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浙江女子和两任丈夫一起生活,引起网友热议:他们活该被骂?

subtitle
周冲的影像声色 2021-09-23 16:3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节目《跨时代战书——为他而战》现场。

周玉英站在舞台中央。

主持人问她,你今天是为谁而来?

她说:

“我带着我的前夫,为我的老公而战。”

乍一听,多多少少都有点不可思议。

在场嘉宾也惊讶不已。

她解释道:

“我和老公结婚14年,他拼命赚钱养家,两年才有空回一次家看他父母,恰好婆婆70岁生日,我想用筑梦基金,为婆婆祝寿。”

接着,节目组请出她的前夫刘豪瑾。

刘豪瑾坐在轮椅上,讲述自己的故事。

他的故事里,有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

三个人共同生活,却无关情欲。

时间倒回1995年。

经人介绍,周玉英和刘豪瑾相识。

他们来自浙江的一个小村庄,同在杭州打工。

刘豪瑾是个木工,收入还行。

他总带着周玉英穿遍大街小巷。

那时的日子快乐而自由。

不久后,两人踏入婚姻的殿堂。

婚后,他视她如珍宝,护她周全。

他说:

“我不要求她挣钱,只要她在家做好饭等我回家。”

平日里,他在外做木工。

一到农忙时,便在家插秧施肥收稻谷。

他不让妻子下地。

除家务外,其他一切事情他都能处理好。

他不善表达,也不懂怎样给妻子惊喜。

但他赚的每一分钱,都会上交。

周玉英说:

“我觉得自己还像个孩子,什么都不用管。”

后来,女儿出生。

她在家照顾女儿,他更加拼命赚钱。

一家三口过得充裕且幸福。

周玉英常常在想:我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周玉英、刘豪瑾和女儿

直到2000年,一场意外从天而降。

那天早上,刘豪瑾正在工地干活。

突然,脚踩着的木头断了。

他从三楼摔下来,砸在一堆木材上。

着地的瞬间,他下半身失去知觉,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妙。

“坏了,肯定严重了。”

之后,他的下半身完全瘫痪,大小便失禁,一级残废。

周玉英辗转多处医院问诊,医生表示:

“没办法了,不要浪费钱。”

那一刻,周玉英感觉天塌了。

她一时不知如何面对。

再三考虑之下,她决定先瞒着丈夫。

她不想就这样放弃,一定还有办法能治好。

从那以后,只要听说哪种药有效,她一定要去找。

可丈夫的情况还是没有任何改善。

她逐渐心灰意冷。

更残酷的是,家里积蓄所剩无几。

丈夫瘫痪在床,女儿还小,没有人能帮她遮风挡雨了。

来不及思考,她拿起锄头,学着干农活。

利用空闲时间,摆摊卖饮料和香烟。

可这些收入少之又少,连解决温饱问题都有点勉强。

与此同时,她还要帮丈夫争取赔偿。

她说:

“有时候复印材料的钱我都出不起。”

公公婆婆年纪大了,也需要她去照顾。

家里家外所有事情,她都要包揽。

在深夜,她经常咬着被子无声地哭:

“为什么是我?”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刘豪瑾才知道:

自己再也站不起来了。

他一度很沮丧,抱怨上天的不公。

“我才30岁,正是干事的时候,家庭那么幸福,来这么一下,真想一了百了。”

他多次让周玉英帮他买安眠药。

周玉英抱着他痛哭:

“我们是一家人,我不能丢下你,有我吃的就不会少你一口。”

他还试图通过绝食轻生。

周玉莹每天早上出门干活前,会把饭先端到桌子上,方便刘豪瑾食用。

可每次中午回家,饭还好好的。

她知道他心情低落,从不去责备。

只会重新打份热乎的饭菜,随后再出门干活。

刘豪瑾看着疲惫不堪的妻子,他愈加愧疚。

有好几次,他劝她:

“你不要管我了,带着孩子走吧。”

他不想连累她,多次提出离婚。

但每一次,周玉英都说:

“女儿长大点再说,即便离婚,也不会不管你。”

亲戚朋友也游说她,趁年轻,可以再嫁。

周玉英避而不谈。

她默默跟自己说:

“刘豪瑾是为了这个家才受伤的,我不能抛下他。”

就算生活没有光,她从未向困难低头。

她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

更不知道,还会有人,带着光,照亮她的整个人生。

2005年,周玉英家里债台高筑。

因为没人照顾丈夫,她只能在家附近找点事做。

家里有一亩茶园。

那是全家的收入来源。

有一天,周玉英带着女儿在茶园采茶。

突然,一个年轻男子凑过来帮她摘茶叶。

周玉英和赵金龙

男子叫赵金龙,安徽人。

他来到浙江,为了学炒茶技术。

一开始,他不认识周玉英。

但他经常看到她,一个人摘茶叶,一个人带孩子。

无意间,村里人跟他聊起周玉英。

他才知道她的处境。

当时他觉得:

“很佩服她,重情重义又坚强。”

于是,他主动上前帮忙。

闲时,两人也会凑到一起聊天。

周玉英的坚强和勤劳,彻底打动了赵金龙。

思索许久,他决定坦白心意。

有一次,两人正采摘着茶叶,赵金龙以开玩笑的口吻说:

“你就没想过再找一个?”

周玉英几乎脱口而出:

“我要找什么,我这种家庭谁想来,还不是拖累人家。”

即使知道她的无奈,他还是忍不住打岔:

“我想啊。”

周玉英以为他只是在开玩笑,没放心上。

这下,赵金龙更纠结了。

他跟友人坦言:

“我那时候心里是有疙瘩的,如果喜欢的人要带着另一个男人跟我一起生活,我很难接受,但另一方面,我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内心来回拉扯了半个月后,他心意已决。

“我还是想跟她在一起,反正只要能在一起,我都接受。”

但这时,周玉英犹豫了。

面对赵金龙的表白,她只说:

“我要回去跟刘豪瑾商量一下。”

回到家中,犹豫很久,她才敢开口提起这件事。

“有个人愿意来跟我们一块儿过,他问我怎么想的。”

刘豪瑾想了一会,说:“只要不被骗就好。”

从那之后,他们不再提起这件事。

没过多久,赵金龙告诉周玉英:

“茶叶生意进入淡季了,我要先出去找份工作。”

他离开后,会偶尔打电话来问候。

周玉英感觉自己被骗了,甚至觉得她不会再回来了。

就在她渐渐忘却时,赵金龙回来了。

带着两套衣服、一百多块钱,和一个重要的决定。

赵金龙对周玉英说:

“这次回来,我不走了,我要娶你。”

听到这句话,她觉得很不可思议。

冷静下来后,她向他提出一个请求:

“即使你跟我结婚,也必须住在刘豪瑾家,一起来照顾刘豪瑾和我女儿。”

赵金龙毫不犹豫答应了这个请求。

并保证:

我一定会把刘豪瑾当亲哥哥对待,把你们的女儿当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

周玉英这才放心。

离婚是刘豪瑾主动提出来的。

当看到赵金龙为自己,为这个家的付出后,他觉得,得给小赵一个名分了。

办完离婚手续后,刘豪瑾松了一口气,他对自己说:

“以后,玉英就是我妹妹了,一切从头开始。”

周玉英和赵金龙结婚。

这家人正沉浸在欢喜中时,非议从四面八方涌来。

“赵金龙肯定有什么企图。”

“一个女的跟两个男人住在一起……”

“她前夫怎么忍受得了?”

这些话,传进了周玉英一家的耳朵里。

刘豪瑾无比煎熬。

当回忆起那段日子,他表示:

“如果没去那个工地干活,我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了。看着自己的妻子成为别人的妻子,说不难受是假的。”

但比起流言蜚语,更大的一个难题是:生计。

赵金龙下定决心:

“我一定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让周玉英知道她的选择没有错。”

外面纷纷扰扰,他总是一笑而过。

“因为喜欢周玉英嘛,尽管有一些压力也无所谓。

当下最紧要的是,帮她分担重任,并尽快融入新家庭。”

可现实比想象要残酷太多。

真正的困难,才刚刚开始。

赵金龙刚到周玉英家时,刘豪瑾与其女儿非常抗拒。

周玉英说:

“第一个月时,我女儿总是站得远远地,指着门口让赵金龙走。”

幸好,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后,女儿消除了这种情绪。

可最大的难题,还是与刘豪瑾的相处。

据赵金龙回忆:

“本身我们两个的身份就很特殊,加上我们之前没什么接触,就更没话说了。”

尤其是两人独处时,双方都在拼命找话题,或是陷入沉默。

赵金龙意识到,要打破“僵局”。

先从学着照顾刘豪瑾下手。

平日里,他和周玉英谁方便,就主动做家务,并照顾刘豪瑾的起居。

有一次,刘豪瑾看到赵金龙来扶他上厕所,他觉得尴尬。

赵金龙笑着说:

“大哥,这没什么,都是一家人。”

慢慢地,赵金龙学会帮他按摩、洗澡等等。

一来二去,两人慢慢熟络。

刘豪瑾也更加认可了赵金龙的为人。

他彻底把赵金龙当亲兄弟看待,是在2016年。

由于长期坐轮椅,他屁股上长了褥疮,需要住院。

这期间,大多是赵金龙在忙前忙后。

隔壁的病人看到他们相处十分和睦,以为是同胞兄弟。

此后,他们更加心照不宣。

3人里应外合。

周玉英负责收茶,赵金龙负责烘干茶叶,刘豪瑾则当起茶叶主播。

周玉莹和赵金龙早出晚归,刘豪瑾承包所有家务。

他行动不便,自己推着轮椅,一步步移动。

单是做一顿便饭,就需3个小时。

搞完所有东西,他会异常疲惫,但他很开心。

“我要为家里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当被问起和刘豪瑾的关系时,周玉英和赵金龙异口同声说:

“他是我们的大哥。”

家里的所有事情,他们都会先询问刘豪瑾的意见。

有一次,记者通过电话采访他们一家。

他们一起坐在刘豪瑾屋里闲聊。

跟记者简单交代几句后,他们把电话递给刘豪瑾。

他们还笑着说:

“大哥现在是我们家的发言人。”

2017年,他们还获得“最美浙江人之最美残疾人家庭”。

他们彼此理解,彼此尊重。

今年,是他们一起生活的第16个年头。

前段时间,他们3人的故事再次登上热搜。

有些网友对他们的举动称赞不已。

同时,也有人提出质疑:

带前夫改嫁,难道不是违背伦理道德吗?

每个人的看法可能都不一样。

这由自身的价值观和认知所决定。

无论哪种看法,都无可厚非。

但我想聊聊我的看法。

有一句话说,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这句话用在周玉英身上再合适不过。

她为什么执意对前夫刘豪瑾不离不弃?

于她而言,感情是相互的。

早年,刘豪瑾对她疼爱有加,把她宠成孩子。

当意外发生,她完成可以抛开一切,再寻幸福。

但她没有。

她一如既往地站在前夫身边。

因为责任,因为懂得感恩。

她能拎得清感情中的责任和义务。

她和前夫之间,早已超越了爱情,成为亲人。

有人肯定又会说,那对赵金龙公平吗?

或许不公。

但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

刚好在合适的时机,他闯入周玉英的生活。

这是一个双向的选择。

他对周玉英是爱,是责任,对刘豪瑾是善良,是爱屋及乌。

刘豪瑾曾说:

“赵金龙比自己亲兄弟还亲,他真的太善良了,这种人真的太少了。”

在节目《为他而战》现场,刘豪瑾对赵金龙“表白”:

“如果有来生,我们两个做好兄弟,让我来照顾你。”

这是一种肯定,也是赵金龙的伟大之处。

有人曾这样评价他们。

“爱情是排他性的,但是他们三人超越了爱情的本身,我反而看到了一种更强烈的亲情的感觉。”

如今,他们还清所有债务,盖起新房子。

曾经不幸的家庭,重新拥有了欢声笑语。

前方或许还会充满坎坷,但他们无所畏惧。

因为有周玉英的大爱,赵金龙的无私,刘豪瑾的宽宏大量,他们聚集在一起,穿过寒冬,走过风雪,迎来阳光。

祝福他们以后的日子,一切都好。

作者:凌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6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