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山东博兴一永久基本农田上建商品房?当地回应:保护区界桩埋错了

subtitle
新京报 2021-09-22 21:30

“300亩基本农田,怎么能征收了盖房子?”山东博兴县闫家村村民闫真想不明白。

9月初,当地多位村民反映,博兴县龙凤生态文化园项目涉嫌违法征占300亩永久基本农田开发商业地产,项目涉及曹王镇3个村子共计75户村民的集体用地,其中就包括闫真家的3.22亩地。

闫真提供的照片和视频显示,他家农田附近确实曾有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界桩,界桩上写有时间:2017年4月30日,编号BX1796。今年3月,这块界桩被涉事项目施工人员挖出。

永久基本农田即对基本农田实行永久性保护。《土地管理法》第三十五条明确规定:永久基本农田经依法划定后,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占用或者改变其用途。

滨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工作人员称,涉事地块在2017年已调整为一般耕地。同年,当地在埋设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界桩时向西偏移175米,导致在一般耕地处埋设了界桩,致使村民误解。

村民还提及,当地在进行土地征收时,是以租用的名义让村民签订相关协议,村民的土地被征收后,还曾撂荒一两年的时间。此外,村民失地后一直未办理相应的社会保险。

9月22日,博兴县政府相关负责人在回应《中国之声》时提到,关于社保费落实不到位问题,目前,社保费已转入社保专户;关于土地撂荒问题,曹王镇已调动人力和机械,全面做好备耕备播。

山东省自然资源厅相关人员也在回应中表示,“关于博兴县龙凤生态文化园项目的落地,纵观土地流转整个过程存在不规范问题,值得有关部门深入反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闫真提供的照片显示,他家农田附近确实曾有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界桩。受访者供图

基本农田上建起了商品房?

在山东省博兴县曹王镇闫家村,村民闫真拥有3.22亩地,就位于曹王镇中学附近。

闫真持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显示,这块3.22亩的耕地是一级水浇地,属于基本农田。证件的下发日期显示为2015年8月28日。

2017年,当地开始设立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的标志牌和界桩。

永久基本农田即对基本农田实行永久性保护。《土地管理法》第三十五条明确规定:永久基本农田经依法划定后,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占用或者改变其用途。

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消息,2017年6月30日前,涉及永久基本农田划定任务的132个县(市、区)的划定成果均通过省级验收,标志着山东省历时两年多的永久基本农田划定工作全面完成。

闫真说,自家农田附近就有这个界桩。“2017年4月30日埋的,上面写了是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编号是BX1796。”闫真提供的照片和视频显示,他家农田附近确实曾有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界桩。

今年3月9日,闫真家农田附近的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界桩被挖出。

闫真提供的图片显示,今年3月9日,农田附近的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界桩被挖出。受访者供图

闫真提供的现场照片显示,施工人员在埋有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界桩BX1796的地方挖土,界桩上带有编号内容的瓷片均消失不见。界桩后面用蓝色铁皮围挡起来的区域,是一处正在建设的工地。

这块工地于2019年投入建设,起初叫龙凤生态文化园,后又改名叫龙凤嘉园项目。

根据当地媒体报道:龙凤生态文化园项目总投资达10.5亿元,是博兴县重点招商引资项目。项目规划建设占地近300亩,主要涵盖商业住宅、健身公园、幼儿园、温泉酒店、商业购物街区等设施。

目前,上述项目地块内已有楼房建起。9月9日,售楼处销售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该项目证件齐全,在售13栋,虽然还未开盘,但已经有不少顾客提前预购并缴纳了意向金。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涉事项目北面和东面均是田地,北侧地块杂草丛生,周围已被围挡圈起。地块内还散落着永久基本农田区保护界桩,且南北两侧各有一块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标志牌。

“国家一直说保护耕地,保护基本农田,按照国家的法律规定,我这3亩2分地就应该种粮食,不应该用作开发房地产项目。”闫真说。

2018年12月10日,村民和村委会签订的协议书。受访者供图

以租代征的土地流转协议

9月10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解到,龙凤生态文化园项目占地300亩,共涉及曹王镇的3个村子,分别为曹一村、曹三村和闫家村,共计75户村民的农田。

对于这处项目用地是如何拿到的,当地多位村民表示,2018年至2020年,当地村委会是以土地流转的名义,让村民们签订了相关协议。多位村民均提到,“当时村委会说是租50年。”

村民提供的协议书显示:为适应新农村建设的需要,村民委员会拟将村民使用的集体土地配合政府依法办理国有建设用地手续。村委会按每亩每年2000元的标准,向村民一次性付清50年补偿金,50年后按国家政策执行。

协议中还提到,土地进行建设开发后,村民购买楼房的,可在市场价格基础上每平米优惠300元。

2018年12月10日,村民和村委会签订的协议书。受访者供图

闫真对此表示质疑,他始终拒绝签订这份协议。村民曹亮说,自己当时也不同意签订协议,但后来村里的干部和镇上的领导都下来做工作,赶上自己家中困难,无奈之下只能签下。

“老百姓都是随大流,大家都签字了,也就没异议。”闫真说,在闫家村,只有他和另一村民闫冬没有同意,按照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土地流转照常进行。

对此,闫家村一名村干部说,“他们从农民手里把地租来后,招标拍卖,有人接手后,再办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手续。手续走的是两套材料。给农户是流转,一亩地10万块钱,报给省里的材料按正规手续办的,征地费是一亩地5万多块钱。”

滨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2020年6月24日出具的信访告知书中也提到:村民反映的卖地问题,实际为土地流转,经调查,涉事项目前期共流转曹王镇曹一村、曹三村、闫家村3个村土地300亩。

滨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在2020年6月24日出具的信访告知书。 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才亮认为,以土地租用的形式来取代征地补偿,没有法律依据,显然是一种违法行为。“根据现行的《土地管理法》,在国家批准征收土地之前,基层政府与农民应当就土地征收补偿达成协议,而不是什么土地流转协议。”

新京报记者查询山东省征地信息公开查询系统发现,涉事地块于2020年10月19日经省政府批准为国有建设用地,批复面积约为219亩。农用地位于第Ⅱ级区片,征地补偿费标准为5.2万元/亩。此外,公示中还提到,由于上述村在公示期满后5个工作日内未提出听证申请,视为放弃听证。

2021年,龙凤嘉园的项目即将开盘后,更多被征地的老百姓表示不满。

他们认为,自家的土地是以50年的租期被征走的,但是龙凤嘉园的项目却对外宣称70年大产权。“这不是骗我们吗,少给20年的钱找谁要?”曹三村村民曹順说。

龙凤嘉园项目的销售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该小区的房价约为5000至6000元每平米。这一定价,让被征地的农民们都颇为抱怨,“卖的地钱,连个楼角都买不起。”曹順说。

9月8日,涉事项目北侧未开发的位置,仍有地块处于撂荒状态。 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土地流转后撂荒,村民仍收到粮食补贴

当地多位村民还提到,签完土地流转协议后,他们很快收到了补偿款,此后他们的耕地被开发商用铁皮圈起来,撂荒了一两年的时间。直到今年初,现场被圈占挖地基并盖起楼房。

“当时地已经荒着,什么也没种。撂荒以后,他们好办手续吧。”闫家村一名村干部说。

新京报记者走访得知,最早撂荒的是曹一村。2019年6月份,收完小麦后,开发商圈住该村所涉及的耕地。这一圈占地块系龙凤生态文化园的北面土地,目前都被蓝色彩钢板圈占,内部杂草丛生。

2020年6月份,曹三村、闫家村的村民陆续签订完协议书。村民称,当时他们的土地在收完小麦后也撂荒了,只有未同意签订协议的少数村民仍固执地种着玉米。

“卖地之后,我就没再种粮食了。”曹三村村民曹順说,自己一家六口人共3亩9分地,分得了39万余元的赔偿款,给家里两个儿子分完钱后,自己只剩下10万元。现在没有了土地,他和妻子只能在未被圈占的犄角旮旯处,种上些玉米当作口粮。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按照规定,政府对于失去土地的农民应办理相应的社会保险。

从2020年10月21日山东省征地信息公开查询系统公示的内容来看,关于曹王三村征收土地后的社会保障安置问题,博兴县人民政府对本次征收土地按照1.5万元/亩标准,一次性支付社会保障补贴费133万余元,由县财政局将上述补贴资金于征收土地报批前一次性划入当地社会保障资金专户。

王才亮律师表示,失地农民社会保险的落实,最长期限一般不会超过一个月。但当地多位被征地的村民表示,截至今年9月,他们仍未办理相应的社会保险。

令闫真感到不解的是,自家农田撂荒了,没有种植小麦,却收到了今年的小麦补贴和粮食补贴。

闫真提供的存折交易信息显示,2021年7月1日,他收到了小麦补贴433.9元,2021年9月3日,又收到了种粮补贴80.11元。

闫真提供的存折显示,2021年7月1日,他收到了小麦补贴433.9元。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回应:涉事地块为一般耕地,界桩埋错了

9月10日,博兴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村民反映的农凤生态文化园项目违法占用基本农田情况并不存在,报批该项目时,涉事地块为一般耕地,并非基本农田。

据《中国之声》此前报道,龙凤生态文化园项目所征占耕地在2017年之前确为基本农田,2017年,通过乡镇规划调整,经过滨州市政府的批准,这块一等水浇地从基本农田调成了一般耕地。尽管该项目对外宣传占地近300亩,但经核实,实际只有219亩通过了山东省政府的用地批复。

滨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耕保科靳科长也提到,2017年,滨州市重新进行了永久基本农田划定工作,结合城市发展,制定了新的规划方案和永久基本农田的建库划定工作。划定工作完成后,涉事地块已不再属于基本农田。

闫真持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显示,这块3.22亩的耕地是一级水浇地。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对于有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界桩出现在开发商所在地块的情况,靳科长称,实则为工作人员在施工埋设时向西偏移175米,导致在一般耕地处埋设了界桩,致使村民误解龙凤生态文化园项目地块占用永久基本农田。目前,县局将对BX1796界桩损毁问题进一步调查,明确责任,依据法律法规对责任人依法进行处罚,并在合适的位置按标准重新埋设该界桩。

关于村民提到的以租代征问题,博兴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工作人员回应称,“这些都是下面自己弄的,我们不清楚。”至于村民为何仍收到了今年的粮食补贴?上述工作人员表示,“可能是数据有问题,农业农村部和自然资源部门的数据库有差异,并未联网。”

龙凤嘉园地产项目的宣传单。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9月22日,博兴县政府相关负责人在回应《中国之声》时提到,“关于社保费落实不到位问题,目前,社保费已转入社保专户,尽快按民主议事程序公开透明拨付到位。土地撂荒问题,目前,曹王镇已调动人力和机械,全面做好备耕备播,近期即可完成耕种。”

山东省自然资源厅相关人员也回应称,“对埋错界桩的问题,群众提出疑惑后,2019年以来,责任单位未第一时间发现问题并及时纠错,造成群众误解,政府公信力受到损害。此外,根据调查,博兴县龙凤生态文化园项目的落地,纵观土地流转整个过程存在不规范问题,值得有关部门深入反思。”

(文中闫真、闫冬、曹亮、曹順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实习生 张驰 吴静涵

编辑 左燕燕

校对 张彦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92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