一群身着破铜烂铁的幽冥之人,这里的时间是停止的,许多人绝望地生活,他们曾经呼救过,但没有人愿意拯救他们。

2

帕妮斯被幽灵之国的势力绑架了,Hero虽然找到她,却错过了完成任务的机会,他们并不能按照原计划返回。

同时,他得知了这里曾发生的一切,从一个虚假的Hero变成了真正的革命领导者。复仇计划即将展开,Hero觉得自己被需要,必须要用实际行动去救赎自己和这些被遗弃的受苦之人。

事实上,这片废墟已经积蓄了足够的愤怒和反抗,Hero的到来只是为幽灵之国的人打开大门,他是被选择的英雄,这群怪人组成联盟,准备夺回一切。

此时州长仍然在酒池肉林里寻欢作乐,并不知死期将至,他的人格被园子温设置得相当荒谬,相较于“反派”,他更像一个丑角,几乎没有战斗力。

但是Hero强有力的对手是个日本人,他叫安次郎,一个难得没在影片里发疯的角色。他代表着传统武士,之所以为恶人服务,是因为自己的妹妹被州长挟持,他也因此安于卖命,如此一来,Hero成了他的顺次位敌人。

这一幕非常荒唐,因为武士没有理由去保卫一个伤害自己的洋人头领,但放回日本历史背景之下,他的行为又是合理的,尽管有着背水一战的实力,他要恪守自己身为武士的原则,却不能像Hero那样有颠覆一切的勇气。

经过一番激战,这里被“解放”了,帕妮斯枪杀州长为自己报了仇,幽灵之国重新拥有了时间,就连记录时间的大钟也被彻底捣毁。但这个新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园子温没有深究下去,不过很明显,Hero并没有受到拥戴,他似乎被遗忘了。

园子温这部确实玩飞了,他似乎呈现了自己对日美关系的理解,幽灵之国是核战的共同遗产,一个被炸毁的社会,不仅是西方,就连日本也想把它掩埋起来。

3

如果只看风格,你会承认《幽灵之国的囚徒》不寻常,片中的男人戴着牛仔帽,穿着皮衣,女人则喜欢穿和服,这里的人们说着各种各样的语言,英日汉语齐飞,打打杀杀更收纳融合了多重样本,活像是向美国低俗文化致敬的产物。

众所周知,园子温的电影从不回避血腥、怪诞和反常规行为,他也因此创造了不可被替代的风格。尼古拉斯·凯奇接受了这样的设定,哪怕饰演一个英雄,也要像疯子一样,成为无法被人崇拜的对象。

换句话说,他可不是什么詹姆斯·邦德,Hero是从垃圾堆里跳出来的土匪,如此一来,凯奇的形象与本片竟然诡异地契合起来。

不过这次索菲亚·波多拉真是又选错了片子,尽管是女主角,却沦落得装点门面,冷得像寒冰,人格薄如纸。因为影片在诸多情节里反复失控,她偶尔充满质感的演绎让观众非常跳戏,她是认真演戏,但在园子温这部影片里,似乎并不需要这样的角色。

《幽灵之国的囚徒》很疯,不至于让观众心生恨意,却会令观众疲惫。表面上是群众演员癫痫发作一般的表演,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园子温的毫无节制。他在各种文化风格之间无规则横跳,有很好的想法和创意,可是没有引用复杂文化的敏锐度。

园子温讲述这个关于救赎和起义的后启示录故事,同化了想要加进影片的一切。他缝制出了一个暗黑版的仙境,里面全是怪物、僵尸和疯子……熟悉园子温的观众肯定会陷入半崩溃状态,因为这部影片太园子温了,却又失去了园子温的影片本该具备的深邃和睿智。

园子温是有野心的,但却没有制造出令人印象深刻的情节。反面英雄既没有背景故事,也没有心理特征,尽管Hero的动机是为得到救赎,观众却不太容易感受到。从始至终,园子温似乎更关心电影杂乱而怪诞的风格设计,而不是安置一个深刻的核心。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Moviebase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