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错换人生28年二审:王社莲的证词有可能成为“民转刑”的突破口

subtitle
希望星晨 2021-09-23 23:33

918庭上 ,河南大学的四朵金花高调精致服装亮相,气质感染全场。却是林黛玉进贾府,唯恐多说一句话的低调配合,但是却还是露出了蛛丝马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路透社”(各个奔赴河南开封的自媒体)消息: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证人王社莲的证词有可能成为这个事件“民转刑”的突破口。虽然王大姐愿意回答的问题并不多,而且她回答的问题表面上看滴水不漏、已经为自己摆脱了干系,实际上她的话信息量大。稍微琢磨一下,她的话前后矛盾,甚至漏洞百出。无疑,王大姐有意或者无意地把28真相向人们推近了一把。

早前我们千呼万唤的郭希志“志姑姑”是万众期待出来“讲句真话的人”,而这次出庭后,并没有带来相关“惊喜”。“志姑姑”有着丰富的社会经验,回答问题谨小慎微,主旨是说明没有偷换!志姑姑还当庭诉苦,说28事件与自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而自己却为此遭到了网暴,不仅个人正常的生活受到干扰,还影响到了自己在淮河医院工作的女儿,使她受了委屈。所以她希望错换案能早日真相大白于天下,还自己公道。太官方了,也太高大上了,有理有据有节的一番表白后她倒成了不折不扣的受害人。谁能说她的话没有道理吗?这是老司机,不会轻易翻车的。

志姑姑回答得天衣无缝,不代表淮河医院个个都是“舌辩”之士。王社莲也是这个案件 的关键的人物之一,当年给“宫开七指”的许敏注射了安定药液的正是这位深藏不露的王大姐。许敏当庭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王:“是按照相关操作进行的”。许敏:“自己是顺产,宫开七指却注射安定,就不怕产妇没力气分娩吗?”。王重申“这是按照相关规定进行的操作”,多少有理屈词穷的意味。我对医护知识是一窍不通,但是大道理摆在那里。对顺产者注射安定药,非常不恰当,会导致产妇进入恍惚状态,没有力气分娩了,这不是人为地在制造医疗事故吗?

具体到这个案子极有可能就是通过这种手段,让许妈昏睡过去,为计划好了的偷换创造条件。许敏的问话铿锵有力,问到了点子上,有穿云裂石的效果。这与早前社会上盛传的沸沸扬扬的偷换在细节上作了注脚。王大姐的回答看似天衣无缝,实则过于生硬和牵强。我相信法官会咨询医护专家弄清楚这个关键环节的。

李圣律师是有备而来,据说,他为此次庭审准备的书面材料高达一米多,可以想象他付出了多少心血。他当然知道王大姐的回答问题的重要性。李圣律师问:“许敏住院期间,你一个人医生与护士一身兼了,签了两份字?”,王:“自己当时是实习医生,所以干护士的活”。众所周知,实习生还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是没有签字权的,这是普通、浅显的道理,其他行业的实习生也存在这个情况。王社莲的回答显然有水分,谁赋予她的鉴定权?!

——须知,王当时没有取得医师资格证就行医是无证上岗行为,这就是明目张胆的违法行为!而扒一下王大姐的简历,她1982年就从医科大学毕业了,到错换案时已经有了十年的行医经验,已经是资深医士了。自己还说自己是个实习生,当法官是傻子吗?李圣律师打蛇打七寸,问话专问要害处。显示了高超的专业技术能力,令人钦佩不已。

事实上,根据许敏与李圣律师的提问与王大姐本人的回答,我们能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不管王大姐当时是否是实习生,她已经触犯了刑法!————如果她当时确实是实习生,那么她不应该越俎代庖替医生签字。如果她当时不是实习生的身份,那么,她在法庭上做了假证!如实而言,王大姐已经把自己陷进出了。这是惹火烧身的节奏。而我们有理由认为,王社莲的证词有可能成为“民转刑”的突破口,而真相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0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