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石泰川:没越界,自然也没有人性回归的过程,他是灰色人物的异类

subtitle
咖啡里的云 2021-09-23 15:56

作者:咖啡里的云

声明:原创文章,禁止转载,抄袭必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石泰川这个角色实在是有趣。

首先,他没有别的角色那么严肃。

石泰禾、康雅瞳,或者孙怀德,甚至虞苇庭,都是象征着坚贞的。

除此之外的其他人物并没有彻底的奸角,而是夹在忠奸之间的灰色人物。

所有的灰色人物,除了贺峰,都经历了一个人性迷失后回归的过程。

只有石泰川是一个异类,他并没有一个这样明确的过程,最后去找宋子凌只可以勉强视作为紧扣主题的一个“回归”。

石泰川从来就没有迈出过底线,也没有干过任何让别人难以容忍的事。

其次,石泰川也并不是像贺哲男那样展现了一个人成长的过程。

泰川的故事就是一个纯粹上升的过程,展现的是社会上的一类人,和他们的有趣故事。

泰川从出场就显出与众不同的朝气,整容也好,参赛辞职也罢,都显示出他想要出人头地的决心,并且毫不掩藏。

他的性格也非常可爱,转瞬功夫把所有人都讨好了,嘴巴更是甜得让人觉得腻。

从康家大大小小的宠爱,哥哥公司上上下下的热情,都隐隐地刻画了泰川具有某种成功的特质,非常擅长拓展人际关系网。

此类人,自然会信奉向高层接触的定理,不过接触宋子凌最终以惨败而告终。

最后,石泰川直接接管了虞苇庭的宝仑集团,省去了创业的艰辛,顺利上位,并且将宝仑发展得有声有色。

他在和天堃集团以及夏越博胜的斗争中,从最初的不利的棋子逐渐发展为主宰棋盘的高手。

由石泰川引发出的几条对手戏的线都颇有意思,耐人寻味。

其一,石泰川和虞苇庭的对手戏。

“平步青云”这个比赛的名字起得真是贴切,简直是为泰川量身定做的。

他在这个比赛中,不仅学习与提高了自己的综合能力,更是取得虞苇庭的信任成为她的亲信。

在虞苇庭面前,一开始的泰川总是被看穿,他们也总是这样,一个卖力地讨好,一个不停地考验。

关于泰川的捐肝事件,从头到尾,就是对虞苇庭的一次考验。

我却欣赏泰川在被揭穿后问的那句“我是不是没得玩了?”够坦白,够直率,这或许也是虞苇庭欣赏他的地方之一吧。

还有那个泰川所做的“额外努力”,姑且不论这样的表现方式是不是真的适宜,因为那似乎并不符合泰川的个性,但那场戏又的确是足够精彩。

最后,那场小岛上最美的夕阳,虞苇庭说:

我现在看不清你了,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我看到那座佛像了,你看见了吗?

泰川的那句善意的谎话,忽然让我有些感动了。

也许最初他们不过是相互利用,最后也是“你得到了权和利,我也得到了安心”。

但那些不经意流露出的关心,以及后来泰川在失意后说自己对不起虞苇庭托付的言语,都在这部无处不是出卖、背叛,让人时刻反省人性的沉重的剧里显得有些独特而温暖了。

很多人说,这是因为他石泰川够好运,遇到一个正好要寻找接班人,而且还将不久于人世的虞苇庭,恰好那些可能有威胁的人物偏偏都实力不济,给他捡了个便宜。

连想捐肝拍马屁换信任被识破,都可以得到虞苇庭另类的欣赏。

老板去世,泰川成了老大,偏巧贺哲男、高长胜被家长里短、爱恨情仇折磨得要不倒下,要不淡漠,他石泰川可以不费多大力气就扶摇直上,成为商界新贵,甚至有可能是龙头。

这样看来,泰川的确是相当幸运,但能不能抓住机会,这才是关键所在。

参加比赛是以辞掉哥哥认为的稳定工作为代价,取得信任的同时也差点搭上了一个肝,这些都从侧面反映出泰川的勇、狠、绝,或者说是上进心。

也正是有这种足以在残酷的商场上驰骋的素质,虞苇庭才会安心将宝仑交给泰川。

泰川对机会的把握能力,使他没有错过任何一个上位的机会,所谓幸运,也就是这样给“有准备”的人吧。

石泰川和虞苇庭就像贺峰和虞苇庭的反面。

年轻的贺峰应该也像泰川一样,有野心有能力,不同的是,泰川更拥有年轻人有的单纯和自我。

这也就是为什么虞苇庭看穿了泰川踢同事出局的手段却还留下他,就是因为即使是耍心机,他都还是太嫩。

而泰川在虞苇庭病重时一直陪伴在侧直至她去世,也是抛开了世人眼光,让人对这段忘年交多了一丝欣慰。

人年纪大了,内心自然会有城府,就像贺峰的翻身一击,击倒了他的敌人宋世万,也击破了他在虞苇庭心目中的最后一丝人情。

当日的有志青年早已变成了韬光养晦的商海枭雄,几十年浮浮沉沉,真应了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其二,石泰川与高长胜之间的戏份也是剧中一大看点。

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在结局之前纯粹是利益,因为利益而合作,又因为利益而敌对。

不得不赞叹,771的功力真不是盖的,他将整个故事中利益气息最浓郁的两个人,因为利益而交锋,火花自然异常精彩。

当然,泰川也是一个重情的人,从他对哥哥泰禾,以及对子凌的态度都可以看出,这首先为他没有“越界”埋下了伏笔。

随后,泰川的生命里又出现了很多人,将他一直维持在正轨。

虞苇庭的处事,石泰禾的影响,最后泰川读懂了高长胜的话——恨一个自己爱的人是没有尽头的,继而对子凌释怀,街头回忆往事,追到美国寻找自己的幸福。

全剧最后只有泰川置身各种斗争之外,成了最后的胜者,可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赢家。

这样功成名就的设定,也隐隐透着编剧对于年轻人的期许吧。

而高长胜和石泰川,一个已过尽千帆,一个正扬帆启程,又怎能祈求后者有前者的感触与选择呢?

其三,石泰川和宋子凌之间的所谓“爱情”。

开始的时候,泰川对子凌的好感应该是来自于子凌那个强大的背景。

首富的孙女,对于一个想要上位又不是爱情至上的泰川,这样的背景不可谓不诱人,有好感是自然而然。

那时泰川想办法接近子凌只是为了拓宽自己的人际网络,不过我觉得在“平步青云”时,泰川已经对子凌有了感觉。

泰川用尽办法也无法得到美人芳心,反倒在半刻意半真心中得到了女富豪虞苇婷的青睐。

当我们误以为这段旷世恋即将开始的时候,却发现他们之间的没有血缘的亲情大过爱情。

不过那时候的子凌只是把泰川当成一个玩物或者工具,在玩弄了泰川之后又将他抛弃。

原来子凌的投怀送抱只不过是一场利用,到那一巴掌为止,他们的所谓“爱情”似乎是终结了。

而刁蛮任性的宋大小姐在九死一生之后,意外对憨直的石泰禾情有独钟。

谁知这可能又是一个幻象。

从子凌顺从她爷爷宋世万的计划来到泰川身边开始,很多人就翘首以待看泰川是如何揭穿子凌的。

结果是泰川真的用真心对待子凌,子凌感动醒悟决定不再骗他们的时候却被揭穿,各种矛盾在那一刻爆发。

泰川和子凌算是剧中的一段感情副线,而且从头到尾他们之间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对手戏。

他们两个更多的时候是相互独立的,只是在开始和结尾部分才有那么一些仅有的交集,但是我觉得真正有意思的是他们各自内心的心灵旅程。

六十集之后,别有用心的子凌又开始与石家兄弟接触了,不过又一次经历了找回自己的旅程。

子凌渐渐发现了两兄弟可爱的一面,也渐渐发现了自己内心的真正需要。

泰禾的一句话很精当:

她知道我不可能喜欢她,我也知道她最终喜欢的那个也已经不再是我。

子凌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泰川的,我不敢说,但也一定在那个过程之中。

因为之前子凌对于自己的寻找,是建立在对于泰禾依赖的基础之上,从这个角度来说,她并没有彻底地寻找到自己,而是同样地依赖别人去找到自己的一部分。

在与泰川接触的过程中,她才真正发现了寻找自己的方法,当她最终完成了对于自己的寻找之后,所做的就是放弃为爷爷的复仇计划,并且一个人去美国。

泰川也在与子凌的接触过程中重新找回对于子凌的爱慕。

但是他自己并没有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主要有两个因素:

一是他不想去抢哥哥的“女友”;二是在得悉子凌的背叛后一时的愤怒阻碍了他意识到这一点。

直到泰禾的提点和子凌的邮件之后他才开始反思。

结局中,“平步青云”所引发的回忆终于令泰川真正认清了自己对于子凌的感觉,他毅然踏上了去美国寻找子凌的旅程。

或者在海洋的彼岸,就是这两人寻找自己的心灵之旅的一个终点吧。

最后,是泰川和泰禾之间的兄弟之情。

泰川与泰禾的兄弟情一直以来都是《珠光》里最温暖的地方。

比起康家三姐妹为男人、为事业、为所谓的原则将亲情当作最廉价的东西随意地出卖,他们的兄弟情应该会让她们自惭形秽吧。

其实泰川想要上位的原因再清晰不过。

父母的早逝,两兄弟相依为命,哥哥虽然对他苛刻,但终究让彼此生活的更好才是他们最初的动力,亲情也一直是泰川做事的底线。

当其他人迷失在权与利的追逐,迷失在那些不知所谓的执著的时候,很庆幸泰川有这样的底线,并且一直都没有打破。

也许正是这份冷静才使得泰川一直对别人的争斗冷眼旁观,在最适当的时候出手,当他用平淡的口吻说“现在是我下这盘棋”的时候,他也真正的成熟了。

个人觉得,黄宗泽在这部剧中的表现不错。

他把石泰川的那种玩世不恭、心高气傲,对哥哥泰禾的尊重和维护,对虞苇庭的利用中也不乏真诚,和高长胜之间的“博弈”,以及对宋子凌从痛心疾首、因爱生恨,到最后对她的紧张与痴情,都演绎地可圈可点。

~未完待续~

(所有配图均来自网络)

作者:咖啡里的云

一直一直

在文字的陪伴中倾诉一颗不曾叛离的心

坚信成长才是女人最终的归宿

愿你能在我的文字里感受温暖和深情

石泰禾:无止境的欲言又止,你身边的人换了又换,我依然如初

虞苇庭的故事,不会随着她的消亡而结束,更像最后那佛光般升华了

末路狂奔,为的是真正对的人,而非徒留“红颜”或“蓝颜”的位置

《珠光宝气》: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珠光宝气》:曾以为就此幸福地终老一生,谁料命运之手翻云覆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