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逆天奇案故事:作案之后,凶手在死者口中塞了一张报纸,结果惨了

subtitle
文字怪人 2021-09-24 14:28

大家好,我是马港真,一个悬疑小说爱好者。

今天说一个小说里的逆天奇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事发生在1999年的香港。

秋日里的一天,两个渔民出海捕鱼,网一撒,挺沉的,以为有大收获,谁知捞起来一个红白蓝的塑料编织袋,袋子上捆着一个船锚。

将袋子打开,两个渔民吓得瘫坐在了船板上。

只见在塑胶袋里装着一具女尸。

警察和法医很快就赶到案发的那片海域。经初步检验,死者是一名年龄约20-25岁之间的女性。

穿着呢绒线衣、牛仔裤、死亡时间不详。

由于沉尸海底,海水、温度对于尸检均造成一定难度,大约推测死了有半个月以上。

死者的颈部有一道明显的勒痕,这是一起谋杀案无疑。

当法医扒开女死者的嘴巴,有了一个重大发现。

在死者的口腔内塞着一张彩页报纸,彩页报纸上有一些血,而这正是致死的真正原因。

死者被人勒住脖子,可能由于什么原因,比如绳子断了,没勒死,奄奄一息。

之后凶手改变了杀人方式,将一张彩页报纸揉皱塞进女子的口腔,堵着不让她叫,而后再用手捂住她的嘴和鼻子。

最终她由于窒息死亡。

之后,凶手找了一个大号的红白蓝塑料编织袋把女尸装入袋子里,运到一条船上。

将船开出海。为了让尸体能够沉下去,凶手找了船上的船锚,将船锚捆在塑胶袋外侧,之后把尸体抛入大海中。

如果不是这两个渔民捕鱼时意外发现,这女子可就真的尸沉大海了。

此时在船上站着一名31岁的男子,他名叫陆条三,是负责这宗案件的高级督察。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鼻吸式清凉油,吸了一口,看着茫茫大海,心想,这究竟是一起怎样的谋杀案呢?

·

首先,要确定这名女死者的身份。

将死者的指纹提取后,输入电脑,并没有发现。

说明这名女死者之前毫无案底,并且也没有家属来警局报案失踪人口。

目前手上的物证只有3个,一个是船锚,一查,发现这船锚是捕鱼船在使用。

香港是海鲜之都,大大小小的渔船有千万艘,大多都是使用这种船锚,很难排查。

第二个,在死者的衣物上,由于她穿的是呢绒线衣,在衣服上发现了几根毛,是狗毛,有可能是来自金毛狗的,说明死者或者凶手有养过宠物。

最有力的证据是来自女死者口中的那张彩页报纸。

由于彩页报纸被塞入女子的口腔,又被凶手用手紧紧捂住,所以在沉入大海后,反而得到了一层很好地“保护”。

将这皱巴巴的彩页报纸摊开,在其中发现了一篇英文新闻内容。

根据新闻内容反向去查,发现这是一份发行于10月10日的英文彩页报纸,以此证明了死者的遇害时间是在10月10日以后。

同时在彩页报纸上发现了一些血,证实这血是属于女死者的。

但这些线索还是不够,女死者究竟是谁?警方采取登报寻人的方式来向全港市民征求线索。

将女尸的面部清理、拍照,发布在报纸的边角位置。

过了三天,一个电话都没打来。

陆条三看了一眼那报纸上女尸的黑白照片,这照片拍得有些模糊恶心,而且女尸是闭着眼的,这谁能认得出。

他心生一计,去了警局的电脑部。

让电脑高手将女尸照做了“美化”还原,用电脑合成,让这名女尸的眼睛睁开,化了妆,修饰了一下轮廓,一个标致的美人儿。

将这张照片发给杂志社。

杂志社一看这女的长得很漂亮,而且很有话题,于是将照片再次美化,配上“美艳女子,尸沉大海”等标题字眼,又添油加醋地写了一堆。

杂志一发行,就受到了全港市民的关注。

大家都很好奇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子是谁,做什么工作的,怎么死的,一时间沸沸扬扬,纷纷传阅。

事实证明这样做是很有效果的,很快有一个名叫乌丽君的女子打电话到警局,说这人好像是她的一个朋友。

·

陆条三去了一家开在旺角的夜总会,见到乌丽君。

乌丽君是夜总会的公关经理,她说,“这女的好像是我以前的一个姐妹,叫姚英秀。”

她说姚英秀是一个越南女子,两年多前在夜总会上班,是黑户,姚英秀一直都很想找个香港人嫁了。

她运气很好,两年前认识了一个客人,那客人后来娶了她,她就离开了夜总会。

而后乌丽君和姚英秀就再也没见过面。

“你知道她的丈夫是谁吗?”陆条三问。

乌丽君想了想,说,“世军、世军,对,他叫张世军。”

回到警局。

将张世军的资料输入到电脑一查,对上了,他果然有个“妻子”名叫姚秀英,而姚秀英的身份照片与女尸达到了九成相似。

张世军是做海鲜生意的,他名下有几条渔船。

大多数谋杀案的动机都是情,会不会是张世军和姚秀英有过矛盾争吵,而后错手杀死妻子,再用渔船沉尸大海?

陆条三看着姚秀英的照片,心扑腾扑腾地跳着,直觉告诉他,他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

张世军到警局认尸。

他穿着衬衫、牛仔裤,夹克,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

到了停尸房,见到女尸后,张世军有一个动作,闭上眼,用手掩面,这是人“逃避现实”的本能反应。

“是你老婆吗?”陆条三问。

张世军说,“警官,能不能把尸体翻过来,在我老婆后背有一块暗红色的胎记。”

一翻,果真有。

“老婆,老婆。”张世军并没有接近女尸,而是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尸体确认是姚秀英无疑,24岁,越南人。

陆条三带张世军回办公室,给他倒了杯水,说了些节哀的话,而后进入正题,“为什么你老婆失踪了这么久,你不报警?”

随后张世军说出了难言之隐。

在两个月前,他们夫妻二人已经分居了。

他心里清楚,姚秀英这么漂亮,肯嫁给他完全是贪他的本地户籍,而嫁给张世军后,姚秀英还与原先夜总会的一些客人保持暧昧。

两个月前,她交了一个新男友,就吵着离婚。

张世军很爱老婆,不同意,两人就闹,后来姚秀英就搬走了,换了电话、传呼。

“我们已经有两个月没有联系了。”他说。

陆条三吸了一口清凉油,这样说来,这个张世军的嫌疑...很大啊。因爱生恨、妒忌报复。

但眼下缺乏证据,无法证明姚秀英确切是死在哪一天,无法证明张世军有没有不在场证明。

“你们家有养过宠物吗?”

想到在姚秀英衣服上发现的狗毛,陆条三幽幽地问道。

“没有,我不喜欢养宠物,觉得麻烦。”

“那你知道姚秀英的新男友是谁吗?”

“知道。”张世军抬起头,带着一丝恨意地说,“那人叫Alex,是个医生。”

·

一查,这个Alex今年34岁,一年前从国外回来,开了一家私人诊所,颇有名气。

陆条三看着档案上Alex的照片,戴着眼镜,斯文,帅气又多金,哪个女人不爱。

他去私人诊所找了Alex谈话。

他温文尔雅,双手交叉,点点头,承认了自己与姚秀英有过一段情。

“不过我们在10月8号就分手了。”

“分手?为什么?”

Alex说,姚秀英是个占有欲很强的女人,自从两人在一起、同居之后,她什么事都要管,只要看到Alex和哪个女的说话,回来就是骂。

而且Alex没有结婚的打算,但是姚秀英很想要结婚,她说,“我都和老公离婚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我需要一个保障。”

Alex推推镜框,说,“我无法给她保障,所以在10月8日和她提了分手,我还给了她一笔分手费。她搬出了屋子。”

有听说她要去国外度假散心,总之从10月8日之后,他们就再没见过面。

陆条三心想,这个Alex的嫌疑也很大啊。

两人有过激烈的争吵,会不会是在争吵中错手杀了姚秀英?

对于一宗命案来说,每一个与死者认识的人,都是嫌疑人。

“你家有养狗吗?”陆条三问。

“有一只金毛。”

陆条三心里咯噔一下,狗毛、金毛。他是中产阶级,说不定有游艇,这样他在杀人后就能开游艇抛尸大海。

眼下最缺乏的就是证据,不行,一定要先确定他是否有可疑。

陆条三决定摊牌了,他对Alex说,“不好意思,我希望你能和我回警局,做一个测谎测试。”

Alex同意了。

到了警局后,找了一个心理专家,将仪器的线头粘在Alex的手上。

心理专家问了Alex三个问题。

“你爱姚秀英吗?”

“不爱。”

“是你杀了姚秀英吗?”

他控制语速,不缓不慢地回答着,“不是,我没有杀她。”

“那你知道是谁杀了姚秀英吗?”

“我不知道。”

根据测谎针划出的线条显示,Alex没有说谎,他通过了测谎测试,嫌疑被暂时洗清了。

·

姚秀英是越南人,三年多前独自一人来到香港。

结婚后更是过起富太太的生活,她身边的朋友很少。

想来想去,她的丈夫张世军确实有很大嫌疑。

一来,张世军是传统的香港人,家族都是做海鲜生意的,家庭条件不错。他居然愿意娶一个贫穷的越南女子,还是做夜总会公关经理的,想必是很爱了。

当得知妻子出轨,那他肯定心生怨恨,报复心作祟。

警察决定深入调查张世军,仔细一查,有了重大发现。

渔船上通常装有GPS定位,张世军名下的一条渔船曾经在10月12日晚上有过出海记录。

这么晚了,这艘船跑到海上去做什么?

如果他是凶手,那么行凶的地点很有可能就是在家中、或者货仓。

陆条三说服上司,出具了搜查令,对张世军的家进行搜查。

可等到了张世军的家中,敲了很久的门,都没人开。

屋内有动静,里面有人,陆条三重重敲了敲门,“张世军,你再不开门,我们就要进来了。”

门还是没开。

陆条三和警员同事使了个眼色,同事将门撞开,进屋后发现屋子里相当凌乱,有几件没收拾好的衣服、钞票和行李箱。

窗户是开着的,张世军跳窗逃跑了。

有两间卧室,一间桌上摆着一台电脑、一些线头乱七八糟的监听设备,他一直都在监听着某人的资料。

另一间卧室很干净,墙上挂着张世军和姚秀英的结婚照,在衣柜里发现一捆断了的麻绳、还有几本封面是L男的情色杂志。

陆条三戴着手套拿起麻绳,难道这里真的是案发的第一现场?

陆条三推测,张世军根本就忘不了姚秀英,姚秀英走后,他一直用跟踪器偷偷跟踪姚秀英,确定行踪后,将她绑回屋中,二人谈判,发生了争吵,张世军用麻神勒死了姚秀英,而后抛尸。

如今他看事情败露,准备出逃。

对,就是这样,证据确凿,这个张世军就是凶手。

可是陆条三又有一个疑问,这麻绳为什么不烧了,还要放在家里?

·

将张世军的通缉照片发给这一片区的同事,很快就有了发现。

张世军开着一艘渔船已经出海了。

过了一个小时,警方利用GPS定位找到了张世军的那艘渔船。

警察接近了那艘船,是比较大的渔船,编号1874。

有个男的站在船头,是张世军,船的甲板上有好几个绿色的酒瓶。

一个警察在另一条船上拿着扩音喇叭对张世军喊话:“请停下船!请配合我们工作。”

张世军在船上大喊:“你们不要过来!是我……我杀了姚秀英!那个J女人,让我死!让我去死!”

“张世军,你不要激动,我们的船现在开过去,把你接下船,然后我们再慢慢说可以吗?”

“你们不要过来!”

张世军抓起地上的绿瓶子,上头有个线头,用打火机一点,绿瓶子变成了火瓶,他把火瓶丢到海中,火瓶很快被海水吞没。

“张世军,请冷静下来。”警察用扩音喇叭继续劝说。

张世军突然崩溃了,他大喊大叫着冲进船舱。

警察用望远镜看到船舱内的画面,不好,船舱里好像有几个汽油桶。

大约三分钟后,船舱内亮起了一道火光。

接着1874号渔船烧起来了,船上装有好多汽油。

轰隆一声,爆炸了。

张世军被“炸”死在了船上,尸体随着船的残骸沉入茫茫大海。

老婆死在海中,自己也死在海中。轮回报应。

警方根据在张世军家中找到的窃听装置追查,发现这窃听器跟踪的地址是Alex的家。

这就更说得通了,这两个月姚秀英一直住在Alex家里,张世军是个痴心男人,他无时无刻想要确定老婆的行踪。

因爱生恨,错手杀人,而后自杀。

·

这宗逆天奇案至此告破,可是不对啊。陆条三吸了一口清凉油。

究竟是哪里不对呢?他想着。

张世军准备出逃,为什么要在渔船上放汽油桶呢?他到底是想逃还是想死。

还有。

那份英文彩页报纸——在姚秀英口中发现的那团英文彩页报纸,也很奇怪啊。

按理说,张世军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一个本地人为什么要看一份英文报纸呢?

一查,果然,这个张世军学历不高,也从没有订阅过任何英文报纸。

那这英文报纸是从哪里来的呢?

还有一件让陆条三很想不明白的事,张世军、Alex两个都算是挺有钱的人,为什么会同时迷上了一个贫穷的越南女子?只是因为貌美?

带着这个疑问,陆条三又去找了姚秀英的好姐妹乌丽君。

二人谈了有两个多小时,而在乌丽君的口中,姚秀英却好像是另外一个人。

姚秀英是一个很隐忍的人,也很容易满足。张世军和姚秀英算是一见钟情,张世军来了夜总会三次,就说要娶姚秀英。姚秀英很开心,她不止一次说过,自己终于幸福了,她一定会珍惜这段婚姻。

为什么在乌丽君口中的姚秀英和在张世军、Alex口中的“姚秀英”判若两人?

这两年的婚姻究竟带给她怎么样的转变?

她到底是怎么死的?英文彩页报纸?陆条三想起了一个人,Alex,他是留洋归国的,那么他就很有可能有看英文彩页报纸的习惯。

难道姚秀英的遇害地是在Alex家中?

可是他通过了测谎仪,不,测谎仪不能说明问题。

这个Alex是个医生,只要他能控制说话的语速、呼吸节奏、心跳,就能够欺骗测谎仪,这是可能办到的,所以测谎仪只能作为参考,无法成为呈堂证供。

难道凶手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但这个动机又是很怪,情敌和丈夫合谋,一起杀死了妻子?这说不通,为什么两个有对立关系、深仇大恨的人,要共同谋害一个爱着的女人?

这是什么鬼逻辑?

陆条三想不通,一面思考一面走在街上,在一个小摊贩那边买了瓶水,给了100元港币。

“找不开啊。”小摊贩想多做生意,就说,“要不你买几本杂志看看吧。”他使了个眯眯眼,“好东西哦。”

摊位上摆着一堆龙虎豹杂志,封面上都是漂亮的女郎,“这杂志卖得很好吗?”陆条三问了句。

“是男人哪个不爱看啊。”

陆条三不感兴趣,翻了几本,发现角落藏着一本L男杂志。

这杂志他在张世军家看过,他当时以为这些杂志是姚秀英买来打发时间的。

他举起一本杂志,此时走来一名女性。那女人一看到这杂志就露出一副嫌弃的模样,又怪怪地看着陆条三,朝后退了一步。

随后她勉强地说,“我理解,我理解。”

陆条三听后一愣,理解什么?他从口袋里掏出清凉油,吸了一口。

·

又过了一周,法证部有了重大发现。

还记得那份塞在姚秀英口中的彩页报纸中吗?等那份报纸完全干透后,血迹淡化了,上面浮现出了一个重要线索。

同时在深入调查Alex和张世军的过往情史、个人喜好、浏览的论坛网站后,警察有了充足的证据。

而现在所差的,就是等“鱼”上钩。

下班之后,Alex拖着疲惫的身躯去一家三温暖洗澡。

他坐在汗蒸房里,用毛巾擦着脸上的汗,事情有些不受控制,他面临一个选择。

此时汗蒸房的门推开了,走进来一人,陆条三。

“这么巧。”陆条三说。

这个警察为什么会在这儿?Alex用毛巾捂着鼻子,吸着冰毛巾的水汽,控制让自己情绪保持平静。

“蒸一下真是太舒服了。”陆条三从旁边取来一个盒子,里面装着海盐,他把海盐均匀涂抹在自己身上。

Alex没有看他,只是眯着眼点头一笑。

“你这身材很好啊。练过?”陆条三伸手去摸Alex,被他推开,“警官,不好意思。我要出去了。”

“害什么羞啊,大家都是男人。”

陆条三站起身,裹着下身的浴巾掉在地上,他有一个赤身裸体捡浴巾的动作,而后找来汗蒸房的藤条,拍打自己的身体,说着,“好舒服,好舒服啊。”

Alex面色凝重,将下身的浴巾裹紧,出了汗蒸房。

他匆匆离开三温暖。

陆条三也离开了,他带着耳机,用耳机和在三温暖外监视的同事通话,同事说着暗语,“鱼已经游上岸了。”

同事咧嘴一笑,“头儿,你还是需要放开一点。”

陆条三摘了耳机,看到Alex准备上车,走了过去,坐上副驾驶的位置。

“警官,我现在是要回家。”Alex说。

“我下班也没事,能不能去你家喝一杯。”陆条三将手按在了Alex的手上。

在那一瞬间,Alex明白了,从这个警察刚刚一系列不寻常的举动上来看,他肯定是知道了什么。

怎么办?Alex脑中飞快地思考着,只能将计就计。看来香港是呆不下去了。

他转而笑了一下,对陆条三说,“行,一起喝一杯。”

车朝着Alex的家开去,与此同时,在后方一辆旧丰田轿车发动,这辆车一直跟着Alex的轿车。

车上坐着一个人,用力拍打着方向盘,发出“cao!”的怒气声。

·

Alex家住在富人区,二层别墅。

“咦,你家的金毛狗呢?”进入客厅,陆条三问了一句。

“狗太吵了,早就送人了。”Alex笑了一下,“警官,你坐一下,我去酒柜取一瓶好酒,我们好好喝喝。”

Alex上楼,取了一瓶酒,走到医药箱前,抓了十几颗安眠药下入酒中。

他深吸了口气,缓缓走下楼,堆起笑脸。

陆条三正在欣赏墙上的昂贵油画,是一副颇有隐晦意味的油画。他听到Alex的笑声,回过头,“你这画很贵吧。”

“几十万啦,你喜欢,我送给你啊。”

“那不成,这不就是贿赂吗。”陆条三摆摆手。

坐在沙发上,Alex倒了两杯酒。

陆条三忽然走到窗前,把窗帘打开,而后把外套脱了,拉下衬衫的扣子,“好热啊。”

他朝窗外看了看,外头停着一辆丰田小轿车。

“警官,你不是要喝酒吗?”

“都已经下班了,你就别警官警官地叫着了。”陆条三又回到沙发上,一手勾着Alex,凑得很近。

而这一幕被窗外丰田车里坐着的男子看到,他放下望远镜,面部抽搐,他们究竟是在干什么!

这名男子正是张世军,没错,他并没有死,那场海中小船的爆炸都是事先安排好的。

在船舱里有一个暗门,在爆炸前一刻,他穿着潜水服从暗门逃离。

警察已经注意到他了,他必须用“假死”脱身。

这是他与Alex商量好的计划,他先“死”,而后偷渡去国外,Alex会和他一起去,可眼下,张世军感觉自己好像被骗了。

这个Alex正和别人在房中快活,他根本就没打算和我一起走。

张世军再次用手拍打方向盘。

·

屋中,Alex摇晃着杯中酒,“警官,最近都在查什么大案子?”

“最近啊,查一宗谋杀案,有个女人死了,被她的情人和丈夫一起害死了,我始终想不明白情敌和丈夫为什么会一起杀他们最心爱的女人,后来一查,呦,原来这个丈夫和情敌居然有染,你能相信吗?”

陆条三看着Alex。

二人都是一副笑脸,但笑容的背后却各有心事。

“警官,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Alex将酒递给陆条三。

陆条三放下酒,朝沙发上靠了靠,说,“我是来问姚秀英的案子的。”

“这案子不是已经破了吗?凶手是张世军。”

“我们可从没有对外公布过这个消息。你怎么知道的?”陆条三反问Alex。

Alex沉默了一会,突然笑了,“新闻啊,电视里不是说有一艘渔船被炸了吗?男死者的身份都上报了。”

“今年的10月12日这天晚上,你在哪里?”陆条三直接发问。

“在家。”

“有什么人证明吗?”

“没有,我一个人住,在家睡觉。”Alex回答的时候很镇定。

“所以姚秀英的死和你无关?”

“当然。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为什么要害她?”

“因为她知道你的秘密。”

“什么秘密?”

陆条三深吸了口气,捅破这样的局面,“所以是你和张世军一起杀了姚秀英,我说得对吧。”

此时的Alex已经有些坐不住了,他强忍着,“警官,你说的这些有什么证据吗?”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栋别墅就是杀死姚秀英的第一案发现场。”

Alex的手抖了一下。

陆条三挪了挪座位,紧紧靠着Alex,用手勾着他的脖子,摩擦着,嘴凑到他的耳边厮语。

Alex没有反应,他很想听这个警察到底查到了什么,可陆条三的这一举动,却让在窗外车中偷窥的张世军彻底坐不住了。

你居然背叛我。张世军怒不可遏地下了车,朝着别墅走去。

陆条三在Alex耳边继续说,“就在这个屋子里,你用麻绳勒住姚秀英的脖子,勒得绳子都断了,她还没死,她把一口血喷到你的脸上,你生气了,于是随手抓起桌上的一份彩页报纸,这是一份英文彩页报纸,你从国外回来,你看惯了英文,你有订英文报纸的记录。你将姚秀英喷在你脸上的血擦在彩页报纸上,而这个时候,你的一些指纹就正好黏在了血上,印在了彩页报纸上。”

“你把报纸揉皱,塞进姚秀英的嘴里,让她嘴巴无法呼吸,而后你再用手捂住她的鼻子、嘴,让她窒息死亡。之后你和张世军将她装进红白蓝的塑胶袋内,抛尸大海,你可能怎么都想不到,也许是姚秀英死不瞑目吧,她的嘴死死闭着,所以报纸在她的口腔被保存完好,反而没被海水淹。就是这份报纸、报纸上的血指纹被我们提取出了,虽然都是一些不完整的指纹,不过也已经够了。”

Alex的额头冒着细细的汗。他听着陆条三在说,“你敢不敢把你的指纹给我们验一下?”

此时屋外的门被推开,张世军跑了进来。

他推开陆条三,抓着Alex,吼道,“混蛋,我帮你做了这么多事,你对得起我吗?”

Alex绝望地看着张世军,看着这个他隐瞒了1年的秘密情人,喃喃说道,“世军,完了,什么都完了。”

随后,几个一直跟踪张世军的警察进入屋内,将二人抓获。

·

整件事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原来,Alex和张世军是一对秘密情人。

张世军是一个很传统的人,家里一定要找个女人结婚,所以他找了姚秀英假结婚,可是结婚两年,他一直对姚秀英冷淡,姚秀英嚷着要离婚,张世军不想分财产给她。

这时候,Alex帮张世军想了个计策,Alex把姚秀英勾引过来,让姚秀英背叛而净身出户。

姚秀英看到Alex这么靓又多金,很快就甩了张世军。

张世军这人疑神疑鬼,他担心Alex会不会被姚秀英迷惑,所以在Alex家装了窃听器,想看看Alex是不是对他真心。

而姚秀英与Alex同居后,Alex找了些借口,又要甩了她。

姚秀英觉得疑惑,一查,无意间发现了张世军和Alex秘密,她感觉自己被这两个男人耍了,“你们两个居然做出这样的事。”

她愤怒地说要报复,要公开二人的事,要钱也要他身败名裂。

不能公开!公开了他的名声、私人诊所都会受到影响。

社会虽然能接受这样的关系,虽然每个人都能口口声声说理解,但是如果是身边的家人、朋友,他们会怎么想怎么看?

还有这个姚秀英,她一定会和好事的记者大讲特讲,记者添油加醋,坊间窃窃私语。

绝对不行,Alex一狠心,掐死了姚秀英。

之后他找了张世军帮他抛尸,他没想到这沉入大海的尸体都能被警察发现。

警察开始调查,他隐约感觉不妙,不能再查了,于是让张世军用假死“顶罪”。

这就是这宗逆天奇案的全部真相。

陆条三合上卷宗,心想,原本只是一件情事,情不能公开,用一个谎言去掩盖另一个谎言,最后愈演愈烈,统统不得好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