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赢了大选输了国会多数,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扔了六亿选了个寂寞

subtitle
世界说 2021-09-23 20:43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算准时机提前发动的大选,折腾36天下来,最后竟落得和之前相差无几的结果。

截至9月21日,执政党自由党共获国会席位中的158席,与解散国会前相比仅多出3席,而该党需要170席才可以组成多数政府。其他政党如保守党、新民主党等所获席位数量与之前几乎保持一致。

本次大选似乎没有任何赢家。自由党冒险发动大选,却没有如愿组成多数政府,保守党大幅向中间靠拢,却依旧无法在席位上有所突破。虽然在民调当中,民众对新民主党党魁驵民诚(Jagmeet Singh)给出了最高评价,但这也没有给该党在选情上带来任何大突破。

忙活了半天,仿佛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加拿大有舆论笑称,这届选举只是一场花费6亿加元的“内阁人事调整”,除了自由党的个别部长落选以外,政治版图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面对这个无人满意的结局,不论是自由党党魁特鲁多,还是保守党党魁奥图尔(Erin O’Toole),其党内威信未来都将面临更大的质疑。

千挑万选的选举时机

先说特鲁多。

特鲁多于2021年8月15日向总督上谏,恳请提前解散国会。总督恩准后,全国立即进入大选阶段。根据相关法规,加拿大下次国会改选应是在2023年10月,特鲁多此举算是提前举行大选(snap election)。事实上,自入夏之后,特鲁多便已频频释放大选信号,不断宣布新拨款,为自由党营造势头,拖到8月后,终于决意发动大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年7月6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与考维塞斯第一民族部落酋长卡德穆斯·德洛梅签署一项儿童福利责任归还协议 / 人民视觉

只是,这个千挑万选的时机却正好赶上加拿大第四波疫情来临,加上仅两天后阿富汗危机就霸占头条,让本来选战重心放在内政问题上的特鲁多被迫回应阿富汗相关问题……多重因素影响之下,原本信心满满提前发动大选的特鲁多,只能惨淡收场。

提前举行大选在加拿大和其他英联邦国家历史上不算少见。在加拿大,总督(即代理国家元首)可根据内阁总理大臣的建议,决定是否解散国会。很多时候,总理会挑选于己有利时机发动大选,以期赢得连任。

作为执政党,在此次大选前自由党在国会的338席席位中已经占据155席,只需再拿下15个席位便可组成多数政府。而疫情期间民调显示,自由党支持率双位数领先其他政党,如果能够借此势头,一举拿下过半席位组成多数政府,自由党便不需要在国会处处受其他政党掣肘。

为什么要发动提前大选并不是问题,问题是为什么要选在此时。

加拿大选举官方海报 / Twitter

自由党自然不好直说有利民调下提前大选是一党之私,党魁特鲁多也始终无法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即便疫苗接种率高(75%民众至少接种一剂),加拿大第四波疫情已经到来,确诊病例仍开始逐渐上涨。在这个关头执意提前大选引来广泛质疑:是什么天大的原因让加拿大在第四波来临之际提前举行大选?特鲁多辩称国会因反对党杯葛已无法正常运作,事实却是国会中的关键左翼小党如新民主党早已明确表态支持自由党施政。

不仅是在野党反对,国内多数民众对本次提前大选也兴趣不大。根据8月12日民调显示,有65%民众认为不应该在这个关头举行大选。只可惜,特鲁多是自恃民望甚高,坚持认为此时大选将能确保自由党多数政府的诞生。

充满坎坷的连任之路

尽管自由党信心满满,但其连任之路却充满曲折坎坷,甚至在选战初期民调一路走低,几乎要将“红色江山”(注:红色为自由党代表色)拱手相让于保守党。不过保守党在选战后期民调止步不前,最终未能取得突破,所获席位数还不如往届。

9月20日的竞选活动中,特鲁多和保守党领袖奥图尔之间战况胶着。/ 人民视觉

虽然大选是自由党主动发起,但其选战表现似乎显示该党并未做好相关准备。相较自由党,保守党选战打响后第一时间便公布竞选纲领全文,成功吸引舆情关注,而自由党直到9月1日才公布其竞选纲领全文,失去先机。加之阿富汗危机撤侨(民)问题延烧不断,令在野党有机会对自由党的不佳表现猛烈开炮,自由党在大选初期更显得手忙脚乱、节节败退。

宣布提前选举的第一周,自由党民调狂降数个百分点,与此同时保守党支持率则节节攀升,到第二周结束时两党支持率已经持平,而到第三周时,民调显示保守党甚至已经实现反超。

在此期间,虽然自由党尝试以各种议题攻击保守党,如疫苗接种、托儿、医疗系统、气候问题,但均未能拯救自由党岌岌可危的支持率。

直到大选时间过半——大约从9月2日首场法语辩论开始,自由党才有机会扭转颓势。在辩论会上,保守党领导人暴露出自己在枪支管控问题上立场前后不一,被自由党和媒体强烈质疑,致使保守党不得不在会后临时修改政见。进入选举冲刺阶段后,又有保守派铁票仓阿省(Alberta)因省府抗疫不力导致疫情大爆发,为特鲁多攻击保守派省长康尼(Jason Kenney)及其“死党”奥图尔提供了绝佳机会。

虽说过程充满坎坷, 但特鲁多终究还是侥幸保住了总理之位。只不过,现实结果与当初期望相差甚大,不禁令人质疑特鲁多万般谋划、费尽心思提前发动大选是否值得,日后党内威信又将如何提振。

保守党为何无法上位?

既然民众对特鲁多有诸多不满,那为何保守党铆足全力,仍旧无法取得席位上的突破?

简而言之,该党一直面临加拿大政治版图左大于右的结构性困境,而长期陷于左右为难境地——保守党若想执政,得一边争取主流民意,即左派的支持,同时还要照顾到自己的右派基本盘。奥图尔一边试图讨好主流民意,一边避免得罪基本盘,让他在整个选战过程中犹如走钢丝,摇摆不定。

奥图尔(左)与妻子参与本届投票 / Twitter

一方面,他强烈呼吁大家去接种疫苗,但又不强制要求。可能是为避免得罪反对强制接种的极右分子,奥图尔甚至不敢透露保守党有多少候选人已接种疫苗。另一方面,为了不得罪党内拥枪人士,他先是在选战初期主张撤销自由党的控枪措施,但很快又在主流舆论压力下彻底改弦易辙。正是保守党在诸多问题上试图两面讨好的尝试,给了自由党和极右小党人民党猛烈夹击的机会。

保守党基本盘现仅为30%左右,想百尺竿头再进一步,组成多数政府,大概需要38%民意支持,这使得该党必须要在拉拢中间选民上下功夫。而在保守党内,社会保守派又极其活跃。该派别人士在堕胎、LTBGTQ等社会价值问题上所持观点与加拿大主流民意明显不符,但因其在保守党党内影响力大,在党魁选举过程中一直扮演着不可忽视的角色。正因如此,如何处理与党内狂热分子的关系,是每名保守党党魁候选人都要面临的问题。

奥图尔对这一问题给出的答案就是——先用之,后抑之。

当初,奥图尔为让自己脱颖而出,极力讨好党内狂热分子,使用大量民粹话语。党内竞选期间,他不断强调自己是正蓝军(True Blue),在社会价值观等问题上向社会保守派靠拢,对拥枪团体表示将维护他们拥枪的合法权利,并强力抨击自由党实施的碳税制度。

不仅如此,奥图尔所提出的诸多政治口号带有很强的民粹主义色彩,与特朗普竞选口号“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和英国脱欧口号“Ourselves Alone"等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例如,奥图尔屡次强调“夺回加拿大”(Take Back Canada),暗示加拿大被掌控在“另一群人手中”,号召党内信徒起身革命。

不得不说,奥图尔团队的策略的确有效,在党内选举中,他大比例战胜了没有刻意讨好党内狂热派的对手。

只不过,在当上保守党党魁之后,奥图尔翻脸如翻书,强调自己立场开明,迅速摒弃了之前所用的民粹话语。在社会保守派在意的堕胎议题上,奥图尔明确说明自己尊重女性选择(pro-choice),与前任党魁形成强烈反差。之后,其更是在环保议题上大幅向中间派靠拢,表示赞同《巴黎协议》内容,甚至“背叛”保守党原有教条,提出当选后要实施类似碳税的制度——而该制度正是保守党之前一直极力反对的。

8月15日奥图尔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支持蒙特利尔骄傲游行的视频 / 网页截图

选战开始后,奥图尔所领导的保守党更是一反常态,提出左倾主张,表示当选后将扩大政府开支,并在医疗、劳工保护等领域加大拨款。

为了使自己的支持率在关键选区实现突破,奥图尔对先前依靠的党内基本盘弃如敝履,更是赌上政治前途向主流民意靠拢,在保守党内,此种行为激起诸多不满。但是奥图尔团队显然认为,毕竟保守党在部分中西部选区的支持率高达70%,即使在中西部铁票仓阿省和萨省(Saskatchewan)丢失部分选票,拿下当地所有席位也应是十拿九稳之事。只要能在大多伦多的摇摆选区实现翻盘,提高总席位数,那自己背弃“老主顾”而讨好主流的策略也算有所收获。

须知,大多伦多地区在大选中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全国338席国会席位,大多伦多地区独占约50个席位,而中西部铁票仓阿、萨两省加起来也不超过50席。对于保守党而言,攻克核心城区——左翼的铁票仓——难如登天,但如果可以在城郊地区取得进展,那自己就依旧有获胜的希望。

只可惜,一切努力并未奏效,保守党在控枪问题上态度反复,使得大多伦多地区的选民对其并不信任,选区仍被牢牢抓在自由党手中,大选已经结束,此次保守党获得的国会席位不增反减。同时,疑因保守派省长康尼抗疫不力,引起选民迁怒,令该党在铁票仓阿省的两个席位倒向了自由党和新民主党——须知,中西部选区长期被视为保守党禁脔,阿省席位的丢失于保守党而言无异于引发“党内地震”。

保守党竞选海报 / 网页截图

奥图尔拼命向中间靠拢,使其支持率在魁北克省和多伦多所在的安大略省的确些微提高了几个百分点,然而,这仅仅使该党在安省多获了一个席位。另一方面,在此次大选中,保守党在数个安省选区得票数与自由党仅差2-3千票不到,如果算上当地被极右小党吸走的选票,保守党确实曾有在当地翻盘的可能。

尽管有可能与希望,但需要承认的现实是,奥图尔拼尽全力,仍未能带领保守党离组阁更近一步,反而在左翼和极右翼的夹击下原地踏步。

未来将会如何?

这次选举是特鲁多第二次连任成功,尽管依然没能获得他想要的多数政府。9月22日,奥图尔在选后新闻发布会上回避了所有关于自己政治前途的问题,仅表示自己和自己的党派还将为了赢得下一次大选而“不知疲倦地工作”。

2019年,在上一次结果几乎完全相同的议会选举结束后,保守党党魁安德鲁·谢尔 (Andrew Scheer) 宣布辞职。

而对于特鲁多来说,一个月前使得他决心发动提前大选的所有问题都仍在原地,或许甚至还发生了一些恶化:在大流行期间发动大选,这对于试图靠自己的抗疫成绩吸引选民的总理来说并不是一个加分项。(责编 / 袁漪琳)

注:本文作者曾于加拿大某政党担任政治幕僚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谢绝商用

如需转载请私信

@世界说的小世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