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373家中国上市药企研发费不及外企1家,赚钱靠行贿吃回扣使劲吹?

subtitle
华商韬略 2021-09-23 17:0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 | 华商韬略 吴苏

“为什么生物制药行业出不了中车、华为、京东方、海尔、美的这样的世界级大企业?”一位网友在知乎上追问。

一条回复一语中的:“营销占比太大!”

中国医院协会全国合理用药监测办公室专家孙忠实曾透露,我国约有7000家制药企业,数量全球第一,但97%是仿制药,很多企业把产品的推广作为主要目标,“研发支出严重被挤占”。

对于药企的营销推广费用,最直接的说明方式莫过于数据对比。

媒体算了一笔账,中国373家上市药企,2020年的销售费用接近2800亿元,扣除掉672亿元的销售员工薪酬后,用于学术推广、宣传和招待等费用高达2118亿元,平均每家5.6亿元。

销售费用居高不下,研发投入却少得令人瞠目结舌。

数据显示,中国373家上市药企,去年研发投入总额为613.7亿元,而在全球范围内,药企研发投入TOP10的第一名罗氏,年研发投入达到139亿美元,是373家中国上市药企总额的1.5倍。

换句话说,国外药企大多是产品驱动,若制药疗效好,药品不会愁卖,中国药企则恰好相反,主要靠销售驱动。

梳理上市药企的财报就可以发现,扣除薪酬后的绝大多数销售费用主要是学术推广费、招待费用、会议费、宣传费、差旅支出等。

其中,步长制药是大手笔“撒钱”的典型案例,数量之多震撼业内。

要知道,2020年,步长制药在“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这一板块支出80.28亿元,相当于每天花掉2200万元,说是“碎钞机”毫不为过。

今年,巨额销售费的发展势头并没有得到遏制。2021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步长制药实现营业收入73.86亿元,销售费用却占37.22亿元,消费费用率达71.07%。至此,近四年半,步长制药销售费已达365亿元。

相比之下,今年上半年,步长制药的研发费用仅为区区1.71亿元,半年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的约22倍。

你可能好奇,这么多的销售费用,究竟用到了哪里?据媒体报道,销售费用中,学术推广费占比较高。

接受媒体访问时,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自曝,公司“一年开医学推广会6.4万场”。一年6.4万场,全年无休平均每天175场,网友直呼:“这样的数字,有点超越我的常识。”

学术推广会背后,还有一连串“内幕”。

媒体称,药企要打通医院,关键要“打通”主管副院长和药剂科主任。和他们建立关系,主要是用项目运作方式进行,包括赞助药剂科主任参加国际会议、设计一些培训课程送到医院或赞助专家沙龙等。

业内人士深知,完全靠学术行不通,要以其他辅助方式让参加者获利。每次学术活动中,都附带有旅游或赠送高价礼品,有时候还有“车马费”,直接送现金。

不难看出,药企销售费或者说学术推广费里,暗含“灰色地带”。有经济学家直指,医药行业公司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一直都是商业贿赂的高发区。

以步长制药为例,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近年有10份判决书显示步长制药在药品推广过程中进行商业贿赂,比如公司业务员行贿医生。

饶有意味的是,步长制药在医药行业“送钱”行贿,董事长赵涛在女儿求学时也故技重施,砸下650万美元“服务费”,将女儿“送”进斯坦福大学,2019年美国大学招生舞弊案曝光后,引起轩然大波。

不只是步长制药,事实上,推广药品的过程中,商业行贿时常发生。

就在前几天,媒体又曝出,宜昌人福药业的医药代表在2018年1月至12月期间,行贿河南郑州某医院麻醉科主任,数额为57.1万元,而对方在2011年至2019年8年时间里,从多家药企收受的药品回扣金额多达882万元。

不得不说,学术推广等销售费用高企,商业行贿频发,已经严重侵蚀中国药企的利润,更损害了整体研发实力。

媒体呼吁:“整治过多、过乱的推广费,提升国内药企整体实力迫在眉睫!”

参考资料:

1.《上市药企严重内卷:373家企业去年推广费2118亿 研发费仅600亿不敌罗氏一家》,挖贝网

2.《拆解步长制药“年中考”: 四年半365亿销售费去哪了?》,一视财经

3.《黑天鹅?两药企分别因商业贿赂、集采断供上黑名单》,证券时报

——END——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2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