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华裔豪门女被控杀害前男友,4亿天价保释金创记录,后无罪释放

subtitle
孤城祭红颜 2021-09-23 22:59

【本文节转载自网络作者:没药花园 ,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2016年当地发生了一起谋杀案,年仅27岁的凯斯·格林(Keith Green)被人杀害并被抛尸至101高速公路旁的空地。

发现格林尸体不久后,警方逮捕了格林的前女友李凡尼(Tiffany Li)、李凡尼当时的男友卡韦赫·巴亚特(Kaveh Bayat),以及他俩的教练奥利维尔·阿代拉(Olivier Adella)。根据检方指控,这三人涉嫌杀害格林。

被捕后,阿代拉在狱中与检方签署了认罪协议,并一度被视为本案关键污点证人。

可就在案件即将开庭前,检方却突然取消了阿代拉的作证资格,并中止(suspended)了与阿代拉的认罪协议。

检方为什么突然这样做?他们为什么怀疑李凡尼与她的男友涉嫌杀害格林?没有了关键证人,陪审团最后做出了什么样的裁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豪门之女与无业青年

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李凡尼与格林以及他俩的关系。

李凡尼,1985年出生,在北京长大。20世纪90年代初,李凡尼随母亲李某某与继父姚某以及弟弟一起移民美国加州,并于2000年加入美国国籍。

(李凡尼)

李凡尼家境富裕,母亲与继父靠投资房地产和建筑项目积累了巨额的财富。

据媒体《市界》报道,北京的天元港中心及富尔大厦均为李家公司投资建设。李家还在湾区富人区拥有多套豪宅,同时在资产信息不公开的开曼群岛、加勒比圣基茨岛拥有产业。

据《市界》估计,李家的家产约在1亿至1.5亿美元(人民币6.3亿至9.5亿元)间。

移民美国后,李曾在多所私立学校就读,并在旧金山大学取得金融硕士学位。毕业后,她负责管理家族产业,母亲每年支付她大约10万美元(约63万人民币)的薪水。

格林的成长背景与李凡尼截然不同。格林成长于湾区的一个工薪家庭,幼年时,他父母离婚了,母亲独自抚养他长大。

(凯斯·格林)

从青少年时期开始,格林就是个问题少年,他曾因为偷窃和造假在法院留下过案底。

在高中时,格林很受同学欢迎。他风趣幽默,是个出色的运动员,曾带领校橄榄球队在2005年的决赛中取得胜利。

格林优秀的体育成绩为他赢得了一笔丰厚的奖学金,东华盛顿大学给他减免了一半的学费。但格林没有坚持读完大学,他在读完大一后就辍学了。

辍学后,格林从华盛顿回到了湾区并打起了零工。他从一份工作跳到另一份工作,不久后更是陷入了失业。

2009年,21岁的格林与23岁的李凡尼开始约会。二人恋情进展迅速,格林很快搬进了李凡尼的公寓。

之后,二人又搬入了李凡尼母亲名下的一栋豪宅。

该别墅位于旧金山附近的希尔斯伯勒,在寸土寸金的湾区,李凡尼与格林居住的房屋估值高达700万美元(约4400万人民币。)

可以说,自从与李凡尼在一起后,格林的生活彻底改变了。他不仅不需要工作,还衣食无忧,开上了高级轿车。

2012年,李凡尼与格林的第一个女儿出生了,两年后,他们又迎来了第二个女儿。

在李凡尼与格林交往期间,虽然李凡尼的母亲并不喜欢格林,还把格林叫作家里的“无底洞”,但她依然拿出了4万美元(约25万人民币)供格林在旧金山的蓝带厨艺学校学习。

案发前,格林还有5个月即将毕业。

分手大战

2015年10月,李凡尼与格林的恋情破裂。据ABC7新闻网报道,李凡尼喜欢上了格林的朋友巴亚特,并被格林发现出轨。

(李凡尼新男友:卡韦赫·巴亚特)

据李凡尼在2016年5月与警方的口供记录显示,2015年10月初,李凡尼曾发邮件告知格林,希望与他分手,并希望格林搬出她位于希尔斯伯勒的住所。在被格林拒绝后,李凡尼找到律师,起草了一份分手协议。

(李凡尼与格林的分手协议)

虽然李凡尼与格林并未结婚,但考虑到格林已经多年未参加工作,也还未从厨师学校毕业,李凡尼愿意出资帮助格林适应新生活。

根据ABC7新闻网的报道,在这份分手协议中,李凡尼承诺将一次性支付格林2万美元(约12.7万人民币)以资助他搬家、为新家添置家具。

除此之外,李还将在2015—2016年间,每月支付格林4000美元(约2.5万人民币)作为生活费,并将一辆路虎过户到他名下。而孩子则由两人共同抚养,两人平分账单。

作为交换条件,格林将放弃对李凡尼提出其他财务要求。

但格林拒绝了这份协议。据李凡尼说,格林称,他知道李家富有,她别想只用这点钱把他打发了。

因为格林拒绝签署协议,李凡尼仅付给过他4000美元。2015年10月底,李凡尼关闭了两人的联名账户、格林的手机账户,将格林赶出了两人的住所,并让巴亚特搬了进来。

之后,格林搬进了他母亲朋友的公寓,两人开始了关于孩子抚养权的争夺和分手费的拉扯。

李的口供记录显示,2015年11月13日,李凡尼报警称格林偷走了她的车,格林因此被捕,但李后来撤销了对格林的指控。

根据ABC7新闻报道,李报了假警。但根据李的口供,她说她报警是因为格林未经她同意,便强行开走了她的车。

(李凡尼与格林短信往来)

几周后,李向法院起诉格林家暴,并要求得到孩子的全部抚养权,之后,法院暂时剥夺了格林的探视权。

据李说,在他俩分手初期,格林本来是有探视权的,可以在她在场的情况下与孩子们见面。但两人老是当着孩子的面吵架,格林甚至还踹了她。

因为那段时间李凡尼家人碰巧需要回中国一趟,李就让孩子跟着自己的母亲、姨妈等其他亲属回国了,希望她与格林能趁着孩子不在的时间,解决关于抚养权的纠纷。

李凡尼说,格林明明很清楚孩子们需要回国一趟,却对周围人大肆宣扬,称她阻止他与孩子们见面,甚至还试图起诉李凡尼以得到全部监护权。

一怒之下,李凡尼决定,既然格林想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纠纷,那两人就法庭上见吧。据李凡尼说,因为格林说他付不起律师费,她还为格林出了一半的律师费。

李凡尼对警察说,格林根本不在乎孩子,他就是想要抚养费,格林所有的行为都是为了要钱。她早就和格林说过,两人共同抚养孩子,各承担50%的责任。

根据李的口供记录,格林甚至曾试图向她和她母亲“出售”孩子的抚养权。

据李说,格林曾告诉她,愿意以4000万美元(2.5亿人民币)的价格出售两个孩子两年的抚养权。但李后来又解释说,她觉得格林不是真的希望“出售”抚养权,只是希望李家能资助他两年。

(李凡尼口供记录)

但李拒绝了,她觉得格林是个成年人,他必须学会为自己的生活负责,而她的协议已经足够支持格林了。

格林和李的短信记录显示,从2015年10月2人分手后到2016年格林遇害前,两人曾有很多关于孩子抚养权和分手费的争吵。

在一条短信中,格林写道:“我确实试着为孩子们创造和你家一样的条件。”

当李凡尼把这些短信转发给巴亚特后,巴亚特回复她:“他又试着从你身上捞钱了!他就是想要钱,这和孩子根本没关系。”

李凡尼则回复:“我知道,好吧,无所谓了。绿灯(在俚语中,绿灯也有执行犯罪计划的意思)。”

2016年4月16日,在格林即将与李凡尼因孩子抚养权对簿公堂的前夕,李撤诉了。

关于孩子的抚养问题,两人签署了抚养权协议,格林获得了定期探视孩子们的权利,可以在没有李凡尼在场的情况下与孩子们相处。

至于那份承诺给格林提供财务帮助的分手协议呢?

李凡尼的口供记录显示,当她发现自己被格林骗了整整7年后,分手费就告吹了。

据李凡尼说,以前格林骗她说,自己只是有酒驾记录,而她为他付了罚单,请了律师。但后来她才发现,格林的犯罪记录上居然写着挪用公款、抢劫这类犯罪,远远比酒驾更严重。

李凡尼说,她在警察局发现格林最后一次犯罪发生在2009年。当时,她曾对办案警察说,哦,那正好是在我遇见他之前。

警察听到后笑了,她回复李凡尼说,那是因为他遇见了你(因为遇见了你,他不用再继续犯罪了)。

李凡尼说这件事伤透了她的心,她和格林说:“我不会出任何钱帮你,没有分手协议了。我什么都不会给你,你只能靠你自己了。”

格林遇害

4月30号,格林本将和分别许久的女儿们一起度过周末,但在4月28号晚上,他失踪了。

(寻找格林的寻人启事)

格林大约在4月28日晚上9点后离开他借住的公寓,从那之后,格林再也没回去过。临走时,他仅仅带上了手机,并没有拿钱包或车钥匙。

在格林失踪的第二天,一位徒步旅行者在旧金山金门大桥公园捡到了他的手机。

5月11日,格林失踪两周后,警方在101公路沿途一个荒凉的空地上发现了一具尸体。

发现尸体的地方靠近盖瑟维尔(Geyserville),在索诺玛郡(Sonoma County)境内。此处距离旧金山约123公里,来回车程需要3小时左右。

当警方发现尸体时,该尸体已高度腐败,除了一双黑袜子,再无其他衣物蔽体。

经过牙齿比对,警方确认尸体属于格林。

因为尸体高度腐败,尸检并未给警方提供什么有效信息,法医无法提供关于格林遇害的准确时间。结合天气、环境等相关原因,法医推测,格林的死亡日期大约在两周前。也就是说,格林有可能在失踪当晚就遇害了。

验尸官断定格林死于枪伤。他推测,格林生前嘴里曾被塞进了一把枪,枪响后,子弹穿过了格林的脖子并杀死了他,而枪支的后坐力敲碎了格林的门牙。但法医并未在格林的尸体中找到子弹。

(格林致命伤示意图)

因为格林被抛尸野外,尸体曾遭到动物啃咬,法医未能在格林的尸体上检测到开枪后残留物。

失踪当日

据格林借住的公寓的屋主说,在格林失踪当晚,他出门是为了与李凡尼见面,讨论关于孩子抚养权的问题。

在警方问讯的过程中,李凡尼承认她曾与格林在4月28日(周四)晚上见面。

据李凡尼说,在周一的时候,格林突然打电话告诉她,说他要搬去Ohio(俄亥俄州),以后不能和孩子见面了。因此,二人约定周四晚上,在一家松饼屋外的停车场见面,讨论相关事宜。松饼屋离李凡尼家开车大约15分钟。

据李凡尼说,晚上9:15左右,她与格林在停车场见面了(松饼屋9点关门)。她当时开了一辆奔驰G63。当她停车后,格林坐上了副驾,两人在车里就孩子的抚养问题交流了大约1个小时。

据李凡尼说,格林先是和她说,他还爱她,希望和她复合。然后又告诉她,他周末不能见孩子了,他买不起汽车儿童安全座椅。

(格林与女儿)

当李凡尼说她可以给格林提供一个,格林只需要再另外买一个后(因为有两个孩子),格林又说,他要搬家了。

他说,他借住公寓的屋主要搬家了,他没钱,无力负担湾区的生活,只能搬去俄亥俄州的祖母家,但这样他就见不到孩子了。

李凡尼则反驳他说,他可以搬去湾区便宜一些的地方,湾区不是没有单亲爸爸。但格林说,李凡尼不懂。

李凡尼说,格林在10:15左右下车。之后,她去了一趟特鲁斯代尔街1800号(1800 Truesdale)。

此处是一栋公寓楼,李家在这里拥有几套公寓。据李说,她当时本想向租客收租,但因为租客没有回复她的短信,她就开车回家了。

据李凡尼说,11:23,当她收到租客回复后,她在男友巴亚特的陪同下又去了一趟公寓楼。两人在00:10左右离开回家。

除了案发当晚李凡尼的行踪,警察还得知,李凡尼的家中常有一名男子出入,此人名叫阿代拉,是一名前MMA选手,也是李凡尼与巴亚特的教练兼保镖。

阿代拉同样住在这栋公寓中。

据民事诉讼材料显示,2015年,巴亚特出去玩时,阿代拉曾担任过他的临时保镖,两人因此结识。

2016年初,巴亚特与阿代拉重新取得联系,李凡尼把公寓楼中的一套房子租给了阿代拉,还给了他 1.3万美元(约8.3万人民币),帮助他在湾区安家。

这位保镖开一辆克莱斯勒300。

案发当晚,松饼屋附近的道路监控摄像头曾抓拍到一个画面,约10:16,一辆灰色的奔驰G63后,紧跟着一辆克莱斯勒300。

(从松饼屋到李家,1是监控摄像头所在的路口,2是保镖家的路口)

虽然李凡尼说她在案发当晚10:15时就与格林分开了,但警方取得的手机位置信息却与她的供词有出入。

结合Kron4、ABC7与民事诉讼材料,在案发当晚,格林与李凡尼的手机轨迹如下:

9:14 - 9:56,格林与李凡尼的手机都曾接入松饼屋附近的信号塔。

之后,两台手机移动到了李家附近。

10:45 - 10:56,李与格林的手机都曾接入李家附近的手机信号塔。

10:51,格林的手机后台记录显示,其曾自动连上过李凡尼家的Wi-Fi。

除此之外,因为格林的苹果手机开启了定位服务,手机定位显示,10:30 - 11:00 ,它曾出现在“切姆斯沃斯街”上(Chelmsworth)。

(李凡尼与格林手机定位表)

我没在谷歌地图上找到“切姆斯沃斯街”,但在李家附近却有一条名称相似的街道(Chelmsford)。此处距李家非常近,就在李家房屋旁。

(红框处是李家)

后来,格林、李凡尼与巴亚特的手机一起移动到了保镖居住的公寓。

据Kron4报道,再后来,有手机驶过金门大桥,一直移动到警方发现格林尸体的地点(但此报道并未说请是谁的手机。)

(从公寓楼到警方发现格林遗体地点的路程图)

录口供时,李凡尼曾向警方解释,在案发当晚,她回到公寓是为了收租,但根据Kron4网报道,检方称李凡尼的不在场证明是假的。

2016年5月5日,在格林失踪7日后,保镖出售了他的车。

5月18日,警方取得了这辆车。检测发现,此车后备厢中有格林的血迹,车后备厢内的安全锁亦被人为移除。

除此之外,购买此车的车主称,一开始车里有股浓烈的漂白水味。

2016年5月20日深夜,警方逮捕了保镖。

在保镖家中,警方发现了3.5万美元(约22万人民币)现金和一块属于格林的镶钻名牌手表。

次日清晨,一组特警小队撞开了李凡尼家的铸铁院门,警方逮捕了李凡尼与巴亚特。

(特警小队闯入李凡尼家)

在李宅车库的一个高尔夫球球袋上,警方发现了微量枪支射击后的残留物。他们在李家车库内,以及李的奔驰门槛上发现了格林的血迹。

据Sfist网报道,警方同时在李家地下室水槽中发现了格林的血迹。

据ABC7新闻网报道,警方还在李家地下室发现了一双粉色的耐克男鞋。此鞋的尺码大于巴亚特的尺码。而案发前,在格林社交媒体上的照片中,他穿着同款鞋子。

除此之外,民事诉讼文件指出,在2016年4月18日,李凡尼与格林的抚养权官司开庭后,保镖曾购买过一台枪机。这是一种已经提前充好话费,可以匿名使用现金购买的手机。

保镖购买手机次日,巴亚特也购买了一台枪机。

在李凡尼被捕后,为了保释她,她的家人与朋友向法院抵押了400万美元(约2500万人民币)的现金,以及价值约6500万美元(约4亿人民币)的房产。

2017年4月6日,经过法院审核,李凡尼被保释了。她被要求佩戴电子脚铐,上交自己以及孩子的护照,并且在开庭前只能待在自己家中。

李凡尼的保释金排进了全美保释金的前十位,天价的保释金曾让这个案子轰动一时。

因为拿不出那么多保释金,巴亚特与保镖阿代拉只能在监狱中等待开庭。

污点证人?

保镖被捕后向警方交代,他仅仅协助李凡尼与巴亚特抛尸,并没有参与谋杀。

2017年11月3日,ABC7新闻网曾获得了采访阿代拉的机会。

在这次采访中,保镖告诉记者,2016年2月,李凡尼与巴亚特曾将他带去了李凡尼家的地下室,并要求他把手机留在门外。

之后,巴亚特向他提议,希望他能杀死格林,事成后,他们将支付他5万美元(约31.9万人民币)作为报酬。李凡尼也同意了。

据李凡尼与巴亚特解释,这是因为格林一直不停地向李凡尼要钱,让李凡尼特别心烦。

保镖说他拒绝了。根据民事诉讼文件,保镖称,他可以替李凡尼与巴亚特教训格林,狠狠吓吓他,但他不能杀人。

这份民事诉讼文件指出,2016年4月初,巴亚特与李凡尼又一次叫保镖除掉格林,而他再次拒绝了。

根据ABC7新闻网的采访,在李凡尼与格林见面当晚,巴亚特曾叫保镖跟着李凡尼,看看李凡尼有没有与格林在车里做什么。

据保镖说,李凡尼与格林在车里交流了约1小时。之后,二人就开车走了,而前进方向正是李凡尼家的方向。

保镖说,自己用枪机告诉了巴亚特(他用的也是枪机)李与格林开车离开了。之后,他跟着李凡尼的车一起走了。当路过他家的那条街时,他右转回家了,而李的车则继续向南前进。

(红线为保镖右转处)

根据ABC7新闻网的采访,当天夜里,巴亚特与李凡尼又开车去找了阿代拉。

保镖告诉记者说,当时,李凡尼在开车,巴亚特则坐在车后座扶着格林位于副驾的尸体。

据他说,他们到之后,巴亚特掀起衣服,给他看了看他腰间的手枪,然后告诉保镖,报恩的时候到了,他们需要他处理掉车里的“垃圾”(格林的尸体)。

根据民事诉讼文件,保镖与巴亚特一起把格林的尸体抬出了副驾,并放在保镖与李凡尼车位中间的空地上,即公寓楼停车场34号与35号车位中间。

他们两人一起脱下了格林的衣服,保镖把这些衣服装进了一个塑料袋中,并扔到了公寓的垃圾堆里。

脱衣服时,他注意到,格林的鞋子不见了。

接着,巴亚特又和保镖将格林的尸体放进了保镖克莱斯勒300的后备厢内。

李则用衣袖夹着格林的手机,递给了保镖。

保镖说,当路过金门大桥公园时,他把格林的手机从车窗外扔了出去。

之后,他一直沿着101公路向北开,直到他在索诺玛郡境内找到了一处偏僻的、适合抛尸的地点。

(警方发现格林尸体附近)

经过警方调查,他们在公寓停车场34号与35号停车位间,发现了格林的血迹。

与此同时,他们还发现了蓝色手套碎片。

而保镖车子的快速通行卡显示,该车曾于2016年4月29日3:30(也就格林失踪后的凌晨)驶过金门大桥(由北向南)。

在收集资料的过程中,我没找到交代格林失踪当晚9-11点之间,保镖的手机行程轨迹的资料。

也就是说,单凭现有资料,我们无法判断,案发当晚,保镖是否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跟了李凡尼一段路后就回家了。

可能有朋友会问,之前提到的那个道路监控摄像头呢,这个不能证明保镖的动向吗?

遗憾的是,因为保镖居住的公寓楼在这个监控摄像头后面,所以摄像头并不能证明这一点。

(从松饼屋到李凡尼家,1为摄像头位置,2为保镖家街道)

在李凡尼、巴亚特与保镖被捕后,保镖的前妻曾联系过媒体,向媒体透露,阿代拉是个可怕的人。她称,阿代拉满口谎言,当她叫他为自己的婚姻负责后(财务责任),他还曾威胁过她和她家人的人身安全。

失效的污点证人

2018年2月,被捕接近两年后,保镖与检方达成了认罪协议。

根据这份协议,检方将放弃以谋杀罪起诉保镖,仅指控他曾协助掩盖谋杀。

作为交换条件,他将成为检方的污点证人,指控李凡尼与巴亚特合谋杀害了格林。

签署协议后,保镖面对的最高刑期仅有三年。

作为认罪协议的一部分,在他出狱等待开庭的期间,保镖不许与任何证人联系,也不许在社交媒体上了解此案进展,或发布任何与本案有关的信息。

2018年4月,在保镖与检方签署认罪协议后,他向律师报告,有一位狱友告诉他说,巴亚特愿意出100万美元(约640万人民币),让保镖把格林的死揽到自己身上,就说是他与他的妻子一起杀害了格林。

巴亚特的律师向警方反映了此事后,警方对事件展开了调查,但因为没有足够证据,因此没有立案。

据巴亚特的律师说,此事完全是由保镖捏造,用来抹黑巴亚特。

据ABC7新闻网报道,巴亚特的律师还说,检方曾请过一名测谎专家,询问阿代拉格林是否是他杀害的,但阿代拉没有通过测谎测试。

虽然贿赂的事无疾而终,但在开庭前夕,检察官却突然中止了保镖的认罪协议,并撤销了他作为污点证人的出庭资格。

原来,当保镖被释放出狱后,他竟然违反了他的认罪协议,通过Instagram联系了被告方证人,也就是他的前女友。

虽然保镖的律师声称,他仅仅是想劝她诚实一些,实事求是地告诉陪审团,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但亦有媒体报道,他威胁了他的前女友。

认罪协议中止后,阿代拉被重新关进了监狱。

2019年9月13日,在缺少关键证人的情况下,案件正式开庭了。

(李凡尼前往法庭)

辩方律师辩护策略

开庭后,检方指控李凡尼与巴亚特谋杀了格林。据检方说,巴亚特谋杀格林是因为他贪图李凡尼家阔绰的生活,希望取代格林,成为李凡尼的爱人。

据检方说,巴亚特觉得,只要格林还活着一天,李凡尼就有可能与格林复合,因此为了彻底替代格林,他策划并谋杀了格林。

至于李凡尼为什么会同意,检方给出的解释是,格林无休无止关于金钱的诉求激怒了李凡尼,让李凡尼感到厌烦。

但辩方律师反驳,检方在办案的一开始,就刻意将嫌疑锁定在了李凡尼与巴亚特身上,忽视了所有不利于这个结论的证据。

辩方律师称,在格林失踪前,李凡尼已经与他达成了关于抚养孩子的协议,因此李凡尼并没有一定要除掉格林的动机。

辩方律师同时指出,检方的证据不足以排除这种可能:是阿代拉(保镖)绑架并杀害了格林。而保镖现在正被关在监狱中,和李凡尼他们一样,也背负着谋杀格林的指控。

据辩方律师说,李凡尼与格林的手机移动记录只能证明,两人的位置接近,但不能证明,格林一定在李凡尼车里。

因为保镖曾开车紧紧跟随过李凡尼,而且,他后备厢内的安全锁还被移除了,因此,格林也有可能是被阿代拉绑架在了他车子的后备厢中。

除此之外,虽然格林的手机连接上了李凡尼家的Wi-Fi,这同样不能证明格林进入过李凡尼家,只能说明格林出现在靠近李凡尼家的地方。

辩方律师还拿出一张手机定位截图,质疑手机定位的准确性。根据辩方出示的截图,在格林失踪当天,他的手机信号显示,他曾出现在奥克兰市美丽湖(Lake Merritt)中央。

2019年11月15日,12名陪审员经过12天的争论后裁决李凡尼无罪。

在陪审团闭门讨论此案期间,曾有陪审员询问法官,他们是否能对手机数据做出自己的解读。

法官在衡量后,将手机数据从证据中移除了。据法官解释说,因为这些数据需要专业知识才能解读,所以陪审团不能自行解读,只能以检方或辩方对这些数据的解读为准。

之后,因为陪审员得不出统一结论,僵持在6:6的比分上,针对巴亚特的审判流审了(就是说审判没有结果),如果想要给巴亚特定罪,检方需要重新经历庭审过程。

在思考了一个月后,检方放弃了重新对巴亚特提起诉讼。巴亚特恢复了自由。

(巴亚特被释放后离开法庭)

之后,检方亦放弃了起诉阿代拉,继续了与他的认罪协议。

尾声

2016年4月28日,格林失踪并遇害。

在格林去世一周年后,曾有超过50名格林的朋友和家人聚集起来,为格林举办了烛光追悼会。

但将近4年后,除了阿代拉因抛尸被判3年外,无人为谋杀他负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