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次意外发现孩子不是丈夫的,她傻眼了,到底谁的?

subtitle
急支糖浆加冰 2021-09-23 08:38

【本文节转载自网络作者:书海小说 ,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火葬场停车库内,傅梨子眼睛通红,脸上还挂着泪水。最疼她的外公去世,今天来火葬场送他最后一程。

刚准备回车取被遗落的手机,一阵暧昧的声音传来。傅梨子不傻,立即明白。刚准备离开,熟悉的嗓音却让她不由停住脚步。

傅梨子睁大眼睛,双腿瞬间僵硬。这声音,她万分熟悉。艰难地转身,循声走去。当看见眼前的画面时,傅梨子的面容顿时煞白。只见吴天恒正跟自己的双胞胎姐姐抱在一起。

傅梨子捂着嘴,震惊地盯着眼前的情景。她万万没料到,平日对自己呵护有加的丈夫,和自己的双胞胎姐姐会这样背叛自己。愤怒瞬间灌满她的脑子,傅梨子激动地冲上前,抬起脚,直接用力地踹向吴天恒。下一秒,吴天恒痛苦地惨叫:“啊!”

痛苦地倒地,吴天恒刚要发怒,当瞧见傅梨子的脸时,眼里带着震惊:“老……老婆,你怎么在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泪水在脸颊上流淌着,傅梨子看着吴天恒,再瞧着傅惠子淡定地看着她,激动地喊道:“我不在这,难道要一直被你们欺骗戏弄吗?”

外公刚去世,却还要亲眼目睹丈夫和姐姐的双重背叛,泪水不争气地滚落。傅梨子紧握着拳头,死死地盯着他们。

看到她痛苦的样子,傅惠子站起身,撩拨着秀发,娇媚地说道:“看到,又怎样?傅梨子,能拿我怎样?”

话音未落,傅梨子扬起手,直接啪地一记耳光落在她的脸颊上,红着眼睛怒吼:“你是我亲姐姐,跟自己妹夫勾达勾搭,你还要脸吗?”

还未等傅惠子开口,吴天恒直接将傅梨子推开,训斥地说道:“傅梨子,你发什么神经?”

柔弱无骨地靠在吴天恒的身上,傅惠子捂着脸,泪眼汪汪地说道:“老公,我的脸好痛。”

“乖不疼,我会帮你好好教训她。”吴天恒柔声地搂着傅惠子,说道。

看到吴天恒对傅惠子的维护,傅梨子觉得自己真是可笑。两年的婚姻,到头来却是个小丑。愤怒瞬间将她吞灭,傅梨子紧握着拳头,斩钉截铁地说道:“吴天恒,我要跟你离婚!”

说着,傅梨子转身,走向大厅的方向。就在她刚走出几步的时候,忽然被人用力地往前推倒,头被重重地撞到柱子上。脑袋一阵晕眩,傅梨子的身体慢慢地顺着柱子倒下。

吃力地睁开眼睛,只见傅惠子眼睛眯起,唇边扬起得意地弧度,手中拿着电击棒,慢慢地朝着她走来。

傅梨子想要起身,头却疼得厉害。蹲下身,傅惠子悠悠地说道:“好妹妹,外公不是很疼你吗?不如今天,你就去陪陪外公。至于外公留给你的财产,我会好好地替你打理。”

话音未落,顿时一股电流快速在身体里流窜。傅梨子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傅梨子迷迷糊糊中觉得周围很吵,很多人在哭,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眼皮很重,压根无法睁开眼睛。身体好像被放在什么车上,正被人朝着前面推去。

“尸体十分钟后火化,家人都去等候大厅里等着。”耳边传来工作人员的声音。

傅梨子内心惊恐,她觉得这声音就在耳边,难道他所说的尸体指的是自己?想到这,傅梨子努力地想要挣扎,却完全不能动弹。“不要,我不要被火化。”傅梨子不停地呐喊,却没人能听见。

傅梨子的心里着急,却像个尸体一样,只能干躺着。想到吴天恒和傅惠子,傅梨子的心脏不停地疼着。记起傅惠子最后的话,仇恨慢慢浓烈:“我不能就这么死了,我要活下去!”

火葬场内,高大修长的身影站在那,抿着嘴唇,双眼注视着被白布蒙着的尸体。“妈,对不起,迟来一步。”男子低沉压抑的嗓音响起。

“少爷请节哀,夫人知道你来送她,一定很欣慰。”管家叹气地说道。

欧皓轩握着拳头,看到周围没有亲人来送行,眼里迸射着恨意。就在这时,欧皓轩忽然瞧见,白布下的尸体似乎动了下。见状,欧皓轩皱起眉头。

走上前,欧皓轩刚要掀开白布,却被工作人员拦着:“先生,逝者已逝,这样不尊敬。”

唇边带着苦涩,欧皓轩觉得是自己眼花。已经死去的人,怎么可能活着。而推车上,傅梨子使劲地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给周围的人讯号。她不想就这么被活活烧死,她不愿意!

就在她不停尝试的时候,有人撞到推车。她的身体因为惯性被推动,下一秒触碰上冰凉的温度。

仿佛触碰到温热,眉心拧着,欧皓轩出其不意地掀开白布。当看见一张陌生的脸躺在推车上,欧皓轩神情凝重:“我妈呢?”

工作人员慌乱地摇头,连忙说道:“这个我不清楚。”

欧皓轩眯起眼,冰凉的手掌落在‘尸体’的手腕上,果然是温热的。“把她带走。”欧皓轩简明扼要地命令。

站在一旁的助理连忙点头,恭敬地说道:“是,总裁。”

火葬场休息室内,欧皓轩面无表情地命令:“把她弄醒。”

紧接着,傅梨子只觉得一股冰凉的液体被注入体内。浑身似乎有了力气,慢慢地睁开眼睛。睁眼的那一秒,陌生而俊朗的面容映入眼帘。“你是什么人?我妈地尸体呢?”欧皓轩阴沉着脸质问。

艰难地坐起,傅梨子的手捂着头,身上没有多余的力气,虚弱地说道:“我不知道,我被人电晕的。差点,就要被当成尸体火化,被活活烧死。”

瞧着那张精致的脸,欧皓轩眉心紧蹙。“什么人把你电晕?”欧皓轩继续询问。

想到昏迷前的情景,傅梨子的眼眸里闪烁着恨意,咬着牙,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吴天恒、傅惠子。”

闻言,欧皓轩迅速命令:“去调查这两人的监控,一定给我找到。”

“是,总裁。”助理快速地说完,立即转身离开。

傅梨子身体虚弱,望着眼前的男人,感激地说道:“先生,谢谢……”话未说完,傅梨子眼前一黑,身体缓缓地朝着前面倒去。

欧皓轩本能地伸手,眼疾手快地抓住已经晕倒的女人。看着她靠在他的怀里,面容苍白的样子,欧皓轩的眉宇间带着沉重。

豪华别墅内,傅梨子面容苍白地坐在沙发上,双眼紧紧地盯着超大液晶显示屏上播放的新闻:“傅氏集团继承人傅梨子小姐,惊爆大量丑闻,婚内与多名男子有染,名誉扫地。吴天恒先生得知消息伤心气愤,已经向法院提出离婚申请……”

紧握着拳头,指甲抠进肉里,傅梨子紧咬着牙齿:“狗男女……”

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亲眼撞破丈夫和双胞胎姐姐的奸情不算,差点被活活烧死,现在还要被毁掉名誉,扣上婚内出轨的罪名。如今,恐怕她已经成为A市里的笑话。

心脏隐隐作痛。一直以来,傅梨子觉得自己很幸运,有一个疼爱自己的丈夫,还有可爱的孩子,却没想到……“吴天恒,我真恨你。”傅梨子咬着嘴唇,不想让自己落泪。

欧皓轩从屋外进来,瞧着客厅里默默隐忍的人儿,眉头皱起。单手抄在裤袋里,淡然地来到客厅,平静地在她的对面坐下,默不作声地看着她。

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傅梨子由衷地朝着他鞠躬:“先生,谢谢你救了我。要不然今天,我已经被丢到火炉里被烧成灰烬。”

经过欧皓轩的调查,在她被电晕之后,吴天恒买通了工作人员,偷天换日,准备将她活活烧死。如果不是被欧皓轩发现,她恐怕已经……

“嗯,你打算怎么处理?”欧皓轩冷漠地开口。

眼睛里跳跃着火焰,傅梨子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要回去拆穿他们的行为。照片里的人根本不是我,是傅惠子。”

端起咖啡,欧皓轩淡然地说道:“没你想的容易。”

眼前浮现出火葬场内的情景,傅梨子的嘴唇紧咬着。“就算不被相信,我也要去尝试。决不能允许自己就这么,被他们践踏名誉。”傅梨子坚定地说道,“先生,今晚谢谢你收留我。”

欧皓轩没有说话,只是抬起脚步走向二楼。瞧着时候不早,傅梨子同样起身,准备上楼休息。明天,会有一场硬战。

走上二楼,欧皓轩冷不丁地转身。傅梨子正在那认真思考,一时间没注意到他突然停下,直接撞到他的怀里。陌生的男性气息在鼻尖流窜,傅梨子惊慌地抬起头。迎视着冷漠的视线,心里咯噔一声,本能地往后退步,却忘记了这是在楼梯口。

“啊。”傅梨子一声惊呼,身体猛然往后倒去。眼看着就要摔下楼时,欧皓轩伸手搂着她的纤腰,单手扶着栏杆。感觉到腰间强劲的臂弯,傅梨子错愕地看着他。

手臂用力,欧皓轩将她的身体稳住。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短暂地接触。“谢谢……”傅梨子面颊绯红,紧张地说道。

“不用。”放开她,欧皓轩淡漠地开口,随即淡定地走向主卧。

站在原地瞧着他的背影,傅梨子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走向客房。

夜深人静,傅梨子始终难以入眠。刚准备打开落地窗,只见欧皓轩正站在隔壁的阳台上,落寞地看着星空。从他的身上,傅梨子感觉到浓浓的悲伤。他应该,在想念他的妈妈吧?

傅梨子来到阳台上,注视着夜空,微笑地说道:“我听说人死之后都会变成星星,如果想念自己的亲人,可以看看星空。”

“那都是哄小孩的。”欧皓轩低沉地说道。

唇边带笑,傅梨子笑着说道:“心存一份寄托,不是更好吗?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要更好地生活。我外公今天火化了,我相信他会在天上保护我。”

欧皓轩侧过头,注视着她的侧脸。夜色里,她的笑容却给人温暖的感觉。“我不会再让我爱的人离开。”欧皓轩低沉地说道,“我会好好保护她。”

闻言,傅梨子鼓励地说道:“嗯,加油。”

欧皓轩没说话,只是看着星空。夜幕下,两人安静地伫立。

第二天,傅梨子没有道别,直接离开别墅。欧皓轩平静地坐在餐厅里用餐,助理来到他的跟前:“总裁,符合条件的人已经找到。”

“嗯。”欧皓轩淡然地应一声。

将手中的资料交给他,助理补充地说道:“这个人,就是昨天我们救下的那具尸体……那个小姐。”

听到这话,欧皓轩手中的动作停顿住。接过资料,瞧着上面的女人,欧皓轩的眸色渐深:“竟然是她。”

吴家别墅里,傅梨子笔直地站在那,双眼迸射着怒火地瞪着眼前深爱两年的男人:“吴天恒,看到我很惊讶吧?你一定以为,我现在已经成了骨灰。”

吴天恒的眼底闪过错愕,神情依旧淡定地说道:“你在胡说什么,傅梨子,做出那种丢人的事情,还有脸回来?你真是犯……”

话音未落,傅梨子扬起手,狠狠地扇了他一记耳光,心口犯疼:“吴天恒,我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被你侮辱。”

见吴天恒挨打,吴母迅速地冲过来,直接对着她啪啪两个耳光:“傅梨子,你算什么东西,竟敢打我儿子!”

脸颊火辣辣地疼,傅梨子泪眼婆娑地望着向来疼爱自己的婆婆。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虚情假意。“吴天恒和傅惠子偷了情,我怎么不能打了?他们还想害死我,图谋财产。吴天恒,我不会让你如愿!”

捏住她的下颌,吴天恒的眼睛眯起,力道不停地加大,讽刺地说道:“那又怎样?我就喜欢惠子,一碰你就觉得脏。蠢女人,你真以为我喜欢你?呵,要不是为了刘家财产,你以为我会娶你?做梦”

抓住他的手腕,泪水滚落,傅梨子愤恨地说道:“我是蠢,要不然也不会被你们戏耍得团团转。我外公的财产,你一分都别想拿到!”

尾音还未落下,吴天恒重重地用手一甩,傅梨子狠狠地撞向茶几。顿时,鲜红的血从额头上流淌而下。“你现在已经声名狼藉,跟别人乱搞,我有的是办法折磨你,让你乖乖交出财产。”吴天恒冷笑地说道。

“那些照片是假的,是傅惠子!”傅梨子大声地吼道。

双手环胸,吴天恒笑眯眯地说道:“拍摄照片的时间惠子在国外,怎么拍?傅梨子,你可真不要脸,还要给你姐姐泼脏水。”

闻言,傅梨子的面容刷地苍白。她看过那些照片,照片的拍摄很取巧,完全将傅梨子和傅惠子长相最大的区别遮挡。傅惠子和傅梨子是双胞胎姐妹,两人长得很像,脸上唯一的区别就是傅惠子的脸颊靠近轮廓位置有一颗大黑痣,而傅梨子没有。

站起身,杏眼圆睁地看着他,傅梨子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一定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就在这时,吴天恒忽然拿出一张DNA的鉴定报告,冷笑地说道:“傅梨子,你证明不了。”

看到他得意的样子,傅梨子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拿起DNA鉴定,当看见上面的内容和结论时,傅梨子脸色苍白如纸,呼吸变得急促:“不可能,不可能!这是假的!”

捏住她的肩甲,吴天恒仿佛要将她的骨头捏碎,傅梨子却感觉不到疼痛。“连你为我生的女儿都是个野种,还会有人相信你吗?”吴天恒讽刺地嘲笑。

泪水顺着脸颊流淌,傅梨子使劲地摇晃着脑袋,哽咽地说道:“不可能的,小布丁她是你女儿,这是假的!”

瞧着她痛苦震惊的神情,吴天恒鄙夷地说道:“傅梨子,我从没碰过你,又怎么可能是我的孩子。这个孩子,就是你背叛我的证据。只要我公布这结果,你将会成为被人唾弃的女人。”

“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孩子……”傅梨子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一阵起伏。

再次将她推开,吴天恒冷笑:“这是经过司法审核的,傅梨子,你还想狡辩?滚,从今以后你不配踏进家里半步。来人,把她轰出去。”

脑子嗡嗡作响,傅梨子紧拽着鉴定结果,难以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整个人瞬间丢了魂,佣人直接架着她,将她赶出家门。砰地一声房门关紧,傅梨子跌坐在地,泪水潸然而下:“怎么会这样?小布丁怎么会不是天恒的孩子……”

路过的行人对着傅梨子指指点点,傅梨子依旧呆坐着,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天空下起倾盆大雨,傅梨子艰难地站起,握着DNA鉴定结果,行尸走肉般在街上走着。

她的身后,一辆深蓝色的汽车停靠在那。“总裁,傅小姐好像很痛苦,我们需要这时候出手吗?”助理回过头询问道。

欧皓轩神情漠然,淡淡地扫了那纤瘦的身影,低沉地开口:“不用,还不是时候。”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