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俄罗斯宇航员发现,国际空间站霉菌超标!这些霉菌有多难对付?

subtitle
怪罗 2021-09-23 21:3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国际空间站自1998年正式建造以来,它已经在地球上空400公里处运营了20多年,来自不同国家的244位宇航员拜访过这里,在这里完成他们科学任务。

在这样一个密闭空间中,不停地有不同的人进出,让这里的“空气质量”并不是很理想,其中一点就是严重的霉菌污染。

近期,俄罗斯研究人员在《载人航天》期刊上发表文章,表示他们的宇航员发现“曙光号”功能性货舱空气中的霉菌含量超标。

图注:国际空间站挂运动服的地方长满霉菌

在人类生存空间内,空气中霉菌的安全指标是在每立方米空气内的菌落形成值少于100个单位,但是目前国际空间站该货仓这个霉菌数值已经达到了110个单位。

霉菌是和我们人类关联度非常高的真菌,估计也是伤我们最深的真菌,在人类栖息地,这些微生物无处在,污染我们的食物和工具,以及空气。

我们吃了发霉的食物很可能出现严重的感染甚至死亡,而吸入少量的霉菌也可能让我们出现过敏和一些呼吸道疾病。

图注:霉菌污染食物

和霉菌多年的战斗经验告诉我们,这些微生物喜欢潮湿、不透风的空间,很明显远在400公里高空运行的国际空间站很符合它们的生存条件。

虽然,大多时候霉菌并不致命,但是对于远离地球的栖息地,医疗用品有限,即使简单的感染也是致命的。

所以,国际空间站空气中霉菌含量超标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图注:国际空间站

国际空间站上的霉菌

事实上,国际空间站的霉菌问题并不是第一次被曝光了,早在2016年,霉菌就已经严重影响宇航员的正常生活和实验了,当时一些用作实验的百日草和蔬菜受到霉菌的影响而死亡。

而当时的宇航员只能打开风扇、对实验样品进行消毒并擦掉植物中多余的水分,以及把那些发霉的样品冷冻处理,最后带回地球对这些霉菌进行研究。

现在,国际空间站上的宇航员每周都要花费数个小时来清洗飞船内部的墙壁,以防止霉菌的形成以及与之相关的健康问题。

图注:空间站实验植物受霉菌影响死亡

霉菌会形成孢子在空气中传播进行繁殖,霉菌的孢子就像植物的种子一样适应能力非常强,我们平时用高温清除衣物上的霉菌,其实是杀不死霉菌孢子的,所以很容易复发。

国际空间站的霉菌主要是青霉菌和曲霉菌为主,它们的孢子顽强程度也远超科学家想象,2019年的一项研究发现,这些霉菌甚至可以在空间站的外壁生存。

图注:显微镜下的霉菌孢子

为了测试真菌孢子对辐射的承受能力,研究人员将孢子暴露在各种辐射下,包括紫外线、x射线和重离子[1]。

结果大部分孢子的承受能力远超预期,而空间站的两大“主角”——青霉菌和曲霉菌的孢子可以存活并耐受x射线,而且至少可以承受人类致死剂量的200倍。

霉菌不仅会污染国际空间站

这项研究并没有涉及到高温和低温环境下的真菌孢子测试,所以也并不算是真正极端的宇宙环境,但是科学家依然相信,真菌肯定会跟随人类进行太空旅行。

这是一个真正严重的问题,不仅是对人类的考验,也是对另外一个星球的考验。

图注:瓦列里在和平号空间站核心舱

目前,人类在外太空的单次生存记录是438天,由俄罗斯宇航员瓦列里·波利亚科夫(Valeri Poliakov)保持,他从 1994 年 1 月到 1995 年 3 月一直待在俄罗斯前空间站——和平号空间站上工作。

我们的下一站很可能是火星,去往火星最快也要180天,由于火星和地球两年才一次火箭发射窗口期,所以宇航员回来需要更长时间,算上着陆等复杂的工作,去往火星的宇航员会比人类太空生活世界最长纪录还要长许多。

而霉菌也会在密闭的飞船中疯狂生长,并危害宇航员的健康。

另外,如果霉菌孢子在飞船的外壁一直“搭顺风车”到达火星的话,它们很可能污染整个火星,对我们接下去研究火星的工作造成影响。

而且,谁知道长时间暴露在太空环境中,霉菌会发生哪些变化呢,很可能变成“超级真菌”危害宇航员的健康不是不可能。

图注:培养皿上的霉菌

最后

霉菌确实大多时候有害,是人类病原体和食物破坏者,但它有时候也可以用来生产抗生素或其他长期任务所需的东西。

而国际空间站和霉菌的相处的经历可以为接下来的人类空间站,以及更久远的人类太空旅行积累经验。

参考资料:

[1]Space station mold survives high doses of ionizing radiation.sciencedaily.2019.6.27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