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文化名人邯郸笔记丨刘世芬:京娘湖畔走

subtitle
河北新闻网 2021-09-24 13:50

■编者按

以文塑旅、以旅彰文。通过名人见闻式报道,全景展现第六届河北省旅发大会举办地邯郸传承红色基因、创新绿色发展、打造全域旅游发展新格局的生动实践。9月22日起,由河北省文化和旅游厅、河北省作家协会、河北日报报业集团主办的“文化名人邯郸笔记”主题活动,陆续推出名家名作,看文人笔下的邯郸文旅故事,感受历史与现代相交融的“新”邯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京娘湖畔走

刘世芬

京娘湖畔,迎客厅前,一座雕像,高头大马载着娇柔羞涩的赵京娘,马蹄高扬,赵匡胤手提浑铁齐眉棒,气宇轩昂地牵马向前……

一男,一女,一湖。一份深情缱绻的心意,一段荡气回肠的相送,一曲义礼相映的颂歌,氤氲于千年以来的武安大地。

若论柔媚清丽,江河湖海中,首推湖。江的恣肆、河的奔腾、海的惊澜,惟湖,波光粼粼、万种风情。然眼前的京娘湖,则不仅仅限于大自然的明山丽水了,因了那个九曲回肠的千里相送,这片秀美的山水,兀然生出诸多人间要义:义、信、勇、智、情。

湖畔旖旎,遐思翩跹。山环水绕间,川谷深幽,赤壁丹崖,倒人字形的湖面,拱卫着野趣盎然的贞义岛。这里不仅是京娘湖的核心景区,还是不可多得的天然氧吧,无论自然画图,还是人文美景,无论地质奇观,还是现代拓展,都让岛如其名,草木碑石间都写满了一个“义”字——千里相送的大义。昔时年轻气盛的赵匡胤正是那两个响马的年龄,并且具备成为响马的环境和培养基。即使在送京娘回乡之时,赵公子由于火烧官府特意避开官道、绕行武安,崎岖险峻的山间小道,哪怕有所放纵也会得到宽容和原谅,他却义薄云天,怀德自重,路见不平时义字为先。或许正因如此,一番沙场驰骋之后,才有了日后不久的黄袍加身。

从观光电梯上到80米高的赤岩栈道,栈道沿着悬崖绝壁临水而建,环山绕行,使游人移步换景,心旷神怡。贞义岛的最高处——宋祖峰,雄峙中央,俨然尘上桃源。站在峰顶,整个贞义半岛尽收眼底,京娘祠、公子峰一线相牵。遥想千年之前,一对青葱男女途经于此,美景当前,公子何以春心不动?

这便是——信。面对情色之惑时的清醒自知。

《警世恒言》中《赵太祖千里送京娘》开篇即是二儒与一隐士关于汉、唐、宋三朝功过的对话,三人高谈阔论之后,隐士特别评点了各朝利弊,关于宋朝,“他事虽不及汉、唐,唯不贪女色最胜。”

对于一代帝王赵匡胤,这个评价的“理论支撑”正来源于“千里送京娘”。二人伴行千里,途中不乏如京娘湖之类的绝佳山水。民间素有酒后乱性之说,其实置身柔山媚水,也极易生情,何况一对妙龄男女?今人看来,或许那呆木的赵公子实在不解风情,实则不然,公子虽一介武夫,却非“胶柱鼓瑟”,只是坦言“今日若就私情,与那两个响马何异?”人无信不立,可贵的是,赵公子在美色面前,一诺千金,足见其端持本心,意志超拔。信,支撑起赵太祖的人格基础以及日后的帝王大业。

京娘湖底的岩壁上,赵公子曾以《咏日》言志:欲出未出光辣挞,千山万山如火发;须臾走向天上来,赶却残星赶却月。其中的故事,被湖边搭衣岩村的村民口口相传:古时的行人经过湖底的那块题诗壁时,都要去看看这首诗,哪怕骑马坐骄的人,也要专程下马下轿走到石壁前观看。每当京娘湖水位下降,题诗壁就会露出来。《咏日》诗和题诗壁形成了今天的“云崖寄志”景点。“须臾走向天上来”的豪情,已具帝王之气。

“面如噀血,目若曙星”的赵公子,看似拼命三郎,却是骁勇善战,力敌万人。特别是在送京娘这件事上,千里相送,路远还只是困难之一,因赵公子救出京娘,他那在清油观出家的叔叔战战兢兢,担心侄子的“多事”连累了道观,但赵公子安慰叔叔:“大胆天下去得,小心寸步难行。”担心两个强盗为难清油观,故意讲明去向,让响马知道,这就为相送路上的安全造成了极大隐患。两个响马果然沿路追来,公子一人直面两场生死厮杀,最终辨别奸良,履险如夷,除掉了作恶多端的两响马张广和周进——此谓勇也。为京娘报仇,为百姓除害,人们千恩万谢,奔走相告,赵匡胤“不恋私情不畏强,独行千里送京娘”的故事,从此传遍河北武安和山西南部的广大地区,既为美谈,千古不息。

乍看,一介武夫赵匡胤只懂耍刀弄枪,其实,除了路见不平拔刀而起,年轻公子还胆大心细,智谋过人。赵公子送京娘的这一路,山高路远,危机四伏,如果只有公子一人,任凭打打杀杀总归一人抵挡,无涉他人。然而,有一个娇弱女子随侧,无疑平添了负担,稍有不慎不但葬送自身,也枉费了千里相送的初衷。事实证明,赵公子是有这份自信的,每当他要外出,都把京娘找当地女主人精心安置,不让她受一点惊吓;当他杀死了第二个响马,不但公平合理地把响马抢掠的赃物分配给当地百姓,遣散了他们的追随者,而且未忘自己砸毁清油观魔鬼殿的损失,差人捎信已踏平祸患的同时,对魔鬼殿进行了足够的补偿。这些过人的智谋也为他日后登基打下了基础。

男儿英武,仅仅义、信、勇、智在身,有义无情,终有所憾。京娘湖有“情湖爱岛”之称,赵匡胤千里相送的主题是“义”和“信”,但必须承认,其中必有一份“情”——人间至情。某种意义上,这份情超越了男女私情,直抵情字的金字塔顶。

古往今来,红尘男女多为情所惑,彼时,将成为一代帝王的赵公子却不为情所动,与一绝色佳人日夜同宿同眠却守身如玉,难怪京娘惊为柳下惠、鲁南子。历史各代的多种传奇书上说,赵公子千里送京娘一路走了二十多天,这在古代的交通条件下是正常的。然而他们同行的这二十多天却与常人不同,他们既要躲避官府的通缉,又要与凶悍的响马作生死搏斗,还要克服相送路上千山万水的艰难。更重要的是,二十多天在路上的共同生活,二人还必须要互相照顾。一路上公子悉心保护京娘的人身安全,经常夜里自己不睡,在京娘住的房子周围巡逻。京娘上马下马都要公子搀扶,京娘有病了,公子为她找药,端汤送食……

京娘湖的情,公子和京娘二人共同酿就。赵公子的救命之恩、侠义之举、高强的武艺,深深地打动了少女京娘,爱慕之情油然而生,决定以身相许、以身相报。公子一路上的饮食起居皆有京娘的照顾,京娘也常为公子洗衣、换服,无微不至,两相携挈,如同相依为命的一家人。今天的搭衣岩峰林景区,即为昔日京娘为公子洗衣晾晒之处。不远处的梳妆台、滴翠潭、相送门等景点,都有二人路过武安生活的场景。如此温馨的画面,公子与京娘一路生死与共,外人看上去绝对等同于现实中的恩爱夫妻了。谁知赵公子绝非“施恩望报的小辈,假公济私的奸人”,正直无私,施恩拒报,发乎情,止乎礼,至情至性,至真至礼,信字当头,义字为先,让情升华。正如贞义岛上的公子峰,凝视远眺,顶天立地,气吞山河……原来,公子和京娘所成就的,实为一份大情。

假如京娘颜色平平,赵公子的推拒或无甚珍贵,可是面前的娇女却是“眉扫春山,眸横秋水”,“天生一种风流态,便是丹青画不真”。更难得的是,天高路远,无人约束,即使当初清油观履行了相拜仪式,二十多天的随身相伴,也允许他违背誓言爱上京娘,这是世俗眼中的水到渠成,莫怪京娘的家人和乡人对他们一路相伴的猜测了。公子忍情亦真实,以苏轼之语:忍痛易,忍痒难。其实还是忍死易,忍欲难。偏偏的,赵公子却是在绝色京娘面前将男女爱情升华为人间大情,儿女情长让位于至义大礼和前程大业,所以不久之后的赵太祖登基就在情理之中了。

不可否认,赵公子身上,还有一个——莽。正是京娘家人的成亲要求,让赵公子愤而离去,徒留京娘一人面对乡间流言,这才导致京娘为证二人清白投滴翠潭自尽。有人说,公子救了京娘又害了京娘。其实,以今时之风度量赵公子显然有失客观公允,必须承认封建义礼的局限性。旧时的情境之下,岂能要求赵公子万事周全?让性烈如火、疾恶如仇的公子既保全了双方清名,又安于彼世,难免苛责了。莽,实为公子以上各种品质的表现形式,莽而可爱。

而京娘呢,“今宵一死酬公子,彼此清名天地知”。京娘虽死犹生。古往今来的感天动地之举,多为悲剧,一众刚烈男女,汇聚起悲剧的力量。京娘湖,虽为赵太祖一生文功武治、一代霸业中的红粉一抹,而他本人戎马生涯中的这份铁骨柔情,从一个方面诠释了一代帝王成就伟业的品行要求,那就是,一个人美色当前的态度。

千古一送,情山义水。京娘湖,便有了别种样貌与韵致。

京娘湖畔走,山水证风流。义信勇智情,一曲颂千秋。

【作者简介】

刘世芬,笔名水云媒,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石家庄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散见于《文学自由谈》《人民日报》《解放日报》等多种报刊,著有散文随笔集《看不够的〈红楼梦〉,品不完的众人生》《开在刀疤上的花朵》等,曾获第二十四届孙犁散文奖、第十届河北省文艺评论奖、首届贾大山文学奖,多篇作品入选全国各类文学选本、年选、排行榜、教材读本,并被应用于中高考试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